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举重队,有人想当冠军,有人只想练力气干农活

感光度
原创2017-05-26 21:42
关注

来这里练举重的孩子

有的是为了冠军梦

有的只是希望锻炼力量为亲人干农活

15.jpg

今年14岁的杨龙超在队员的帮助下训练,这样的场景在这里每天上演。来自云南的他,去年11月进入高明区业余体校,爸妈在佛山高明区杨和镇务工。

不管怎么样!我就要做龙清泉那样的人。吴建辉坚定的对队友说。

今年13岁的吴建辉,有着这个年龄少有的成熟。除此之外,一身的腱子肉也与他的年龄格格不入。而他念念不忘的“龙清泉”,正是中国男子举重队成员,曾两次夺得奥运会冠军。

大多数外行从他的外形分析,便能判断出他——是个运动员。

吴建辉22.jpg

在挺举训练中的吴建辉。

6.jpg

吴建辉身材匀称、爆发力强,被认为是目前业余体校内最有希望的少年,也是许多低年级学员的偶像。

半天拿笔,半天举重

5月22日清晨,广东省佛山市高明区少年儿童业余体校,吴建辉早早起床。学校的教室外挂有龙清泉的照片,上课之前抬头注视偶像龙清泉,成了他的固定动作。这位中国举重的金牌大满贯获得者是他未来奋斗的目标。

据这所体校的副校长兼举重队教练蔡德祥介绍,高明区的体校举重队组办于1987年9月,举重队正是少年儿童业余体校开始最早的训练项目之一。

今年48岁的蔡德祥23年前来到佛山高明区,他祖籍云浮罗定,是曾经著名的举重之乡。

在中国,少年儿童业余体育学校普通业余体校重点业余体校两种。前者的学生多分散在普通中小学上学,课余时间到业余体育学校训练。后者的学生集中在一起学习文化课、训练、住宿,采用半天学习、半天训练的方法。高明区少年儿童业余体校属于后者。

1.jpg

英语课上,小运动员们积极举手提问。高明区少年儿童体校设有三年级到初中班,按照广东省教学大纲开设课程。

2.jpg

一名队员上课也在活动筋骨。每个教室内都贴有本地的体育文化地图,这是业余体校与其它学校的最大不同之处。

9.jpg

队员们在集体训练。经过千锤百炼,高明业余体校举重训练馆地面已经坑坑洼洼。在这里,大批优秀的举重苗子被上送。

吴建辉背负吸引本地苗子重任的种子选手          

上午10时文化课结束,举重训练馆传来阵阵金属撞击声。吴建辉将杠铃平行的放在两小腿前面,两手虎口相对撞杠,把杠铃从举重台上举至两臂在头上完全伸直。一个连贯动作顺利完成。

在训练馆的另一个角落,蔡德祥不停地大声训导着。“目前整个举重队有20人,都以男性队员为主,很多是在高明区打工的外来工子女”。

举重项目训练枯燥而辛苦,虽然目前仍然是中国传统的优势项目,但在选才上会遇到诸多的困难,蔡德祥感叹,目前,本地生源越来越少,随着高明经济的逐步提升,很少有市民愿意把子女送到举重项目。

但吴建辉是一个例外,这个本土明城镇的少年是蔡德祥的得意门生,也是目前高明区少年儿童业余体校最有潜力的一个,“即使在全中国,他和同级别的同龄人较量,也可以拿到前三名”。

蔡德祥希望吴建辉的例子可以带动更多的本土苗子加入举重项目。

8.jpg

男女运动员都在同一个场地内训练,吴建辉在一群女队员面前来了一个漂亮的抓举,能举起这个重量的在同龄人中属于佼佼者。

10.jpg

两个小运动员展示涂满镁粉的手掌,皮肤上全部都是长期摩擦产生的老茧,这是举重项目所要付出的代价。

杨广   希望多点阳刚气            

举重训练室馆外,一个瘦弱的少年在一张软垫上做仰卧起坐,他四肢纤细,看不出任何的运动细胞。

“我的偶像是吴建辉”,少年9岁,祖籍湖南,名叫杨广,今年刚刚加入高明区少年儿童业余体校举重队,他的目标是有一天赶超自己的师兄。

杨广从小由母亲带大,很少见到自己的父亲。每当有人问起父亲,他就一言不发。母亲选择将他送进举重队,就是希望儿子能多一点阳刚气。

高明区少年儿童业余体校招收的学员每月有政府补贴250元,自己家庭只需要缴纳150元,就可以有书读,有完善的训练,这也是很多外来工子女进入举重队的初衷。

16.jpg

刚来到这里的杨广在教练的指导下训练。教练说,他的动作规范,一看就是有天赋的人。

陈瑾瑜只想练出力气回去给家里干农活            

14岁的广东揭阳少年陈瑾瑜,练习举重的目的与一般人不同。

去年加入举重队的他,来这里的最大目的便是尽快练出一身力气,可以回到家乡为爷爷奶奶干农活。

陈瑾瑜和妹妹陈瑾华是典型的留守儿童,父母一直在东莞打工,一家人聚少离多,他们两兄妹从小由爷爷奶奶带大。

自小多病的陈瑾瑜身体羸弱,看到爷爷奶奶年龄逐渐增大,许多农活早已干不动,他开始恼恨自己不争气的身体。因此,他决定要练体重。

“父母刚好把我们两人接到高明区,我就一定要选择举重,这个项目锻炼人的气力,等我强壮了,就会回老家帮爷爷奶奶干农活”。

21.jpg

出租屋内,来自揭阳的14岁少年陈瑾瑜非常想念父母。由于父母常年在东莞打工,与父母分隔两地的他最期盼的就是周末和父母的相聚。

代代相承的举重事业

据教育部官方网站所示,截止2016年3月,全国各级各类体校共有2183所,其中少儿体校共有1717所。而佛山市高明区少年儿童业余体校只是中国千千万万业余体校的一个样本。

在经济发达地区,作为基层的业余体校,肩负着为上一级体校输送人才的重担。但本土苗子难寻,大多数体校都会把目光投射到外来工子女身上。这里没有地域歧视,业余体校作为另外一条走上成功的途径,愿意为任何想从事体育事业的人打开。

11.jpg

蔡德祥、何敏雄与学生们的全家福。30年来,举重队代代传承,向上级队伍输送了大批举重苗子,这些苗子共获得全国比赛的金牌27枚。

“到这里训练的少年没有任何的特权,这里只看一个人的品德和成绩。”蔡德祥表示,30年来这个举重队培养出一大批优秀的体育苗子,其中输送到国家队一人、广东省队3名、输送到佛山市69名,当中的两人获得国家级健将称号。

最令他骄傲的是,曾经的学生,输送到国家队的何敏雄,退役后选择回来这里,成为举重队的一名教练。

何敏雄则表示他选择回母校任教,就是想把自己作为职业运动员走的路给后来人说清楚,这条路看似简单,但却困难重重,思想品德和天赋缺一不可,“如今,外来工子女在吃苦耐劳方面表现突出,体校这点从来不偏心,谁努力谁有天赋就会培养谁”。

17.jpg

训练结束后,队员们进行相互的恢复性按摩,这一套方法是教练一代代传承下来的。

5.jpg

12岁的广西籍少年邱旺龙正在休息,他的手前几天因为摔倒受伤,目前只能做恢复性训练。父母在佛山市高明富湾务工的他,一直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家庭命运。

12.jpg

举重训练馆后院挂满晾晒的衣服。在业余体校,从小离开父母的孩子们都有足够的动手能力。

少年吴建辉深爱着举重,“如果我一天不训练,就很难受”。

曾经因为成绩突出而被选进佛山市队的他,后来由于违反纪律被退回。但作为教练的何敏雄却感到很高兴,“没有一名成功者可以一帆风顺的,这对于吴建辉估计是一个好事情。”

瘦弱的杨广远远看着吴建辉训练,领悟要领后,他找来一支铁杠,两个分解的动作把铁杠举过头顶。先将杠铃放置于身体重心的水平线上,屈腿预蹲,将杠铃提起,经过胸前将杠铃置于肩上,然后站立;然后是两手握杠,曲臂,下颌与杠平,直臂推起,动作完成。

“我长大会超于他的,我也要做世界冠军。”杨广自言自语。

陈瑾瑜盘算着要抓紧练习,早一天学有所成,就能早一天回去帮爷爷奶奶了。

18.jpg

每次训练后,举重队都会开总结会,由教练指出每位队员的不足。

本文首发于2017年5月28日《南方都市报》感光度专栏

图文:南都记者  郭继江

编辑:莫津津  

策划:潘劲松

统筹:陈军 谭伟山 陈伟斌

本文为南方都市报见报内容,版权归南方都市报社所有。欢迎转发分享给朋友。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如需获得转载授权,请点击购买授权

阅读 87024

最新南都独家内容,请扫小程序码

热门评论
打开南都自媒体,查看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TA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