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马兴瑞任广东省代省长,他和深圳的600多天

深圳大件事
原创2016-12-30 16:04
关注

南都讯 记者吴璇 陈燕 12月30日下午,广东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次会议在广州召开。会议决定接受朱小丹辞去广东省人民政府省长职务的请求,决定任命马兴瑞为广东省人民政府副省长、代理省长。

640?

马兴瑞履历

马兴瑞,男,汉族,1959年10月生,山东郓城人,1988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博士研究生学历,教授,博士生导师。

1978.10——1982.07,辽宁省阜新矿业学院(现辽宁工程技术大学)工程力学专业学习;

1982.09——1985.04,天津大学一般力学专业攻读硕士研究生;

1985.04——1988.03,哈尔滨工业大学一般力学专业攻读博士研究生;

1988.03——1989.05,哈尔滨工业大学航天学院任教;

1989.05——1992.04,哈尔滨工业大学航天学院空间科学与技术系副主任(1991.12被评为教授);

1992.04——1992.12,哈尔滨工业大学航天学院航天工程与力学系副主任;

1992.12——1995.02,哈尔滨工业大学航天学院航天工程与力学系主任(1993.10 被批准为哈尔滨工业大学一般力学专业博士生导师);

1995.02——1996.04,哈尔滨工业大学航天学院副院长;

1996.04——1996.05,哈尔滨工业大学副校长;

1996.05——1999.09,中国航天工业总公司五院(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副院长、教授、飞行器设计专业博士生导师(1996年6月兼任实践五号卫星总指挥和总设计师);

1999.09——2007.08,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党组成员(2004.04当选中国宇航学会副理事长);

2007.08——2013.03,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

2013.03——2013.05,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党组成员,国家航天局局长,国家原子能机构主任,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局长、党组书记。

2013.05——2013.11,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党组副书记。

2013.11——2015.03,广东省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

2015.03—— 广东省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深圳市委书记。

中共十八届中央委员;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


640多天之后,深圳的“马书记”任广东省代省长。

马兴瑞是深圳的第十位市委书记,和他的九位前任相比,主政时间相对较短。然而,即便仅仅一年9个月的时间,这位个性十分鲜明的书记,还是给这座城市打上浓重的“马氏印记”,留下一段值得称道的故事。

8cecba01e2441b14.jpg

2015年6月2日,马兴瑞动情地摸着胸口力挺人大代表对民生问题的“较真”精神。南都记者 陈文才 摄

马兴瑞的深圳故事

对外界来说,这位理工男出身的北方人,直爽、敢言,不怕得罪人。他曾经直白地说深圳在改革开放、解放思想上已经在走下坡路,已经落伍了,有些部门思想很狭隘、狭窄。他甚至公开点名表达对部门的不满意。

对官员来说,这是一个不太好应付的书记,因为他太较真,而且不按套路出牌。在市“两会”上,他会揪着一个问题不放,连环炮似的问到官员无法回答,他也会突击视察基层,查看工作的落实情况。他曾说深圳官员以前过得太舒服,现在好日子过去了。

对市民来说,这个书记接地气、乐于亲民。他会一个人坐地铁、到公园跑步,市民邂逅也会见怪不怪。一年多来,他极力推动当年习近平总书记倡导的“马上就办”精神,使得“马上办”成为官员的口头禅,很多老大难的“硬骨头”被啃下,历史遗留原因也不再成为推诿拖延的借口。

对城市来说,这是一个务实、有魄力、有办法的书记。深圳历来高等教育滞后,本地高校实力不足,如今国内外的名校纷至沓来。深圳一直西强东弱,西密东疏,发展不均,如今“东进战略”号角已经吹响。“改革之城”近些年备受诟病,而这一年多基层行政管理体制快速推进,龙华坪山转正行政区,街道拆分尘埃落定,强区放权全面铺开。

回望“马书记”的深圳故事,640多天显得太短,然而可以预见的是,这段故事仍将延续,名校落户、振翼东进、强区放权等等一系列重大战略的落地,将让深圳的未来拥有更多的可能性。

753f9e5f6d257f57.jpg

【马上办治城

马氏语录:我们一定要真抓实干才行。办事磨磨唧唧,拖来拖去,百姓会认为不作为。

行动:2015年5月21日下午,深圳市第六次党代会首场小组讨论会场,马兴瑞在发言时谈到当时正在学习《习近平在福州工作期间倡导践行“马上就办”纪实》。

他推荐深圳的领导干部要好好看看这篇文章,对照总书记的“治市理政”,寻找个人的差距。此后,在参加后面几场小组讨论时,马兴瑞反复提到了这篇纪实文章和其中的“马上就办、真抓实干、办就办成、滴水穿石”理念,以此“敲打”深圳领导干部的精神状态和工作作风。

“马上办”一度成为深圳流行语,本地媒体称,一年多来,“马上就办,办就办好”已成为深圳市各级领导干部和市民的行动指针。

事实上,经过30多年的高速发展,深圳市在城市管理治理上积累了不少的问题,亟待解决。马兴瑞曾说,深圳30多年来高楼大厦建得非常辉煌,但是高楼大厦的地基已经出现了不稳的问题,比如治水、学校、违建等问题,“这个大厦越盖越高,如果我们不把这些处理好,那这个基础不行。”

2016年,被深圳市委确定为“城市管理治理年”,各区各部门围绕违建、治水、危险边坡等城市“顽疾”开展整治,啃下很多“硬骨头”,拔下不少“钉子”。

代表作:

“地铁8号线规划了快八年,到现在还不决策,再拖五年,老百姓怎么看你政府的效率?盐田区的老百姓反映了这么多年、这么强烈的问题,市委市政府如果不去认真听取和办理,就是不作为、不敢担当。我会盯住这件事情,把8号线抓紧干起来。”

对于久拖不决的地铁8号线问题,2015年中旬,马兴瑞直指效率太低。此后也立即确定了新的建设方案,同年12月28日,深圳地铁8号线海山站主体工程开工,标志着地铁8号线一期工程正式动工。

除此之外, “中国棚改第一难”的罗湖棚户区改造、东角头油气库搬迁等老大难问题都在最近两年得到了解决。

6f235c69f5ff057e.jpg

【力推东进】

马氏语录:未来将东部地区打造成深圳发展新的增长极。

行动:今年1月10日,深圳市委六届二次全会召开,首次正式提出打造东部中心,实施城市“东进战略”,建设与西部中心功能协同、交相呼应的东部中心。

“东进战略不仅要有蓝图,还要有施工图。”今年2月的深圳市“两会”上,“东进战略”备受关注。面对市人大代表等的热议,马兴瑞介绍,实施“东进战略”是深圳市委、市政府落实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的协调发展理念,着眼城市未来协调均衡发展,打造新的区域增长极而作出的重要战略部署。

今年5月,马兴瑞主持召开东进战略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原则通过东进战略行动方案以来,深圳决定投资1.4万亿元(其中5600亿元在“十三五”期间完成)、完成342个项目,将东部地区发展成为深圳乃至更大区域的新发展极。

在马兴瑞看来,实施东进战略打破交通瓶颈是关键,他甚至表示要亲自抓交通问题。回顾这一年,东部过境高速建设工地上一派忙碌,春风路隧道工程加速推进,南坪快速路三期将于2018年6月完工。外环高速、坪盐通道、坪西路快速化、鹏坝通道等项目建设明显加快……本月初,深圳市交委公布,目前政府正在抓紧推进水官高速、清平一期的政府回购工作,正在开展价值评估和谈判推进。

此外,产业提升、公共服务、城市发展等领域也是“深圳东进”着重提升的领域。今年11月15日,深圳市2016年第四季度产业发展类重大项目集中开工仪式在龙岗阿波罗未来产业园举行,此次开工的12个重大项目,9个在龙岗、1个在大鹏,也就是说八成都在东部。

代表作:

12月26日,被列为深圳市“东进战略”重大交通项目之一的春风隧道工程正式动工,该工程为改善滨河大道-罗沙路通道的交通拥堵,提高南部走廊的交通容量而规划,初步设计为单洞双层,双向4车道,连接沿河路和滨河大道,建成通车后,可提升春风路段通行能力105%。

58065965cabb2154.jpg

2015年5月24日,省委副书记、深圳市委书记马兴瑞在新一届深圳市委常委记者见面会上发表讲话。 南都记者 胡可 摄

【布局高教

马氏语录:决定一座城市高度的,不是摩天大楼,而是大学。

行动:在很多个场合,马兴瑞都表达了对深圳办高教的紧迫感。在马兴瑞看来,高等教育的水平与深圳建成现代化国际化创新型城市密切相关。

他曾在视察高考考点的时候表态说,深圳得办几所好大学,要抓紧时间办大学。大学是城市竞争力中很重要的一个部分,北京、上海有很多大学,美国硅谷也有很多大学,而深圳目前大学的数量不够。

今年5月,他在调研深圳大学城的时候,要求相关部门紧密结合深圳发展实际,准确把握大学城未来定位,与时俱进做好大学城新一轮规划,坚定不移推进建设工作。要进一步扩大大学城建设规模,在办好研究生教育基础上着力办好本科教育,建设一批具备深圳特色、产学研结合的重大科技基础设施。要广纳天下英才,把大学城办成世界级高水平大学和科研平台集聚区,聚力打造“中国硅谷”。

到今年10月,深圳市委、市政府近日印发《关于加快高等教育发展的若干意见》,争取到2025年,深圳高校达到20所左右,全日制在校生约20万人,3—5所高校综合排名进入全国前50名。

对高教的重视,无疑是在为深圳未来的发展积攒能量。有观察人士就指出,深圳高等教育的跨越式发展,其红利绝不仅仅是惠及本地学生,更重要的是,将为深圳的未来创新提供源源不断的新动能。

代表作:中山大学、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科学院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等学校相继在深圳建校区。此外,从 2015年下半年开始,深圳北理莫斯科大学、华南理工大学与美国罗格斯大学共建国际创新学院并落户深圳、深圳墨尔本生命健康工程学院签署合作办学协议、天津大学-佐治亚理工深圳学院等落户深圳。

264cac2b21f1bf79.jpg

2015年3月31日,马兴瑞(中)来到前海厚德创业孵化器,工作人员向他介绍由创业团队所制造的名为“独角兽”的无人机。南都记者 霍健斌 摄

【改革提速

马氏语录:深圳未来发展,唯有解放思想,才能不断前进。

行动:12月26日,深圳市举行宝安区、龙岗区新设街道集中揭牌仪式,宝安区街道数量由6个增至10个,龙岗区街道数量由8个增至11个,至此,深圳市本轮街道区划调整基本完成,长期以来原特区外备受诟病的“小马拉大车”局面得到缓解。

去年以来,深圳基层管理体制改革快速前进,除了原特区外的街道拆分力度之大前所未有,龙华新区和坪山新区获批为行政区,而正在推行的强区放权改革,被马兴瑞视作影响未来十年深圳发展的重大改革,将彻底破解现有体制弊端,激活基层活力,与街道拆分、区划调整构成提升基层治理能力的一套“组合拳”。

去年7月20日,马兴瑞履新深圳后第一次到罗湖调研,针对罗湖区发展困境,给出了破解之策——在罗湖开展城市更新改革试点。这项改革既是立足于解决罗湖区的发展问题,在更大意义上,是为市里“简政放权”、“强区放权”、“权责对等”探路,为深度城市化下提升城市发展质量探路。

去年8月29日,市政府发布《关于在罗湖区开展城市更新工作改革试点的决定》,正式在罗湖启动城市更新改革试点。


代表作:深圳罗湖区,在空间格局上“一半山水一半城”,总面积78.75平方公里。其中43.67平方公里为生态保护区,建成区只有35.08平方公里。建成区中“四旧”(旧工业区、旧商业区、旧城中村、旧住宅区)总占地面积约8.3平方公里,占建成区面积的1/4。

作为老城区,罗湖不仅存在着发展空间饱和、土地资源难以为继,还有早期规划落后、基础设施后天老化等一系列问题。而城市更新,被视为罗湖化解瓶颈、破茧成蝶的一把利剑。

罗湖试点强区放权改革后,梳理出涉及城市更新工作的事权共计25项,其中22项事权通过授权或委托的方式下放至区行使,其余3项因法律规定等原因无法下放,以绿色通道形式加快审批。

029dbf5181db7766.jpg

2016年6月28日,深圳地铁11号线福田站,马兴瑞(左)体验地铁11号线。南都记者 赵炎雄 摄

【高调治吏】

马氏语录:领导干部千万不能有当官做老爷的心态,不能按照老套路、老框框,按部就班,拖拖拉拉,或是在会上发发牢骚,讨论来讨论去就是不落实。

行动:2015年5月21日,在深圳市第六次党代会上,到任不久的马兴瑞给党员干部泼了一瓢凉水,要求破除盛名之下、志得意满的安逸心态,执意把“解放思想、真抓实干”写入党代会报告中。

他在党代会提出的“五破五立”,在深圳乃至全国引起很大反响——破除“老框框、老套路”的重重束缚,树立敢破敢立的开拓精神;破除盛名之下、志得意满的安逸心态,树立居安思危的忧患意识;破除“为官不为、当官做老爷”的消极状态,树立舍我其谁的担当精神;破除“差不多、过得去”的粗放思维,树立精益求精的较真精神;破除“光说不练、做而不实”的漂浮作风,树立一抓到底的实干精神。

接下来召开的深圳市“两会”上,这位履新不久的市委书记再次敦促大家实话实说,不要穿衣戴帽,也不用唱高调,所有人都要直面问题,党委政府就是要解决问题的;我们千万别当井底之蛙,千万别认为自己是老大;惟有干在实处,才能走在前列。

这些犀利的语言,被媒体称作“麻辣语录”,在官方和民间广为流传。此后的历次会议上,马兴瑞说话总很尖锐,要求干部作风要“真严真实”,要增强居安思危意识,迎难而上、敢于碰硬、善于攻坚,一步一步扎实推进影响城市发展的热点难点问题解决。

代表作:今年的各区换届也传递出马兴瑞对官员的任用思路。在人事安排上,注意处理好个体好中选优与整体合力增强的关系,处理好加强领导班子专业化建设与达到年龄、性别、党派等结构要求的关系,处理好各区局部需要与从全局出发培养干部需要的关系,注重班子成员的性格气质、成长路径、能力阅历等方面的搭配,以及提高领导班子与区域经济发展特色的匹配性。

从年龄结构上来看,此次换届注重选配不同年龄段的干部,形成了以50岁以下干部为主体、比较有活力的年龄梯次结构。注重基层的导向突显,6个区共有22名街道书记提拔进区级领导班子。同时,从中央金融机构“挖”金融干部到各区。

不仅如此,此次换届,市区干部之间、各区(新区)之间、政府和企业之间的干部交流也明显增多。

1c42e33a44f69a5f.jpg

2015年5月31日,在深圳市人大会议宝安代表团联组讨论中,深圳市委书记马兴瑞就违建、内涝积水、交通等重大民生问题连环追问。南都记者 陈文才 摄


【重拳查违】

马氏语录:“我们就要揭我们自己的短,揭我们自己的伤疤,要不然怎么解决?”

行动:2015年深圳市“两会”期间,马兴瑞就对违建表示出极大关注,多次向各区官员问及违建情况,并要求官员必须掌握违建建筑面积等核心数据。他多次指出,违法建筑问题是深圳发展最大的“毒瘤”,一定要横下一条心,坚定不移攻坚突破。

一方面违建的存在,产生诸多安全隐患,形成诸多社会管理治理的“黑点”,危害着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另一方面,违建的无序扩张,实际上挤压了深圳这座城市的发展空间,整治违建是深圳谋求未来城市发展的重要举措。

2015年10月9日下午,深圳市委常委会议审议通过了《中共深圳市委深圳市人民政府关于严查严控违法建设的决定》、《深圳市关于全面疏导从源头遏制违法建设的若干措施》、《深圳市查处违法用地和违法建筑工作共同责任考核办法》等“1+2”文件,这也被称为史上最严的查违决定。

这次决定对查违的考核也十分严厉,各区因“月均新增违法建筑面积”这一指标不达标导致考核不合格的,党政主要领导停职检查,分管领导责令辞职,履职不到位的规划土地监察部门领导免职,并依法给予行政处分。今年以来,深圳查违在“控增量、减存量”上取得阶段性成果,彻底扭转了违法建筑连续三十多年的增长势头,查违形势实现根本性好转。

代表作:

福田花卉世界占地面积约23.6万平方米,建筑面积约12.17万平方米,其中存在大量违法建筑。今年11月开始,福田区对花卉世界开展重拳整治,已累计拆除花卉世界违建场所2万多平方米,拆除之后,未来这里可能被建成一个花卉为主题的公园。

fcd6d894006c6d75.jpg

2015年6月17日, 第三界深圳国际低碳论坛开幕式上,马兴瑞发表讲话。南都记者 霍健斌 摄

南都记者 孙天明 李亚坤 王成波 吴璇 陈燕

本文版权归南方都市报社所有,且为未见报内容。欢迎转发分享给朋友。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如需获得转载授权,请点击购买授权

阅读 1751970368
热门评论
打开南都自媒体,查看全部评论>>
TA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