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观高考 | 高三前注销学籍规划留学,没高考她说不后悔

南都即时
原创2017-05-30 13:07
关注

本文1654字,阅读完需要6分钟

在高考恢复四十周年之际,我们为你讲述一些与高考有关的“小故事”、“小人物”。

“微观高考”之五

M001B1BCggSA1d6ZJSAG4JOAABC7baELe0990.jpg

2015年,六月的长沙有一点闷热,刘雯的高中同学正一个个走进考场。最后一科结束铃响的那一刻,这场被称为“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考试宣告结束。

考生名单上没有刘雯的名字。早在2月,她就接到了悉尼科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3月便已出国,高中毕业照也没来得及拍,同学最后把她P上了班级合影。

更早一点,从高二下学期决定出国的那一刻起,她的高中生活实际上已结束。高三一年,当同班同学每天早晚自习备战高考时,她的生活被雅思课程和出国申请材料填满。

高考之外,有人选择走另一条路。

选择

高三之前的数十年,刘雯的生活与同龄人并无二致,小学、初中、高中,她都在同一所学校里度过。因为喜欢打球,她成了一名体育特长生,教室、球场、家,三点一线的生活。

刘雯觉得这样的生活有些呆板,“但没办法,必须去学”。

分岔口在高二出现。当时,体育教练向她推荐了一所体育类院校,打比赛赢了,最后高考文化成绩通过,她便可以被该校录取。但刘雯并不想走专业体育生的路子,“当体育特长生纯粹是因为很喜欢,但并没有真的想干这一行”。刘雯想,那就不去了。

与父母那一辈只有高考这条路不同,这代人已有别的选择。一个偶然的机会,刘雯听说了一个海外交流的项目,于是想通过这个项目去国外当交换生。

“想出国见识下。”刘雯告诉南都记者。

这个提议遭到母亲的反对。她觉得,与其到国外只当一个学期交换生,倒不如直接出国,拿到文凭再回来。父亲则有不同看法,他觉得,就这么一个女儿,一个人在外,不放心。

尽管父亲起初并不支持,几番商量过后,出国留学的念头还是占了上风。事实上,不参加高考直接出国的例子并不鲜见。刘雯所在的高中就开设有国际班,班里的学生从高一开始就奔着毕业后出国的目的去。当地还有一些专为出国留学而设的英语培训班、留学中介。

准备

就这样,刘雯在高三备考前选择退出,转为出国留学做准备。

刘雯觉得在出国这件事情上,母亲比自己狠得多。为了让刘雯安心备考,母亲注销了她的高中学籍,并对她说,“要出国,就别想后路。”

整个高三,在其他同学为高考日夜奋战的时候,刘雯没有去学校上课,而是穿梭在各个出国培训班中。回想起备考时光,刘雯直言,考雅思虽然不比高考,压力也很大。有时一个礼拜,每天都要去培训班。

更大的压力来自自身。刘雯从一开始就知道出国有一定风险,如果雅思无法达到一定分数,国外的学校也不可能接收。但因为被注销了学籍,就算出国失败,刘雯也无法再回学校参加高考。“要是出不了国,我就没书可读了”。刘雯说,“考不过就完蛋了,只能逼自己”。

幸运的是,刘雯雅思考得还不错。接下来的事情就变得顺利很多,几经筛选,她申请了悉尼科技大学——教学水平有一定保障,学费相比英美也不算太贵。

那年三月,她独自坐上了去悉尼的班机。

出国

出国后,刘雯也曾有过一段不适应的时期。

语言障碍,导致她不敢和外国人开口交流。文化上也有冲突,有段时间,她几乎没有什么话可以说,只剩下沉默。她有点恍惚,开始有点后悔,也曾问自己,到底为什么要出国。

“好在挺过来了。”刘雯说,她并不为自己的选择后悔。

放假的时候,她也会回国,和从前的朋友见面。她的朋友中,绝大部分正常参加高考,升入国内各个不同的大学。每当他们聊起大学生活,刘雯就会觉得插不上话。

“我不懂国内大学是什么样的,没话聊。” 

更多人正走在相同的路上。据《中国青年报》报道,距今年高考还有13天,美国“高考”已发放通知书。5月19日,当同龄人还把头埋在书堆里时,合肥一中2017届“美国高中”班的109名学生,已揣着547份美国大学的录取通知,从校长手里郑重地接过毕业证书。

该报透露,出国留学甚至从中考前就已经开始。相较于10年前,在美国就读中小学的中国留学生人数增长了60多倍,占全美该阶段国际学生总数的一半以上。

回到刘雯的故事,与高中同学另有不同的是,由于假期多修了课程,她将会早一年毕业。(应采访对象要求,刘雯为化名)

采写:南都记者 嵇石 实习生 詹晨枫

本文版权归南方都市报社所有,且为未见报内容。欢迎转发分享给朋友。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如需获得转载授权,请点击购买授权

阅读 63129
热门评论
打开南都自媒体,查看全部评论>>
TA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