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旬老人大腿上的肉被塞进了脸,他竟然笑了

陈养凯
原创2017-05-09 07:16
关注

4月20日凌晨,62岁的李钺钢(化名),醒来以后照了照镜子,惊喜地发现困扰自己数十年的嘴正过来了。而十二年来,口罩已经成了李钺钢不可或缺的“装饰”,只要出门就一定要带着。口罩下,是他歪斜的面容,以及被邻居家小孩儿嘲笑的“歪嘴”。李钺钢不清楚的是,刚刚过去的十二小时,他的脸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TM截图20170509000458.jpg

洗漱、刷牙时发现

嘴巴“怎么都收不住水”

12年前的冬天,50岁的地质调查员李钺钢(化名)正在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出差。外边天寒地冻,宾馆里面暖气十足。第二天一早,他起床洗漱、刷牙时发现嘴巴“怎么都收不住水”。李钺钢马上回北京到大医院治疗。在这家医院里,他足足治了一个月,吃药、输液、针灸都试遍了,但没任何效果。此后他跑遍了北京各大医院,拜访了各路“神医”,尝试了20多种“治疗”手段,但没能治愈自己的疾病。严重的时候,感觉“嘴巴几乎都竖起来了”。

十二年里,李钺钢饮食备受煎熬,不敢吃干的东西,只能吃流食,有时候吃完东西还要用手抠,辅助清洁口腔。他的眼睛更加受罪。由于面部肌肉下垂,他的眼袋也下拉外翻,睡觉都合不了眼,总是流泪。晚上睡觉要拿块纱布盖着,白天要用胶带把下眼皮和脑门粘起来,这样才会感觉舒服一下。也从那时起,李钺钢几乎不参加社交活动,也从亲友聚会酒桌边遁形。无论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他都没有办法露出快乐的微笑。脸一点都动不了,有时想笑,但却总是给人愁眉苦脸的感觉。“你总是生气的样子”,老婆常对他说,他体味到了什么是真的“哭笑不得”。

TM截图20170509000750.jpg

面瘫最严重后遗症

“永远失去了笑容”

正规医院无法恢复他的脸,李钺钢开始“神农尝百草”般的奔波,试遍稀奇古怪的民间偏方,足迹遍布了北京、山东、河北、河南、内蒙、安徽等地。在北京一家“面神经研究院”,他每天都去做按摩治疗:用一种粘稠绿液按照神经走向进行面部按摩。一次60元,一整年花了几万元。在安徽亳州他找到了所谓“神医”,进行点穴治疗。治了半年,又花了几万元。十二年里,在面瘫治疗上,累计花费了十七八万以上。面瘫一点也没有恢复,他依然无法直视镜中的自己。

李钺钢备受困扰的是他永远失去了笑容,这是面瘫最严重的遗症。欢笑、愤怒、忧愁抑或悲伤,人脸的喜怒哀乐表情都是由面神经指挥面肌肉来完成的。当面神经或面肌肉出现疾病,面部表情不能正常表达,就表现为面瘫。一般来说,面瘫超过三年仍没恢复,面肌会出现萎缩、消失,面瘫就再也无法恢复,成为永久的后遗症。经过及时、专业的治疗,80%的面瘫患者可以恢复。但仍有20%-30%的患者会出现不同程度的后遗症,其中有一小部分患者,几乎没有任何恢复,严重影响生活质量。

TM截图20170508170442.jpg

恢复100%的笑容

目前医学水平没法达到

今年3月5日,李钺钢十二年的心愿有了转机。他找到了北京中日友好医院医生王成元。在详细了解病情之后,王成元决定为李钺钢实施“游离股薄肌移植面瘫动力重建”手术。简单的说,通过手术,移植腿上的一条薄薄的肌肉到面部,让这条肌肉在脸上运动起来,患者也就可以重新焕发笑容。但这种手术难度非常高,需要十几个人的医护团队协作,在患者面部和腿上同时进行,整台手术需要将近10多个小时。

在手术前一天准备中,王成元仔细和李钺钢谈了手术如何进行,同时做了面部肌肉运动测量。他要根据李钺钢健康侧面部运动模式,来设计移植肌肉运动方向。患者常常会提出不切实际的要求,希望完全治愈瘫痪的脸,恢复100%的笑容,但这是目前医学水平没法达到的。手术重建的能够恢复主要表情,很难达到尽善尽美。患者有时候过高的要求,让王成元很无奈,有很多患者苛求一些医学水平无法达到的目的,而错过早期治疗的机会。如果和患者无法达成手术目的的一致,王成元会暂时推迟手术计划。

TM截图20170509000959.jpg

患者超过55岁

会影响手术效果

“这种手术只有具备高水平显微外科技术的医生,才有可能完成”,王成元向南都记者介绍,国内能够完成这种手术的显微外科医生只有个位数。对于手术适应症来说,年龄并不是这台手术的决定性因素,但王成元把55岁定作一条分界线。“我们最早的时候觉得55岁以上的患者手术效果不好”,年龄大的患者血管会老化,加上一些人有抽烟喝酒的不良生活习惯,对手术成功和效果都有影响。

但李钺钢今年已经62岁了。“我计划为一位62岁的面瘫患者进行股薄肌移植手术,您有什么建议?”王成元给自己在美国的导师——哈佛大学眼耳鼻喉医院面部神经重建中心的Hardlock教授写了一封信。教授的回信坚定了他的信心:“面瘫对人生而言是灾难性的,笑容重建手术能够极大地改善他的生活,如果他还有超过10年以上的生命,手术对他来说是绝对值得尝试。”

揭秘

十二小时手术时间

面瘫患者脸部经历了什么

微信图片_20170508235940.jpg

4月19日,是李钺钢的手术的日子。清晨7点,他被推进了手术室准备,10点手术开始。12个小时后,李钺钢回到病房。次日清晨醒来,他照了照镜子,惊喜地发现困扰自己数十年的嘴正过来了。他不清楚的是,在这12个小时中,王成元经历的是什么。

微信图片_20170508235950.jpg

从大腿内侧切取

一条15g重的股薄肌束

手术过程中,王成元先要在李钺钢大腿内侧做一个10公分左右的切口,找到股薄肌,确认肌肉的血管和神经——鲜红色的是动脉、暗红的是静脉,包裹着一层白色胶冻一样的“微细金属丝”就是神经。王成元从李钺钢腿部,切取了一条16厘米长,1毫米厚,3.5厘米宽,15g重的股薄肌束。

肌肉部分完成之后,王成元将“转战”脸部。他在李钺钢的耳根-下颌部打开李钺钢静默了12年的脸。这个位置可以最大程度保护李钺钢的面孔,不至于留下明显的伤疤。接下来,王成元要确定移植的肌肉将安放在哪里,特别是股薄肌下端如何与嘴巴的周围固定,这是手术中最关键的环节之一。

因为无法在面部做手术切口,对于手术大夫来说,移植肌肉下端的固定视野相对差,精准地找到固定位置需要高度耐心。“如果肌肉固定位置有错误,恢复运动后李钺钢的嘴唇就会往外翻,很不美观”。王成元要找到一块叫口轮匝肌的肌肉,他将把股薄肌下端固定在那儿。

微信图片_20170508145635.jpg

固定肌肉位置

在半小时内完成

2007年,当王成元刚开始做这种手术时,光是肌肉位置固定这个步骤就需要约三四个小时。一旦位置错了,修复微笑的努力也就都前功尽弃了。他唯有不断重来,先在内侧先缝上5根线,牵引线使肌肉形成一个自然的表情,以此确定固定位置。这迷之微笑出现在患者脸部,全靠外科大夫一双巧手。现在王成元已经可以在半小时内完成固定了。

完成肌肉内侧的固定,王成元将上侧稳稳固定在耳前或者颧弓附近颞肌筋膜上,并将股薄肌上的血管同面部血管吻合,有了血运,股薄肌才能保持鲜嫩如初;同时,王成元将股薄肌的神经同咬肌神经吻合,并在最后给神经一个电刺激,如果股薄肌出现了不同程度收缩,手术就几乎完成了。

现在,李钺钢每天照照镜子,看着自己正过来的脸一天天笑意渐深。“患者自身的努力非常重要”,王成元说。3个月后,他将开始面部的恢复性训练。要等上1-2年,他“搬家”的大腿股薄肌才会适应新居,形成稳定、灵活的收缩,这时候李钺钢将更自由地控制自己的表情。

出品:南方都市报科学新闻工作室

主持:陈养凯

采写:南都记者吴斌 发自北京

编辑:陈养凯

本文版权归南方都市报社所有,且为未见报内容。欢迎转发分享给朋友。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如需获得转载授权,请点击购买授权

阅读 114110
热门评论
打开南都自媒体,查看全部评论>>
TA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