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西:看见一种热爱

小南君
原创2016-07-18 11:11
关注


  个人简历

  2010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同年进入京华时报,做了1年热线记者、3年时政记者。2014年6月成为《南方都市报》北京新闻中心的一员。在同事眼里一直很靠谱,在朋友眼里一直“不靠谱”,是一个矛盾综合体。

  入选理由

  在多个中央部门开拓疆域,以报道质量、尤其是同题报道胜人一筹的能力赢得信任,在司法改革、信访改革等重要事件的关键节点有独到的观察,尝试用新媒体呈现严肃的政治话题,参与制作的动漫视频、H5等获广泛传播。

  年度说

  看见一种热爱

  只有了解,才会理解。而基于理解之上的批判,才有推动更多对话的可能,才有建设性。这个过程就好比在探寻中国政治传播的新尺度过程中,亲手刻下了一道印记。

  觉得自己离年度记者还有距离。

  稿子憋了很久,不知道怎么写。

  就当是感谢吧,感谢这一路上遇见的人们。

  做这行“让我看见了别人的生活”

  不知不觉,做记者进入第6个年头。

  和一些老早就笃定将来非做记者不可的同行不同,当初找工作用了排除法:不想做公务员、不想去企业,小黑叉划了又划,记者似乎是唯一的选项。

  犹记得毕业散伙饭上,与师友聊起,觉得自己有些内向,也许不适合做记者。他们却说,你很适合。“很”字还用了重音。我将信将疑。

  第一次去报社实习,没有指定的老师。因为害羞,我总是一个人默默坐在角落里看报纸。有次一个老师让我写了个稿,把我叫过去问:“你这写的是散文,还是新闻?”

  后来,又有几个老师叫我写稿,发现这个小姑娘学得很快、愿意跑、性格也好,我便渐渐成了办公室里最抢手的实习生,到走的时候和每个老师都有过交集。

  这也是唯一一次实习。毕业工作,直接就做了热线记者。

  第一次去现场,是大夏天,小区断水,居民堵了3天路,我和一个比我早入职的同事一直守着。区领导终于来了,拿着喇叭向居民喊话,然后绕小区转了一圈。同事径直走上前,一路跟、一路问,落落大方,毫无惧色。尽管区领导没搭理她。

  这是我对采访官员的第一印象。

  这一年遇见的,更多是普通人。

  有个中科院研究员的妻子因为一点纠纷和邻居吵架,不小心流产,见面后却跟我聊起自己在日本留学的故事,还问我:“你的理想是什么?”

  有对东北夫妇,儿子得了白血病,为用脐带血给儿子治病,又生了一个女儿。几年后,乖巧懂事的女儿也查出白血病,一家人卖房借钱,进京求医,孤独无助。

  有个台湾女记者,连续11年在四川麻风病村建学校。她对我说,父辈的病,不是麻风村孩子的命。瘦弱的她就这样改变了很多孩子的命运。

  这些偶然相遇的陌生人,让我看见了别人的生活。

  跑时政线学会与官员交流交友

  第二年,我做起了时政记者。很长一段时间,都不太适应,不知道怎么和政府部门打交道、怎么和官员说话。跑了3年,和跑口单位的关系,大抵是若即若离。

  不熟谙官场的逻辑、不了解中国的现状,对一些政策的解读难免隔靴搔痒;对一些政治现象的观察,也十分有限。

  直到进入南方都市报北京新闻中心,基于前任们打下的基础,我走进了一些看上去颇为神秘的部门,逐渐构建起对“时政”的理解力。

  2015年,从一次难忘的出差开始。

  很少在媒体上抛头露面的国家信访局,主动邀请记者全程参与信访实地督查。这在以前是没有过的。我和同事程姝雯跟随福建督查组出发了。

  听说中央督查组要来,地方上本来就紧张。看到《南方都市报》记者,更是有些不解和抵触。

  “这个信访人在拆迁现场扔了两颗自制的手榴弹,一颗哑了,一颗爆了,你们真要去见?”在福建莆田,姝雯所在的小分队遭遇当地官员“发难”。

  “当然要见!”组长毫不犹豫,还特别叮嘱两名组员一左一右护送记者。

  事后姝雯说,当时暗暗捏了一把汗,结果发现扔手榴弹的并不是这个信访人,有惊无险。这个细节后来被写进报道《南都记者揭秘中央信访督查全过程》。

  10天起早摸黑、同吃同住,我们和督查组成员逐渐熟悉,不管是实地察看、面见信访人、与地方政府会商,还是“批评与自我批评”的内部碰头会,都拉我们参加,听我们的意见。

  回京前一晚,大家坐一起,谈信访工作的难处、谈对信访改革的看法,一直到深夜。起初对我们并不欢迎的当地官员,笑着说,你们来我们这儿开个记者站吧,随时为你们准备办公室。

  那是我第一次觉得,政府官员也是普通人,有着生活中的喜怒哀乐。

  在探寻时政传播创新中刻下印记

  这只是国家信访局揭开神秘面纱的一步。

  打那之后,我们又参与记录了国家信访局的第一次媒体开放日、第一次邀请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走进国家信访局、第一次举办全国信访系统新闻发言人培训班。

  老百姓写给国家领导人的信怎么处理?在媒体开放日上,我问到了一直好奇的答案,写了揭秘稿《国家信访局每天收信约2000件 三分之二写给国家领导人》。

  在7月的信访改革推进会上,有地方信访局长读了《信访改革不是自我削位而是归位》后对我说:“你很了解我们的工作,我觉得信访改革还有这么几个难题……”

  也是在那次会上,国务院副秘书长、国家信访局局长舒晓琴主动邀请记者一起吃饭,席间对我们说:“我女儿也是记者,你们的工作很辛苦,也很重要。”

  再后来,我发现,一些此前官方语境中的“禁区”,比如信访总量、进京上访、非正常上访等问题,开始“脱敏”。

  但我慢慢觉得,只有了解,才会理解。而基于理解之上的批判,才有推动更多对话的可能,才有建设性。

  过去一年,主动揭开“神秘面纱”的,不只是国家信访局。

  比如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连续两年请我们报道 “中国共产党与世界对话会”,会上专门讨论执政党的建设和治理问题,“尺度”之大有时令人惊讶:中国共产党自身如何改革?高层权力出问题谁来查处?

  比如2015年最后一天替同事参加国防部例行记者会,提了解放军总后勤部政委刘源上将是不是已经退役的问题,发言人予以证实。会上还抖出一堆猛料,包括中国首艘“国产”航母正在大连建造、26集团军军长张岩与老部下喝酒致1人死亡被免职等。

  偶尔,发现自己好像还成了一些政治生态变化的亲历者。

  比如花4个月时间查资料、做策划、写脚本,与朝阳工作室合作推出三个动漫短片《群众路线动真格了》《老百姓的事儿好办了吗》《当官的真怕了吗》,一时网上热传。短片中习近平挥棒打虎的画面、七常委的卡通形象,均为此前鲜有。

  在这个过程中,让我惊讶的是,原以为保守的一些部门和官员,远比我想象的开放。短片出炉,就好比在探寻中国时政传播的创新过程中,亲手刻下了一道印记。

  在纸媒寒冬中感受对工作的热爱

  一直觉得,做记者最大的诱惑,就是每天都能遇见不同的人和事,如同读到一篇精彩奇异的短篇小说或跌宕起伏的长篇小说,经历温暖又百感交集的过程。

  也一直觉得,做记者常常受益于陌生人的善意。在他们失意、悲痛时,仍愿意和你说话;在深夜电话骚扰时,不仅没有生气,还耐心给你解答;在冒昧敲门打扰时,把你迎进屋,给你倒一杯热茶。

  5年过去,采访本上那句“宁鸣而死,不默而生”有些褪色,社会望哨和守望者这样的话很少想起。

  “纸媒寒冬论”说了好多年,真的置身其中,反而像在台风眼,跳不出来看整个漩涡。

  有次临近午夜,蹭部门领导彭美的车回家,一路上说起最近遇见的人。几天前,她参加了一个媒体聚会,听到从央视离职的张泉灵发言说:“世界正在翻页,如果我不够好奇和好学,就会像一只蚂蚁被压在过去的一页。”

  “不知道你有没有这样的感触,反正我是有深深的恐惧的,生怕自己落在了这个时代的后面。”彭美说。一时,车里陷入了沉默。窗外闪烁着北京东三环的灯火。

  这一年,有人离开,有人留下。从他们中的一些人身上,我看见一种热爱。

  (作者系南方都市报北京新闻中心记者)

  年度秀

  作品名称:《习近平挥棒“打虎”卡通形象亮相 群众路线动真格,当官的真怕了吗?》

  刊载媒体:《南方都市报》

  发表时间:2015年2月20日

  作品影响:报道见报当天被各大门户网站首页头条转载,评论数万;3个动画短片几天内在国内主要视频网站上的点击播放次数超过700万次,《人民日报》海外版微信公号撰文认为短片“尺度远高于春晚相声”,新华时评追评《动漫短片热传中的民意期待》,境外媒体纷纷引用报道进行跟踪报道,BBC发表《习近平卡通漫画网络走红》,《南华早报》指出,中国官员通过用更轻松、更具吸引力的方式来讲严肃的话题。

  作品名称:《“中央巡视组不办案,巡视没有指标”》

  刊载媒体:《南方都市报》

  发表时间:2015年3月4日

  作品影响:2015年两会,在山西“塌方式”腐败背景下,山西团气氛压抑,中央第十巡视组组长令狐安是最先接受媒体采访的代表,整整3个多小时的采访,揭开中央巡视工作的神秘面纱,也让一个个性鲜明的部级官员形象跃然纸上,报道被广泛转载。

  说年度

  论南方姑娘在北方的优势

  程姝雯

  一直没想明白,这个曾梦想去海上给灯塔当保安的姑娘,怎么上了记者这艘船——大学念的也是出版专业啊。

  第一次见商西,是2014年的夏天。天热穿得少,瘦瘦小小的商西走进餐厅时,显得她既单薄又孱弱。她说话也挺小声,柔柔怯怯的,完全跟此前对女记者的认知搭不上边。

  脑海中“女记者”的形象,要么是彻头彻尾女汉子,要么豪爽性子“该出手时就出手”。柔得像南方邻家妹子似的,真不多见。

  后来一问,商西果然是南方姑娘,老家在浙江绍兴。

  跑线没半年,商西在圈内混得风生水起:某部委此前对我们颇不放心,她去了几次发布会,从此就认定她做固定联络人了;某部门从没打过交道,她发了几次采访提纲,竟然主动要求我们多多联系、最好能长期跑线;就连最硬最难啃的政法系统,她也逐渐打开了局面。

  我想不明白:“搞掂”这些部门,一般都要费好大力气,商西是怎么做到的?

  一次帮她发采访提纲,“窥探”到了门道。发提纲那天因为心情尤其好,轻言慢语客客气气地请对方“给个信号”,结果被一顿夸赞:你们南都的姑娘们,说话怎么都这么客气这么好听?前两天你们商西联系我,也是特别好……(之后5分钟都在夸赞商西说话客气好听有礼貌有耐心。注:“对方”为女性。)恍然大悟:原来,南方姑娘这种温软的性格,到了北方,优势格外明显。此后,  遇到审稿、催稿等等难沟通的活,统统请商西出马,她一般也都会用她独特的方式统统“搞掂”。

  跟商西有了越来越多的合作,才明白她能“受欢迎”不仅是靠“气质”,更多的是用心。

  十八届四中全会后,中联部召开吹风会解读会议精神。尴尬的是,当时有关四中全会精神的解读已是铺天盖地,各路人马都在做解读和宣讲,这种吹风会怎么写新闻?

  商西换了一个视角观察,发现这是中联部在中央全会后首次主动对外“吹风”,而且请来的不仅有国内媒体,还有更多外媒、在华境外人士。回来后,她决定从这个视角写一条时政意味更浓的观察稿,而不是一条简单的某年某月某日某单位召开一场吹风会的消息稿。为了把观察的意味表达得充分又贴切,她在电脑前“憋”了四五个小时,2000来字改了3遍,补充了大量现场细节和背景资料,最后才交稿。这篇《中共不满足外媒中转 将主动传播一手信息》见报后,迅速被各家门户网站转载,也成为本报时政观察稿中的范文。

  2015年年初,我们跟某部委去地方督查,这是该部委第一次带媒体随行。在我看来,媒体是以观察报道为主,督查是部委的活,但在出差中,商西不仅帮着随手整起相关资料,督查结束时,她还从媒体的角度对督查工作的改进提出相关建议。就这么“不分彼此”地一路走下来,她和督查组工作人员都结下了“革命友谊”,到现在,带队的副司长还常请她去商量宣传报道计划。

  时间长了,你会越来越多地喜欢上这个用心生活和工作的姑娘:她常会看到生活中一些细小的温暖和美丽,拍下来发在朋友圈里;也常会在某个节日给你带一份意外的惊喜;还常会帮你发现稿件中细小的错误,赶在交稿前向你指出来。

  这也是为什么,她能在全国两会上,每天一边堵部长一边发快讯,每晚再写两到三个版的重磅稿件,还一直保持稿件既出彩又稳妥。

  不过对于稿件的出彩,商西倒一直是淡淡的。

  就如前两天,听说被评为“年度记者”,她也是说“其实觉得自己离年度记者还有差距呢”,“要加油,再接再厉”。

  这让我想起,她常常拍下美好的风景,只是MARK一句“路过”,却常在某个时刻自省“不好好学习以致肤浅难当”。

  (作者系南方都市报北京新闻中心记者)

  @吴斌:外表看似柔弱,实则拥有一颗强大内心。这是我对商西的最深印象。有一次大家相约去滑雪,滑腻了初级道之后,一起去挑战中级道。刚上道,我们就一齐吓尿了一样地摔在雪道上起不来,挣扎了大半天之后。一个教练经过,顺势把我们带下山,只有商西一人凭着一种天大困难摆在眼前都能笑纳的平静,滑下山。平时采访,我也经常听同行抱怨哪个专家难对付,或者一些只愿意面聊的学者,商西似乎都通过电话就能采访到。想来也只有那句老话可以解释:天助自助者吧。

  张东明点评

  地方媒体驻京记者,连接的是庙堂,喊话对象却是普罗大众。“胸怀全局、回应关切”可不是拿来说说的。要有强烈的问题意识,不断地研究重大问题;要吃牛一般的苦,长时蹲守,快速、准确、全面地发出消息。要进行一番又一番的同场竞技、要采写一篇又一篇高端接地气的报道,让人须臾不敢懈怠。成天行走于新闻富矿中,能够抓到高价值的新闻,才是本事。没有强烈的责任心、没有过硬的突破能力、没有拼搏的劲头,商西能在竞争激烈的京城新闻圈中立足吗?


本文版权归南方都市报社所有,且为未见报内容。欢迎转发分享给朋友。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如需获得转载授权,请点击购买授权

阅读 1184
热门评论
打开南都自媒体,查看全部评论>>
TA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