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颖:与其抵触,不如去拥抱变化

小南君
原创2016-07-01 19:05
关注

W020160620382101425387.jpg

李颖

个人简历

北京人在广州。入职南方都市报11年来,跑过突发、做过时政记者、当过夜班编辑。2015年转型新媒体,自此有了个霸气侧漏外号“百万姐”。手机焦虑症患者,每天泡微信却不会友不社交。会抓热点、懂得痛点、了解爆点、持久力强,最重要的是不忘初心,永远把你放在第一位(用户思维)。

入选理由

新闻公号肉搏时代,谁敢横刀立马,唯微信“百万姐”。她从报纸编辑转来,一头杀入新媒体血海,从一窍不通到以一当十,打造诸多百万阅读量大作。她是李颖,夜以继日马不停蹄,玩转微信炉火纯青,将南都“深圳大件事”公号推上深圳地区头把交椅。心血和智慧并存,激情和干劲共通,堪为南都采编转型升级之标兵。

年度说

与其抵触,不如去拥抱变化

新媒体编辑是个很“困身”的岗位,时时刻刻被捆绑在电脑前,没有固定的下班时间,很少有完整的个人时间。激情会褪去,那么对这一切的合理解释,就是:责任!

“这是真的吗?”

当我知道获评年度记者时,吓了一跳。在这个大院里,有很多牛逼的记者,从没想过有一天这个厚重的荣誉能落到我头上,以至于当它突然发生在眼前时,觉得有点不真实。

我在东莞的激情经历

“东莞很乱呢,街上经常有抢手机抢包的。”

11年前,大学毕业后进入南都的第一站是东莞。刚来就收到N多前辈的提醒,别穿得花枝招展招贼。

当时也没怎么上心,结果没过多久,在记者站门口的马路旁,就被辆摩托车飞车抢夺一把抢了手提包,身份证、记者证、采访本都丢了,脑袋还因为重重摔到地上砸出一个血肿块,留下偏头疼的毛病。

在东莞当记者时,是最无畏的4年。记得采访的第一单猛料,是暗访塘厦一个家具厂用测谎仪对员工心理测试裁人。

头一回暗访啊,以为会很刺激。办了张假身份证,和男同事李平假扮兄妹去应聘打工。进了工厂后激动得发抖。结果,面试时当场就被拆穿是用的假身份证,差点没被当众拖出去。

跑民政线时,很喜欢去殡仪馆挖料。一次为了守独家,藏在了殡葬车的旁边,眼见车上尸体的两只脚还露在外面。

跑人才市场时,有次做外来工性困境调查,捧着一摞性问题问卷在人才市场里见人就发,引来不少异样的目光。

跑市委市政府,开会时官员讲的都是土话,压根儿听不懂。和一些难搞掂的本地官员打交道,好几次抹着眼泪走出政府大楼。

东莞就像是一扇门,你必须在你精力旺盛的岁月里,尽可能积极地生活,尽可能多地去尝试和不同角色的人打交道。走进不同的人生、体验各种不曾有过的经历,这是我觉得做记者时最大的兴趣所在。

人生第一个“10万+”

因为工作原因,我被调回广州做编辑。相对于记者的奔波,编辑的生活稳定而枯燥。

2015年,毫无准备地,意外迎来了我的职业转型。这次转型,有未曾预料的诸多结果。

要在移动互联网+的大潮下变革升级,报社成立了移动媒体部,我成为第一批从夜班转做新媒体的编辑,俗称第一批“小白鼠”。

那时,南都APP刚成立,做报纸的一帮老编辑“摸黑起步”,PS没摸过、H5更不懂是啥。新闻生产模式重新改造,纸媒架构下APP的发展没有任何模式可以参照。南都APP更像是个创业团队,每个人都打了鸡血一样。

首先,是点击量的“刺激”。

做报纸没有这种感觉,稿子发了就是发了,不会有这么直接明了的阅读量反馈。可做客户端,数据赤裸裸地摆在眼前。一开始,很多稿子点击率都只有两位数,大部分还是自己和记者点的,阅读量能上千就很不错了。

做新媒体的,最诱惑的数字就是“10万+”。南都APP渐入正轨后,我也迎来了人生中第一个“10万+”。

这篇稿的标题我记得很清楚:《马云来东莞啦,书记市长一起作陪》。当时马云刚刚晋升首富,风头正盛,我们第一时间抓住了名人效应,从朋友圈的信息核实之后再整合之前他拜访东莞的过往,先抢了首发。

于是“小白鼠”有了经验:面对热点一定不能等,要想法子抢占先机,新媒体与报纸不同,在信源确凿的情况下就要抢发,独家和时效是传播的两大法宝,互联网时代有了第一就没有第二。

“100万+”又是怎么产生的

有了成功经验之后,就有了后来第二个、第三个“10万+”。南都APP也慢慢步入轨道,不断有好题材涌现,如“寻找导盲犬万福”“多图曝光白天鹅重新开业”都是新媒体传播的优秀个案,还得了南都的新媒体传播奖。

迈过了点击量这道坎,更重要的是角色上的转换。

报纸编辑和记者是分工协作的关系,你写完稿子给我,我再编。但是作为新媒体编辑,面对一个新闻事件时,编辑和记者是同时参与其中。比如我们在报道两会时或报道某一个突发事件时,通常的做法都是拉个群,记者随时在前方反馈信息,编辑在后方判断什么点适合发即时新闻。

我觉得这是件很有趣的事,就好像你也亲临采访一线、也在面对形形色色的采访对象一样。这时候,编辑的角色需要的参与度更高,要去主动发现热点。

比如年初在报道东莞两会时,有这么一篇爆文《东莞两会“超级富豪”组大佬们太低调频冷场》,在网上首发后影响力非常大,跑会记者陈静在现场第一时间反馈信息,大佬们的一举一动就像同期电影一样“映射”在我眼前,当时就合计提出,专门以东莞富豪为角度写了一篇很赞的会场特写。编稿时也采用了类似于大佬出场的话剧场面,形式感很好,是我很满意的一篇稿。

刚讲的都是能够预判、提前谋划的题材。但实际上在做新媒体时,一些“大战役”往往是突发题材。比如2015年2月发生的惠东大火,烧死了17个人;又比如2015年12月发生的深圳光明滑坡事故,这两单都是通宵直播,都成了点击率“100万+”的题材,非常难得。

尽管都是突发题材,但还是不同的。但是惠东大火,其他人都以为这只是个平常小火灾,只有我们第一时间启动了直播,派出记者彻夜跟进救援过程。

前方有两个记者——文字祝勇、摄影田飞,层层突破满场飞,最终一场直播牵动了一座城,连现场指挥救援的政府官员都在随时刷我们的直播贴关注进展。

所以,在面对重大新闻时,快速的临场反应、准确的新闻判断是非常重要的。这一点对新媒体尤其重要。它是一种判断力,即在给定的时间限制下,选取最恰当的方式披露给用户。

不过,讲真的,做直播是最累的。但我能告诉你吗?直播也是最过瘾的。记者在一线“拼杀”,我在后方滚动呈现,这时候好像你也在亲临现场,这种做新闻的感觉是非常爽的。

看,那个人好像一只数据狗哎

新媒体做久了,很容易会成为“数据狗”,做梦都想着哪篇成了爆文,涨了多少粉。自从我接手部门公号“深圳大件事”以来,这样的焦虑症愈加严重。时刻刷手机找选题,生怕错过了什么。

媒体账号有个特点就是打开率都偏低。如果说一个账号正常的打开率是20%的话,媒体能有10%就不错了。这和那些自媒体号不能比,南方大院里走出了好几位自媒体牛人:咪蒙、黎贝卡、深八影视圈……这些公号大神,每篇推送都是“10万+”,太美妙的一个数字!

我现在每天有个习惯,查看昨天甚至前几天深圳本地公号每篇文章的阅读量,通过筛选,就能知道用户的喜好。观察久了,思维会渐渐从传统媒体提供内容的角色转到“如何以用户为核心”,渐渐在内容的选取方面就会往这方面倾斜。

具体到微信上,抄袭成风、段子手走红、毁三观的文章更到处都是。这种情况多了,我们会有种错觉:是不是一定要这么做,才能有立足之地?

我始终坚信一点:好的内容,依然有穿透力。我们的微信公号,只是我们原创内容传播出去的渠道之一,依托的始终是一线记者原创生产能力。有好内容、硬内容,然后再用适合新媒体传播的形式给予整合包装,抵达用户那里。

有个深圳的自媒体大号,不止一次地跟我感慨:“你们有资源。”是啊,没错,我们虽然在这个领域起步晚了,但是我们有自媒体无可比拟的生产原创优质内容的能力,所以更要坚持内容生产者的底线。等我们再强大一些,那么我不用跟热点了,我就是热点;我不用按规矩了,我就是规矩。

做新媒体编辑,既要有记者的敏感度,又要有文案人的文字水平。其实这个工作就是一个积累经验的工作,别人说再多,不如自己多实践。

2015年9月“深圳大件事”公号曾经做过一个专题:深圳20元重疾险系列报道。当时原本只是报纸的一个“豆腐块”,看到报题后拿来重新改造成“人话版”,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说,就是用户体验好。

结果当晚在公号首发后点击量达到了“206万+”,每7个深圳人当中就有1人看过此帖。一时间社保分局都是排队办理的人,深圳社保局还专门给报社发来感谢信,带来了后续的几次合作。

依托好的内容,半年以来,“深圳大件事”逐渐有了知名度,粉丝已经超过了11万,不时涌现“10万+”的爆文。当然,随之而来的是我的焦虑也越来越严重了:如果只有粉丝而没有好的内容支撑,用户很容易将你抛弃。所以更考验内容是否够硬、够用心。

还有一点,公号是很容易让人审美疲劳的。怎么提供持续的新鲜感,这一点很重要,我正在思考。

下一个竞争的领域会是在哪儿?

新媒体编辑是个很“困身”的岗位,时时刻刻被捆绑在电脑前,没有固定的下班时间,有事就需要立即干活,周末也很少有完整的个人时间。

很佩服的是,我身边这些转型做新媒体的同事,个个责任心都相当之强。我敢说,这些人是报社编辑里最拼的一帮人,每个人不论怎么加班,都任劳任怨。

激情会褪去,但对这一切的合理解释,就是:责任。

我理解所谓的责任,尤其是面对重大新闻事件时,要坚持几个原则:不能缺位,一定要参与,哪怕做不到独家也要有自己的东西;不能犹豫,一定要反应迅速,哪怕做不到首发也要奋起直追;不能懈怠,因为你漫不经心了,记者们就更没积极性了,长此以往互相的信任也就没了。

要知道,你所掌握的这个环节,是不可替代的,是整个报道在移动端唯一的“出口”。你的努力,正是为了前方一线所有工作的一个呈现。所以遇到突发大事件,连续十几个小时直播还能像打了鸡血一样,说实话,我还是蛮享受这种状态的,感觉自己没有缺位,也在一线参与其中。

微信之父张小龙不久前演讲里有一段内容:微信打算推应用号,有可能会取代APP.2016年以来明显感觉微信也越来越难做了,红利期已过,涨粉越来越难,很可能明年或者后年就被另一个平台代替。现在纸媒都在移动端发力,APP似乎也成了转型所谓的标配。但是总觉得会有一种忧虑:现在过多的信息已经对读者造成了信息过载干扰,越来越多的人每天只打开个别APP或者微信公众号,甚至不打开了。

但是我们记者的原创内容总需要有个移动端的阵地来承载,那么下一个竞争的领域会是在哪儿?现在都流行一句话:“你错过了微博微信,你不能再错过xxx了。”微博已经没落了,微信其实我们已经慢了一拍,是不是能够现在就有所准备、有所预见,在下一个平台崛起之前就进驻,而不是在别人都已看到这是块肥肉时我们才醒悟过来?

(作者系南方都市报深圳新闻部首席编辑)

年度秀

作品名称:直播惠东大火彻夜救援

刊载媒体:南都APP

发表时间:2015年2月17日

作品影响:在所有人认为这只是一场小火灾时,只有南都APP预判准确,迅速开启直播模式,独家直播彻夜救援超12小时,次日清晨17人死亡的结果令人震惊。一场直播牵动了惠东一座城,点击率超百万。

作品名称:深圳重疾险系列报道

刊载媒体:“深圳大件事”微信公号

发表时间:2015年11月1日

作品影响:一则报纸看不上的“豆腐块”,被编辑慧眼识珠改造成“人话版”。南都“深圳大件事”公号独家报道深圳重疾险参保指南,单篇贴阅读数高达206万,平均每7个深圳人中就有1人读过此文。四篇系列报道共创造了260万+的总阅读量。一时间,深圳各个社保分局窗口都是排队办理的人。深圳人社局专门给南都发来了感谢信。“有用性”这一传播要诀,在此报道中被诠释得淋漓尽致。

作品名称:《对不起,你已被踢出深圳》

刊载媒体:深圳大件事微信公号

发表时间:2015年9月13日

作品影响:一个粗暴的标题,几段触目惊心的排比。勾起了上百万深圳人对这座城市过去一年疯涨的房价、拥堵的交通、高昂的生活成本的无奈与愤怒。2015年,深圳买不起的房、摇不起的车牌,让深圳人叫苦连天。“深圳大件事”公号抓住当时深圳房价连续几月暴涨的热点、将新闻事件用网络形式包装,推出原创稿“对不起,你已被踢出深圳”,几大问题深深戳中深圳人的痛点,当晚即刷爆朋友圈,24小时内成为点击率近百万级别的爆文。

说年度

专业敬业合作 热情拥抱变化

冯悦

2015年3月,李颖和我互加微信,交接工作。她很认真地叫我“冯老师”,我笑着说“不敢”。

这是289大院特有的打招呼方式。

彼时,编辑人员调整,李颖作为报社新媒体编辑中的佼佼者,加入了深圳团队。而我从广州总部调回深圳已半年有余。

此前,我们都曾奔跑在办公室和组版房之间。走廊、楼梯间无数次擦身而过,彼此面熟,但未曾有过交集。

陆续,李颖接过了南都APP深圳内容的更新,以及微信公号“深圳大件事”的编辑工作。“只有你知道,这活干起来有多不容易!”李颖说。

没错,从早到晚,没日没夜,挖空心思想选题,恨不得出门买菜都带上电脑连上Wi-Fi,怕错过了某个大件事。新闻在移动端的传播,只有第一,没有第二和第三,速度最快的获得的关注度,可能是后面所有的总和。这个规律,长久下来给编辑带来的心理压力,可想而知。

广深两地,记者和编辑一年面对面的机会是个位数,沟通基本靠电话和微信。

对李颖印象最深的是,一口清脆的北京腔。她做事的风格,与她说话的语气一样,轻柔,但干脆。

李颖主动、热情,跟记者约稿,行就行,不行就另外想办法,从未见她跟人红过脸,不拖泥带水,不强加于人。待人真诚,不敷衍。跟她打交道很愉快、轻松。

压力都扛在自己肩上,找不到合适的人,就硬着头皮自己上。到了年底,休个假,都不敢有片刻放松,仍在微信群里贡献选题。

李颖作为深圳新闻的“新人”,用她的专业、敬业和超强的执行力,迅速赢得了同事们的尊重和肯定。合作愉快,所以李颖在记者中,很受欢迎。

说她是南都最出色的新媒体编辑,都不为过。李颖谦逊,从未见她主动说起自己所创造的纪录。

2015年2月6日惠东大火,李颖的直播阅读量超过百万,创造了南都APP的纪录,还获得报社的奖励。

2015年9月13日“深圳大件事”推送的《对不起,你已被踢出深圳》一文,作为编辑的李颖,亲自操刀采写,阅读量超过百万,创造了南都各级公号的纪录,至今无人能破。

2015年12月,“深圳大件事”连续多日直播,记者轮番上阵,编辑只有李颖一人,从更新的时间看,深夜12点,凌晨2点,凌晨4点,那两天,李颖几乎彻夜未眠,同事们说她真是铁人。

这些成绩的取得,并非偶然。她的手机微信,添加了深圳几乎所有有影响力的微信公众号,时刻都在琢磨选题、研究文本。

李颖加入深圳新闻团队的这一年,可以说是报社变化最大的一年。这一年,传统媒体的生存环境在变,同事们的工作内容不时调整。

从报纸版面编辑转型新媒体编辑,传播渠道变了,从选题、文本写作到工作方式,玩儿法全变了。

都说拥抱变化,谈何容易。

南都新闻工业化流水线的生产方式,分工细致,任何变化都意味着要重新学习。长期高强度的工作,人仿佛一辆高速前进的列车,转向,向哪转,转了怎么再跑起来,还要跑得快,未来的不确定性,适应变化而产生的焦虑感,让一些人终日心惶惶。

在报社转型的非常时期,在李颖身上,我们看到了拥抱变化的应有姿势:专业、敬业、合作,全情投入,多思考,重实干。

(作者系南方都市报深圳平台O2O首席运营师)

@柴华:细致的妆容、潮流的服饰,无论到哪儿李颖都有很高的回头率。谁又能想到,这个玲珑剔透的“妹纸”,工作起来却是不折不扣的“女汉子”。2015年惠州大火,她几乎连续工作了一天一夜,创造了南都APP第一个“100万+”的浏览量。2015年12月,她又连续直播五六天,每天只睡五六个小时,短短一两周的时间就为“深圳大件事”微信号增粉两万多。这些骄人成绩的背后,源于每日里她对工作平台和工作方法的细细琢磨。每一次部门的阶段总结,她总能提出让人耳目一新的观点。以至于我们都哀叹:我们刚学会了一个网络新词,人家李颖已经开始抛弃它了。对待生活与工作永不停止脚步的追求,让她总是在超越。内外兼修,让她自带光芒,所以这高回头率嘛,是怎么拉也拉不回来。

张东明点评

从报纸记者编辑到新闻客户端操盘手,李颖的平滑过渡,至少可以证明,新闻“老人”转身新媒体是有其天然优势的。这优势,包含知识、经验和社会资源的积累。如不利用发挥,积累再多也将清零。但新媒体毕竟有其独特的传播规律,要适应和运用它,就必须像李颖一样老老实实地转变新观念、学习新知识、恶补新技能。否则,传统媒体人就赶不上时代的脚步了。

本文版权归南方都市报社所有,且为未见报内容。欢迎转发分享给朋友。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如需获得转载授权,请点击购买授权

阅读 3939
热门评论
打开南都自媒体,查看全部评论>>
TA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