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铁扒门事件当事人该担何责?

南都评论
原创2018-01-12 06:09
关注

  1月9日上午,一则“女子阻碍高铁关门运行”的视频在网上引发热议。当天14点49分,上海铁路局合肥火车站官方微博称,当时,“一名带着孩子的女性旅客以等老公为名,用身体强行阻挡车门关闭,铁路工作人员和乘客多次劝解,该女子仍强行扒阻车门,造成该列车晚点发车。”该女性乘客为合肥市某小学教导处副主任罗某,其所属区的教体局很快对其作出停职检查的处理决定。

  据媒体后续报道,1月10日上午,罗某到合肥站派出所主动承认了自己的错误。1月10日17点09分,上海铁路公安局合肥铁路公安处官微@安徽铁路公安在线 发布微博,通报“女子强行扒阻高铁车门”事件处理结果。即罗某的行为涉嫌“非法拦截列车、阻断铁路运输”,扰乱了铁路车站、列车正常秩序,违反了《铁路安全管理条例》第77条规定,依据该条例第95条规定,公安机关责令罗某认错改正,对罗某处以2000元罚款。”(1月10日安徽铁路公安在线)

  作为“扒阻高铁”第一案,其社会影响不可谓不大。对扒阻车门的罗某应该如何追责值得进一步思考。

  2014年1月起施行的《铁路安全管理条例》第77条规定了禁止实施危害铁路安全的行为,其中有三项与罗某的行为有关,包括第(一)项“非法拦截列车、阻断铁路运输”;第(二)项“扰乱铁路运输指挥调度机构以及车站、列车的正常秩序”;以及第(十五)项“强行登乘或者以拒绝下车等方式强占列车”。该条例第95条规定,违反本条例第77条规定的,由公安机关责令改正,对单位处1万元以上5万元以下的罚款,对个人处500元以上2000元以下的罚款。可见,此次罗某用身体强行阻止列车关门的行为,被公安机关定性为“非法拦截列车、阻断铁路运输”的行为。而且给予了对于个人最高2000元的罚款处罚。

  其实,不仅如此,罗某的行为也是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的。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23条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处警告或者200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500元以下罚款,其中第(三)项规定是:扰乱公共汽车、电车、火车、船舶、航空器或者其他公共交通工具上的秩序的;第(四)项规定是:非法拦截或者强登、扒乘机动车、船舶、航空器以及其他交通工具,影响交通工具正常行驶的。也就是说,对罗某亦可以给予治安管理处罚,包括罚款和拘留。可能此次铁路公安机关认为罗某破坏的主要是站内的火车安全运行管理秩序,而非社会治安管理秩序,所以,选择依照《铁路安全管理条例》予以罚款处理。这样的处罚虽然比拘留和罚款并行要轻,但也在铁路公安的行政处罚权范围之内。不过,这件事虽然没有给高铁运营造成严重后果,但其社会影响不容小觑,如果对罗某施以治安拘留处罚,或许更能够“罚当其罪”。

  针对此事,还有人怀疑,罗某的行为是不是已涉嫌犯罪,即使不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也涉嫌寻衅滋事犯罪。但就本次事件看,由于高铁停在站内,还没有发车,车站对于车辆运行安全的控制是没有问题的,所以一般的扒阻行为对公共安全的危险尚达不到犯罪的危害程度。而寻衅滋事罪要求行为者无事找事,惹是生非,或者起哄闹事,肆意破坏社会管理秩序,这一点罗某并不符合。所以,公安机关未对罗某追究刑责也是正确的。

  除此以外,对于罗某强行扒阻列车的行为,会不会有民事追责的可能性呢?《铁路法》第23条规定,因旅客、托运人或者收货人的责任给铁路运输企业造成财产损失的,由旅客、托运人或者收货人承担赔偿责任。在本次事件中,罗某的行为影响了铁路运输秩序,造成车辆延迟发车,产生了一定的不良后果,这个后果是否包含一定的经济损失,得由铁路部门去具体核算。如果损失不大,铁路部门又“君子不记小人过”,就可不追究罗某的民事责任。但如果罗某的行为导致列车延误,给其他乘客办事造成了较大损失的,则其他乘客有理由向罗某索赔,甚至将罗某和铁路部门一同告上法庭。果真如此,罗某将很有可能为此付出民事赔偿的代价。

  在现代信息社会,时间就是金钱,时间就是生命。在交通运输迈入高铁时代后,“车不等人”更是一个常理。在未能赶上列车的时候,应该遵守规则进行改签,而不是为了一己私利去扰乱可能发生连锁反应的铁路运输秩序。由于轨道资源有限,列车发车和运行的时间表都是前后缜密扣合的。车站里前一辆车出去,后面的车才能跟进来,车一直停在站里,就可能影响后续多趟列车的运行。所以,一车延误,其波及的旅客甚至难以估算。除了发生不可抗力,人为的误点都应该追责。

  正是因此,任何车站提前几分钟关闸(不许再进旅客)已是众所周知的惯例和规则,绝不是像罗某对媒体辩解的那样,“其实还差两分钟发车”。试想一想,如果人人都有权等这最后两分钟上车,那车站哪还会有秩序可言。这最后两分钟不属于罗某,也不属于任何其他乘客个人,它属于规则和秩序。如果罗某至今还认识不到这一点,对她的处罚就还不够。

法的精神

金泽刚专栏

 (作者系同济大学法学教授)

编辑:何起良

本作品著作权归南方都市报社所有,如需使用需经书面授权。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3002731。
法律交通
7
热门评论
打开南都自媒体,查看全部评论>>
继续阅读

最新南都独家内容,请扫小程序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