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洋义工终拿中国绿卡!他在中国9年资助11个学生

南都人物
原创2018-06-12 00:02
关注

本文4435字,阅读完需要15分钟


吻纸龙最近满心欢喜,他怀揣了9年的梦想终于实现:5月31日,他拿到中国绿卡,拥有了在中国的永久居留权。

吻纸龙来自美国。他还有一个身份:东莞市千分一公益服务中心理事。

至今,他跟随东莞公益名人坤叔助学已有9年,共资助11名学生,其中有两名学生已毕业并开始工作。他说:“我非常热爱中国和东莞,我想为中国做点有用的事。孩子们通过上学掌握知识,有可能改变命运,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不会为社会增加负担。孩子受益,社会也受益,所以这件事意义很重大。”在吻纸龙的带动下,他的中国妻子和女儿也热心公益。


几经波折来中国


吻纸龙来自美国佛罗里达州,他与中国的缘分可以追溯到很久之前。大学刚毕业时,吻纸龙留校负责实验室相关工作。当时,学校邀请了一名中国教授,吻纸龙由此接触到中国,并逐渐对中国感兴趣。

几年后的一天,吻纸龙在实验室遇到一个高挑苗条、长发飘飘的中国女孩,吻纸龙“惊呆了”,觉得中国女孩“很漂亮、很优雅”。后来,吻纸龙还在家看到央视的一档文化类节目,这让他对中国的兴趣日益浓厚。

2005年,佛罗里达州一个名为“锦绣中华”的景点由于经营不善进行拍卖,吻纸龙前去围观。当时有个朋友对他说:“既然你这么喜欢中国,为什么不去中国教书呢?”

刚开始,吻纸龙觉得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但“去中国”的想法开始在他脑海中盘桓。后来,他在网络上搜索了相关资料,发现东莞一家翻译机构招人。吻纸龙投了简历,并成功应聘。2006年12月6日,吻纸龙来到东莞。8个月后,由于合同到期,没法续签签证,吻纸龙不得不回美国。

老外.jpg

来自美国的“洋义工“吻纸龙。

“在美国,我大部分时间都居住在乡村,我不喜欢大城市。但在东莞生活的这8个月,我发现自己爱上了东莞这座城市和东莞人。”吻纸龙说,那一次离开东莞,令他非常难过。

回美国后,吻纸龙在一家网站工作。在跟之前在英语角认识的中国女学生进行QQ聊天时,对方对他的工作很感兴趣,刚好吻纸龙也要招助手,他便于2009年2月再次来到东莞,对这名女学生进行培训。当时,吻纸龙发现,其实自己的工作可以不受地域限制,在中国与在美国一样可以工作,这似乎离他长期居住中国的梦想又近了一步。

不久后,吻纸龙在东莞认识了比他小6岁的单亲妈妈阿慧。阿慧是江西人,当时独自带着女儿小妍。吻纸龙委托阿慧帮忙打探办理工作签证事宜。通过努力,阿慧成功帮他申请到了工作签证。2010年2月,吻纸龙持工作签证来到东莞工作、居住。

在后来频繁的接触中,吻纸龙和阿慧产生了感情并日渐升温。2011年4月,两人结婚了。目前,夫妻两人都在一家网站上班,有固定收入。

吻纸龙英文名叫Brent,“吻纸龙”是他给自己取的中文名。之所以叫这个名,是因为他喜欢中国龙,且出生的年份也是龙年,他觉得“龙很帅”。名字中的“纸”,是因为他的工作和“纸”有密切联系;另外他喜欢毛泽东的一句话:“一切帝国主义都是纸老虎”。在他心目中,毛泽东和美国第一任总统乔治·华盛顿一样,都是伟人。

至于为何姓“吻”,他表示,因为“吻”和他的英文姓氏读音接近。虽然中国朋友曾告诉他,在中国,姓“吻”是一件非常疯狂的事情,但他认为这个姓比较酷。

 

带动妻女做公益


在美国时,吻纸龙便常参加各类公益活动。2009年2月第二次来到东莞时,吻纸龙便开始打探东莞的公益机构,想继续从事公益活动。他咨询了两个朋友,巧合的是,这两个朋友不约而同都向他推荐了坤叔助学团队。

后来,朋友带吻纸龙见到了坤叔。坤叔助学团队“直接把钱送到学生手中”的做法,让吻纸龙十分认同。很快,他通过坤叔团队,为广西一户贫困家庭捐助了200美元,帮助他们修葺破旧的房子。得知广西宁明很多孩子没有鞋穿,吻纸龙又捐了一万元。坤叔约他一起前往东莞厚街一家工厂,给孩子们买了450双鞋子和900双袜子。随后,坤叔助学团队将鞋袜送到孩子们手中。

吻纸龙(前排右一)跟随坤叔一起前去助学。受访者供图.jpg

跟着坤叔助学团队做公益的吻纸龙。受访者供图

坤叔助学团队有一条规定:资助人认捐了学生之后,要“一管到底”,即不能中途放弃资助,须资助学生完成学业为止。因此,在没有确定自己能长期定居中国的情况下,吻纸龙不敢贸然认捐学生。直至2009年下半年,阿慧确认能帮他申请到工作签之后,他才开始资助学生。

吻纸龙资助的第一个学生是来自广西宁明的红平。当时,红平正读小学二年级。2010年5月,吻纸龙和阿慧、小妍三人悄然前往红平家中探访。由于事先没有联络,见到自己的资助人时,红平十分开心,并跟小妍玩得很好。看到红平时,吻纸龙也非常高兴,“在见到孩子时,觉得前面办理签证经历的种种困难都很值得,很有意义。”

在“千分一”负责人、助学名人坤叔看来,吻纸龙为人很实在,心底善良,性格平和。

坤叔.jpg

吻纸龙和坤叔在一起。

每次跟坤叔助学团队的成员一起外出助学,吻纸龙都很受孩子们欢迎。孩子们看到他这张与众不同的西方面孔,且留着长长的头发和胡子,都十分好奇,把他团团围住。吻纸龙也很乐意跟孩子们交流,对他们有问必答。

至今,吻纸龙共资助了11名中国学生。其中有两名学生已毕业,一名在当导游,一名在学汽车电气。近两年,在吻纸龙的带动下,阿慧也开始助学。目前,两人都是东莞市千分一公益服务中心(坤叔于2011年10月注册成立的公益机构)的理事。由于“千分一”从不接受社会捐赠,理事每年都需交6000元以上的行政经费,用于3名专职人员的薪酬等,加上助学款,吻纸龙和阿慧目前每年用于公益事业的开销达3-4万元。

吻纸龙对小妍视如己出。他很喜欢动物;在他的影响下,小妍也开始关注动物。前年,小妍去美国呆了十个月,就经常参加动物保护相关的公益活动。


入乡随俗划龙舟


吻纸龙很喜欢中国文化,其中就包括划龙舟。

8年前至今,吻纸龙一直租住在东莞寮步镇横坑村。每一年端午,横坑村都会持续举行一周到十天左右的划龙舟。那段时间,吻纸龙白天上班,下午五六点必定赶到湖边,跟村民一起划龙舟,绝不会因为其他事缺席。大多数时候,他都是一名划手;但有时也会站在船头,吹哨当指挥员。吻纸龙也会站在齐脖深的河水中,拿起相机给其他划龙舟的村民拍照。

吻纸龙(左二)很喜欢划龙舟,每年端午节都不会缺席。受访者供图.jpg

吻纸龙对端午划龙舟特别感兴趣,每年都在东莞跟着村民划龙舟。受访者供图

“这种运动需要齐心协力,我很喜欢大家一起努力的感觉和氛围。”吻纸龙说,有时村民会问他:“你不会说中国话,更不用说白话了,怎么能跟上大家的节奏呢?”吻纸龙答道:“很简单啊,看前面的人,他们往前就往前;他们往后就往后。”

每天划完龙舟,村里都会举行热闹的聚餐,大家会自愿捐款用于聚餐,吻纸龙每年都会捐3000-4000元不等。最近,他看到村里缺少一个他十分喜欢的户外运动器材——下拉器,便掏出1500元购买了一个,并请村委会安装好。一来自己可以利用它锻炼臂力,将龙舟划得更好;二来也便于村民锻炼。今年端午节即将来临,吻纸龙对再次登上龙舟充满了期待。

在妻子阿慧看来,吻纸龙性格温和、幽默、为人简单,相处起来很轻松、愉悦。南都记者在“千分一”办公室采访吻纸龙时,有工作人员拿起相机给他拍照,每次,他都十分配合,伸出左手,做一个胜利的手势。

吻纸龙(左一)很喜欢划龙舟,每年端午节都不会缺席。受访者供图.jpg

吻纸龙站在船头,吹哨当指挥员。受访者供图

吻纸龙的幽默随处可见。至今,他会说的中国话仍不太多。“但我学会了最重要的一个中文短句,还可以救命!”原来,中国人太好客,每次吻纸龙跟中国朋友外出吃饭,对方都会劝他:“多吃点!”刚开始,吻纸龙用英文回答:“I'm full!”尽管对方懂英文,仍一遍又一遍让他多吃点。后来,吻纸龙终于学会用中文说“吃饱了”,于是对方立马不再劝他。“不然会撑死的!”吻纸龙笑说。

闲暇时,吻纸龙喜欢看科幻小说、看电影。有时,他还会与村里的朋友一起喝茶。当然,每次都要带上妻子阿慧当翻译。

 

9年终拿中国绿卡


2009年刚参与助学时,吻纸龙便有了移民中国的想法。后来,这种想法日益强烈。

根据规定,外国人跟中国人结婚满5年,且在中国连续居留满五年、每年在中国居留不少于9个月,就可以夫妻团聚名义申请中国绿卡。2011年4月1日,吻纸龙和阿慧拿了结婚证。2016年4月1日,吻纸龙迫不及待地递交了中国绿卡的申请书,“一天都不想耽误。”

事实上,在递交申请书之前,吻纸龙四处打听申请中国绿卡的事情。但很多人都告诉他:“这是基本不可能的事情。”但吻纸龙态度很坚定:“不可能也要申请。”如今,他终于梦想成真。

5月31日下午4点,阿慧接到东莞公安部门工作人员的电话,称吻纸龙的中国绿卡办下来了。阿慧在电话里告诉对方:“那我们过两天去拿。”当她把这个消息告诉吻纸龙时,吻纸龙迫不及待地说:“不行,马上去拿!”

吻纸龙的绿卡.jpg

来中国9年后,54岁的吻纸龙终于拿到梦寐以求的中国绿卡。受访者供图

当天下午5点,54岁的吻纸龙终于拿到了梦寐以求的中国绿卡。他告诉阿慧,自己真想在大街上把绿卡给每一个人都看一下。回家后,吻纸龙又把绿卡翻来覆去地看了又看,并问阿慧:“我不是在做梦吧?这是不是真的?”他还打趣地问:“绿卡为什么不是绿色的?”

为了庆祝9年的梦想终于成真,6月9日晚,吻纸龙和阿慧邀请了众多朋友聚会,一起分享喜悦。

拿到绿卡后,吻纸龙便拥有了在中国的永久居留权。不过,他仍有遗憾。目前,吻纸龙的中国绿卡“国籍”一栏写的是:美国。他的下一步计划是:一年后申请中国国籍,成为一名真正意义上的中国人。为此,他下定决心,准备开始认真学中文,“可能到时要面试吧,现在提前做好准备。”

尽管很多人都告诉吻纸龙,申请中国国籍是件非常难的事情,但他说,自己一路走来,经历了太多的“不可能”,但最后都把它们变成了“可能”。所以这一次,他也会全力以赴。

 

对话
“最开始两三年,父母总是劝我回美国”

南都:目前跟受助学生都有联系吗?

吻纸龙:都有联系。孩子们都很好、很乖、很懂事,让我觉得帮助他们很值得。逢年过节,他们都会主动问候我们,让我们觉得很温馨。就算是毕业了的学生,也在尽力回报我们。一名学生家里种植水果,近几年,他每年都给我们寄水果。还有一名学生毕业后做了导游,去年我们去那里,她还特意请假,免费做我们的导游,给我们讲解各种景点和当地风俗。

南都:在东莞生活了这么多年,最喜欢东莞哪些地方?

吻纸龙:太多了!东莞有本地人,也有外地人。在东莞基本可以接触到来自中国各个地方的人,比如湖南、四川、江西等。另外,东莞的气候不冷。我家乡也位于美国的南方,这里的气候跟家乡气候很接近。在美国除了几个大城市,出行必须有车。东莞不大不小,生活节奏也不紧不慢。在这里,我很开心不用自己开车,出行坐公交车、打车,都很方便。

南都:你选择在中国定居,父母是否反对?

吻纸龙:最开始两三年,父母接受不了,总是劝我回去。后来我结婚了,带着妻子和女儿一起回去看他们,他们也知道我铁了心要留在中国,于是就慢慢接受了。

南都:对于未来有什么规划?或者有什么期待?

吻纸龙:除了学中文、拿到中国国籍,最大的心愿是希望有更多的业余时间,可以更多地参与“千分一”的公益事业。

 

出品:南都采编指挥中心

统筹:南都人物新闻工作室

采写:南都记者 田玲玲

摄影:南都记者 方光明(除署名外)


编辑:胡群芳

记者
点击头像查看记者作品并报料
田玲玲
东莞新闻部记者
本作品著作权归南方都市报社所有,如需使用需经书面授权。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3002731。
社会东莞
116
阅读 1798993
热门评论
打开南都自媒体,查看全部评论>>
继续阅读

最新南都独家内容,请扫小程序码

好嘢听新闻报料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