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城区到山野,这些白领一到周末就开着汽车去骑马

感光度
原创2017-10-07 10:13
关注

从深圳市中心出发,向惠州方向驱车一个半小时,途径一大片山坳径直可到大亚湾马场

对都市人阿风来说,这是一趟“变形记”:在深圳他是朝九晚五的上班族,而到了山里的马场,他就变成了随风驰骋的骑马人。


在跑马道里骑行.jpg

▲ 大亚湾马场里,跑马道里数人在骑马。


来自都市的骑马人阿风
享受自由,周末骑马

伴随着山谷里的风声、铲草料的沙沙声、马蹄下的哒哒声,阿风聊起他为何钟爱骑马。

钢筋水泥的城市生活,待得越久就越发怀念自由自在的感觉。周末骑马这件事,能让我在巨大工作压力下转换心情、放松一下。”阿风20岁出头时就开始接触马术,现在已为人父的他,十年来这一份爱马的瘾还在。

未成家以前,阿风每周末都到马场报到。刚入门时,上马术课还只能在围栏内转上两圈。技艺娴熟后便开始玩野骑,骑着马一路出山。

直到现在,阿风依然不敢说自己骑得好,圈子里的人都知道:骑马是一辈子的事儿。要想把马骑好,并非凌驾于马之上,而是讲求配合,要与马的节奏相得益彰。当马匹做快步步伐运动时,骑手在马背上下震动中配合做动作,术语中称“打浪、推浪和压浪”,如果骑手节奏没掌握好,会被马匹从马背上重重摔下。

阿风在马场骑了一个小时后,马工把马牵走了。坐在院落里的椅子上,阿风与马友们闲聊起来。一壶酒两匹马三个人,原本素不相识的人们,因为对马的爱好坐到了一起。

阿风说,他下一步的目标,是和马友们再去一趟草原,感受草原野骑的乐趣。

工人准备给马套上马鞍.jpg

▲ 马棚里,工人正准备给马套上马鞍。

跑马道里训练的马.jpg

▲ 跑马道里正在训练的马。

22.jpg

▲ 在跑马道上骑马的男子。


马场主“老虎哥
放弃生意,深山养马

我2002年来深圳时做业务员,直至后来自己开服装公司,厌倦了与人打交道,就索性开始养马。

马场主刘泰廷,外号“老虎哥”,不但着迷于马术运动还爱马痴马。近十年里,“老虎哥”独自一人搬到马场附近,租下一间农家小院,过上了每天起床就“喂马,劈柴”的生活,有时还会半夜起床查看马匹无恙才能安心入睡。圈里人深知其痴马疯狂。

对于驯养过的马:纯种马、国产马、退役赛马,“老虎哥”如数家珍。他能摸透每一匹马的脾气,也能从马竖起的耳朵、龇起的牙齿和其它细微的反应来读懂马的语言。因为爱马,“老虎哥”总是对马匹轻声细语,他说,马喜欢低沉而温柔的声音。

“很多人好奇我干嘛好好的生意不做,只顾追着马儿跑,现在还开起了马场。”,“老虎哥”一直希望回归简单的生活:住在大山里,骑马看风景、吹风叹人生,足矣。

“老虎哥”说,他下一步的目标,是把室内马场开起来,让更多人走进马场,和马成为终生伙伴。

1.jpg

▲"老虎哥"和他的爱马合影。

老虎哥.jpg

▲马场主“老虎哥”。

仓库里的马饲料.jpg

▲仓库里堆放着马饲料。

马棚.jpg

▲马棚里,未被牵出去骑行的马匹都关在这里。


全职妈妈柒姐

醉心马术,越骑越远

在马术的圈子里,有人醉心于野骑放松,有人追求比赛晋级。

今年31岁的柒姐在成为全职妈妈以前,是一名业余马术选手,骑龄超过11年。

骑龄超过十年以上的马友们总会遇上瓶颈期,有的退出马术圈,有的开始玩野骑。但很少人像柒姐这样,一直在专业化道路发展。

不少马友说,如果把兴趣变成职业,可能会失去原本的兴趣。柒姐并不赞同,她反而越玩越带劲。

现居深圳、浙江两地的柒姐,时常出现在上海马运场和深圳光明马场。柒姐在深圳光明马场领养了一匹退役纯种马,每周三至四次要去“压”一下马,她说,要保持人马的默契度。

柒姐说,她下一步的目标,是再买匹温血马,等孩子大了,她还要继续驰骋赛场。

周末来骑马的马友.jpg

▲周末,来自不同地方的马友们相聚在此,分享生活事与骑马心得。

骑马的女子.jpg

▲一名女子在骑马。

提着装备去马场.jpg

▲提着装备去马场的骑马者。

外出骑行·.jpg

▲ 马友们离开马场,骑马在山里打转。

对马友们而言,马术不仅是一种运动,更是一种归真返璞的生活状态:从石屎森林到葱郁山野间纵马驰骋,简单而淳朴



摄影:南都记者 刘有志
采写:南都见习记者 傅静怡
编辑:莫津津
策划:潘劲松 亚牛
统筹:谭伟山 陈军 陈伟斌

本文版权归南方都市报社所有,且为未见报内容。欢迎转发分享给朋友。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如需获得转载授权,请点击购买授权

阅读 7627
热门评论
打开南都自媒体,查看全部评论>>
TA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