李亚坤:“坤五万”的新闻从业路

小南君
2016-04-13 16:03
关注

南方名记·2014年度记者

  个人简介

  毕业于湖南科技大学,2010年3月进入南方都市报工作,现为南都深圳新闻部记者。爱好不写稿,坚信动什么都别动情,记者也是一份工。

  入选理由

  他是思考型的记者,跑了七年突发新闻,不是简单重复,而是步步为营。2014年,他在采写业务上的突破能力日臻纯熟,仍然满怀激情,专注于政法报道,触角伸及反腐、司法改革等领域,挖掘出了不少好看的独家新闻。

  记者感言

  “坤五万”的新闻从业路

  我想这不是由于我的好运气,而是由于整个司法系统正在越来越公开,我们获取信息不再那么困难。在这样的局面下,我们需要做的,是去留意一些不起眼的信息背后可能藏着的大新闻。

  我已经有好多年不回忆往事了,因为往前走得太匆忙,没时间回头看。现在正好有了个机会,很是兴奋。我有些犹豫,到底是从丰富的东莞经历开始说起,还是从严肃的深圳经历开始说起?想来想去,我的写稿挣钱“不归路”是从大学就开始了的,那我还是从大学说起吧。

  扎根深圳已五年

  我毕业于一所内地普通科技大学的中文系。大学阶段,我是个学渣,曾经有一学期连挂三科,补考费交了不少。为了掩饰智商的问题,我只能装作自己挂科是因为沉迷于当代文学而忽略了其他科目。说得好听点是当代文学,实际上主要是看小说。

  在我们那个年代(是不是略有沧桑感?),正是新概念大赛办得轰轰烈烈的时候,满地都是各种小期刊,到处都是文学网站,门派众多,很是热闹。这是大环境。

  小环境呢,我大一的时候每月生活费200元,谈恋爱之后我爹给我涨了100元,每月共300元。身在三线城市,拿这点钱想放纵一下,最多也只能是在饭堂多打一个菜了,总之经济比较紧张。我们宿舍的其他兄弟也差不多,全都来自老少边穷地区,聚个餐都特别困难。人都是逼出来的,在这种窘迫的小环境下,我一边读着“当代文学”,一边也就萌生出写点小说挣钱的想法。

  我就这么踏上了写稿挣钱的不归路,大学期间,在各种杂志上也发表了一些小说。毕业的时候,身无长物,唯有这些东西了。那时候觉得自己也就是还能写,能写的工作,记者算比较对口。于是我在网上四处投简历,基本上是哪里说一句“你来面试吧”,我搭上火车就走了。

  那时候还不流行“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但我已经是这个状态。最先要我的是浙江在线网站,面试官和我谈论了一通郭敬明和韩寒的异同之后,当即决定拍板录用。我可谓误打误撞,一头撞进了新媒体领域。

  当时,我对什么行业发展、经济大势还毫无概念,对报纸更心生向往,觉得那里有严格的采编流程把控,新人能够得到迅速提升。所以两个月后,当东莞一家新创办的报纸给我打电话通知我面试时,我很快就从杭州赶到东莞,经过简单的面试之后,留了下来。

  那是2008年年初,在东莞,作为一名新人,一年多的时间里,我跑了不少杀人放火的新闻。东莞这座丰富的城市,其实是新记者的天堂。

  其间,我曾两次到深圳游玩,不过我对深圳没什么感觉,我倒是对《南方都市报》有感。

  2009年年底,南都珠三角等站对外扩张。当时我已经又跳槽到了杭州的都市快报,被派驻宁波站呆了两个月,觉得日子过于平淡。我再次回到东莞,正好赶上了南都招人的晚集。2010年3月,我扎根到了南都深圳新闻部,如今竟已过去了快五年的时间。

  湖北小妹给我上了一课

  刚来深圳的时候,工作上时不时“被上课”。记得有一回跑了个突发新闻,有个草率的湖北警察,误把一个在深圳打工的人列入了网上追逃名单,导致这个人在深圳被抓并被拘留了几天。后来湖北警方发现搞错了,随即赶到深圳来与跟当事人洽谈和解。

  当事人的家属有所顾虑,于是给媒体爆料,希望媒体介入。我全程参与了谈判过程。从谈判过程看得出来,警方希望大事化小,最后双方达成了一致。我这个记者反而显得多余了,先是警方要求我不报道,最后家属——一个湖北小妹以命令的口气对我说:“我要求不做报道。”这翻脸的速度比翻书还快。

  当然最后我还是坚持报道了此事。现在回想起来,当事人家属这么赤裸裸地把记者当成工具的,这是我媒体生涯中第一次遭遇到。这个湖北小妹给我上了一课。

  2014年上半年,我的跑线工作新增了检察院和法院线。根据最高法院的有关规定,从2014年1月1日开始,理论上所有的裁判文书都要在网络公开。虽然目前公开的程度和效率都还有待提高,但是和以往相比还是有了很大进步。

  每一个裁判文书都可能是一个新闻,而在深圳,除了裁判文书公开,裁判流程也会公开,区法院这块做得还不是特别好,但是市中院做得还不错。

  这一年,根据基层法院的开庭公告,我旁听了沙头角海关窝案中一个行贿人的庭审。这个庭审看上去并不起眼,并未引起同行的注意。而恰恰就是在庭审过程中,我掌握了一直未被公布的沙头角海关窝案腐败手法等关键信息,梳理出沙头角海关吸金链条,率先披露了沙头角海关腐败窝案的细节。我的另一篇同样引发广泛关注的独家报道——腐败官员的掮客朋友圈,亦是来源于旁听一个不起眼的行贿人受审。

  除此以外,只要你用心,在法院、检察院的有关工作报告中也可能发现好线索。我去年最具代表性的报道《权色女局长安惠君重新被收监》,线索就来源于检察院的工作报告。不过这个报告对当事人进行了匿名处理,内容写得很隐晦,一眼看上去甚至找不到什么新闻点,况且当事人安惠君此后在外地被审查起诉,深圳方面没有太多信息。

  我长期对这一案子保持关注,但又苦于找不到突破口,最后我几乎是以碰运气的方式,通过同行联系到了外地检察院一名宣传负责人,给他发了个短信想了解这一案件的基本信息。没想到,第二天他就把我想要的信息都告诉我了。

  我想这不是由于我的好运气,而是由于整个司法系统正在越来越公开,我们获取信息不再那么困难。在这样的局面下,我们需要做的,是去留意一些不起眼的信息背后可能藏着的大新闻。

  好运气来自团队

  2014年也是国家持续反腐的一年,这一年里,深圳车管系统、消防监管系统、海关都被查出腐败窝案。我在跑线过程中,对于一些案件的线索掌握以及细节,都会早于并且丰富于同城媒体,这背后也有赖不少跑线同事的鼎力相助。

  其中,独家报道《深圳一街道办执法队长涉嫌受贿潜逃》的线索正是来源于同事的帮助。这样的事件在深圳并不多见,在国家反腐力度不断加大的背景下,颇具关注点。有同事发现线索后随即告诉了我,还有同事协助我从可靠的渠道获得了大量真实可靠的细节。让我感动的是,稿件见报后,这些同事名字不署,稿费也不要,堪称“活雷锋”。

  我想,一篇出色的舆论监督报道的完成并见报,仍然需要团队的通力合作。在这方面,我确实是有好运气。

  总之,这一年里,在司法改革、司法公开、反腐持续进行的大形势,我这样一个小记者线索多了,稿子多了,稿费也稳步增长。

  当然遗憾的是,增长的速度没能超过房价。一些同事对我的期待也很高,他们称我为“坤五万”,意谓我每月稿费五万元。现在,我可以当着薪酬部领导面发誓,一半都没有。

  (作者系南方都市报记者)

  代表作品

  作品名称:权色女局长安惠君再被收监

  刊载媒体:南方都市报

  发表时间:2014年12月12日

  作品影响:文章详细披露了深圳市公安局罗湖分局原局长安惠君违法保外就医案,揭示了这名落马官员不“落马”的现状,引发社会对安惠君旧案的新一轮关注。

  作品名称:豪门因狗起恩怨 互揭对方仗官势

  刊载媒体:南方都市报

  发表时间:2014年10月9日

  作品影响:一起发生在豪宅区内的邻里纠纷,无意间引爆当事人双方互揭官商背景。此文为独家报道,直面当下权力和金钱如何交媾共生的现实,引发广泛关柱。

  围观亚坤

  闷骚的心底藏着大梦想

  刘颖

  2010年3月3日中午,在深圳上步中路1021号7楼人力资源部的走廊上,我第一次见到李亚坤同学。那天,也是我第一次到南都深圳新闻部面试。当时,李亚坤在楼梯口一闪而过,外表看起来很文静,后来我才知道这只是假象。

  自诩为摇滚青年

  在来深圳之前,我只知道东莞是一个制造业很发达的地方。来到南都后,才发现不少同事都曾经有过在东莞跑新闻的经历,通过他们在日常生活中展现出的点点滴滴,我也开始了解这座城市的风土人情。这些曾经在东莞生活过的同学中,当然也包括李亚坤。

  “机场大巴,简称机巴。”一次部门组织外出旅游,回到深圳后大家刚走出机场,听到几名女同事在谈论是否要坐机场大巴回家,李亚坤同学脱口而出。仿佛于无声处听惊雷,他的“口无遮拦”就这样被女同事们记住了。

  在同事眼里,李亚坤波澜不惊的外表之下,有一颗闷骚的心,平时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而李亚坤本人则自诩为一个摇滚青年,有一段时间,只要去K歌,痛仰乐队的《再见杰克》是他必点的曲目。“让我们欢乐一点,让我们欢乐一点……”此时,闭着眼睛的他沉浸在自己的歌声里,仿佛就是摇滚舞台上的明星。

  在李亚坤的生活中,充满了各种年轻人的新体验。有一年部门组织去鼓浪屿玩,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在一个早已忘记了名字的酒吧里,他点燃了身上的荷尔蒙,壮着胆子跑去邻桌找两个女生搭讪。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坏人,他还把身份证掏出来给对方看。据说后来他还真对其中一个女生动了心,不过这段经历随着旅程结束也无奈曲终人散。

  他一度能演孙悟空

  报社每年的年会,刚入职的新人总要表演点节目。2011年春节前的年会,新人们表演了一个类似于唐僧取经的故事,李亚坤扮演的是孙悟空。消瘦的身板,一根烧火棍一拿,如果头上再戴个钢圈的话,还真有那么几分神似。

  不过,不知道是“神马”原因,慢慢地,这“孙悟空”式的体型不见了,李亚坤开始明显地横向发展,一年之后,他的体型甚至可以去扮演猪八戒。

  大概他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后来开始积极锻炼身体,跑步和健身的效果不错,如今虽然不再是“瘦猴子”,但不至于猪八戒了。

  其实,李亚坤是一个非常勤勉的人。经常到了晚上八九点,还能在办公室里看到他忙着赶稿而且通常写的都是当天的头条大稿。一段时间里我还在纳闷 :这么拼,哪里有空闲时间和女朋友约会?

  李亚坤的勤勉也体现在了他的稿子中。按照领导的话说,他早已成为了深圳新闻部跑线记者的“前三名”,俗称“线霸”。“外地媒体来深圳想做反腐报道,都得找你。”曾经有同事以为他有什么“深喉”。其实,这些线索都是他在阅读了大量公开的庭审和裁决资料后,凭借自己的新闻敏感发现的。

  除了反腐报道,李亚坤对其他监督类题材也保持了一贯的敏感,比如,南山民警以防卫过当为由将见义勇为小伙刑拘,他在稿子里提出了对民警滥用权力的追问;又比如,华侨城豪华别墅两家邻居因纠纷互揭对方倚仗官势,他独家跟进报道。

  虽然平日里说话很随便,但李亚坤其实是一个有理想的人,他曾经写道 :自己是一个有想法,想做事的人。他希望写出一个又一个的好稿子,去体现自己的价值,南都新闻奖当然也是他追求的目标之一,在尚没有达到这个目标之前,他形容自己在南都的这几年“很平淡”。

  (作者系南方都市报记者)

  @梁锦娣:亚坤是办公室劳模兼稿王,月入传说达五万,得外号“坤五万”。热衷吃常德牛肉米粉,梦想开一家米粉店吃粉永不休,得外号“米粉坤”。

  张东明点评

  在奔波喧闹的江湖打捞“独家猛料”,除了一双慧眼,更有一颗追求品质的新闻心。

本文版权归南方都市报社所有,且为未见报内容。欢迎转发分享给朋友。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如需获得转载授权,请点击购买授权

阅读 1851
热门评论
打开南都自媒体,查看全部评论>>
TA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