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多道工序制作一件西服,这家广州百年老店还在坚持!

感光度
原创2018-01-06 11:15
关注

虽然质量一般,但因为更新速度快,款式多样且价格合适,近年来各式快消服装品牌迅速占据了大量年轻人的衣柜。

但是在广州的CBD,却有这样一家手工西服店,仍坚持用20多天,通过300多道工序才完成一件西服的定做。

这里,便是138年前出现的广州第一家手工西服店——信孚成记。

20171114_DSC_3063.jpg

刘佐裕在裁床上裁剪布料,他的工作往返在CBD的店面和海珠区的工厂,有客人需要量身和试身的时候,刘佐裕会回到CBD为客人服务,平时他则一头扑在工厂,裁剪,画版,还有监督徒弟。


一套得体合身的手工西服,彷如被智慧加持过,让人由内而外地自信了起来,在不同的场合下披荆斩棘。

正如《王牌特工》中科林大叔所说,“The suit is the modern gentleman's armour (西服是现代绅士的铠甲)。”要到英国萨维尔街(Savile Row)定做一套西服,似乎有些不实际,但随着近几年私人定制的兴起,2017年10月,广州曾经的老字号“信孚成记”在天河CBD里“复活”重现。

300多道工序,耗时20多天才能完成一件西服的定做,漫长的等待过程中,让人体会到什么才是要经得起时间考验的匠人手作和坚持。

西服成功与否

从最初的量体到裁剪便已决定

手握一个皮质工具包,打开后,熟练地拿出彩色量尺,把插针球戴上手腕处,这是刘佐裕师傅准备量体裁衣前的基本准备工作。在他的工具包里,还有粉笔等各种小物品,这也是他从业45年来的基本谋生工具。

他的工作集中在CBD的店面与海珠区的工厂,有客人需要量身和试身的时候,刘佐裕会回到CBD为客人服务,平时他则一头扑在工厂里。

作为团队里年纪稍长的裁缝师,刘佐裕和手工定做西服的缘分,要从1974年开始说起。那年,18岁刚从学校毕业的他,被分配到了一商局下的“东方服装公司”(后改名为“信孚服装公司”),刘佐裕的“入职培训”在缝纫机和布料线头中学习服装基础知识开启。

几个月后开始正式上岗,刘佐裕回忆,“那时一个师傅至少会带2位学徒,从量体、裁剪、车衣、里布整理等环节,都要一步步学。”刘佐裕的第一个岗位是缝纫车衣,这也是所有工作的基础入门,他一做便是十几年,“车衣功夫很重要,对量体裁剪工作很有帮助,如果基础打不牢固在量体裁剪时,有很多小细节都会被忽略。

刘裕佐表示,一套手工西服是否成功,能否让客人穿上身扬长避短,从最开始的量体到裁剪,便已经决定了。这个过程也考验了裁缝师们的基本功。

20171114_DSC_2860.jpg

刘佐裕在裁床上,根据客人量身的数据,一刀刀把布料裁剪下来。数十年的经验,浓缩在方寸布料和每一下剪裁上。

20171114_VAN1406.jpg

刘佐裕裁剪好的布料,会交到裁缝助理那里去进行进一步整理,然后才会送到衣车进行缝制。

20171114_DSC_3108.jpg

在工厂的一角,工人在挑袖口的里布。订单一多起来的时候,工厂显得特别忙碌。

20171114_VAN1567.jpg

裁剪好的布料送到车床缝制,车床的工人均是具有丰富经验的车工。条纹是否对齐,针脚是否细密,都是检验品质的标准。

无论时代如何变化

每件西服的制作都遵守最初学习的所有工序

拜访刘裕佐这天,他穿着长度适中的西裤、合身的浅蓝色衬衣,虽已是年过花甲,气质仍不减当年,时间并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太深的痕迹。仿佛被定格在某个年代,正如他埋头裁剪布料沉溺在自己的世界中一般,十年如一日地重复着繁琐的工作。

刘裕佐表示,无论顾客和潮流的需求如何改变,每一件西服制作过程,都遵守最初学习制作的每一道工序完成。从量体裁剪到完成初样,至少需要20多天的时间,期间需要耗费300多道工序,一针一线手工缝纫完成。

据介绍,手工缝纫和机器缝纫不同,在缝纫过程中,扯线的力度以及线头针眼的间隔,能让布料于衬头形成一个自然的弧形,也使得西服在穿上身时更贴合人体的构造。

裁剪完毕后的碎布块如何变成一件合身的西服?在这个过程中,需要裁缝师们一针一线进行缝制,如今市面销售的西服基本上是用胶水粘合襟,胶水对襟形的保持难以达到手工缝针那么长久。此外还会破坏布料原始的肌理和柔软度,让西服穿上身看起来显得死板。

如果要保持布料柔软的质感,最好选择用马尾衬作为底料。但据刘裕佐介绍,虽然马尾衬柔软有弹性,但如今却鲜少有人使用了,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成本较高。

如果说成品西服穿上身考验整体效果,半成品更容易看出一件西服的好与坏,随手翻开一件制作中的西服样板,一个胸襟后覆盖数层布料,每一层都由手工逐一进行缝纫,内里对称的口袋,平稳的手工缝合技法, 看不到一个线头的缝合技术……手工西服的细致,需要你去慢慢发现。


20171115_VAN1330.jpg

在CBD的店里,刘佐裕带着半成的西服给客人试身,然后根据实际情况再作出修改。在定制西装的领域里,量身和试身都由有经验的裁缝来完成。

20171114_VAN1760.jpg

工人在西装内衬的口袋上打封袋线,每个人的衣服都有顾客的名字。

20171114_VAN1690.jpg

在衣车的步骤,每缝一条线的前后,布料都要通过工人的手工整理达到平整,这就是为什么一件定制西服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做出来。

手工定制的背后

是因为热爱而得以持续的匠心

所谓慢工出细活,因为产量不高工价高,在过去生活不富裕的年代里,手工定制西服外套是达官贵人们的标配。一套得体的西服外套,更成为他们出席重要场合的必备利器。

如今,在手工艺缺稀的年代,商品一旦有“纯手工定制”的加持,物品价格便会飙升数倍,手工西服的贵,如俗语所说“贵在看不见的地方”,这也许是匠人手作的另一种价值体现。

在“信孚”工作的19年里,刘佐裕一路见证着兴衰成败,从经济起飞初期,市民排队定制西服的鼎盛,到受到大批量生产成衣、最终因拆迁征地而被迫结业,如今再次见证信孚的“重生”。

刘佐裕的言语中透露出几分感慨,“和我同时期工作的师傅,大多数都洗手不干了。如今手工定制越来越少,如果不坚持,以后会慢慢出现断层,甚至没人知道广州也有手工定制西服。”

目前在刘佐裕的学徒中,有从纽约时装学院毕业而来的学生,谈及学徒时,他言语中透露出一丝欣慰。在他看来,“裁缝不是一份轻松的工作,唯有热爱才能使人坚持。


20171116_VAN1412.jpg

在海珠区的工厂里,信孚成记的员工。一件西服,要经过很多双手才会到达顾客手中。


“信孚”百年史

作为最早的通商口岸之一,广州也是最早接受西方文化的城市。当满大街的长袍马挂中,开始出现了小礼帽、三件套西服、皮鞋的身影,西服一词也开始出现在广州市民的生活中。

当达官贵人们还在打听哪里可以定做到西服时,精明的三水人邓月波嗅到了当中的商机,1880年时,在沙基西街30号开设了广州第一家洋服店“信孚成记”,这也是当时国内的第二家洋服店,从此开启了“信孚”百年沉浮史。

●1880年

三水人邓月波在广州沙基西街3 0号开设“信孚成记”洋服店

●1942年

店址迁到下九路80号,并改名为“信孚行”

●1956年

公私合营扩大零售业务,也做中山装、军干装、民装。

●1958年

兼并了“美美”服装店,店址迁到下九路70号,经营规模进一步扩大。

●上世纪 60年代中期

改名为“东方”服装店,并搬迁到下九路73-75号

●1982年

恢复旧名 挂出“信孚”牌子

●1993年

被国内贸易部授予“中华老字号“称号。

●2017年

广州第一家手工定制洋服店在珠江新城重新开业



本文首发于2018年1月6日《南方都市报》感光度专栏
采写:南都记者 郑雨楠
摄影:南都记者 钟锐钧
编辑:莫津津
策划:潘劲松
统筹:谭伟山 陈军 陈伟斌


本文版权归南方都市报社所有,且为未见报内容。欢迎转发分享给朋友。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如需获得转载授权,请点击购买授权

19
阅读 64119

最新南都独家内容,请扫小程序码

热门评论
打开南都自媒体,查看全部评论>>
TA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