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力成就的清华学霸、职场女神:儿子找不到学校那就办一所!

南都人物
原创2017-09-09 07:23
关注

本文4863字,阅读完需要06分钟


素描

59b285f9373f1.jpg

李一诺,清华大学本科毕业,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博士毕业,用六年时间“光速”成为麦肯锡全球董事合伙人,其间还生育了三个萌娃。现定居北京,是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中国负责人,也是一土学校创始人。


离开麦肯锡,拖家带口回到中国一年后,李一诺一边在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工作,一边选择了“最吃力不讨好”的领域之一——教育开始创业。2016年9月1日,一土学校在北京开学,目标是培养内心充盈的孩子。

此前,她是清华大学“学霸”,用六年时间“光速”成为麦肯锡全球董事合伙人,其间还生了三个萌娃。忙,但仍保有马甲线,很多人称她的人生开了挂。

 

01
一场分享,蓄谋三年

8月10日,视频课《诺言》第二期开录。可容纳200多人的剧场座无虚席。来者都是公号“奴隶社会”的粉丝、《诺言》的学员。女性观众占了绝大多数,有白发苍苍的女士,也有裙摆飞扬的少女。

此前约一个月,李一诺在“奴隶社会”上介绍,打算用一年时间,推出12期《诺言》视频课,系统讲述自己眼里的“成功学”以及“如何成功”。她2014年创建公号后就想做的事终于付诸实践,所以这是“一场蓄谋了三年的分享”。

59b285fb0dcd8.jpg

李一诺在视频公开课《诺言》录制现场。

成为《诺言》的学员是有门槛的。12个月课程,定价999元。李一诺承认,跟许多大咖199元一个系列的音频课比,这个价格看上去不够便宜。但除了视频课,《诺言》课程设计里还包括一个社区,学员不只是听课,还可以互动。她希望《诺言》能热卖,因为她需要钱。“最大的原因,是希望有足够的资金把一土做下去”,《诺言》介绍里,李一诺写得很明确。

正值暑假,《诺言》学员王女士带着7岁的女儿早早就到场。她在高校教授计算机科学,关注“奴隶社会”近三年。购买《诺言》,还是因为被这个“最大原因”打动。去年女儿入学,王女士也考虑过一土学校,踌躇再三,担心女儿毕业后无法适应其他学校,最后还是选择了公立小学。“但还是挺欣赏一诺的教育理念”,她说。

59b285f973c4f.png

笑容满面、眼神灼灼的“女神”,其实凌晨三点才入睡。

晚七点,聚光灯蓦地亮起,身着红色连衣裙的李一诺从后台款款走出,站定,掌声雷动。有人低声感叹,好瘦,不愧是“马甲线女神”。

大概没人知道,笑容满面、眼神灼灼的“女神”,凌晨三点才入睡。镜头对准发言观众时,她会不动声色地勾起脚尖,压一压踩着5厘米高跟鞋的小腿。

课程从分享开始。大公司HR抱怨与老公越来越难沟通,金融从业者羡慕IT界朋友从事着朝阳产业,海归女青年发现自己成了剩女。一时之间,剧场内似乎飘满了焦虑的肥皂泡,每个人都各怀心事。

“成功了”的李一诺没有提供任何直接的解决方案。这是个秘诀崇拜的时代。她身上有太多光环,也常常被问:“你的秘诀是什么?”但“5分钟学会×××”“10分钟精通YYY”,李一诺不相信这些。

在她看来,搞定焦虑的基础是系统思维。焦虑原因是什么?来自内部还是外部?能不能改变?这样思考下来,至少能找到焦虑的源头,和相应的解决方案。

每期《诺言》最终呈现出来的只有40分钟左右,但当天录制持续了三个多小时。结束后,学员们纷纷冲到台下和李一诺合影。此前站起来大倒苦水的学员说,要拿起系统思维理论,再尝试直面焦虑。

“奴隶社会”粉丝70多万,《诺言》学员社区学员目前5000多人。他们大多受过高等教育,收入良好,有海外留学或外企工作背景,有相近的价值观。“北美某著名商学院中国校友聚会,上下十年的毕业生,竟然都是‘奴隶社会’的读者”,这是李一诺自己的发现。


02
与其抱怨,不如行动

 一土学校,是李一诺近一年频频被媒体提及的重要原因。从麦肯锡离职、拖家带口回到北京后,她没能给儿子找到合适的小学,于是决定自己办一所。

有了想法,李一诺扑了进去。

她创办一土学校的初衷,焦虑,同样是关键词。给儿子找学校那段时间,接触了各种讨论,到处弥漫着所谓为了孩子前途的焦虑情绪,她觉得难受。

筹备170多天后,一土于2016年9月开学,核心是个性化教育,目标是培养内心充盈的孩子。跟北京第八十中学合作为学校赢得了场地,总面积120平米的三间教室,31个孩子和6名老师,李一诺的儿子也在其中。她开玩笑,把孩子放进去“做实验”。

59b285fbcce21.jpg

一土学校开学典礼上的李一诺。

一年过去,实验效果如何?面对这个问题,清华学霸和UCLA生物学博士的严谨瞬间暴露:“严格来说没有办法比较,真正评判对比效果,得有对照组,但我儿子只走了这一条路,不可能有普通学校的对照组”。

李一诺笑道,而后正色说,至少她是满意的。例证之一是孩子喜欢上学,生病了都要去。有学者去参观,啧啧称奇:“到别的学校去观摩,孩子们比较紧张,知道有人来看了。你们的孩子,对我们视若无睹。”

59b285f96260a.jpg

一诺的孩子被她当成了一土学校的“试验品“。

同事Sue记得,初次在公号“奴隶社会”上读到李一诺关于一土学校的设想,她激动得几乎整个上午都没能安心工作。于是,当李一诺发出邀约,Sue便“纵身一跳”,从企业白领大跨度转型成一土团队的一员。Sue的儿子,也成了一土的“小土豆”之一。

小而美、教育创新、打破壁垒,都是一土学校赢得的赞誉。但一个难以忽略的事实是,一土学校一年的学费15万,并不算便宜。是不是圈钱的?李一诺听过这样的声音,不烦恼是假的,但她没有烦恼太久。

59b285fc3022c.jpg

一诺一家,她和丈夫还有三个萌娃。

“跟做任何事情一样,我要把这件事做成,肯定要有early adopter(早期接受者)。”她说,改变教育生态是初心,但在这之前,起码得有个经过验证的可持续模型。她希望一土就是这个模型。

她的系统思维在此再度运转。从一土学校开始,用企业的跨界思维,开发出教师培训体系课程,再创建支持乡村教师的“愚人社区”。产品、项目、学校勾连在一起,成为一个体系。李一诺希望这个体系能像滚雪球,带动越来越多的人。

用她的话说,泛道德化的评价没有意义,“难的并不是有观点,难的其实是有了观点之后,真能去付诸行动,去做一些有可能的改变和尝试”,她自嘲,“说到底我还是草根创业,政府也没有给我20亿。”


03
女神很多,她特明白

 在许多人眼中,拥有开挂人生的李一诺,是当之无愧的“女神”。

李一诺却特别不喜欢被喊作“女神”。

她写文章回忆自己的青少年时期,称印象深刻的是老家济南的冬天,阳台上堆满了白菜。初中班上的男生打架抢劫甚至入狱,她庆幸自己不是男生。上了清华,不舍得买五毛钱的熟鸡蛋,自己在宿舍弄电热杯煮。一次上课时才猛然想起没拔电源,大汗淋漓地骑车往回奔。

“所以哪里是什么‘女神’,抠门的黄毛丫头”,她自嘲。

59b285fba01a0.jpg李一诺特别不喜欢被喊作“女神”。

私底下,李一诺似乎也不像许多“女神”那般,格外注意形象。录制《诺言》那天气温接近30℃,她脚踩凉拖,身上是腰身全无的筒状连身长裙。换上礼服裙后,在暖场时分,她转身给大家看腰臀间别着的无线麦克风。“这可是现场才有的福利”,观众席爆发出一阵大笑。

曾有“奴隶社会”的粉丝参加见面会,回去后写博客感叹:“本以为作为专业服务行业的Partner,李一诺会比较讲究外形。可谁知当天她是非常的随便,没有名牌包没有名牌表,不施粉黛,平跟运动鞋、牛仔裤,连外套也是非常普通的。”

马甲.jpg

养育了三个娃的职场女神,还有马甲线。

“其实在所谓的咨询圈里,‘女神’是很多的。麦肯锡大中华地区有差不多两位数的女性合伙人,都有两个及以上小孩,都是名校毕业,都是可爱又聪明。那时候你不会觉得一诺有多么了不起。”“奴隶社会”的作者之一、李一诺的朋友兼前同事邱天说。

邱天对李一诺的佩服,始于她的行动力。在邱天看来,优秀的人往往爱惜羽毛,很容易有“偶像包袱”,做公号写文章定要文采斐然,篇篇阅读量冲过10万+才好。一诺不是,坐月子期间觉得公号有意思,于是就开了;觉得什么话题重要,拿笔就写了。

59b285fb17c32.jpg

一诺和朋友兼前同事邱天。

“很多人说话很优雅、很漂亮,她是忍不住”,邱天说。包括创建一土学校,也不算是件非常深思熟虑的事——有头脑的人都看得出,这件事势必有很多投入和阻碍。但李一诺决定做了,就发生了,“很多人做不到这样”。

2013年,邱天的女儿诞生,发消息向大家报喜时,回复里是清一色的“恭喜”“为你高兴”“宝宝好漂亮”和“注意身体”。李一诺的回复显得不太一样:“无论发生什么困难,记得它都会过去的”。

在后来的许多个日夜,孩子晚上不睡觉、不好好吃奶、发烧生病……初为人母、焦虑异常的邱天,时常回想起这句话。“孩子哭闹,新妈妈害怕的不是一晚上熬夜,而是害怕以后都这样。而一诺的这句话,就非常有道理、非常安慰”,她说。

邱天觉得,“她(李一诺)是个明白人”。

《诺言》录制时,邱天作为嘉宾出席。与在座观众一样,她也分享了自己的职场焦虑。因为热血,做事太劳心,有什么事情没做好便自责万分,她甚至拍着桌子告诉下属“我丢不起这人”。长期如此,邱天说自己感受到了一种疲惫感。

她告诉观众,是李一诺帮了她。一诺给出的建议是,冷静一点、客观一点、感情上疏离一点,“她跟我说,你是做这件事情的工具,你要做的就是让工具变得更好,而不要想大家冲着我来的,不要给自己‘加戏’”。“如果没有一诺‘感情上疏离一点’(emotionally detached)这句话,恐怕我这一年都停不下来。这是那一年我最受益的一句话,”她说。


04
一个成功,七个失败

清华大学教授颜宁,是李一诺的闺蜜。在回忆她们大学情谊的文章里,颜宁写道,“有担当、有主见、爱折腾、争强好胜又心思细腻”的李一诺,是她上大学的“主心骨”:李一诺用功,颜宁就变成了每天上自习回宿舍最晚的一个。李一诺联系了诺和诺德中国研发总部做毕业设计,颜宁便有机会也追随着去做毕业设计。

交流.jpg

颜宁(左)和李一诺2013年回母校清华大学和师弟师妹交流。

但学霸如李一诺,刚上清华时也经历过找不到节奏的焦虑。母亲来北京探望,看着李一诺满面愁苦,说了句:“去它的吧,走,咱俩出去玩玩,放松放松。”母女二人在校门口买了当时还很奢侈、10块钱一斤的猕猴桃,吃完,骑自行车去天坛。一路说笑,李一诺的压抑烟消云散。

李一诺的母亲是“女强人”,做过化工厂总工程师,当过酒店培训学校校长,在民营企业做过管理,还办过德国留学办公室——她是后来才发现,自己身上其实满是母亲的影子。而母亲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都已经这样了,想办法呗!”

清华毕业后,李一诺去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读生物学博士,其间发表了八篇论文,四篇是第一作者。

59b285fcd97e7.jpg

学霸、女神如李一诺,也说自己有”拖延症“。

“有人说你肯定是点石成金吧?实际上我每次为了发表一篇论文都要开八个项目,最终只有一个成了。只不过大家只看到你这一个成功,没有看到后面七个失败。”她笑起来,“都是这样的呀,包括后来在麦肯锡,我有大量的Projects(项目)胎死腹中了。”

她早已习惯多线程操作。手机里有个记事本,想到什么灵感就随手记下来。自称“不端不装”的“奴隶社会”的几篇爆款,就是这样慢慢磨出来的,“一直不满意,不满意就不发呗,改到满意为止”。

诸多光环之外,自称“内心戏很多”的李一诺其实有很多想做但没做到的事情。在这一点上,她不觉得自己异于常人。若真的有差别,她说无非是经验慢慢多起来之后,能早一些看出某些事情做不成,少浪费一点时间。

“其实我也有拖延症”,在一场特别开放给《诺言》社区的视频直播里,李一诺说。但有时,所谓“拖延症”反而能帮她筛去一些没那么重要的事。就好像有人来谈合作,她一时忙碌没有回复,“如果这件事真的很重要,对方肯定会再来,如果对方就这么算了,那说明不是很重要”。

要是真的认准了一件事,李一诺的目标是不可撼动的。最近的例子是创办一土学校。钱、资质、场地,处处都是问题,学校最终还是办起来了。而在她看来,抵达目标前的所有不顺,都是正常的。

“一说女神就觉得好像你每天都在天上飞,好像不食人间烟火一样。哪可能啊?有Barrier(障碍)很正常,只能说尽自己的力量做到最好”,李一诺语速飞快,又笑起来,“你不可能让所有人都爱你。做得成就做,做不成就绕道嘛!”


出品:南都采编指挥中心

统筹:南都人物新闻工作室

主持:胡群芳

采写:南都记者冯群星 发自北京(受访者供图)

 

 



本文为南方都市报见报内容,版权归南方都市报社所有。欢迎转发分享给朋友。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如需获得转载授权,请点击购买授权

阅读 27496
热门评论
打开南都自媒体,查看全部评论>>
TA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