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有个real耿直real任性的洋医生:门诊挂号只收9元,一次门诊只看5-6个病人

南都人物
原创2017-03-29 08:04
关注

不知道吧?在广州的公立三甲医院,也能看上美国专家的门诊,且门诊收费只要9元。来自美国波士顿的泌尿妇科专家亚伯拉罕·莫斯(Abraham Morse),来广州妇女儿童医疗中心当妇科医生有半年了。

年过五十的莫斯,每周在广州妇儿医疗中心出两个半天的门诊、做3-5台手术。与中国同行比起来,他并不算忙碌。更多的时候,他的任务是教学和科研。“将美国一些先进的理念带给身边同行,他在女性直肠阴道瘘、子宫脱垂等领域的治疗有很高的造诣,给了我们很多启发”,广州妇儿医疗中心泌尿妇科副主任医师黄峥说。

图1.jpg

来自美国的泌尿妇科专家亚伯拉罕·莫斯(Abraham Morse),来广州当医生有半年了。

莫斯还在学中文,努力了解中国的医疗环境和他的中国病人。“中国的病人,总会问我为什么会得这个病,能不能得到100%疗效。很明显,这些问题,我总是没法回答”,他说。

1广州执业半年已有粉丝

和美国医生比起来,中国的医生收入普遍更低。加上有更多的病人、更忙碌的工作节奏,莫斯医生为什么选择到广州执业?自去年8月莫斯来到广州后,不少人都问过他这个问题。

“北京和上海也有许多非常知名的医院,我来广州,完全是因为受到了夏慧敏(广州妇女儿童医疗中心主任)主任的邀请,他跟我说了他的计划,我来这里做了一些调查后,就决定过来了。”说起缘由,莫斯非常坦然。

同事黄峥说,莫斯出诊半年多,已有自己的粉丝。每次他出门诊,总有些英文不错的患者主动挂号,一睹“老美医生”的问诊风采和水平。

“美国和中国一样,也有医生的收入水平会特别高,动辄百万。但美国的一些研究型医疗机构,医生收入并不会太高”,他表示,在综合了物价、购买力等因素后,他在广州的收入其实和在美国时差距不大。

莫斯毕业于哈佛大学医学院,当过美国最好医疗机构约翰·霍普金斯医院的住院医生,也曾是全美排名第一的梅奥诊所的合作医生。但他来中国获取执业、行医资格的过程一点都不轻松。“虽然不用参加中国的考试,但要提交的审核材料很多”,用英文回顾了一长串过程后,他突然甩出一句正宗的中文——“挺难的!”

来广州半年多,莫斯很喜欢这座城市。广州妇儿医疗中心的同事让他在工作中感受到轻松和愉悦,这座城市的人们也非常友好,地铁交通非常发达,当然还有美食。莫斯已举家搬到广州,两个儿子在广州的国际学校念书。“我计划在广州待上两年,如果我的工作能获得认可,或者我能证明我不可或缺,我不介意在广州待上更长的时间”,说起未来打算,他也是直来直去。

2洋专家挂号费才9元

在广州妇儿医疗中心,莫斯每周一下午、每周三上午会在泌尿妇科出门诊半天,挂号费9元。每次他会看5-6位病人,每位病人的诊疗时间都在半小时左右。医院为他开出了年薪,他并不介意收9元诊金看30分钟的病,“但这样的定价,肯定是没办法体现医生的劳动付出”。

他坦言,在美国出诊时,他的收费标准是75美元到125美元,这还仅仅是咨询问诊的收费。他自然也知道中美两国医疗体系上的巨大差异。比如,美国医生开检验单不会有额外激励,而中国则有。“其实美国和中国一样,门诊医生的收入要比手术医生少得多,所以更多医生愿意做手术”,他介绍。

在美国,莫斯出一天妇科门诊要看20个病人,出产科门诊时甚至能看30-40个病人。来到中国,在他的坚持下,他的门诊病人也没有增多。他表示,“我很幸运,我也不希望看太多病人,看得越多,越没法保证质量,其实我也能看得很快。”因为每次出门诊只看5-6名患者,莫斯的患者并不需要插队。偶尔有之,他也会幽默地说他不提供VIP服务。

说起亲身接触的中美患者,有一点他感触很深。“美国的患者,非常明白医生的作用是有限的。而中国患者,往往是看了很多专家后,还带着各式各样的问题来问诊”。比如中国患者常常问他,为什么自己会得这个病,什么样的药物能确保100%的疗效。“天哪,很多疾病发病原因其实并不明确,也没有能够保证100%疗效的医生”,耿直的莫斯耸耸肩。

门诊.jpg

豪斯,啊不莫斯医生在门诊和病患交流。受访者供图

“对于那些可以不做手术的患者,我通常建议他们找其他医生。”这个直爽的老外,没少招来中国患者的不高兴。他并不知道医院的预约挂号系统,患者有权限给他打分。即便被扣了分,莫斯也不介意,他坚信自己的决定没错。

“我的主要工作,就是用专业知识向患者提供专业解答。怎么手术,手术、非手术的治疗方式有什么区别,选择什么样的治疗方式那是患者的权利。”莫斯的建议,听起来很超然,但这“很美国”。正如他不会为不该手术的患者做手术一样,他也不会劝说应该手术的患者不去做手术,他说自己只作专业解释,让患者自己选择。

3配助手将医嘱译成中文

刚来广州时,医院的计算机系统曾让他很纠结,医院为此专门给他配了两名专职助手——病区护士长邓芳和一位住院总医师。莫斯很快熟悉了系统操作,但写医嘱时必须用中文操作,让还在努力学习中文的他力不从心。他的助手之一、住院总医师的职责之一,就是将他的医嘱译成中文输入到系统里。

每一次出诊,莫斯都会细心留意,观察中美两国从体制、诊疗水准、患者上的差异。比如,中国患者不太习惯长期服药,总担心有副作用。“美国患者不一样,比如在门诊看月经不调,我会建议患者长期服用口服避孕药,即便没有症状时。美国患者很乐意执行医嘱,而中国患者不是很乐意。”

在莫斯眼中,美国有比较完备的家庭医生制度,能给患者早期安慰和前期治疗,随后将患者转诊到专科。而中国患者往往会问亲戚朋友中的医生的意见,看许多截然不同的专家。

手术.jpg

莫斯医生(右二)正在手术中。 受访者供图

“医生的理念不同,得到的结果就大相径庭。中国患者对医生的要求很高,医生往往是没法给出答案的,其实我也不知道why,和中国同行不同,我会直接告诉患者其实我也不知道答案”,莫斯说。

4同事眼中他医术高超但谦逊

“其实严格来讲,我并不是一个全职泌尿妇科医生。来广州后,我更多的工作是教学和科研,我甚至都不用值急诊班”,莫斯说。

在中国同行看来,莫斯略显谦逊。“作为国际级专家,他的微创手术技术造诣极高,也带来了先进的经验和技术理念”,黄峥说,莫斯在直肠阴道瘘、生殖道畸形的辨别和处理上有很高水准,也擅长做一些高难度的泌尿妇科手术。

比如在治疗中老年女性高发的妇科疾病子宫脱垂、膀胱脱垂等时,中国医生的经验是大量使用网片。这种医疗器械非常昂贵,一个手术下来,往往需要支付4万元多人民币,植入网片还可能因位移、排异带来并发症。“莫斯则完全采用微创方式,不放置网片,也能取得同样效果。费用还便宜,整个费用也就1.5万元左右”,黄峥表示。

输入
标题
Boss说                  

广州妇女儿童医疗中心主任夏慧敏:

国际化都市少不了外籍医生

“开放、包容的广州,越来越有国际化大都市的风范,也需要有更具国际视野的医疗水准,就需要有国际知名的高水平医生的身影”,广州妇儿医疗中心主任夏慧敏表示,聘请莫斯来广州,更深远的考虑是为让广州的医疗水准能更紧密地配合城市的国际化战略。

“医院制定了很多和西方一致的标准,以前我们走出去,现在我们要引进来”。他表示,目前已有20多名欧、美、澳洲来的洋大夫在医院从事科研。参与坐诊的也有两位——莫斯和另一名美籍眼科专家,后者每月都会来坐诊一周”。他还透露,将来医院会有更多走向国际化的医疗举措。


出品:南都人物新闻工作室

主持:胡群芳

采写:南都记者 王道斌 通讯员 周密

摄影:南都记者 谭庆驹(除署名外)

记者
点击头像查看记者作品
王道斌
采编指挥中心记者
本作品著作权归南方都市报社所有,如需使用需经书面授权。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3002731。
15
阅读 72967
热门评论
打开南都自媒体,查看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TA的文章

最新南都独家内容,请扫小程序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