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孩们长大啦!明后两年广州幼儿园学位缺18.3万个

咩事
原创2018-08-27 07:38

羊城论坛关注学前教育问题,广州幼儿园学位够不够?怎样迎接一两年后的二胎入园潮?广州为什么公办园占比远低于京沪?……8月23日,广州市人大常委会主办的羊城论坛关注了学前教育话题,广州市教育局等部门代表在论坛上摆出广州学前教育的“家底”和发展方向,人大代表与市民热烈讨论,市人大常委会教科文卫工委主任赵南先则直言“广州学前教育在量、质、均衡方面都不能满足群众需求”。


为什么市民感觉“入园难”? 

越秀、海珠、天河学位不够 增城、从化学位有余 

广州市教育局副局长华山鹰介绍了广州学前教育发展的现状和困难。2011年至2016年,广州推行过两期“三年行动计划”来提升学前教育水平,“还是有成效的,虽然有不足”:全市幼儿园数量达到1821所,比2013年第一期行动计划结束时增加了215所,其中普惠园(包括公办和民办普惠性幼儿园)有1419所,占比77.9%,比2013年增加了263所,规范化幼儿园1671所,占92.3%,比2013年底增加了457所。 

而幼儿园学位数,2018年是53.6万个,比2013年年底增加了13.1万个,现在的在园幼儿数是49.9万个,“算下来,其实2018年我们的学位还是有余的”。 

学位有余位,为什么市民仍感觉“入园难”?“是因为优质园、公办园方面,我们确实还没有达到群众的需求”,华山鹰坦承,广州的公办园占比31.7%,对比上海、北京公办园占比60%到70%的状态,确实是有差距。这其中其实也有历史原因,“有一个时期内推行教育产业化、把幼儿园推向市场,广州执行政策比较快,当国家发现问题又回过头来要稳步推进的时候,广州已经走出去了,而北京、上海留下的比较多”,华山鹰说。 

另外,学前教育在区域分布、质量上的不平衡也让市民感受错位,“还有一些学位有余,余在周边的增城、从化,而越秀、海珠、天河学位就不够,这是分布不均衡造成的;质量上,我们有很好的省级、市级、普惠民办幼儿园,也有不怎么样的城中村幼儿园,不平衡的问题还是很突出”。 

“所以说,入园难主要是上公办园、好的幼儿园难,入园贵主要是上民办幼儿园贵,就总体调控来说,学位是能安排过来的”,华山鹰说。

我来之前跟好几个民办幼儿园的园长沟通过,他们给我算了一堆账,都说没有空间降低收费,我建议从立法上认定幼儿园的公益定位,就像我们义务教育一样,要有一个长期的立法保证,保证所有幼儿都能有公益性、普惠性的入园。 ——天河区人大代表许玲

建议让公办优质幼儿园带动普惠型民办幼儿园,通过师资、学位的互动,让民办幼儿园逐步转换为公办水平的幼儿园。 ——嘉宾刘小钢


二孩入园潮? 

未来两年需新增18.3万个学位

白云区人大代表、广东技术师范学院副院长许玲说,从2016年全面放开二孩,2019年将迎来二孩孩子入园的高峰,“绝对数量上是很大增长”。华山鹰也说,2019年、2020年,放开二孩后生育高峰的孩子将要集中入园,加上广州迈向国际化大都市带来的人才集聚,“我们感到压力非常大”。 

他说,根据各区预测,2018到2020年,广州市要新增的学位需求达到18.3万个,“这是什么概念?按一个幼儿园300个幼儿来算,就是要新增600个幼儿园,海珠区是任务比较重的一个区”。 

怎样应对即将到来的入园高峰?华山鹰介绍,目前正在进行的学前教育第三期行动计划已明确提出,到2020年广州市学前教育的公办学位数达到总数的50%。

这个目标一两年间能达到吗?多名人大代表与嘉宾提出疑问。华山鹰回应,这个目标其实是留下了弹性空间,“是公办学位达到50%,而不是公办幼儿园数”,因为,学前教育以区为主体,有些区可以达到公办园占50%,如越秀、黄埔,有些区就比较困难,如海珠、白云。有困难的区,可以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在普惠型幼儿园里购买一些公办学位,通过这样的方式去达到目标。

花都区教育部门的代表介绍了该区的解决思路,即“腾笼换鸟”,由于城区的地珍贵,就把高中向城外转移,初中向高中转移,小学向初中转移,转移以后把腾出的小学办成幼儿园,“预计这样腾的话可以增加接近2000个公办幼儿园的学位”。 

天河区教育局副局长王建辉直言,对公办学位要达50%的任务觉得“很艰巨”,将把小区配套幼儿园“应收尽收、应建尽建成公办幼儿园”,同时,鼓励机关企事业单位、尤其是高校开办公办园,还出台了对“微小型幼儿园”的指引,即6个班以下的幼儿园。 

越秀区教育局代表介绍,该区将确保每条街都有一个公办性质幼儿园,目前实际上只有两条街还未达到,未来几年会达到目标。 

市国规委地规处主任科员黄小芬介绍,规划方面对二孩放开也有应对,在新居住区鼓励新建幼儿园,并按居住区人口严格配比,把每个孩子的幼儿园用地标准增加了1至2平方米,达到每个孩子13至14平方米。 

市住建委工作人员张炜云介绍,广州2016年出了新政策,新建的居住区的幼儿园要求在首期预售之前要完成验收,以便业主的小孩入读,而政策出台前的遗留问题中,幼儿园没有建或没有交的有120宗,没有建的是8到9宗,目前在通过各种途径督促企业移交。 

广州幼儿师范学校副校长梁东标介绍,为应对二孩放开后的师资需求,今年起该校扩招,招生指标从原来的700多扩到近1100人,目前基本完成招生指标。并且,该校今年起开始招男生,“昨天已经有28位男生成功注册,将来我们会有男毕业生”。 


市人大:

明年将修法 打组合拳推动政府改进学前教育

论坛尾声,广州市人大常委会教科文卫工委主任赵南先作总结发言,他认为,广州学前教育“量、质、均衡度方面,总体上都不能满足人民群众的需求”,和北京、上海、杭州苏州相比有很大的差距。

赵南先说,很多人担心2020年计划的目标能不能完成、来不来得及,但“来不来得及都得做,没有时间留给你,这种情况下要强调党委政府的担当,再困难的骨头咱们要啃”。

赵南先透露,学前教育问题上,市人大将在下个月作出重大决定,政府有责任去推动落实。人大的决定设定的阶段任务是,2020年公办园在园幼儿数要达到50%,2022年要达到60%,普惠民办占30%,这样就有90%做保底,留10%的空间做高端,“如果这个目标能实现,广州一定是走在全国前列的”。

人大怎样推动实现这个目标?赵南先说,“打一套组合拳”,2019年,人大将就幼儿园问题修订法律,2020年进行执法检查,同时,配套二号议案重点解决历史遗留问题,“让公建配套该拿的全拿、该建的全建”。

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李小勉建议,在生均补贴之外,在扶持普惠型民办园方面出台政策,在用地、租金方面加大对普惠型民办园的扶持。


采写:南都记者 李文 实习生 陈舒婷 






编辑:江英

4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本作品著作权归南方都市报社所有,如需使用需经书面授权。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
好嘢听新闻报料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