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用一盏灯拍照,竟然把一切拍成画

感光度
原创2017-09-01 09:56
关注

他拍摄的风景影像独具文人画情怀

他拍摄的人物活跃于当今社会舞台

而这些人物形象也是舞台上的角色

亦真亦幻

虚实相生


陈佩斯——自己拉自己一把.jpg

▲陈佩斯——拉自己一把。


他是学中文出身的摄影师——赵卫民,从一个写文字的演变为一个做影像的,但他骨子里从来没远离寻找传统文人的情怀。曾担任过几省市的广告摄影专业委员会指导委员,CCP《中国商业摄影》主编、《摄影之友》杂志编辑部主任、PHOTOGRAPHY《摄影》杂志总编 、香港《摄影世界》杂志主编等。

 

感光度与摄影师赵卫民进行了以下对话:


别号一灯,因境制宜

Q:您的别号一灯,是怎么来的?拍摄时真的只用一只灯吗?有其他意味吗?

A:朋友跟我开玩笑,用一个灯的叫一灯,用很多灯的是不是叫海灯?多少情况下我只用一个灯,是因为喜欢简洁,能用简单的办法解决问题,就不要复杂化,因为自然光情况下也只有一个太阳。如果非要有其他意味的话,也许巧合于“一”是中国传统哲学里很有意思的数字,一元论在东方哲学里具有重要地位,基本上是中国传统艺术的思维模式。


Q:在拍摄一个人时,您是怎样根据这个人设计拍摄的? 

A:因为场景不确定,人物的状态不确定,有时事先了解,有时去了才知道,必须有丰富的临场经验和应对能力,但有一点不变,就是事先对人物的了解,事先寻找人物个性、爱好、身份、思想、内涵、甚至喜好,找出表达方向,然后在不确定的现场条件下找到表达方式,设计画面,或导引拍摄、或寻机抓拍,但都要带有想法,用技术实现目的。比如冯仑坐在房顶那张,需要跟建筑产生关系,又要有韵律感,就要考虑两个问题:身份表达,画面构成。陈佩斯自己拉自己一把那张,则考虑他个人生阶段的处境且延及所有社会人。


Q:在作品中怎样创造人物和环境的意境?

A:环境有时候可以我来安排,这就比较理想,还有很多时候无法控制,只能就地想办法,还用陈佩斯那张举例,酒店里没什么好利用的场景,我只有利用镜子设计画面,把手伸向镜中的自己。只要有想法,总能有办法。


画鸟的叶永青和飞来的鸟s.jpg

▲画鸟的叶永青和飞来的鸟。
59a792620fb5c.jpg
▲白岩松

拒绝化妆的莫言.jpg

▲拒绝化妆的莫言

樊建川2C6895bs.jpg

▲樊建川

冯仑_6610bs.jpg▲冯仑


不追求客观真实记录,重视自我感受外化


Q:您的专业是中文,学中文对于摄影是否有帮助,您在影像创作的过程中是否也运用了文学上的手法?

A:中文是对我的摄影手法是有支撑的,从叙事手段、修辞、文体等方面会有不自觉的借用,有时有意识有时是无意识。但更大的支撑在于思想和认知方面,包括传统哲学对我认识论方面的影响,我的《士境》、《士相》两个支系列,也就是这次展览的“境”和“相”——都统筹在中国传统士文化的角色和精神的二元矛盾与统一之中。文学在背后的确影响了我的摄影创作手法和思路。


Q:上个月在广州个人展览上参与拍卖沙龙的风景作品,有什么特点吗?

A:士境系列风景作品,我自己称为“墨客摄影”,也可以说是文人风景摄影,无论是花鸟或山水,都参照了中国传统文人画的艺术思想,或许有某种传承,例如传统文人画所具有的文学性、哲学性、抒情性和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法则,也都是我创作中追求和探索的东西。

传统绘画一直不曾把真实地再现事物的表象作为创作目的,而是把揭示事物的内在神韵作为最高的艺术追求,我在风景摄影创作当中,基本也属于主观主义思想,不追求客观忠实记录,重视自己的看法和感受,常常将自我予以外化,例如我拍摄的《港岛本色图》、《布达拉宫》、《巴黎印象》、《梵蒂冈》、《罗马印象》、《洱海听柳图》,充满诸如王维的“画乃吾自画”的文人画思想。

从形式上,甚至某些画面暗合于某些传统文人画,比如拍摄《山居图》时想到赵佶的《瑞鹤图》,从《樱花图》想到《绣眼图》,从《雀报图》想到《柳鸦芦雁图》等。

中国传统文人画所追求的情怀基本上也是我这些风景摄影所追求的境界。

3110bs.jpg

巴黎埃菲尔1号-一灯摄影.jpg

巴黎埃菲尔1号

丹霞1号.jpg

丹霞

梵蒂冈1681s.jpg

梵蒂冈

天路3954bs.jpg

天路


赵卫民的当代名流“牛人肖像照”系列作品,无疑会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而水落石出浮现图像学意涵的多义性隐秘。

——王瑞(美国摄影评论家、摄影史学者)


王石——角色和精神的双面隐喻.jpg▲王石——角色和精神的双面隐喻

太极马云_赵卫民摄s.jpg

▲太极马云


在自我与他者的情感共鸣中,通过摄影这一描述形式,求声於寂寥,写真於无象。

  ——曾昭式(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太行墨色图之二-一灯摄影.jpg

太行墨色图之二


不偏不倚地将人物的登场变成了一出活剧,定格在具有当代意义的生命剧场最准确的位置上。

——林路(著名摄影评论家)


作家韩寒BS-赵卫民摄影副本.jpg

▲作家韩寒

许鞍华导演.jpg

▲导演许鞍华


让机器和技术成了形而下,坚守着形而上用文化叙事,用精神观照。

—— 千夫长(著名作家)


在路上-西藏6738bs.jpg

在路上-西藏


相即角色扮演,境乃精神归隐。

——摄影师赵卫民

59a79ca999b31.jpg

▲赵卫民



图片:赵卫民
编辑:莫津津

本文版权归南方都市报社所有,且为未见报内容。欢迎转发分享给朋友。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如需获得转载授权,请点击购买授权

阅读 266019
热门评论
打开南都自媒体,查看全部评论>>
TA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