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女大学生主播赚钱套路!粉丝刷200多万元求交往

深圳大件事
原创2017-04-24 01:08
关注
报料有奖

南都深圳报料电话:0755-82121212

尽管相关部门严打网络直播涉黄

夜深人静之时

身穿暴露的女主播还是诱惑不止

吃黄瓜、撕丝袜......

733a4c4c5e11b8ed.jpg

直播画面截图,与本文无关。

而一些女大学生带来的直播,则如同是一股“清流”。她们衣着小清新,乐意提起自己的大学生身份。颇高的颜值、清纯的气质,以及从语言中构建出来的“邻家小妹”形象,成为她们在直播间的“通行证”,最终变成真金白银的提现。

南都记者近日在采访中发现,深圳多所高校都不乏有参与直播的大学生。依靠网络直播,在深圳首付200多万买下一套房产之后,正在深圳某大学上大三的嘉怡产生过疑问,上大学有什么意义?

学生身份更受人关注

在平台保留的直播回放中,嘉怡穿着素净的T恤坐在镜头前,跟着背景音乐唱歌,回答网友“吃饭了吗”之类的日常问题。屏幕左上方显示有5.7万人观看过此视频。

她相貌清纯,一些网友说她长得颇像女明星郑爽。虽然并非音乐专业出身,但她嗓音也足够甜美。即便是该大学美女云集的表演系,她也有出众之处。

直播中,她会根据不同情况,眨巴眼睛,用手比划心形动作,卖萌,动作自然不做作,看上去毫无公害。嘉怡是2015年年初,通过朋友介绍,与经纪公司签约,进入直播平台直播。

深圳某大学在校学生琪琪和晓婷在2016年年中开始进入直播领域,她们所学专业都与艺术与表演无关,但同样都相貌乖巧,笑容甜美。

琪琪是在同学的朋友圈中得知主播招聘信息的。抱着试一下的心情,下载直播软件,然后告知对方已经上线,对方安排面试人员。

“问你几个问题,看看你是不是活泼、会聊天、善不善谈,表现得比较好的话,就会通过。”琪琪说,对方仅仅问她是哪里人,赞赏她的背景音乐好看,“就是要跟接的上话。”但琪琪认为,最为重要的还是看颜值,她最终顺利通过面试。晓婷同样是依靠照片通过面试,进入直播平台。

她们在直播中同样意识到,学生这一重身份更受到人的关注。“他们可能觉得学生比较单纯。”琪琪认为,甚至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会觉得学生更容易被欺骗。晓婷也持有同样的观点,大学生的清纯、可爱,是他们在直播世界的通行证。

e58d9928e3af55b1.jpg

图片来源网络,与本文无关。

粉丝们的幻想

“有没有男朋友?”这是很多女主播都会遇到的问题。晓婷说,所有的女主播都有一个共同的答案,单身。同样的,她虽然有男朋友,但是面对网友的询问,她一定会给出否定的答案,欣然接受他们在直播间刷出的礼物。

嘉怡更加直接的表达,在直播间,说自己有男朋友是一大忌讳。嘉怡曾经被一个热烈追逐的粉丝在直播间揭穿有男朋友,“气氛马上变得很尴尬。”

琪琪甚至因为“直播时说不说有男朋友”而与男朋友发生过争执。她在直播的时候,男朋友会出现,要求她在别人提问“有没有男朋友的时候”回答“有男朋友。”琪琪觉得不可理喻,“你要是说了有男朋友,人家就不会给你刷礼物了。”

在晓婷看来,一些刷礼物的网友,会对女主播心存幻想,希望能追到女主播做女朋友,或者与女主播发生一点关系。她在直播中就曾遇到一个网友,对方告诉她,每月工资不过3000元,却花费千元左右在平台给女主播们刷礼物。

晓婷得这是一种“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心理,更是觉得部分粉丝其实“素质很低,很屌丝。”但如果要获得他们刷出的礼物,显然不能摧毁他们的幻想,而是应该强调自己单身的这一重身份。

一年赚下200万

嘉怡的家境不好,父亲在深圳开一家小餐馆为生。用她的话说,初中的时候,周围的同学被奔驰宝马接送,而她的父亲开着二手奥拓接送她。周围的同学穿七八百的阿迪达斯,她只能穿20块钱的假匡威。

但是2015年年底,深圳房价进入峰值,不少人望房兴叹之时,她以200多万的首付在深圳购置了一套近80平方米的两居室。买房之时,嘉怡还只是大二学生。买房之后,她还要每月承担超万元的银行还款,还款周期为三十年。嘉怡说,所有的钱都来源于直播。

她从2015年年初开始直播,到买房之时,不过一年左右。“最开始一个月只有7000元,但是第二个月就达到了五万,第三个月就达到了10万元。”嘉怡说,钱来得太快,如今她都觉得不敢想象。

南都记者从她直播的某平台看到,她在该平台获得过近5000人送出的礼物。送得最多的前十个人,送出的礼物总额达到260多万元人民币。

对于不那么出众的琪琪和晓婷来说,其收入虽难以与嘉怡匹敌,但同样让他们变成收入稳定的群体。由于不同平台有不同的机制,收入通常由千元左右的底薪与粉丝刷礼物的金额构成。两人每月的收入也在六七千元不等。

土豪的礼物

像嘉怡一样,依靠直播能买房,能维护好与粉丝的关系是极为重要的一环。嘉怡在某平台从粉丝中获得的269万多元人民币中,有210多万均来自于同一个人,所占比例达到8成。这样的“土豪”朋友才是直播获得丰厚利益的秘密。

cc6469855020f179.jpg

图片来源网络,与本文无关。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对这位“土豪”印象颇好,她说对方从事投资生意,说话经常兜圈子,是一个文化人,表面上看是很有素质的,不过有着很强的占有欲。

这种强烈的占有欲,

最开始给她带来巨额财富,

但最终给她造成极大的压力,

迫使她退出直播平台。

嘉怡认为,比较厉害的主播,会有一些土豪朋友,大家一起刷礼物,大家都开开心心的,直播间的氛围会很好。而她的这位土豪朋友,会和别的土豪一起较劲,如果有其他的“土豪”刷礼物,他一定要赶超别人。

“他是那种会喜欢踩别人的人,说不愿意让我对那些屌丝卖笑。他对别人冷嘲热讽,一定要把别人踩在脚下。”嘉怡说,这位“土豪”给别人造成一种感觉,就是她已经被他给承包了。

这让直播间气氛诡异,“好比他总是刷一百万,那些本来想刷5万的就不会刷了,反正刷了也没有意义,因为没有存在感。”嘉怡说。

这甚至已经给她造成了极大的困扰。她说,至今不想回忆这段与土豪的经历,此前一度长期失眠,需要借助药物睡眠,直到今年一段时间的疯狂旅游之后,方才恢复正常。

被冲击的价值观

不过即便收入颇丰,琪琪和晓婷都认为,她们并没有想要在直播领域有更深入的发展。“有的人做得很专业,有专业的直播间、设备,还有很多才艺表演。”但琪琪认为,这只是青春饭,并不是她想要做的事,“否则我读大学还有什么意义?”

晓婷甚至从内心觉得直播是一件不体面的事。她一度不敢告诉父母,怕他们难以接受。

琪琪说,“一说到直播好像就会想到是涉黄。”

但对通过直播买房的嘉怡来说,直播对她造成的冲击显然更大。她发现清纯、颜值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我看到有一些95后,没读什么书,直播一个月能拿赚30多万。”这让她有了一个疑问,“读那么多书有什么用?”

她买房之后,将房屋钥匙和房屋的信息藏在衣柜,通知父母去取。“我妈妈看到房子之后都吓哭了。”嘉怡说,如今她还拿钱补贴家用,她有时候会觉得很滑稽,父母一生都在非常努力的赚钱,不想让人看不起,但最后呢,比不过她在直播间里唱唱歌聊聊天。

采写:南都记者 李亚坤  实习生 符小茵

本文版权归南方都市报社所有,且为未见报内容。欢迎转发分享给朋友。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如需获得转载授权,请点击购买授权

阅读 1684249
热门评论
打开南都自媒体,查看全部评论>>
TA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