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佳士“维权”调查:策划导演逼停企业生产,“占领”派出所

南都即时
原创2018-08-24 23:31
关注

从呼吁组建工会为企业员工“维权”,到多次围堵企业大门、甚至“占领”派出所长达10小时,一场持续了一个多月的“维权行动”在深圳坪山上演。

但与常见的维权不同的是,这群“维权员工”特别撰写了“宣传计划”,针对深圳佳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及当地派出所,连续策划了多场行动方案:先是冲进厂区逼停生产运营,又在派出所打出“黑警打人”等横幅、齐唱“团结就是力量”,在录制现场视频、配上文章后,通过线上转发传播,呼吁不了解真相的更多网友前往深圳声援这场“维权”。

深圳佳士“维权”事件背后真相到底为何?记者通过实地走访,对此进行了调查。

一日之内,从围堵企业到“占领”派出所

地处深圳坪山的佳士科技股份公司是一家从事焊接设备研发、生产和销售的上市企业,员工有900多人,可就在前不久,这家公司却多次被人围堵。

7月20日,早晨8点,和往常一样,身着深圳市佳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佳士公司”)制服的员工们,陆续来到位于坪山的厂区,准备开始一天的工作。

就在工人们三三两两步入大门时,一行七人突然冲向佳士公司大门,门卫保安还没来得及反应,其中六人便已冲进大门,随后被保安拦下。

事后,从监控视频中可见,一名冲进厂区的男子在拉扯中倒地,而其同伴并未上前询问伤势或将其扶起,反而是第一时间拿起手机进行拍摄。

随后该倒地男子在另一位同行者的陪同下,被送往医院检查。

出人意料的是,1个多小时后,一行七人中的其余5人,带着临时制作的标语和牌子,再度出现在佳士公司门口。他们一边高举“黑心企业”的牌子,一边高喊口号,围堵住公司大门。

民警接报抵达现场后,这5人态度恶劣、拒不配合调查和询问,还一度抓扯、冲撞阻挠执法,多位出警民警在处置中被抓扯受伤。

为避免事态升级,民警采取强制措施,将5人依法强制传唤至燕子岭派出所进一步调查。

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当日10:30许,在5名“维权员工”被带往派出所不足1个小时,又有19名自称是“维权员工”的家属、工友者,冲进了燕子岭派出所。

监控视频显示,派出所大厅被19人挤满,他们手挽手、大喊“放人”、高唱《团结就是力量》,不仅派出所无法正常办公,当地居民也无法到派出所报警办事。

微信图片_20180824134420.jpg

自称是“维权”员工家属或工友“占领”派出所,最长时间达10小时。

据警方介绍,这群人在派出所大厅的“维权”一直持续到当天16时左右,警方多次劝诫、警告无效,最终深圳市公安局坪山分局将19名闹事人员控制并依法审查处理,在教育训诫后,于次日凌晨陆续将24人释放。

一日之内,事态连升三级,“维权员工”从最初围堵企业大门,演变成了“占领”派出所,这让派出所民警都感到“蹊跷”。

更让民警们不解的是:为什么在企业门口同伴倒地,“维权员工”第一反应不是询问伤势或将其扶起,反而是举起手机录像拍照?

很快,一系列“工人维权”的视频在网上传开,谜底浮出水面:这些“维权”人员,大多是佳士公司的前员工。其中,刘某华7月16日在上班期间因车间风扇朝向问题与另两名员工发生冲突,被甘某鹏、甘某华打伤,随后甘某鹏、甘某华被警方行政拘留,3人均被公司以违反厂规厂纪为名开除;米某平等则是主张组建工会为员工“维权”但未获得企业及时支持、对劳资纠纷的处理结果不满。在网上传播的视频和文章中,他们称佳士调休不合理、不正常支付加班工资、强迫工人每周徒步为公司做广告,称佳士企业是“违法黑厂”,还将民警依法处置的行为称作是“黑警打人”。

持续发酵:闯进工厂车间,逼停生产运营

一日内三度升级的“维权行为”刚刚谢幕,这场长达一个多月的“闹剧式维权”才刚刚开始。

7月21日下午和7月22日下午,余某聪、刘某华等人连续两天带领着二三十人,围在燕子岭派出所门前,互挽胳膊、高喊口号,“占领”派出所门口3—4个小时。

7月24日,余某聪、刘某华、米某平等20余人又多次冲进佳士公司大门,呼吁厂内员工一起“维权”。

7月25日晚,余某聪、刘某华、米某平等7人还向正在年度聚餐的佳士公司员工发传单。

7月26日上午,余某聪、刘某华、米某平等20余人再次冲进佳士公司。监控视频显示,一行人迅速地躲开保安的阻拦,冲进佳士公司厂区五楼车间示威,“占领”生产线,余某聪等人还举起手机录制视频称“我们‘维权’成功了!”“我们胜利了!”

微信图片_20180824134531_副本.jpg

监控视频显示,“维权员工”多次围堵企业大门、试图冲进厂内。

当天长达4个多小时的“维权”,导致佳士公司车间一度停产,运营瘫痪。

而当他们得知7月27日下午有重要海外客户将到佳士公司参观后,27日下午,他们再次组织25人在佳士公司门口举标语、喊口号,并冲入厂内。

鉴于上述“维权员工”连续多日围堵企业、派出所,参加人数越来越多、且愈演愈烈,对园区的公共秩序也造成影响,7月27日,警方将25名涉嫌寻衅滋事的嫌疑人抓获,当晚又对另外4名挑头闹事的嫌疑人采取调查措施。

据佳士公司生产部负责人称,仅一周多的围堵和“维权”,给企业带来的直接损失初步计算就有一百二三十万。

事后据“维权员工”余某聪回忆,之所以采取这样“闹剧式维权”的方式,是因为在他们看来,“只有这样才能给佳士公司施加压力,影响他们公司效益了,他们才可能与我们协商,达到我们的诉求。”

事前有策划:线下“行为艺术”,线上转发传播

据了解,“维权员工”余某聪只有小学学历,为何他能一呼百应策动众多工人多次聚众滋事?

警方在米某平家发现了一本笔记本,详细记载了有关此次行动的全套行动方案和宣传计划。笔记鉴定显示,该份方案由余某聪撰写。

在行动方案和宣传计划中,对“线上+线下”的行为做了详细的安排:

首先在线下采取聚众闹事、打横幅举牌、喊口号唱歌等“行为艺术”,然后录制视频、配发文章在线上进行转发。

宣传计划中还注明:要统计微博账号、转发要带转发语,分别在微信群、微博、贴吧、论坛等网络平台上分开转发;还要在头条、抖音等社交平台上组建“声援处理恶警、黑保安打人”等多个“声援群”。

微信图片_20180824134706_副本.jpg

“维权员工”在派出所外手挽手、举牌子。

行动方案中给参与的人员编了代码,还写道:为确保安全,手机要注意格式化,还要统一对外回应的“口径”,比如“看到这个事情很气愤,就转发了,其他不知道”。

在这样的“策划”和“导演”之下,“维权员工”们的“维权”行为,不断被拍成视频,通过不同网络媒体平台转发,陆续吸引来不少不了解事实情况网友的声援。

而据米某平回忆,在这些微信群、声援群里,“维权员工”们也不断获得“指点”,比如有人指点他们要喊口号、演讲、在工厂门口和派出所门口围堵时还要注意手挽手组成队形。

“声援者”自述:不应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参与声援

记者在走访调查中了解到,佳士“维权”事件从前期的酝酿到后期声援传播,有着314名成员的微信群“打工者中心群”是一个主要渠道。

该群的管理员、32岁的付某国也是“维权员工”的一位坚定的声援支持者。警方调查显示,“打工者中心”是一个非政府组织,自成立以来迄今未在国内获批,付某国从2016年开始在该组织内实际负责日常工作运行,而“打工者中心”的全部实际开支,则是由境外非政府组织“劳动力”资助。

在“打工者中心”的工作电脑上,警方还发现并破译了一个名为“员工培训资料”的加密文件,里面存有包括怎么组织罢工、怎么对付警察、怎么回避询问、怎么发展与组织工人运动等文档。另外还有怎么接触工人、建立工人组织,培养工人先锋、成立“独立工会”、发现培植权益争议议题、累积愤怒、编织希望、组织行动、谈判策略等内容。

微信图片_20180824134953.jpg

“维权员工”在派出所外手挽手。

据付某国自述,余某聪因旷工、打架等行为被佳士公司开除后,今年5月经人推荐,认识了付某国。7月18日,他通过微信群看到余某聪等人发布佳士公司事件的情况后,就开始关注。

“7月20日,群里有人发了派出所将余某聪等人带到派出所审查,要求大家前往现场声援,我也在群里转发了声援内容,还说‘大家相互支持一下’。”付某国称,当时,也有网友在群里吐槽说“他们又去闹事”,但他马上反问“这怎么叫闹事?要惩治行凶者,这叫闹事吗?”

7月21日下午,当余某聪等22人正在燕子岭派出所门口聚集喊口号时,相关视频传到群里,付某国又在群里说:“很多女性工友,女的都那么勇敢,男的还害怕什么?”

其后,付某国多次转发“维权”视频和文章,还号召群友支持声援,称“有条件的可以到现场!来不了的在网上直播!转发!”

据付某国自述,7月22日下午,他也曾参与“维权员工”围堵燕子岭派出所的现场围观,并拍摄视频回传。

7月23日,付某国用“向死而生”“屡败屡战”的微信号加入了多个声援佳士公司“维权”事件的微信群。在“声援处理恶警、黑保安打人”微信群1、2、3和“夏虫1”“夏虫6”微信群,付某国抨击佳士公司拖欠余某聪工资、高温补贴、不按法律支付工资,还将微信群中余某聪在派出所门口演讲和唱歌的视频和一些声援佳士事件的帖子发到有314名成员的“打工者中心”微信群,并号召群内成员“大家相互支持一下”,要求“有条件的可以到现场!来不了的在网上直播!转发!”

参与事件的杨某甫在微信群中对付某国响应:“要佳士员工集体罢工,去‘维权’,堵派出所大门和区政府大门。”

事后,付某国也反省称,佳士公司的闹事员工过激行为违反了国家法律,特别是不应该组织人到派出所闹、冲击国家机关,在政府出面答应解决问题后还继续闹。“我自己也不应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参与声援他们,整个事件对社会秩序和老百姓的生活都带来不好的影响。”

专家:维护自身合法权益本无可厚非, 但须在法律范畴内

回顾持续一个多月的佳士“维权”事件,记者调查发现,事实上,网上转发传播的有关视频文章、以及网友们的“声援议论”,不少也存在刻意夸大和失实成分。

比如针对7月20日的一条“维权”现场视频,余某聪私下与付某国讨论称:“那是警察打人”,付某国看完后评论说“这哪是警察打人啊?这不像是打人”。但当天付某国在群里依旧称“佳士组建工会,工人被暴打”。7月30日,深圳市坪山分局就此公开澄清:在此次事件处置过程中,警方始终保持克制,规范文明执法。

微信图片_20180824135108.png

深圳警方通报此事。

组建工会这一原本合理合法的诉求,在“维权”过程中也逐渐走向非法。据坪山区工会介绍,5月21日,米某平、余某聪向区总工会递交联名信,表达组建工会意愿。其后,经多番沟通,感到“企业对建会认识不足、建会意愿不高”。7月份,并非工会会员、不具备筹备组人员资格的米某平等人擅自打出“上级工会指示和要求”名义,在佳士公司筹建“佳士工会筹备组”发展会员,试图组建“独立工会”。这一行为,已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会法》和《中国工会章程》相关规定。

警方在调查中还发现,参与该事件的多位员工,此前曾一起在多个公司工作,当遇到劳资纠纷等问题时,他们也曾通过堵路、发动罢工等方式,直到获得赔偿、达到诉求后才罢手。

就此,广东中安律师事务所律师潘翔告诉记者,维护自身合法权益本无可厚非,但一定要通过合法的手段和正当的法律途径依法依规解决,切忌用非法手段、非法聚集,扰乱和冲击正常的社会秩序。我国的劳动法律法规、劳动者维权的法律依据、法律武器是非常充分的,劳动者可以向劳动监察部门,投诉、举报用人单位。

深圳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教授曾月英也指出,当前,中国正处于转型发展时期,由于利益结构调整频繁,利益诉求日益多元,表达方式多种多样。但不管什么诉求,不管何种方式,都必须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进行,任何人都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

采写:南都记者 嵇石


编辑:张亚莉

本作品著作权归南方都市报社所有,如需使用需经书面授权。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3002731。
392
阅读 115754
热门评论
打开南都自媒体,查看全部评论>>

最新南都独家内容,请扫小程序码

好嘢听新闻报料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