戳中你泪点的敬礼老兵去世了,生前捐近百万身后捐眼角膜

南都人物
原创2017-09-12 22:54
关注

本文3463字,阅读完需要05分钟


逝者

老兵3.jpg张玉华(1916-2017),山东文登县人(现威海市文登区),1916年出生,193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过抗日战争,四平攻坚战、辽沈战役、平津战役、解放海南岛战役以及抗美援朝。曾任南京军区副政委,2017年9月10日凌晨2时37分在南京逝世,享年101岁。


勋章满怀,腰杆笔直,曾被子弹打穿的右手缓缓举起,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2015年“9·3”胜利日阅兵式上,近百岁高龄的开国少将张玉华以一个军礼戳中了亿万观众泪点。他曾任南京军区副政委,更是一名抗战老兵。

59b7a9e18674e.png

很多人都被开国少将张玉华的这个军礼戳中。网络资料图

2017年9月10日凌晨2时37分,张玉华在南京逝世,享年101岁。不设灵堂,不搞遗体告别,不留骨灰,张玉华生前早已立下遗嘱,要求丧事从简。

生活勤俭,博施济众,张玉华的秘书介绍,多年来老人曾无偿捐助近百万元。离世后,老人将精神财富留给子女,将一对眼角膜捐献给南京红十字会。


一颗子弹
埋体内77年才取出的子弹

对于多数人而言,对老兵张玉华的印象大多来自于他的两个军礼:

2015年9月3日,张玉华参加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作为抗战老同志乘车方队成员,在天安门广场接受祖国和人民的检阅。当时,他举手敬礼的特写出现在荧屏上时,亿万观众为之动容。

敬礼.jpg参加阅兵的张玉华,作为抗战老同志接受检阅。网络资料图

2016年2月7日,张玉华赴北京参加央视猴年春晚,在小品《将军与士兵》的最后,坐在轮椅上的他被搀扶着站起来,面向全场庄严敬军礼的场面震撼人心。

59b7a9e07c213.png

亮相央视猴年春晚的张玉华。少有人知道他那只敬礼的右手,曾被敌人的子弹打穿。网络资料图

但少有人知的是,那只敬礼的右手,曾在战争中被敌人的子弹打穿。

张玉华23岁第一次参加战斗,是“天福山起义”领导人之一,曾参加过胶东抗日第一仗——雷神庙战斗,并打下一架日寇飞机。此后,他参加了八年抗战,解放战争中的四平攻坚战、辽沈战役、平津战役、解放海南岛战役,以及抗美援朝战争。战争中他三次身负重伤,敌人的子弹曾打穿他的手掌和大腿。

还有一颗子弹在他体内残存77年。1940年,他参加由徐向前司令员亲自指挥的孙祖伏击战时,指挥队伍扼守九子峰,打退了敌人的9次冲锋。也是在这场战斗中,一颗子弹从张玉华的右边腋下钻进腹部,此后,一直留在他身体里,直至离世。

1967年,张玉华担任武汉军区副政委,后担任南京军区副政委。其间,张玉华于1964年晋升为少将,获得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和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59b7a9ddcc3b3.jpg

生前接受电视台采访的张玉华。网络资料图

身经百战,战功累累,张玉华一直称自己是战争年代的幸存者,“大难不死有今天,前人牺牲流血,前仆后继,多少生命换来的今天,要珍惜过去啊,忘记过去意味着背叛。”

9月11日,张玉华去世后,他的秘书范成军告诉南都记者,老首长生前还惦记着自己体内的那颗子弹,“他曾写‘后事留言’说,离世后可取出他体内的那颗子弹,装在瓶子里留给后人,作为‘不忘过去’的纪念物。”

两只角膜
生前志愿捐出所有身体器官

9月9日,张玉华逝世的前一天,家属受其委托,向南京市红十字会眼库进行志愿登记,老人愿在逝世后将眼角膜(眼球)捐献给医学事业。

范成军告诉南都记者,老首长生前多次表示,要把自己所有的器官都捐赠出来,“但是经过检查评估,只有两只眼角膜符合要求,可以捐献”。

59b7a9de5da7c.jpg张玉华对物质生活无要求,床头有个大窟窿,只用胶带封住。网络资料图

9月10日凌晨2时55分,张玉华去世后,南京市红十字会眼库的工作人员赶到病房,向张玉华的遗体鞠躬,摘取了他的眼角膜。负责此工作的曹医生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之后,他们会对老人的眼角膜状态进行评估,“如果达到移植标准,就会进行移植,如果不可以,还可以有其他医学用途。”

范成军告诉南都记者,张玉华的离世并非病痛,而是器官衰竭,“8月14日,老首长开始住院。此前,他每天已吃得很少了,营养摄入不足。”

范成军从2013年起担任张玉华秘书。他说,老首长在生活中极为勤俭,平常饮食不太讲究,只要软碎细烂口味清淡即可,“老首长最喜欢吃大白菜、豆腐等易于咀嚼的蔬菜和豆制品”。

范成军说,张玉华对物质生活没有任何要求,他的家干净整洁,但家具都是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沿用至今。墙壁龟裂,天花板脱落,甚至他的床头有个大窟窿,也只简单地用胶带封住。“老首长总说,东西都还能用,不要换,不用修。他没有新衣服,连袜子都是破的”,范成军说。

三位母亲
“慈善将军”多年来捐近百万

1986年,张玉华离休后,一直居住在江苏南京鼓楼区颐和路社区。9月10日和11日,得知张玉华离世,社区上百位居民自发前往张玉华家,希望能送老人最后一程。

谈及这位和蔼可亲的老将军,社区书记凌红有些哽咽。她告诉南都记者,张玉华老将军日常生活中平易近人、十分朴素,“他平时喜欢读书、看报,还给社区党员和青少年讲革命故事。”凌红说,张玉华身体好时,常到社区看望工作人员,“每次都是自己带杯水喝,有时还会带自己种的香椿头、桂花送我们,还送我们针线包,教育我们就算生活富裕了,也要勤俭。”

生前,张玉华曾多次表示,自己有三个妈妈:生母、民母和党母。他解释,“生母,生母给了我生命,我孝敬她活到87岁;民母,人民是我的养母,没有人民的养育,我能活到今天吗?党母,是党指引我走上革命道路的,靠着党的培养教育,我才有了今天。”

张玉华说,对生母,自己是尽到责任的,问心无愧。对民母,他永远也报答不了,只要自己喘着一口气,就要为人民做些事情。对党母,他的信念是,要永远听党的话,跟党走。

老兵1.jpg

张玉华多年来助人扶贫无数,被称为称为“慈善将军”。

张玉华一直践行着自己的承诺。自1986年离休后31年来,他坚持捐款助学,捐资扶贫,被称为“慈善将军”。2012年他还获得了“中国好人”的殊荣。

颐和路社区保留着一份张玉华手写于2012年5月1日的捐赠留言,“今年五一劳动节,慰问工人劳动者。数量不多表心意,只能优先急需者。”落款是“南京军区老战士、普通共产党员留”。

凌红告诉南都记者,张玉华每月大部分工资都捐出去了,仅2015年至今,就有14笔捐款,近16万元。每年春节、端午、中秋,张玉华还会给社区困难户送上米面油,“前几年都是老将军亲自送到困难家庭手中,近两年他身体不如前,就委托工作人员帮忙。”整个颐和路社区受过张玉华资助的家庭有60余户。

范成军说,这些年来,“西到新疆、西藏,南到海南岛,北到东三省,老将军现在已经捐助了近百万。”

对于父亲的博施济众,张玉华的小女儿张华华说,“我们慢慢接受了,他好像以德养寿,捐助了之后他很快乐,很开心,身体也很健康,我们也就支持他。”她说,“(父亲)给我们留下的是精神财富,也是一笔宝贵的财富。”


四项嘱托
“骨灰埋在树下起点肥效”

生前,张玉华有个幸福的大家庭。五个儿女,子孙满堂,曾孙辈最大的十多岁,最小的才1岁。张玉华逝世后,家属谢绝了外地亲朋好友去南京吊唁,“我们打算尊重老人的遗嘱,丧事一切从简。”

范成军告诉南都记者,早在2001年,张玉华85岁时,就已写好遗嘱。这份遗嘱名为“我的后事留言”,内容有两页A4纸。

在“留言”中,张玉华说,“我活着为人民,死了也要为人民。我的后事,也要为人民着想,不向组织提任何要求,不去做与死者无益,与活者有损的事。丧事从简,要办出个从简的样子。”

59b7a9de176db.jpg

早在2001年,张玉华就已写好遗嘱,名为“我的后事留言”。

这份“留言”,他改了又改,最终稿已是第三稿。留言最终凝练为四项嘱托:对于后事,张玉华要求子女做到“十不”:不发唁电、唁函;不设灵堂;不设追悼会;不举行遗体告别仪式;不举行最后的致哀仪式;不要花圈、花篮;不要挽帐、挽联;不收礼品、礼款;不要寿衣、寿鞋;不用骨灰盒。

同时,他交代,有几件事“可办”:可留张遗容照片;可将遗体解剖研究;可捐献有移植价值的生理器官;可取出腹内子弹,装入瓶内留给后代做“不忘过去”的纪念物。对于骨灰,他说,可用纱布包好,“埋在一棵树下,起点肥效作用,注意防止水土流失污染环境;可绘制要图,让后代有机会看看那棵树的成长。”

对于遗款遗物,张玉华嘱托:凡是公家的一律如数退还,需要赔偿的则坚决按照制度规定办;属于借用的,无论公家的或私人的,一律归还原主。

最后,张玉华再次叮嘱,“我的后代,要永远跟着共产党走,终身为共产主义奋斗,否则不配做我的后代。”

出品:南都采编指挥中心

统筹:南都人物新闻工作室

主持:胡群芳

采写:南都记者刘苗(图片由张玉华秘书提供,除署名外)


本文为南方都市报见报内容,版权归南方都市报社所有。欢迎转发分享给朋友。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如需获得转载授权,请点击购买授权

阅读 29407750
热门评论
打开南都自媒体,查看全部评论>>
TA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