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观高考 | 奶奶和她的“考生旅馆”:20年400人从这里走向大学

南都即时
原创2017-06-06 20:40
关注

本文2514字,阅读完需要8分钟

在高考恢复四十周年之际,我们为你讲述一些与高考有关的“小故事”、“小人物”。

“微观高考”之十三

timg.jpg

我奶奶家对面有一所中学,走过去一分钟都不到。在江西的这个小县城里,它曾是县里最好的中学。小时候,奶奶常和我说,长大了你就在对面上学,永远不会迟到。

在我们那里,乡下成绩好的学生就到县城来读书,县城成绩好的就去市里读书,市里读书好的,有的就考到省城去。

奶奶家的房子是很久之前自建的,共有六层,门口有个小院,院子里养了一条狗。因为离学校近,爷爷和奶奶把空余的房子收拾出来,铺上瓷砖,刷上白漆,买了高低床装上,租给在对面高中读书的学生。房间有大有小,最小的,也比学校宿舍大一些。

家里的狗很灵,有生人来,还没走近,它就会狂叫。但每天放学,租住在我家的学生陆陆续续回家,它从来都不叫。

每年高考分数出来的时候,我奶奶都要到门口的学校去看光荣榜。很多时候,我们家并没有人高考,但奶奶说,要看看租住的学生有没有考上想去的大学。

又是一年高考,奶奶和我讲了很多与高考有关的故事。她说,20年来,在这里住过的学生里,至少400个考上了大学。

以下是我奶奶的自述

1998年,我开始出租房子给对面高中的学生。我家房子刚做起来的时候,本来没打算出租,那年发洪水,靠湖边的房都被淹了,我家房子地势高,不要紧。有人找到我家来,想要租我的房子。自那年后就开始出租,很快就住满了。

最开始我全部租给男生,不租女生。后来把二楼出租给女生,三四五楼是男生。一共九间房,大房可以住4个人,小房住3个人。住得最满的时候可以住30个人。那时候租金也便宜,一开始是35块钱一个月,相当于现在120块钱左右。

我的房子一向租金很低,租35块钱一个月的时候,别人是40块钱一个月,我这里的条件还比别人好。因为我老伴有退休工资,不是想赚学生的钱,为的是方便读书。

我们这条街,学校周边的房都是租给学生。家长过来陪读要做饭,油烟、燃气比较麻烦。以前也没什么家长过来陪读,我们都是租给高中学生,年龄大,不需要家长照顾。

现在不一样了,这几年陪读的越来越多。父母都在外地打工,乡下学生少,学校也没有了,都进城来读,爷爷奶奶在城里租房子,从幼儿园开始就有人陪读。

在我家住过的人和事,有一些我都记得很清楚。

第一年来租房的一个男孩,人很好,那时我家阳台上的扶手还没做好,我怕不安全,就让他用床抵着靠阳台的门,不让他打开。这个男孩子考上大学后,大一春节还和他爸爸来看我。说租在这里,我很关心他。这里到校方便,比较安静,所以他能考上大学,很感恩。

还有个男生,现在上海工作,高中毕业十年后,带着他老婆来看我,小孩很大了。

有个女孩很有毅力,高考那年,她妈妈年纪很轻就得癌症去世了,但这个女孩还是考上了大学。有一次我在路上遇到她姑姑,就问她毕业了没。她姑姑说,早就毕业了,现在结婚了,小孩都有一岁多了。这是个命苦的女孩子,我唯愿她好。

很多学生一连在我家住上三四年。

有个男生,高一就在我家住,一直到高四。他爸爸妈妈在广州打工,每年春节,他爸爸就放1000块钱在我这里,他要零花钱用,就到我这里来拿,我拿个本子记着,过年和他爸妈结一次账。他爸妈很信任我,把他儿子放在我这里,就像自己家一样。

还有个男生也住了4年。有一次在外面和人打架,他一个人打四个,打完了架我才知道。我就和他说,以后在外面,遇到这种事,要先告诉我,不然你出了什么事,我怎么办呢。

有一个学生一直咳嗽,在医院里治了几百块都没好。高考那个学期,他发作了三次,也可能是紧张。我听一个熟人告诉我有秘方,用红糖炖蜂蜜给他吃,炖了三次。

有的孩子很懂事,晓得感恩。有的心里感恩,但不喜欢表露出来。有的学生毕业之后,走在路上撞见我,有时候我不认识,他就主动叫我,说奶奶你不认识我吧,我是哪年在你家里住过的,我叫什么名字。说了名字,我就有点印象。

一般在我家住过的,对我家印象都比较好。我老伴退休前是律师,对法律比较了解,也一直读书。别的出租房都没有住宿须知,我老伴就有条有理的,说学生在我家住,安全我要负责。每个房间我都贴了住房须知,规定不准打牌、不准抽烟、不准喝酒、不准去网吧。

有一年,一个男孩子高三了,老喜欢去网吧。他住在三楼,总爬院子的门,从二楼的围墙翻上去。我和他说了多次,都不听。我考虑到他的安全,就问他舅舅该怎么办。他舅舅说,万一他真要上网吧,也没办法。那时离高考还有一个多月,他要出门,我就把门打开,跟他说,别在外打架。这个男生就是没办法控制上网,最后可能也没考好。

每年高考,都有很多家长在学校门口等孩子。我就把我家的凳子都拿出来,放在院子里,让那些家长坐。我年年都去看光荣榜,自己家没小孩考试也要去看。在我家住的学生,我都要去看看考上没有,考到哪里。我有个专门的本子,他们会告诉我被哪里录取了,我都记着。

考的最好的,是我儿媳的弟弟。他是1998年第一批在我家里住的学生,高考那个学期过来的,补习了一学期。到我家之前,他在市里商场站柜台,他因为觉得知识不够,就辞了职想回来读书。辞职前,没和任何人商量,把所有被褥行李收拾好,叫了一辆车,开到我家门口。那天是正月十四,我很奇怪,说这个人的车怎么停在我家正门口,很没道理。

再后来,就看到他从车上跳下来,说奶奶我到这里来读书,在你家住行不行。我满口答应了。当时都是分配工作,我还问他,不能保留工作去考试吗?他说不行,就辞职了。我很担心他考不上,考不上也就没有工作了。

那年出分的时候,学校门口贴了光荣榜,他考了全县第一。考多少分我到现在都记得,618。出分的时候全家都很欢喜。我儿子就说,第一志愿报浙大,冲一下。那年浙大在江西只招2个人,他就占了1个。

前几年有个在我家住的女生,爸妈离了婚不到一年,爸爸就出车祸死了,但这个女孩很坚强,从来不表露出来。我后来知道了,等她高考完,就把她叫到跟前坐下,说几句话。我和她说,你很坚强,走上社会之后,还有碰到困难的时候。碰到任何难事,都要想到,任何一个坎都过得去,所有困难都有解决的余地,要把生命看得最重。

那个女生说,奶奶,我一定记得你的话。

我总是和这些后辈们说,一个人一生不可能一帆风顺,任何时候,都要看到光明。

采访/整理:南都实习生 詹晨枫

本文版权归南方都市报社所有,且为未见报内容。欢迎转发分享给朋友。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如需获得转载授权,请点击购买授权

阅读 111154
热门评论
打开南都自媒体,查看全部评论>>
TA的文章

南都即时

一手消息,独家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