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龙的实用主义:以外交促进内部改革

南都评论
原创2018-01-14 07:05
关注

本月8-10日,法国总统马克龙打破常规,首次访华,举世瞩目。马克龙为何选择在此时访华?将访华首站安排在西安有何深意?为何法国对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明确表示支持?此次访华取得了哪些成绩?如何评价马克龙迄今为止的国内经济改革?达到预期了吗?他的欧盟政策和外交思路是什么?为何说在法国最近的几届领导人中,他最具有“戴高乐”气质?就这些问题,南方都市报评论记者(以下简称“南都”)专访了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副所长王朔研究员。

承前启后的访华之旅

南都:马克龙这次访华有什么特殊背景?取得了哪些成绩?

王朔:这是马克龙上台后作为总统第一次访华。一般而言,法国总统很少选择在1月出访,多是在新年首月处理国内事务。这次访华的时间选择破了常规,是有特殊背景的。首先,去年上台之后,他的主要任务是搞国内的改革。现在是改革的攻坚期。法国要想改善经济,解决就业,仅靠自身是不够的。环顾全球,目前经济增长最快的区域还是中国。此时访华,有直接的经济利益考量。其次,现在是欧洲一体化的关键时期。马克龙致力于欧盟改革,想让法国再次主导欧洲的一体化。但改革需要一个相对好的外部环境,现在英国在进行脱欧谈判,而美欧关系不好,美国又退出了巴黎气候协定,俄欧关系因乌克兰问题短期内也不大可能得到改善,而中国一直是比较支持欧洲一体化进程的。此时若表示支持法国搞欧盟改革,无疑对法国的大国形象和国际地位是个帮助。最后,对马克龙的个人执政来说,民众期望很高,他的压力很大,若能从中国获得外部助力,是最直接也是最有效的办法。

访华的成绩是很清楚的。一是这次中国采购了180多架空客,中法在航空航天、民用核能等领域签署了50多项战略协议,几乎涉及法国现在所有有国际竞争力的产业领域。这将直接提升法国的经济增长和国内就业。二是在多极化、全球气候议题和欧洲一体化上,中法达成一致,满足了法国想要呈现的大国实力和形象。法国总统是全权负责外交的,外交上的成绩有助于提升选民支持率和他在欧盟内部的声望。三是通过三天的访问和多次见面,他与习近平主席建立了较好的私谊,也有助于未来中法关系的稳定和进一步推进。

南都:马克龙这次访华首站放在西安,放在古代丝绸之路的起点,颇有深意。在“一带一路”问题上,马克龙的态度也比较积极。

王朔:对于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战略,有些欧洲国家有疑虑,也有一些保持警惕,担心中国会借助“一带一路”战略强化政治影响力和输出“中国模式”。马克龙是欧洲大国领导人中第一个表态支持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的,不同寻常。首先,马克龙做过投资银行业务,善于抓商机,明白参加“一带一路”会给法国经济带来多少好处,他的商业敏锐性比一般的政治家要高。其次,虽然在体量上不如中美俄,但法国仍然是一个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大国,法国的殖民地曾遍布全球,现在与一些国家还保持着特殊关系。若能搭上“一带一路”的“便车”,有助于扩大法国在沿途国家和地区的政治影响力。最后,马克龙曾任法国著名哲学家保罗·利科的助手,素有“哲学家”称号,知道历史文化的重要性。这次他选择西安作为访华首站,延长了在大雁塔的访问时间,与中国佛教、伊斯兰教人士会面。他参观故宫时,特意邀请了法国的历史学家范华(Patrice Fava)陪同,而范华是个“中国通”。这些都表明他重视中法文化层面的交流,想全面了解中国。

经贸议题是重中之重

南都:未来中法在全球层面,多边外交和双边关系上,可以在哪些重点领域开展进一步合作?

王朔:双边关系最重要的还是经贸议题。中国是法国最大的贸易逆差国,法国方面统计的对华贸易逆差是360亿欧元左右。中国是法国的第二大进口来源地,在其出口国中排名第八,经贸上不平衡。法国一些学者认为,中法关系唯一的问题就是对华贸易逆差。他们曾问我:中国能不能控制贸易逆差?但实际上大家都知道,这事不是政府能控制的。中国也努力采取了一些措施降低逆差。比如说放开市场管制和投资限制,像这次就放开了法国牛肉的进口,降低法国产品的关税等。

一是中法都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两国关系一定会越出双边范畴,涉及全球议题。现在法国最关心的是气候变化问题,美国退出了巴黎气候协定。中美是两个全球最大的排放国,美国退出了,若中国再不支持,巴黎气候协定就等于被宣判死亡了。马克龙在访华前的一次采访中坦言,中国在气候治理方面的作用非常重要。没有中国的决心,就难以达成巴黎气候协定;没有中国信守承诺的恒心,也难以应对特朗普的退出决定。二是是两国在非洲的合作。非洲许多国家曾是法国的殖民地和“后院”,法国的影响力至今仍存。法国在非洲搞了“萨赫勒五国集团”,要切断恐怖主义的金融网络,甚至直接派出武装人员参战,并加强对非洲的教育投入,改善当地民生等。而近年来中国在非洲的影响力日益上升,中法两国在非洲的合作正当其时。三是在地区热点问题上,包括叙利亚问题,前段时间美国单方面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问题,甚至在朝核问题上,由于立场接近,中法都有合作空间。四是上面谈到的“一带一路”上的合作。五是在继续推进全球化、反对贸易保护主义方面的合作等。

南都:马克龙当选总统已经8个月了,如何评价他以就业为抓手推进的国内经济改革?达到预期目标了吗?

王朔:现在看是取得了一定成效,尤其是在就业问题上。之前法国的失业率一直在10%以上,这样的高失业率对法国经济增长和治安的影响很大。现在法国的失业率已经降到10%以下了,且趋势上还在降。要根本性解决失业问题,还是要改革,要解决法国劳动力市场僵化的问题,给企业更多用工自主权、减税。法国最新通过的预算也提出今年要给企业和家庭减税100多亿欧元。

南都:法国经济增长乏力的根源是什么?

王朔:一是体制问题。法国一直是“混合经济”,政府经常干预经济运行。基本上存活下来的,有市场竞争力的多是大企业,中小企业很少,这也是法国经济缺乏活力的根源。而这些大企业的生产又转移到了国外,从而出现了“产业空心化”的趋势,国内失业率居高不下。法国国内的制造业占其经济总量不到10%,在欧盟中排名倒数,甚至不如西班牙、意大利等国。二是思想问题。法国的政治家和民众对市场经济多抱持怀疑态度,且工会等利益团体的力量很强,动不动就上街游行,改革阻力很大。法国经济的问题明显,怎么改也清楚,但就是改不动,有点像“牛皮糖”。

“马克龙主义”还没成型

南都:去年竞选时,马克龙提出了改革欧盟的主张。现在看,他对欧盟改革的思路和具体主张是什么?

王朔:马克龙把改革欧盟视为国内经济改革的助力,只有欧盟好了,法国经济才能跟着好转,若欧盟经济出了问题,法国经济也不能独善其身。同时,他也认为欧盟只有团结起来,建立“主权、统一和民主的欧盟”,形成合力,才能与中美竞争。他主张“多速欧洲”,加强法国与德国之间的协调,在欧元区核心建立强有力的统一预算,设立欧元区财政部长职位。在支持欧元区各国进行经济改革的同时,欧盟应有更多手段和工具保证欧元区经济增长,并有能力应对各种经济危机的冲击。往纵深推进欧盟的财政一体化,是其改革思路的核心。

同时,针对日益严重的恐怖主义威胁,马克龙主张建立欧盟统一的防务安全体系,在2020年前建立一支欧盟共同干预部队,设立欧盟统一防务预算、欧盟反恐检察部门和情报共享机制。干预部队是对北约的一个补充,但是需要有独立的行动能力。

为应对近年来持续涌入的难民潮,马克龙建议设立欧盟申请避难局对难民身份进行审核,逐步建立起一支欧盟边境警察队伍以加强边境检查并遣返非法移民。

南都:一种说法认为,由于默克尔受制于这次组阁的失败,受制于德国现在的政治结构,法国现在正在从德国手中夺回欧洲一体化的主导权。

王朔:德国大选后,被寄予厚望的“牙买加联盟”(联盟党、自民党和绿党的代表色分别为黑、黄、绿,与牙买加国旗同色)没有谈成,的确出乎意料。新一轮的谈判结果即将公布,即使各党派达成了妥协,默克尔完成组阁恐怕也在三四月份了。由于受到德国组阁困局的影响,现在整个欧盟只有两个议程在推进,一是英国的脱欧谈判、一是欧盟的共同防务体系。这也反映了德国的巨大影响。

在这种背景下,马克龙希望能进一步平衡法德关系,回到从前由法国主导提议,法德协商好后再推进欧洲的一体化。欧债危机后,欧盟“双驾马车”中,法国的作用明显下降,往往是德国提议,德国决定,法国只能配合和跟从。这种局面是马克龙不愿意看到的,他希望回到从前,但也清楚没有德国的合作,欧洲一体化推行不下去。欧洲一体化现在面临的最大障碍是民粹主义,不仅仅是民众,还有一些成员国内的政党为了党派利益,不愿意承担一体化的成本和责任。

南都:马克龙上台后,在外交上的表现似乎比较活跃、直接,也比较出彩,相比前任奥朗德总统,他的外交政策有哪些不同?

王朔:马克龙的外交立足在国内改革的基础上,想“以外促内”,在提振法国大国地位的同时,更好地促进国内的经济增长,实现法兰西的伟大复兴。马克龙的外交的确有鲜明的特色,有学者总结为“平衡式等距外交”,与每一方都发展关系,但并不极力讨好哪一方。奥朗德时代的外交是想讨好每一方,结果却是每一方都没讨好。马克龙的外交比较直接、坦诚,不大受条条框框束缚。在美国宣布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后,他公开批评特朗普“选择错误”。但他又邀请特朗普访法,并在其精心安排下,访法期间没有出现反特朗普的示威游行。他打开凡尔赛宫的大门,邀请普京访法,并给予很高的礼遇,但在记者招待会上又批评俄罗斯干涉法国大选。

尽管外交有很强的“实用主义”色彩,但马克龙也不是没有信念或底线。有学者曾将其总结为“马克龙主义”,但“马克龙主义”还没有成型,还在形成过程中。

南都:有学者称,在法国的最近几届领导人中,马克龙最具“戴高乐”气质。

王朔:马克龙有理想、有魄力、有雄心,也不讳言要做法国的“戴高乐”或“拿破仑”。他不是法国传统政治体制内走出的领导人,5年前,他还在从事投资银行业务。之所以能当选总统,看似“幸运”,实际上是因为法国经济衰退停滞,左右派的改革都尝试但都没有效果的背景下,法国人用选票给出的新一轮“变革”尝试。马克龙的改革有强烈的法国“进步主义”色彩,不求结果,但求改变,也没有左右的政治派别色彩,一定意义上是对法国政治传统的颠覆。至于结果如何,现在他执政还不到1年,还需要事实和时间来检验。


本文为南方都市报见报内容,版权归南方都市报社所有。欢迎转发分享给朋友。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如需获得转载授权,请点击购买授权

2
阅读 240

最新南都独家内容,请扫小程序码

热门评论
打开南都自媒体,查看全部评论>>
TA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