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在家上学11年的泸州女孩李婧磁:“我和爸爸属于互补型”

南都即时
原创2016-08-23 23:44
关注

导读

11年前,四川泸州的9岁女孩李婧磁被父亲李铁军以娃娃到学校学不到东西为由领回了家。

11年来,她在家上学,再未踏入校园半步。父亲李铁军,曾经中国化学工程第七建筑公司的工人,成了她的全科老师。

近日,20岁未上过大学的李婧磁面对媒体,声称她在父亲带领下进行多年的科研项目已取得成果。李氏父女和他们的特殊教育模式再度走进了公众视线。

一如多年来坚持自己在培养女儿成为科学家,74岁的李铁军自信地说,他的教育方法是基于每个孩子不同的个性。他还宣称,自己不看重文凭,所做的科研项目是为了全人类的利益

对父亲的理论,李婧磁深信不疑,她告诉南都记者,我父亲就是这样走过来的,他就觉得这条路是对的,所以子女也应该这样走。

不过,李铁军的家庭教育也在坊间引起不少争议。有人诟病他对女儿过分控制、太过强势,更有人直指其行为违反了《义务教育法》。

早在2005年,李婧磁母亲李安素曾不满丈夫让女儿在家上学的做法,向四川省泸州市纳溪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状告李铁军违反义务教育法,请求法院判决让女儿重返校园。

这场家教挑战义务教育法的官司在当时引发广泛关注。最后,泸州市纳溪区法院判决:李铁军违反《义务教育法》,要求他在判决生效5日内送女儿返校读书。李铁军表示宁肯坐牢也不送女儿到学校读书。此后,因为种种原因,上述判决并未执行。

面对外界的种种质疑,父女俩表现得异常淡定。李婧磁表示,她当前最大任务是学好画画,而这其实是她自童年起就在学习的手艺。

屏幕快照 2016-08-23 下午11.09.25.png

(李婧磁在画画)

对话居家上学主人公李婧磁
我和爸爸属于互补型

在家上学:父亲教授学校里没有的东西

南都:你几岁离开学校?

李:四年级,接受过4年学校教育。

南都:对学校教育有什么印象?

李:就是有个印象原来我也在学校学了4,其他没有什么深刻的。

南都:在学校时成绩怎么样?

李:中等偏下一点吧。

南都:你爸爸一直想把你培养成科学家,是不是你理科比较好?

李:读书的时候语文比较好,数学不好。

南都:你如何评价爸爸对你的教育?

李:爸爸会教很多学校里不会教的东西。

南都:具体教了些什么?

李:除了英语爸爸不会以外,其它的他都教。除了学习方面,更重要的是爸爸还教会我做人。

南都:从小就在家上学,和同龄人比,你感受到哪些不同?

李:小时候玩的时间比很多人都多,爸爸的理念是小时候以玩为主、学习为辅,直到我可以真正静下心来之后才正式地教我画画和做研究。

南都:小时候玩些什么呢?

李:很多,也不单纯是玩,玩的时候也在学习,包括出去搜集资料、做实验等等。我觉得我不需要一个很具体的目标,比如每月学成语达到多少量,只要每天都有点收获就行。

南都:都做什么实验,能否举个例子?

李:不方便透露。

南都:这些年家里的收入来源是什么?

李:我爸是退休工人,拿每月3000左右的退休金。早些时候,我爸爸会把他的画拿去卖。

屏幕快照 2016-08-23 下午11.11.11.png

(父亲李铁军在做饭,李婧磁在一旁看书)

同龄人相处:虽没经历过,但是我知道

南都:你从学校出来这些年,和当时的小伙伴还保持联系吗?

李:有,我朋友很多,既可以跟一两岁的小朋友玩游戏,也可以跟七老八十的老公公老婆婆讨论问题,还可以和大叔大妈一起跳广场舞。但往往我交100个朋友会淘汰99个,只保留一个。

南都:这似乎有点前后矛盾?

李:我认为朋友不在多而在精。我要求我的朋友有一技之长。

南都:什么样的人会经过层层筛选成为你的朋友?

李:也没层层筛选,有发小,有忘年交,也有酒肉朋友。

南都:听起来你挺擅长与人交往的?

李:并不是,我不擅长交朋友,不太爱说话。但是我的朋友都愿意告诉我他们的秘密。

南都:他们为什么喜欢找你倾吐?

李:他们说因为我懂的多,可以帮他们出主意。

南都:你懂的多是指哪方面呢?

李:很多方面,很多同学初高中毕业就工作,有些正在读大学,还有些已经结婚了的,他们遇到各种各样问题都会来问我。

南都:但是这些你都没有经历过,你觉得你会比他们懂的更多吗?

李:虽说我没经历过,但是我知道。

南都:你从哪儿知道?

李:很多人都会跟我诉说他们的不如意,即便有时我不能给真正实用的建议,也可以当一个认真的倾听者。能帮则帮,帮不了,我听他们说完,他们也会感觉好一些。

屏幕快照 2016-08-23 下午11.11.02.png

(李婧磁贴在笔筒上的便签)

屡登荧屏:再谈教育议题已过时

南都:听说你上过电视节目?

李:很多,现在我们家就有一个电视台在拍。从8岁开始,来我家的记者就没有停过,我也去过北京、成都和安徽等地方。(笑)

南都:你上电视都是做什么节目?

李:以前都是探讨教育问题,不过说实话现在再谈论这个,对于我来说已经过时了。

南都:为什么过时了?

李:现在我已经有拿得出手的科研成果,要迈入另外一个阶段了。最近很多记者打电话给我问教育的问题,但实际对这一块,我已无可奉告。

南都:你说你有科研成果不是也侧面印证了爸爸的教育模式有可取之处?

李:很多人否定我们家的教育模式,说我爸爸的教育是在操控我,但我不在乎,别人说什么我不能左右。

南都:能透露一点你的研究成果吗?

李:具体的不方便说,我的科研方向是生物磁场,我父亲研究的是人类寿命问题。

南都:你对自己的科研成果有信心吗?

李:我还在学习阶段,会努力去达成目标,为大家做点贡献。很多人担心我因为没有文凭,日后生存会有问题。我想反问:现在这个社会有饿死人吗?如果日后没能力,为了生存,我会去帮别人擦皮鞋。

南都:你对大学、文凭这些东西是什么态度?

李:我不反感,只是每个人有自己的路,我父亲就是这样走过来的,他就觉得这条路是对的,所以子女也应该这样走。我如果照着别人的想法去活,那不是我自己(在活)。

南都:在家上学难道不是按照父亲的想法在做吗?

李:不仅是我爸爸的意愿,我自己也有。

南都:哪个占更多?

李:小时候,我爸跟我说可以不用上学时,我非常高兴:终于可以不用去上学了。当时觉得上学很枯燥很累。而且学校里学到的也就是书本知识,在家里可以学到更多。

屏幕快照 2016-08-23 下午11.11.21.png

(父女俩在下棋)

互补型父女关系: 亦师亦友,还像哥们

南都:你和你爸爸的关系怎么样?

李:我觉得我和爸爸属于互补型,人家孩子不可能有我这样的爹,人家爹也不可能有我这样的女儿。

南都:爸爸在你心里是什么形象?

李:亦师亦友吧,还像哥们。比如:我喜欢一个男生要去追,爸爸还会给我出馊主意。他总是教我一些别的父母不会教小孩的东西,比如:怎么骗人、撒谎和拍马屁。

南都:他教你这些做什么?

李:他教我这些并不是要我去骗人、撒谎、拍马,而是让我提防别人。

南都:爸爸是怎么教你的呢?

李:用他的亲身经历,遇到什么事什么人分析该如何处理。很多人说爸爸教育的方法前卫,我想我就是散养长大的吧。(大笑)

南都:你跟爸爸有过矛盾吗?

李:在学习方面,他是比较严厉的,我不用功,他会比较生气、冒火,但在玩的时候,他也会陪着我,比如陪我逛街、买衣服。

南都:这些年,你和妈妈的关系处得怎样?她对在家上学持什么态度?

李:我妈是不同意的,李安素是不同意的。

南都:为什么对妈妈直呼其名?

李:我和她没有任何关系,自打我出生以后她也没有管过我了,我和她几乎没有感情。后来我从学校辍学,她还因此把父亲告上法庭。不过我也要谢谢她让这件事公之于众。

屏幕快照 2016-08-23 下午11.17.33.png

(李铁军与女儿合奏《二泉映月》)

未来规划:目标如不能实现,我就去擦皮鞋

南都:对于未来,你有什么打算?

李:当前最大目标是学画画,我会一步步朝目标走;如果能力不及,我就去擦皮鞋。

南都:你想要达到的目标是什么?

李:对人类有点贡献,不求太多一点点就好。

南都: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正常上学,即便没有惊天动地的科研成果,至少文凭在手,可以有一份安稳的工作,也不至于上街擦皮鞋了?

李:我爸爸说过他不用我孝敬,也不需要我在身边照顾,所以我没有什么负担,可以放手去拼。如果我按部就班地接受学校教育,就等同于一个废人。

南都:为什么这么说?

李:继续上学,我就会按正常人的生活来规划我的人生。

南都:这样不好吗?

李:不是不好,每个人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想要的生活。我只想,到了生命终点时,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

南都:你有没有想过离开父亲一个人生活?

李:我和我爸爸的思想不会分开,我们的心也不会分开。即便有一天爸爸走了,他的思想也会陪伴我度过余生。

南都:他的什么思想?

李:所有吧。

南都:你认为你具备独立生活的能力吗?

李:嗯……应该可以(大笑)。没有爸爸,我一样可以活得多姿多彩的,因为他已经把所有能力都教给我了。

南都:现在你俩谁照顾谁多一点?

李:也谈不上谁照顾谁,我们都有能力照顾好自己。真要说,可能还是我受照顾多一些,因为在爸爸眼里,我始终都是小孩子。

南都:你一直强调能力,你说的能力到底指什么?

李:生活和生存的能力吧。生活上我比较随意,一天只喝一碗稀饭也可以。至于生存,当今社会,应该怎么样都可以生存下去,只看生存得好与不好。

南都:你觉得什么是好?

李:有人追求物质,但我们追求的是精神和思想。很多人说我这么大了还不工作,事实上,我学习也是工作,只不过不挣钱。

南都:你怎么看待外界的质疑?

李:其实我是个很简单的人,是别人把事情想复杂了。我现在关心的就是把画画学好,不会理会任何人的看法。

采写:南都记者 卫佳铭


本作品著作权归南方都市报社所有,如需使用需经书面授权。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3006626。
大学教育南都
34
我要报料
热门评论
打开南都自媒体,查看全部评论>>
继续阅读

最新南都独家内容,请扫小程序码

好嘢听新闻报料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