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佳:是的,我还在

小南君
2016-06-30 21:40
关注

W020160620387957678174.jpg

王佳

个人简历

南方都市报深度新闻部首席记者。毕业于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新闻与传播系,2008年经校园招聘进入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做过记者,也做过编辑;跑过地震,也跑过全国两会。

入选理由

85后记者,敬业、有激情、有干劲、新闻业务一流。统筹南都即时,新媒体平台弹窗频频,延续南都全国影响力。做调查,庆安枪击案、高考替考卧底,接连有大稿轰动全国。从南都深度首席记者转型带领广州突发团队后,短时间重塑广州社会新闻。推进品质传播,孜孜不倦地实践和传承“担当、创新、包容、卓越”的南方报业精神。

年度说

是的,我还在

好的报道需要一定的专业技术、一定的运气,再加上一点点理想。在一个谈理想已经有点奢侈甚至矫情的时代,这么说一定会有人笑了。无所谓,反正我暂时还没发现比做新闻更有意思的事。

从业这些年,我采写过的人不少,部长、班长、厨师长,男人、女人、变性人,唯独写自己较少。我也从来不写日记,因为在我看来,记忆本身是一种负担,让人身未动,心思重。尤其身处传媒这个行业,干两年似乎就成了业界资深,更易为经历和经验拖累。

所以,接到年度记者的自述任务后,我磨蹭了很久,想想我到底说点什么。

学生时代就想做记者

既然是自述,不免先要做一番自我介绍。在成为记者的道路上,我几无曲折的故事可讲——20世纪80年代,我出生于鄂西一处城乡结合部,直到上大学,我都在那里生活。对,就是传说中最适合未来记者野蛮生长的城乡结合部,见过一些世面,却也十分草根。两种不同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在此交融,隔阂清晰而明了,影响了后来我看待事物的方式。

我对新闻最初的认识,来自我爸订的一些报刊——除了省市党报,还有些早已退出市面的新闻杂志。此外,就是发端于20世纪90年代、至今仍被怀念的一批央视新闻节目。以至于2015年我读到讲述央视已故媒体人陈虻的那本书《不要因为走得太远而忘记为什么出发》,忽然感到十分亲切。

与南方报业的感情,联结于《南方周末》的黄金时代。大学毕业求职时,我成了南方报业的万千追随者之一。那时,每年网上都有吐槽南方报业难考的“面经”流传,有人还为此由爱生恨。所以拿到289大院的offer后,那种兴奋的心情,我记得不亚于彩票中了500万,也压根就没有再考虑过其他的去处。

入职第一年就成为“稿王”

入职后,我被分到了《南方都市报》,然后去了东莞站。抱着做大新闻的梦想进来,结果每天采访打打杀杀、甚至是鸡毛蒜皮的纠纷,落差有,苦涩也有。还记得我有次正为此神伤,接到一个爆料电话,对方告诉我广深高速发生一起严重车祸,有人死亡,“头向着广州的方向……”当时我  就想,我也天天向着广州、289的方向啊,什么时候才能召唤我去做大型采访呢?

幸运的是,我遇到了一个好领导——南都时任东莞新闻部主任王海军。他告诉我,东莞活色生香,沉下来大有可为。他还说,不要有踩线的顾虑,对新闻要有“玩”的心态,从题材到写法要敢创新。我在这种鼓励中,入职第一年即成为同事口中的“稿王”——发稿1000余篇,62万字,稿费19万,同时不断有报道在网上获得海量跟帖,一时信心大增。

时政和社会新闻的基础训练做完后,我很快得到了一些机会,包括参与玉树地震和全国两会的采访。这两类大型采访很不一样,前一类辛苦自不必提,在玉树十多天没吃过热饭,天天靠饼干和牦牛肉干过活,难点在于如何在媒体大军中选择独到新闻点。但相比之下,我还是觉得采访全国两会最考验人,尤其对于我等“无证记者”,混进会场不被清理便已不易,在这种情况下还得尽快熟悉代表委员、熟悉他们所处的行业领域,然后快速完成访谈。

一枚“万金油”,这就是我长期留给很多同事的印象。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之一,就是怎么做能“专”一点。

在我看来,做记者很大的一个困难,就是应付常有的焦虑:没新闻的时候求猛料,有了新闻又求比别人做得快、做得好。尤其对我这种急性子来说,这种焦虑更是致命。2011年夏天,我最终感到难以应对,申请转岗回广州,然后我就去深度新闻部做了“网眼”版编辑。

很多人认为做编辑没有做记者有成就感。但我很快发现,编辑其实有很多施展的空间,尤其是在“网眼”这样一个动态追踪的特色版面,做什么、从哪个角度做、谁来做,有些热点同行做了,我们跟进还是放弃,编辑有着很大的权限。当然,更关键的是,这个岗位让我从疲于奔命的采访和写作中适当抽离,有机会深入观察和研究舆情走向,从而更好地捕捉网络热点。

由此,我开始把研究网络舆情作为自己“专”的方向。

慢慢我摸出了一点门道,所以后来“网眼”这拨人转为南都即时新闻组,由报纸发稿改为在新媒体平台发稿时,我们几乎没什么适应期,也不需要。

此时,我的身份也成了即时组的统筹,从找选题、布置选题、编辑发稿,到向各大网络新媒体平台推销稿件,我都揽在身上。对于网络热点的全流程跟进,由此也更为彻底。

作为江西替考案卧底记者的思考

2015年6月,我迎来了迄今为止最惊心动魄的一次采访机会,与同事一起曝光高考替考团伙。当时,这个选题我们已跟进了好几个月,分管南都深度的编委虞伟也一直在做精心部署。但事实上,我跟另一个卧底记者出发去武汉与替考组织成员接头时,抱的是一种很轻松的心态。原因就在于,过去媒体对高考替考已有不少报道,但几乎全集中在事前和事后,关键的替考过程一直是缺失的。所以,哪怕我们做好了准备,还是隐隐觉得搞不好会黄。

预料会黄,反倒没了压力。

结果出人意料,我们去跟替考组织成员接头的时候,对方就表达了势必成功的决心。他们甚至发了十几斤各科备考试卷。不过,自打领回来之后,就扔在宾馆里没动。当然,即便看完了,我相信他压根也无法再考上大学。我作为掩护,与他在6月5日晚登上列车,而虞伟带领的后方团队,早已驾车从广州出发,他们将在南昌接应。

那是一趟混合着方便面和汗臭的列车。与替考团伙有说有笑,潇洒吃着盒饭。因为担心跟丢,我不敢轻举妄动,一路饿着肚子。为逃避监控,还故意与我装作不识,那是我见过的丫最冷若冰霜的时刻,以至于我在想,这小子是不是本质上就是个白眼狼。

当然,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去了南昌我才知道,无论是在火车站拍摄替考团伙出站的南都摄影部主任潘劲松、摄影记者陈文才,还是6月7日混在南昌十中门口伪装发传单,实则监控考场动态,以选择最佳报警时机的虞伟,都是伪装取证的高手。尤其是虞伟,那几天里,一会儿他是部署本次报道的总指挥,一会儿是通宵改稿的记者、编辑,一会儿又是配合警方调查的举报者。其动作之敏捷、角色转换之多,让我想到了《国产凌凌漆》里的星爷。

这次采访也让我深刻认识到:要做出好的报道、尤其是调查报道,靠单打独斗很难再实现。

后来,这个报道遇到了一些不理解的声音,其中一点就是记者替考本身违法,目的的正义不能抵消程序的不正义。对此,我是这样看的:首先,经过充分考虑,包括卧底记者在内,报道期间未对考场产生任何滋扰,报警是由场外记者完成的,卧底记者暴露后也是默默离开。报道事实上有效促进了考试公平,当天下午,卧底所在的南昌十中即有大批考生缺考。

如今再说起这个报道,我已不再看重拿了什么奖、得到了什么样的评价,因为如此近距离地参与热点事件,感受大场面,并用一篇报道改变很多人的命运,的确是一生都难忘的。

做新闻很有意思 我不打算转行

2015年,除了卧底高考替考,我还做了不少其他类型的报道,比如庆安枪击案。我事发后实地走访了开枪现场和死者徐纯合生活的村庄,专访了开枪民警李乐斌,他捏着浮肿的手对我说“我感到很委屈”;也采访了徐纯合的母亲,她说事情发生后,只想要儿子回来。

除了完成报道本身,我发现,这还是一个极佳的反面舆情应对案例,有太多经验可以总结。为此我专门做了一个PPT,在一些场合作了交流分享。

这一年,我还与公安部建立密切联系,参与报道了华藏宗门邪教案,广东、浙江、福建等省市的地下钱庄案等,行程北至黑龙江,南到珠海,年假也没有休。

9月,根据报社安排,我把视野从国内收回广州,带领广州社会新闻团队开拓题材,转换报道模式。一句话,我还留在新闻内容生产的最前端,每天想的还是怎么做新闻。

不可避免,这种选择和淡定会让很多人困惑——你是脑子笨,看不到传媒行业下滑的趋势,还是没出路,只能坚持老本行?用一位已离职前同事的话说,偶尔有种感觉,那就是不转型都不好意思了。不过,一般我不想解释太多,因为对于新闻,我还有很多事想做。

我一直有个观点,好的报道,一定是能挑逗、乃至挑战公众价值观的。这也是支撑我继续做下去的重要力量,它一方面激发我不断思考,一个热点能引发广泛关注,深层次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对于新闻从业者来说,有没有办法更快地捕捉以及领跑热点,乃至在合理合法的范围内,主动出击制造热点。另一方面,基于这种思考的新闻生产,我相信是很个性化的,无法被机器以及新媒体所取代。至于报道载体,报纸没了,一定还有别的。

例如卧底替考组织报道,看起来这个报道火的原因是记者很疯狂、团队很牛,但我以为更深层次的原因在于,报道向公众揭示了一个真相,即我们一般认为高考是守护中国社会公平的最后一道防线,是草根向上发展的公平通道。可事实上,没有大家想的那么公平。

这对传统观念是一种冲击,而冲击才能引发深入思考,构成相关话题连绵不绝的延展度。

记者靠一篇报道成名的年代,早已一去不返了。不过,好的报道依然稀缺,甚至在渠道日趋多元的情况下更为稀缺。好的报道需要一定的专业技术、一定的运气,再加上一点点理想。在一个谈理想已经有点奢侈甚至矫情的时代,这么说一定会有人笑了。

无所谓,反正我暂时还没发现比做新闻更有意思的事。

(作者系南方都市报深度新闻部副主任)

年度秀

作品名称:庆安枪击案系列报道

刊载媒体:《南方都市报》

发表时间:2015年5月

作品影响:报道连续披露了徐纯合母子的上访事实、铁路部门事后支付20万元救助款、庆安县副县长慰问开枪民警、庆安县多名官员遭“人肉”,最后以一篇实地走访枪击案现场、专访开枪民警李乐斌的调查报道收尾,也让南都在庆安枪击案的发酵过程中步步紧追,从未缺席。

作品名称:《南都卧底替考组织 参加高考曝光跨省团伙》

刊载媒体:《南方都市报》新媒体

发表时间:2015年6月7日

作品影响:此报道舆论监督效果突出,事后江西有关部门一次性处理了42名人员,截至2016年1月,其中12人获有罪判决。另有多名替考人员受到拘留、开除学籍和禁考等处罚,同时亦促进了替考罪入刑。该报道还提升了传统媒体采编人员的信心,在业界、学界被定义为传统媒体运用新媒体完成新闻传播、传统媒体通过优质原创报道重获影响力的标志性事件。

说年度

特别能干的佳哥

嵇石

得知王佳获评南方报业年度记者是在一周前。有一天,他神神叨叨地对我说,帮我写2000字啊,“千万不要吹牛逼,记住。”好吧,为此三天没法动笔,那就随便讲几个故事。

大三、大四在南方都市报深度新闻部实习,我就听说过王佳。初次见面,我差点把佳哥、世宇老师认错,因为他们都很瘦、表情丰富。在此之前,我就听说过佳哥在南都东莞工作第一年,便创下稿费前半年9万、一年19万的历史,所以佳哥有“九万哥”“稿王”的外号。

后来,我还从不同人那里听说过佳哥跑突发、跑玉树地震的故事。据传,佳哥在南都东莞站时,每天早上7点就起来跑突发,中午扒几口饭,晚上写完稿继续跑突发。有时半夜也有突发,周末奔赴另一个城市,还在电话采访。我还听说他当年跑玉树地震,半个月没吃米饭没洗澡,手和嘴巴都裂了。关键是,刚回东莞,一天不休息,他立马投入到了突发新闻中。

这并不是说佳哥只会跑突发,做社会新闻。事实上,佳哥在南都东莞站一天的发稿纪录是12条,从封面写到封底,从社会新闻、时政新闻、人物稿一直写到评论。

也正因此,从南都东莞站来到南都深度新闻部的第一天,见到面色奇白、身材奇瘦的佳哥眉头紧锁地盘踞在座椅上,一时不知该叫王老师,还是“九万哥”,还是“稿王”。佳哥夏天喜欢穿拖鞋短裤,像只猴蹿地一下出现在办公室,又忽然飞走,几步就下了一层楼。他最喜欢从负一楼钻出停车场,从来都行色匆匆。后来才知,他还有个一两岁的娃。

佳哥的工作状态也跟他脚步一样快,一般人很难撵上。在佳哥做编辑的时候,见过他改稿,习惯把四五号字缩小到小五,眉头一锁,目光迅速扫射,键盘噼里啪啦十分钟不到就完事。有时稿子没发,他比记者还急。有时他晚上9点甚至10点发现一个线索,就激动地喊,赶紧。我说明天见报来不及了吧,明早再采。他像拔刀一样顺起笔头在纸上划拉几下,这稿子很简单,采这个,再采这个,再整这个,半个版就够。见过他做版,不到晚上11点他绝不出手,戴着耳机悠闲看球,有次0点才收到近3000字的稿,20分钟改完,半个多小时即签片。

佳哥找选题、找线索的能力也是一流。说话之间,就被他刷出来一个。更牛的是,有时候我们刚拨通114找到要采访的机构电话,他就找到了官方部门某某负责人的手机号码。有一次闲得无聊,他给我们演示,如何通过新浪微博、腾讯微博等渠道,通过A找到B的微博,又通过A、B的微博图文场景,来证实A和B是男女朋友。

不按常理出牌的佳哥,无论选题还是标题,总能击中网友的G点,一发出来就是门户最爱。比如贵州有个民办高校新校区落成,挂了耶鲁牛津等世界名校的道贺条幅;比如有个叫“头痛脑壳晕”的网友买了票上不了飞机,佳哥在网眼版打的题就是《有票上不了飞机,头痛脑壳晕……》。这样的标题延续了他拿奖的《这篇硕士论文,呵呵》风格,一贯的调侃之风。

后来佳哥做了即时组统筹,也总能从全国媒体穷追猛打的重大热点事件中找到新的点。发之前就说,快,又要弹窗了——果然,我们稿子一发,就有新闻客户端弹窗。庆安枪击案,我们连续以每天一稿、有稿必弹的频率打了十枪后,佳哥闻风不动,以一篇调查报道收尾。

2015年夏天,我们在深度新闻部的办公室天天用黄焖鸡就可乐,很快我们又投入到跨省高考替考卧底调查中。本着很轻松的心态,我和佳哥继续协同作战。从武汉去南昌的路上,佳哥是个演戏高手,几个枪手在后面,我把电脑扔到过道旁边的佳哥身上,他也不动声色。

到了南昌,我卧底进入替考组织之后接着演。当时我还不知道后方的卧底调查组全来了,司机洪利驱车载着报道总指挥虞伟、南都摄影部主任潘劲松、摄影记者陈文才。佳哥是与我对接的唯一一人,反馈卧底信息、传达信号、稿件整合全都靠他。一路上,他提醒我不要动作太大、当人面开微信位置实时共享、当面录音,无数次提醒我发完偷拍的资料后,“删!删!速删!”那时我一度有小命捏在他身上、甚至是007与M夫人的感觉。

我卧底进了考场,又被警察带到公安局,一天后出来。佳哥的表现也是奇葩,跟我担心起接下来三个版的稿子怎么分工,稿子如果不能全文刊发,怎么帮我争取稿费。完事喝酒,一桌子人,我俩整啤的,最后我也喝白的,一口闷下我先倒了,是他这个瘦子把吐得不成人样的我拽上床,脱掉衣服。他又担心我滑到地上摔坏,甚至翻身噎死,大半宿他都没咋睡。

一句话总结,稿子若是出问题他会主动挡,报道出了成果,他又坚决退到后方,把更年轻的人推向前台,不得不矫情地说一句,佳哥是个在新闻业务上值得托付全部的人。

平时我俩也常扯淡,但总是三句话绕不开新闻。去广州新闻部当了副主任的佳哥,如今又捣腾出一支精干之师,天天带大家报题刷版。虽说他压力大了、赚得少了,但激情一天未减。虽说黄焖鸡一起吃得少了、可乐也喝得少了,似乎每天都有新的“淡”可以拿出来扯。

一直受全体实习生、尤其是女实习生追捧的佳哥,这次受到报社的认可和赞赏,我们真的高兴。为他、为南都,也为289大院高兴。

(作者系南方都市报深度新闻部记者)

@李陵玻:王佳,不到一米七的个头,连火车站保安都做不了,只能在《南方都市报》各部门流窜。喜欢跨界,做记者时是编辑口中的救火队,做网眼编辑时带着小分队闯荡天下,屡出佳作。在喧嚣转型的年代,还有几人能够守住初心,做出暗访高考替考这样的报道?哦,他应该觉得是因为自己有才、任性!

张东明点评

在一些报社激烈争论深度调查部该不该取消的时候,王佳和他的南都同事们以一桩桩影响巨大的调查报道作了回答。一般情况,调查报道在一张报纸中占的比例很小,然而,调查报道往往以其广泛的关注度和强烈的共鸣而成为提升媒体品牌价值的利器。王佳参与采写的江西替考案和黑龙江庆安枪击案报道,都是南都在2015年度的轰动之作。因为有了这些报道,南都特色更加凸显,赢得了社会更多的尊重。


本文版权归南方都市报社所有,且为未见报内容。欢迎转发分享给朋友。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如需获得转载授权,请点击购买授权

阅读 1527
热门评论
打开南都自媒体,查看全部评论>>
TA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