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仔拍纪录片,向一代粤剧人的芳华致敬

咩事
原创2018-08-10 07:32
关注

DKEA0210.jpg

2018年8月10日南都版面。


785337078293865268_副本.jpg

主角欧凯明与导演卢川首映结束后与观众互动。


8月9日,纪录电影《粤韵芬芳》在广州大剧院实验剧场首映。  

作为广州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打造的“广州文化艺术影像志”系列纪录片的第三部作品,《粤韵芬芳》以广州粤剧院文武生欧凯明为主角,叙述以他为代表的一代粤剧人紧扣时代脉搏、不断求新突破的执着和坚守,勾连出改革开放40年来粤剧发展的光辉历程;这部纪录电影通过见人见物见生活的叙事方式,再现经典记忆和历史情境,藉镜头语言缅怀前辈大师和历史名角。

《粤韵芬芳》以粤剧的传承和传播为主题,透过艺术故事讲述粤剧发展历史,呈现粤剧时代魅力。

首映仪式上,广州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局长陆志强表示,《粤韵芬芳》的制作是一种跨时空的文艺传承,是一种跨平台的文艺传播,是紧跟时代发展进行跨平台、多媒介融合的重要文艺发展形式。他表示,这样的融合传播形式,不仅烙下广州这座城市文化印迹,也能让市民找到文化归属感,同时能有效调动多方资源优势,增强粤剧等具有广州特色的文化艺术在全国乃至国际上的文化辐射力和影响力。


屏幕快照 2018-08-06 下午4.56.41.png舞台上的欧凯明。



●行业高潮时,他默默练功,别人笑他疯

●行业低潮时,他仍在坚守,别人说他傻

文武生欧凯明:站在舞台上 才有我的价值



当今的粤剧艺术中,欧凯明无疑是文武生的领军者。

中国戏剧家协会秘书长崔伟这样评价欧凯明。

在纪录片中,欧凯明细述自己从艺的心路历程,他说,“当你了解了一个作品从排练到形成到每次演出的付出,我就好想更多的人来关注粤剧,进入剧场去看一场戏。”

而他最孤独的时候,是很努力地排了一个好戏却没人看,所有的付出原来根本没有人理解。

他也曾经彷徨过,几十年过去了,回过头来看,当时如果选择另一个行业,可能活得会更好一点。

从艺四十一年,他仍在坚守。选择了粤剧,就要有这份责任,有这个担当去传承,是他秉持的信念。


屏幕快照 2018-08-06 下午4.54.22.png

《粤韵芬芳》以广州粤剧院文武生欧凯明为主角。


入行:跟头翻得不好 刀片就过来了

现今的粤剧名角,入行时并不是最受关注的那个。

在小学的时候,欧凯明根本不知道什么叫粤剧。1977年,广西合浦师范学校要招一个文艺班,学校有十个八个去考,复试、复试再复试,一共考了六七遍,最后只有他被录取。“那个时候最大的心愿就是离开农村,我们校长说了一句话——我现在都记得——多少人想要那本米簿,希望你好好努力啊。”

欧凯明刚开始学戏的时候,并没有那么优秀,招生时考虑让他演丑生,为了能留下来,欧凯明默默用功。“每天早上八点起床,对着那个田野,没人的地方就喊,吊嗓子,坚持了两年,你想象一下现在学戏哪里有这样的人呢。”广州红豆粤剧团艺术总监苏文权说,同学们都在打牌都在玩的时候,他在钻研,每个角色都会在那里不断地演,“然后就会有人说这个人疯了似的。”

学戏有多苦?“要打一年哭一年,哭一年再打足三年,甚至打足六年,”欧凯明说,戏曲演员不打出不了神彩,他承受的耐性、力量、痛苦是要超出常人的,比如一个动作,常人定一分钟,你需要定五分钟,上台用10个跟头,你在台下要翻足二三十个,甚至40个,翻得不好,刀片就过来了。但那不是真打,是让你长记性。

想要留在城市,需要非常努力,欧凯明凭借努力留了下来。

回想起几十年前,戏曲还是一枝独秀。1980年,欧凯明加入合浦青年团开始粤剧演出生涯,当时他们就排了一个大戏《白蛇传》,一演就演一个月,五六十场,天天满座。常常演员去练功时,就看见剧场排长队买当天晚上的票。

国家一级编剧、广州文学艺术创作研究院副院长梁郁南回忆,1978年之后慢慢恢复古装戏,“那种盛况空前,现在回忆起来都非常激动。”


屏幕快照 2018-08-06 下午4.57.17.png

舞台上的欧凯明。


低迷:这一行还行吗?

上世纪80年代中期,很多娱乐方式开始走进人们的生活,录像、电视开始普及,看戏的人少了,人们的生活方式、观念发生了改变。

“年轻人都买票来看综艺晚会,我们也曾经中间加了传统的折子戏,没想到他们看到那些传统的戏之后,起哄。确确实实那个时候对我们来讲,冲击很大,真的是心灰意冷。”纪录片中,中国戏曲学院副教授、导演系副主任王永庆叹息。国家一级编剧、广州文学艺术创作研究院副院长梁郁南记忆中,1986年,广州一个大都市,一个月看不到一台粤剧。

戏曲开始低迷了,欧凯明所在的合浦青年团也解散了。

三十岁,欧凯明不禁问自己,“到底这个东西还行吗?特别孤独。”那段时间,他靠出演电视剧和在歌厅唱歌维持生计。

就是在这个时候,南宁文研所所长非常高兴激动,拿一封电报过来,告诉他,红线女看中他了,要他去广州。

欧凯明却纠结了起来,自己所从事的这个东西,练了十几二十年了,一身功夫放弃了,很可惜。但是继续走下去,它也会带来很多痛苦的东西。比如说生活上的压力,还有观众的问题。

在拍电视电影的期间,导演也劝他改行,甚至说送他去北京学习普通话,“但我总觉得舞台才是最能发挥自己的地方,在拍外景的时候,一有时间我还记着练功,惦记着舞台。”越学越练,就越爱上这个粤剧。

“后来,红老师亲自去了广西。我现在还记得,她对着这几个领导鞠躬,为了我的过来。”谈到这里,欧凯明哽咽了。


屏幕快照 2018-08-06 下午5.25.11.png

欧凯明是红线女的弟子。


因缘:成为红线女的弟子

“好多人都劝欧凯明,都说他,欧凯明你这个傻子,你干什么不好,你非得死在粤剧这个舞台上,难道粤剧离开你就灭亡了吗?他说不是粤剧离不开我,是我真的离不开粤剧。”中国戏曲学院副教授、导演系副主任王永庆在访谈时这样表示。

每一个行业都有高潮和低潮的时候,在低潮的时候,总是需要一班人来坚守。欧凯明成为了坚守粤剧的人。

“你就是戏的,你就是粤剧的,你就是这个舞台了,你不能有其他任何想法了。只有站在这个舞台上,才有我的价值。”

1992年,欧凯明由广西调至广州红豆粤剧团正式成为红线女入室弟子。忆起跟红线女第一次排戏,欧凯明内心很紧张,但红线女一站在舞台上便完全进入人物进入情境,非常投入,在她的带动下,欧凯明很快也进入人物的情绪当中。“红老师说,不单单是在排练场,你还要花费很多时间在案头上、在书本上,去完成这个角色的塑造。这点我觉得对我受用是终生的。”

与欧凯明共事18年的广州粤剧院董事长、书记余勇介绍,欧凯明很有艺术追求,是粤剧界第一个研究生。

2003年,已是梅花奖得主的欧凯明,考入中国戏曲学院研究生班。他认为,随着粤剧的发展,需要一些其他的文化来增强它的生命力。“这个舞台呀,一亩三分地,要把它耕耘好了,真不容易。”

毕业的时候他带着《刑场上的婚礼》去演出,2009年,《刑场上的婚礼》在大学城上演也广获好评。戏迷何文倩评价,“他那些柔软的地方才是最能打动我的。”在塑造英雄形象的时候,欧凯明侧重还原他作为一个人的情感。整个戏的定位,是希望年轻人能够进来看戏,接受而且坐得下。


屏幕快照 2018-08-08 下午6.44.13.png

忙碌的后台。


传承:让出舞台 给年轻人去演

在《南越宫词》一剧中,垂暮老矣的王者赵佗被欧凯明演绎得入木三分。广州市老市长、广州市振兴粤剧基金会创始人黎子流评价,“现在是粤剧艺术他表演最顶峰的时间,基本上没有什么唱腔,完全是用道白来表达感情的。”

时间过得很快,欧凯明都没意识到,自己从艺已经41年了,“突然提醒自己,不小了,过五十了。”

从业这么多年,对人物的把控,对舞台的驾驭能力是最有感觉的时候,但对很多戏,往往也是力不从心了。

“梨园行的精神就是传承两个字。”中国戏曲学院副教授、导演系副主任王永庆说。

尽管,舞台的一亩三分地,令欧凯明欲罢不能。传统还是要传承下去,欧凯明认为,每一代人都有每一代人自己的责任,他的历史使命,主要是让这个舞台出来,尽量地提供给年轻人去演。“我徒弟们处在的社会不一样,更多东西没有经历,他们心急了一点。中国的戏曲就是那句话,时间艺术,时间很重要,舞台很重要。戏曲演员没有捷径可以走的,你必须要对这个舞台有敬畏之心。”


85后广州仔导演:

片子主题是一个“情”字


《粤韵芬芳》的导演是土生土长的85后广州仔卢川。

他在香港浸会大学硕士在读期间就凭借《天光》《漂浮岛》等优秀作品闯进影视艺术创作行业,并在北京大学生电影节上荣获原创影片最佳导演奖。

“有机会可以为广州拍个片子,很难得,毕竟广州是我的家。”卢川说。而在接拍这部纪录片前,他从未接触过粤剧。

年轻人来拍粤剧纪录片,得唔得啊?一开始,欧凯明心里没底,与导演见面,他就抛出个问题,“你有没有看过粤剧?做戏曲文艺方面题材,你要进剧场看戏。”聊不过三句,就觉得“他对粤剧的了解度很粗浅”。但听说对方是广州人,可以通过广州年轻人的视角来看粤剧,或许拍出来有更多人喜欢。

卢川和欧凯明都表示,一开始自己是抱着完成拍摄任务的心态做这件事。但接下来的跟拍过程,卢川被欧凯明打动了。

12月20号,粤剧《岭南一粟—欧凯明艺术专场》开始排练,卢川从排练到正式演出跟足7天。“那时只是排练,不是正式演出,走上舞台后,锣鼓声音一响,他就是立即进入状态,专注不受周围任何干扰。表演很有力量、霸气,发自内心散发出来的力量,把我们震慑到。”

卢川在欧凯明身上看到,对舞台的敬畏是这样,那种全身心投入做事的态度非常打动人。卢川推翻了之前的剧本,完全用客观记录手法进行拍摄。

卢川很喜欢的一场戏是《南越宫词》,红线女去世后,欧凯明觉得自己老了,他借老态龙钟的角色来了一段念白,“无论你是帝王,还是平民百姓,最后都是一塚泥,留下的只有那份情,那份爱。”

在剪辑到后半段的时候,卢川慢慢开始理解欧凯明,理解他以前说的那些话的意义,也为整部剧定了主题的调,就是一个“情”字,要讲述的就是,所有粤剧这一代人对粤剧的这份感情。

“一个作品要有情感才行,无情不感人,无技不惊人。”看到纪录片的欧凯明说,对这个片子很满意,也被拍摄团队的认真所打动。


戏迷说

欧老师穿着戏服在舞台上的时候是会发光的!

真正的粤剧人唱的是很美的,应该去剧院感受,才会理解那种美。希望粤剧能越来越好,有更多年轻人会喜欢粤剧,爱上粤剧。

——观众黎同学


离开家乡三十多年,又听到粤剧乡音,很难得也很高兴。艺术其实不分国界不分语种,主要是去体会一种氛围,有机会也会支持从小在德国长大的孩子走进剧场去观看粤剧,体会这种独特的艺术。

——一名从德国回来参加首映礼的观众


采写:南都记者 李春花  实习生 郭妍 通讯员 欧璐

摄影:南都记者 张志韬   导演卢川供图

(鸣谢该片文学编辑孔丽丽提供素材)


编辑:邹琳

记者
点击头像查看记者作品
李春花
采编指挥中心记者
本作品著作权归南方都市报社所有,如需使用需经书面授权。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3002731。
广州
12
阅读 16902
热门评论
打开南都自媒体,查看全部评论>>
继续阅读

最新南都独家内容,请扫小程序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