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他怎么一分钟拍好一个大明星

感光度
原创2017-06-03 08:13
关注

“一分钟很短,大多愿意配合;一分钟足够长,只要准备充分。

所以,请给我一分钟的拍摄时间就好。”

——一个娱乐摄影记者的7年小结Ivanzhong_Entertainment_028.jpg

本文作者:钟锐钧,2007年进入南方都市报成为摄影记者,2010年开始接触娱乐新闻。现从事娱乐新闻,图片专题及社会新闻拍摄,专注于人物摄影,并在娱乐摄影圈中形成自己独特的“一分钟”明星肖像系列。

拍着拍着,同事变成采访对象那边的人

七年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跨度?

我跑遍了国内所有大规模的华语电影节,也去了几个国际大电影节。无论是身边的文字搭档还是采访中相识的同行,早已换了几拨。而这些离开的人,不少已经进入电影行业。

于是,现在片方的人认识我,拍过的明星也有记得我的。至于身边的同行,也大多比我年纪小。

Ivanzhong_Entertainment_001.jpg

Ivanzhong_Entertainment_040.jpg

Ivanzhong_Entertainment_002.jpg

Ivanzhong_Entertainment_018.jpg

工作只是见明星?

在许多外行人眼中,拍娱乐新闻非常舒服:每天见明星,去高大上的电影节,拍摄场地明亮干净,也没有跑社会新闻的压力……

然而,这种认识,容易让人产生“娱乐摄影记者没什么技术含量”的错觉。作为一个入行7年的娱乐摄影记者,此刻只想替一众同行喊冤:娱乐摄影师,精力付出并不少。

以金像奖或金马奖为例,从开始排队去红地毯,到整个采访拍摄结束,连续8-10个小时工作是家常便饭。几年下来,我养成了凡是重大采访中途不喝水的习惯:因为喝水了要上厕所可能会耽误工作。而遇上重大采访,晚上12点过后才吃饭,也成了寻常事。

Ivanzhong_Entertainment_056.jpg

在走红毯和颁奖礼的过程中,摄影记者总是长时间举着长焦镜头,眼睛紧盯取景器,生怕错过一些戏剧性的画面。 而且为了赶时效经常要现场发稿,因此需要携带更齐全的设备。每次去颁奖礼,一到两个机身,三、四枚镜头,闪光灯,电脑,读卡器,电池和充电器,凳子或梯子,全都需要带在身边,重量约为20KG。

Ivanzhong_Entertainment_043.jpg

Ivanzhong_Entertainment_036.jpg

Ivanzhong_Entertainment_038.jpg

被限制的创作

拍娱乐有苦也有乐,其中最有趣的就在于条条框框限制下的创作挑战。

大多数采访和拍摄的位置都是固定的。这个限制也成了一些记者难以拍到好照片的借口,但对我来说恰恰是挑战:大家都在同一个位置,拍的是同一个题材,拍摄时间一样⋯⋯哪个摄影如果可以脱颖而出,说明他更专注,更有准备和要求。

2012年的香港电影节亚洲电影大奖开幕红毯上,我站在红毯起点,也就是明星下车上红毯的位置。而当时下车背景就是维多利亚港。我早早到场,但由于天色未暗,背景光线过强,无法将维港的景色一起拍到画面里,这并不是最佳的拍摄时机。于是,我从白天守到夜晚,直至7点夜色降临,背景光线终于和红毯融合到了一起。我意识到终于等到对的时间了。于是换上广角,等待明星下车。而当桂纶镁踏上红毯的那一刻,现场刮起了一阵风,轻轻吹起她的裙子,于是就有了这张我自己很喜欢的图……

Ivanzhong_Entertainment_035.jpg

还有这些,我也很喜欢

Ivanzhong_Entertainment_037.jpg

Ivanzhong_Entertainment_044.jpg

从“一”而终

明星很忙,这导致拍摄时间非常有限。因此,一些摄影记者会选择最简单的方式:拍拍发布会或专访结束后让明星呆在原地按两下快门就结束了。但从一开始跑娱乐我就意识到,要拍得和别人不一样,就必须要突破这种工作方式,把拍摄报纸供图的要求提升到杂志的高度,或者更高。

在时间非常紧张的情况下,要拍一张好照片,从一进场开始就要观察:取什么景,明星站的位置,对的布光。

通常文字记者会有相对长且完整的采访时间,而摄影多在采访前或采访后进行拍摄。绝大多数情况下,我都选择结束采访后才拍摄。因为在文字记者采访的时间里,我可以找好拍摄地点,调整好光线,再详细听完采访内容。 采访完再拍,比一开始就拍的优势在于,可以为拍摄做充分的准备。当然,前提是明星愿意给你时间。通常准备好之后,我会向他们提出要一分钟的拍摄时间。一分钟很短,不少人都愿意给,但其实准备充分的一分钟,对拍摄来说也已经足够了。

Ivanzhong_Entertainment_034.jpg

Ivanzhong_Entertainment_046.jpg

Ivanzhong_Entertainment_059.jpg

2014年5月18日,法国戛纳电影节,电影《太平轮》的宣传地点挤满了记者。到了访问环节,几乎每个明星旁边都围着一大堆记者,对一个明星的采访结束后,大家会换到另外一个明星的桌前来采访下一个,感觉像车轮战。那天现场非常混乱,拍摄很艰难,甚至有些明星连中间的一分钟空隙都没有。

轮到我们采访长泽雅美了,我站在旁边,一边听大家问问题,一边环顾四周找合适的地方拍照。她在戏里和金城武演对手戏。采访结束后长泽雅美给了我一分钟时间,我迅速拍摄了她的两个表情,然后举着机器,问她:“请你回忆一下和金城先生在戏里的合作经历?”长泽忍不住笑了出来,我拍到了第三个表情,也就是我最喜欢的一个。然后,拍摄结束,长泽被另外一堆记者包围。

Ivanzhong_Entertainment_011.jpg

永远都在期待下一个一分钟

所以,千万别以为那些照片是花很多时间拍摄的,能给我一分钟的机会,我就很满足了。而且,几乎每次专访,我都要主动出击去争取这个一分钟,因为如果不主动争取,许多人就把摄影记者的需求忽略过去了。

渐渐地,“一分钟”系列开始成形,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那些前同行们,也就是进入到了电影行业的娱乐记者,带艺人来采访的时候看到我,都会主动帮我和艺人说:“没问题,你就给他一分钟时间,他能拍好的!”

不过,如果你问我:拍了7年的娱乐新闻,最喜欢哪张?我还真回答不出来,因为下一张照片永远都可能会比现在的好,谁知道呢?

拍摄明星的各种可能性和不确定性,正是吸引我,让我坚持下来保持热情的动力。我觉得我才刚刚掌握一些要领而已,还有很长的积累时间。所以说,七年时间,真不算长,但非常有意思。

7年,有劳累,也有惊喜。

期待下一个一分钟。

Ivanzhong_Entertainment_005.jpg

Ivanzhong_Entertainment_024.jpg

Ivanzhong_Entertainment_066.jpg

Ivanzhong_Entertainment_062.jpg

慢着

看了那么久我拍的图

你你你,存好爱豆的图了吧

难道你就不想看看这个“7年熬来1分钟技能”的我

2014年上海电影节-这是闭幕式,闭幕红毯加后面采访,从到场到结束大约4-6小时吧.jpg

这是2014年上海电影节的闭幕式,左前方抱着电脑的就是我。闭幕红毯加后面的采访,整个拍摄时间约为5小时左右。腿上的电脑,屁股下的器材箱,左手边的相机和长焦头都是我的,总重量20KG左右,这就是我7年工作的日常了。


本文首发于2017年6月3日《南方都市报》感光度专栏

图文:南都记者  钟锐钧

编辑:莫津津

策划:潘劲松

统筹:陈军 谭伟山 陈伟斌

本文为南方都市报见报内容,版权归南方都市报社所有。欢迎转发分享给朋友。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如需获得转载授权,请点击购买授权

阅读 517993
热门评论
打开南都自媒体,查看全部评论>>
TA的文章

感光度

关注一切与摄影及视觉文化相关的话题。可以专业可以逗比可以刻薄也可以八卦,就是不可以low,不可以无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