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都民调:全面二孩政策实施以来,不愿生二孩者较去年上升8%

南都民调
原创2016-10-08 17:35
关注

1
调查背景              

今年“全面二孩”政策实施以来,生孩子的话题一直是社会热点之一,各地也相继出台新的人口与计划生育政策措施,由之前的严格限制生育转向全面鼓励生育二孩。

918日湖北宜昌市八部门就联合发出一封公开信,鼓励公职人员带头生育二孩,一度引爆舆论热点。929日,广东省人大表决通过关于修改《广东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的决定,不仅将广东省职工产假由此前的最少128天延长至最少178天,而且明确放宽了特殊情况再生育政策,放宽了再婚再生育限制;同时明确规定,凡已采取绝育措施的群众,无论是否符合再生条件,均可自行到医疗机构实施复通手术。

从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孩子,到“单独二孩”,再到“全面二孩”。在老龄化社会压力越来越大,生育政策越来越宽松的今天,生还是不生,以及围绕生二孩的床位、学位、养老等一系列问题,都成为不少育龄人群及其家庭需要面对的一道道思考题。

去年“全面二孩”政策正式出台前两个月,南都民调中心针对广州市居民对于“全面二孩”政策的支持度以及二孩的生育意愿发起的民意调查研究显示,近九成受访者支持“全面二孩”政策,而明确表示会生二孩者不足四成。这反映出受访者对政策期待很高,但实际生育意愿并不高。

“全面二孩”政策正式实施之后,广州居民的生育意愿是否会有所改变?愿意生二孩的比例是否会有所提高?最近,在“全面二孩“政策实施9个月之后,南都民调中心再次发起广州市民二孩生育意愿追踪调查研究,以进一步了解“全面二孩”政策实施以来广州市民生育意愿的变化、想生和不想生的原因,以及在二孩生养问题上的政策期待。

本次的追踪调查显示,40.13%的受访者表示会生二孩,仅比去年“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前增加0.69%;明确表示不生二孩者占35.84%,这一比例较去年上升了8.73%;不确定是否生二孩的受访者则较去年减少了9.42%这些调查数据也可以看出这一年来广州居民生育观念的微妙变化。


2
调查对象              

本次调查对象为广州市育龄人群,采用街头拦截访问与网络调查结合的方式,共回收1030份有效问卷。受访者中,女性占61.94%,男性占38.06%。从年龄分布来看,70后占20.49%,80后占45.73%,90后占33.79%。其中已婚者占65.44%,未婚者占34.17%。41.55%的受访者未生育,48.83%的受访者已生育一孩,另外9.61%的受访者已生育二孩。

总体来讲,受访者涵盖各性别、年龄段的育龄群体,其中80后、女性、已婚、已育有一孩或将生育者相对较多,这些群体是未来几年生育二孩的主力军。


3
调查结果            

四成受访者明确表示会生二孩,其中三成以上计划两年内生

调查结果显示,40.13%的受访者表示会生二孩,24.03%的受访者表示难说,另外35.84%的受访者则明确表示不会生二孩。其中,11.54%的受访者计划在今年生育二孩,20.07%受访者表示会在1-2年内生二孩,12.04%的受访者选在在3-5年内生二孩,而10.2%的受访者则计划在5年后再生育二孩。

受访者想生二孩的原因主要是“两个孩子更利于孩子成长”、“喜欢小孩”,分别占74.43%34.20%此外,27.71%的受访者认为“政策支持”起了促进作用,25.29%的受访者是出于“一胎是女儿/儿子,想要个儿子/女儿”。可以看出,对于新一代的80后、90后,生育不再是出于传宗接代和养儿防老的目的,而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感情需要,促进家庭的幸福美满。

1.png

2.png

5.png


明确不生二孩者较去年上升8%,养育成本高是主因

在去年同期的调查中,由于全面二孩政策尚未正式发布,33.45%的受访者表示不确定是否生二孩,39.44%的受访者明确表示政策放开会生二孩,27.11%的受访者则明确表示不会生。

与去年同期调查相比较,今年政策落地实施后,本次调查中,不确定是否生二孩的受访者减少9.42%,计划生育二孩的比例上升0.69%,明确不生二孩者比例则上升8.73%

本次调查显示,对于不想生二孩的受访者,养不起则成了最主要的原因。选择“养育成本太高,家庭经济负担重”者占60.54%,而去年这一比例仅34.39%。其次,担心“二孩无人照料”、“教育资源分布不均,小孩入托/入学难”也是不愿生二孩的重要原因,分别占41.43%31.96%。显然,不想生二孩更多是出于现实的经济压力,而不仅仅是个人偏好。政策的出台使得大家不得不面对身体情况、经济条件等现实因素,导致不生二孩者比例上升显著。

此外,即便是计划生育二孩的受访者,仍有69.09%的人担心二孩增加家庭负担,67.49%的人面临照顾两个小孩精力不足的问题,46.73%的人担心日后小孩“入托/入学难”。

7.png

6.png


谁最想生?

未婚者更愿意将来生二孩,已婚者则担心二孩无人照料

政策的出台让许多尚未结婚的受访者对将来生育二孩抱有更多的期待。未婚受访者表示会生二孩的比例从政策出台前的42.80%上升至50.71%,上升7.91%;相反,已婚的受访者热情不高,计划生二孩的比例较政策出台前下降3.36%,明确不生者则上升8.35%

究其原因,未婚者选择“喜欢小孩”所以打算将来生二孩的比例显著高于已婚者,占45.11%。由于未婚者通常没有生育一孩的体验,因此更加理想化。

已婚者则不得不考虑“二孩无人照料”(占47.52%)、“错过最佳生育年龄”(占32.64%)等现实问题。此外,已婚者中选择“一胎是女儿/儿子,想要个儿子/女儿”的比例较高,其中一胎是女孩者打算生二孩的比例为38.05%,比一胎是男孩者高10.71%。

8.png


男性更想生二孩,职业女性则担心影响事业发展

从调查结果看,男女双方在生育意愿上存在一定差异。未婚的受访者中,男性想生二孩的比例为51.45%,女性则为50.00%;同样,已婚的受访者中,男性向生育二孩的比例为34.05%,女性为33.67%。此外,有35.1%的男性明确表示不会生育二孩,女性这一比例则为36.3%。可以看出男性生育二孩的意愿高于女性。

男女考虑是否生二孩的原因也存在明显差异。男性选择“出于传宗接代考虑”的比例更高,男性也更易受“父母长辈的要求”的影响。而不想生二孩的原因中,女性选择“生育影响女性的工作和事业发展”以及“怀孕过程太艰辛,不想来两次”的比例更高,男性则对生育二孩“养育成本太高,家庭经济负担重”有更多的考虑。

调查中,受访者蔡先生就指出,“(生二孩意味着)男的经济负担增加,女的影响工作和事业发展”。另一位80后的女性网友则表示,“不是不想生,而是不敢生。生了没人带,自己又不愿意失去工作带孩子,这样以后会被老公看扁的。”


90后能生想少生,80后想生不敢生,70后想生不能生

调查显示,不同代际的受访者生育观念差异很大。从理想的生育状态来看,70后是倾向多生的。10.43%70后认为有3个小孩最理想,68.72%70后认为两个小孩最理想,仅2.37%70后认同只生一个小孩最好。相反,90后的受访者中,67.72%的人认为两个小孩最理想,11.24%的人认为1个小孩最理想,还有1.44%90后希望不生小孩,做丁克族。

但事实上,70后的群体中打算生二孩的比例是最低的,仅22.10%80后和90后这一比例分别为38.37%51.59%。原因很明显,70后已经错过最佳生育年龄(占65.96%)。对于想生二孩的70后而言,政策来的有点晚。正如70后的姚先生所说,“以前很想生,但是当时政策不允许,现在想生也生不了了。”

另一方面,虽然80后理想的生育子女数高于90后,但是实际生育二孩的意愿却比90后低13.22%。正如已婚者和未婚者的差异一样,90后的群体更年轻,未婚的比例高,更加理想化。而80后的群体则面对更多现实的压力,其中,由于“养育成本太高,家庭经济负担重”而不生二孩占68.67%,远高于70后和90后。同样,担心“二孩无人照料”、“教育资源分布不均,小孩入托/入学难”、“生育影响女性的工作和事业发展”的比例也更高。80后的李小姐直呼“生孩容易养孩子难,教育不公平,资源不够,上有老下有小,负担大”。

9.png


最期望改善的领域:

教育、医疗和女性就业排前三

从本次调查情况看,随着社会经济的不断发展,人们生育观念和生育意愿均已发生很大变化,虽然“全面二孩”政策已经常态化,但基于个人发展和现实条件等诸多因素,纯粹不想生、想生不敢生、想生不能生的人群,普遍希望进一步完善生养相关的社会政策和公共服务,让他们无后顾之忧。本次调查中,教育公平、医疗服务和女性就业是受访者最希望改善的三个方面。

首先,77.92%的受访者认为“促进教育公平,解决儿童入学/入托难的问题”是当下最急需完善的方面。随着时代发展,优生优育的观念深入人心,家长们都希望给孩子更好的教育,因此促成了天价的学区房。但对于多数人来说,入学本身就是很高的门槛,因而促进教育资源均衡化,提高整体教育水平才是良策。

其次,58.85% 的受访者认为“加强医疗投入,提供更好的生育服务”同样迫在眉睫。近半年来,建档难、挂号难、检查难、找床位难、儿科医生不足等时常成为热点新闻。上周一则“广东儿科医疗部分项目将加价”的报道同样引发不少网友“生不起”的感慨。调查中,一位广州的网友表示,“35岁以上的夫妇二孩,很多都不得不求助于试管技术,即使最短时间最顺利也必须花费5万,出生后的养育更是无底洞”。因此加大医疗投入,加强妇产科、儿科医疗队伍和基础设施建设必不可少。对于70后的高龄产妇,还可以提供免费的产前诊断、高危妊娠、孕期保健等健康咨询和指导。

另一方面,女性就业权益保障也十分重要,43.48%的受访者选择了“确立相关法规保护女性的就业权益”。正如前两日“广东二孩政策有望再放宽,产假拟增至178天”的报道一出,在绝大多数网友点赞称好的情况下,不少人担心政策可能加剧女性就业歧视以及政策落实不到位等问题。“延长产假是好事,但从另一个层面来说,以后女性就业会越来越难。”(微信网友@小数点)因此,在延长生育假期的同时,也应注重落实生育法和劳动法保障生育妇女权益。

此外,“增加日托机构,提高婴幼儿看护的水平”、“提高国内婴幼儿产品的质量”也是不少受访者希望改善的问题。针对不少受访者提出的“二孩无人照料”问题,政府应加大对托幼事业的公共投入,减轻育龄夫妻的抚育压力。

10.png



调查机构:南都民调中心

策划统筹:谢斌 张纯

调查执行:文轶然  实习生 林桂彬 苏恺欣 彭梦媛 郭耀清 李苗 陈兆迪 孙禕晨 陈云鹏 张馨怡 李彤 刘炜 刘源

制图:文轶然  实习生 李彤 刘炜

支持平台:问卷星  南都官方微博/微信


本文版权归南方都市报社所有,且为未见报内容。欢迎转发分享给朋友。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如需获得转载授权,请点击购买授权

阅读 126424
热门评论
打开南都自媒体,查看全部评论>>
TA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