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都社论|二孩配套政策应重视减轻家庭经济压力

南都原创
原创2017-03-12 08:05

3月11日上午,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在梅地亚中心举行记者会,国家卫生计生委主任李斌、副主任王培安和副主任、国务院医改办主任王贺胜就“‘十三五’开局之年卫生计生改革发展”的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的提问。记者提问涉及健康中国、医改、二孩、大病保险等话题,在回答有关二孩话题的提问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培安表示,将进一步健全完善税收、社会保障、住房、就业等政策,优先配置妇幼保健、托幼、学前和中小学教育等公共服务资源,构建生育友好的社会环境,鼓励群众按政策生育。

二孩政策落地以来,围绕该政策的讨论并未停歇。政策会在多大程度上刺激民众的生育意愿,是否还需要其他政策配套?从媒体报道所提供的信息看,经济压力的确使很多有生育意愿的家庭产生了“不敢生”的想法。去年年底有报道提到,北京家庭晒出的二孩成本显示,新增一孩后,从孕期到大学毕业,每个家庭需增加开支30多万元。如此高昂的成本,对于很多家庭无疑会产生巨大的经济压力,如何解决“不敢生”的问题,逐渐成为二孩话题新的焦点,这种视角在全国“两会”这个重要的决策场合也得到呈现。在此次记者会之前,就有记者在“部长通道”中问到“想生不敢生”的问题,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当时将此问题概括为“幸福的烦恼”。

幸福的烦恼也是烦恼。对于家庭而言,生育二孩不得不考虑经济压力,毕竟能否养好孩子是比想不想生更为现实的问题;对于国家层面而言,鉴于民间的上述反馈,无疑需要在政策上继续跟进。当然,在此之前需要作出全面而深入的分析,“想生不敢生”这种民间表达涵盖的内容较为有限且分散,到底是哪些因素在影响人们的生育意愿,在出台相关政策之前无疑需要作出详尽的论证。

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培安在此次记者会上提到,2013年、2015年国家卫计委组织的专项调查显示,影响民众生育意愿的因素,主要有三方面:第一,妇女的职业发展,母亲生完孩子以后的再就业和求职方面的问题。第二,婴幼儿抚育面临困难。托幼特别是三岁以下小孩的托幼资源比较缺乏,多数家庭主要靠祖辈抚育第三代。第三,经济上的压力。

以上三个因素中,客观地说,妇女的职业发展问题并不只是在生育二孩的妇女身上出现,生育第一个孩子的妇女和已婚未育的女性都面临类似的问题,企业担心女性员工因为生育而影响工作,往往在招聘过程中相对谨慎。此类现象持续已久,当然,对于生育二孩的家庭来说,这一问题更为现实,因为生育二孩而影响工作,此类遭遇将会直接演变为家庭经济压力。就此而言,在二孩时代,解决女性就业歧视这一普遍问题无疑显得愈加迫切。

至于二孩养育涉及的公共资源供给和家庭经济压力这两个问题,在讨论“不敢生”这一话题的过程中的确常被提及,是制约二孩生育的主要因素。针对托幼资源短缺问题,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培安在此次记者会上做出了回应,表示国家层面将做好规划并开展政策研究。从公共资源供给的角度看,国家增加投入,做好兜底工作是必要且迫切的。今年两会政协一号提案就建议,在九年义务教育已经实现的基础上,将三年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范畴,统一规划实施。对此建议目前还存在不少争议,政策是否适用,由此带来的财政压力等,都在讨论之列,全面普及学前教育在短时间内可能难以实现,但公共财政在这一消费支出上适度向二孩家庭倾斜,应该不存在太大的困难。

在影响“不敢生”的诸因素中,客观地说,大多数最终都体现为家庭经济压力。托幼资源固然缺乏,但对于二孩家庭而言,更现实的压力来自托幼所产生的消费支出。减轻二孩家庭的经济压力,应该成为解决“不敢生”问题的关键,此前财政部部长在答记者问时提到,考虑将生二孩作为重要的个税抵扣项目,类似政策实实在在给二孩家庭提供支持,若能尽快落地,相信将能提升人们生二孩的意愿和动力。


编辑:叶孜文

8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叶孜文6.65亿
南方都市报记者
本作品著作权归南方都市报社所有,如需使用需经书面授权。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