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商慈善图鉴:许家印扶贫因儿时苦,马化腾曾一口气捐139亿

粤港澳大湾区
原创2018-11-09 03:17
关注

头图.jpg



自1994年《人民日报》发文为慈善正名,到2011年广东省委省政府印发《关于加强社会建设的决定》,17年间,珠三角民间慈善事业经历了漫长的苏醒期。

广东是民营经济发展最为蓬勃的地区,同时深受港澳影响,民营企业和民间机构更早地接受国际慈善理念的熏陶,在早期慈善捐赠的组织形式上也深受香港影响。

经国务院批准,自2010年起,每年6月30日被确定为“广东扶贫济困日”。彼时,广东全省仍有3409个贫困村,人均纯年收入不足1500元的农村贫困户有70万户316万人。

政府的姿态,让民间力量,尤其是先富起来的企业家们,对慈善事业的投入更加“理直气壮”。此后,香江集团的刘志强、翟美卿夫妇,恒大集团的许家印,碧桂园杨国强、杨惠妍父女,美的集团何享健,腾讯的马化腾、陈一丹等企业家多了一个身份--明星慈善家,数次跻身胡润慈善榜前20榜单。

不仅于此,广东民营企业家也领全国之先,更早地思考慈善捐赠的规范化管理之路。2005年,在慈善事业破冰性文件《基金会管理条例》出台的第二年,由香江集团设立的香江社会救助基金会注册成立,成为国内第一个国家级非公募基金会,民政部批号为001号;两年后,中国互联网第一个全国性非公募基金会——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成立。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把贫困人口脱贫作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底线任务和标志性指标,在全国范围全面打响了脱贫攻坚战。扶贫脱贫攻坚克难的重要阶段,传统的“灌水式”、“输血式”的扶贫模式已然杯水车薪,民间社会化慈善更能为“精准扶贫”开启一个多机遇的新命题。

2015年,全国工商联、国务院扶贫办、中国光彩会发起“万企帮万村”行动,力争3到5年时间,动员全国1万家以上民营企业参与。

随后,恒大定点帮扶贵州毕节大方县、碧桂园对口帮扶英德市西牛镇树山村、长隆启动“长隆·林芝精准扶贫行动计划”……今年,长隆集团更是获评全国“万企帮万村”精准扶贫行动先进民营企业。

南都记者梳理近五年胡润慈善榜单发现,广东民营企业是慈善不可或缺的中坚力量。怀揣“共同富裕”的心愿,民企参与乡村精准扶贫之气蔚然成风。《尚书·大禹谟》云:“正德、利用、厚生、惟和”,所谓“惟和”,即倡导达成和谐状态之向心力。照应当下,不外如是。

DCGA0409.jpg

南都11月9日“念兹在兹·民企力量”系列报道版面。

广东民企称霸慈善榜

马化腾一年捐139亿


2004年,《基金会管理办法》正式出台。这是改革开放后我国出台的首部专门规范民间组织登记管理的行政法规,用以规范基金会的组织和活动。

这一破冰之举也预示着民间慈善捐赠从一种无序状态走上规范化的正轨。同年,胡润百富首设“胡润慈善榜”,旨在倡导企业家们关注慈善、积极回报社会。

人们对于企业家们的谈论也从财富的多少转移到更深层次的履行社会责任的话题上来。社会的关注与民营企业的捐助相辅相成,推动民间慈善捐赠蓬勃发展。

从榜单创始之初,民营企业家就是中坚力量,而广东民营企业家更是扮演着重要角色。在诸多榜单中,广东、北京和上海一直都是捐赠企业最多的前三大慈善地区,集中了一半以上的企业。

南都记者梳理了近5年的胡润慈善榜单发现,在百人榜单中,总部在广东的企业家均在20名以上,其中每年都有超过8成的企业家来自民企。

而在捐赠额上,2016年成为分水岭。这一年,腾讯的马化腾和陈一丹分别以139.52亿元和40亿元占据榜单前两位,一举将广东民企的捐赠总额提升到近200亿元,占榜单总额的64.6%。

在此之前的两年,广东民企虽然数量居多,但捐赠总额占比仅为6.4%和3.26%。

2017年,在捐赠总额下滑接近一半的情况下,广东军团仍尽所能贡献力量。陈一丹再次排名榜单第二位,21位民营企业家上榜,捐赠总额约4.78亿元,占比29.11%。

今年榜单中,慈善榜另一位“常客”美的集团创始人何享健以个人名义向和的慈善基金会捐赠20亿元现金及所持美的集团的1亿股,以74.6亿元的捐赠总额拔得头筹。广东民企捐赠的总额也再次突破百亿大关,占比58.45%。

2016年,由省工商联牵头的《广东民营企业社会责任报告(2016)》首度发布。报告评价,在经济责任履行良好的基础上,广东民企开始兼顾更多的社会责任,展现了多层面广东民企的实力和风采,树立了粤商新形象。


1(3).jpg

2018年广东民营企业家捐赠额占胡润慈善榜捐赠总额一半以上。


粤商捐赠热衷教育、扶贫 

陈一丹25亿港元设教育奖


慈善捐赠须师出有名。梳理过往历史不难看出,早期大多数捐赠都用于赈灾或公共基础设施建设。后来随着社会福利的完善、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教育、扶贫及社会公益成为最受捐赠者关注的领域。

在近五年的广东捐赠前十的民营企业家中,其捐赠也基本集中在这些领域。2017年,捐赠额前十名的广东民营企业家中,捐赠投入到教育、扶贫、社会公益领域的分别有8位、3位、5位,2018年为4位、6位、3位。

在教育领域,2016年,宝能集团董事长姚振华以集团名义向南科大教育基金会捐赠1亿元,用于奖学奖教、助学助教;2017年,陈一丹以个人名义捐赠25亿港元在香港设立“一丹奖”,成为全球最大的教育单项奖,初衷就是为了把全球对教育最好的研究成果展现出来;同年,时代地产岑钊雄、李一萍夫妇向中山大学捐赠1亿元设立“中山大学时代发展基金”,主要用于“科研教育”与“医疗发展”。

扶贫领域则因为广东扶贫济困日的缘由,成为民营企业家关注的重点。在首个扶贫济困日上,星河湾创始人黄文仔认捐1亿元,9个月后,再次捐资1.19亿元,全面启动从化吕田镇狮象村的新农村建设,其模式更被外界评价为“造血式”扶贫。

而数据显示,碧桂园集团8年来在扶贫济困日上捐赠总额达22.8亿元;另外一位来自广东的女企业家张茵女士,其创办的玖龙纸业持续多年参加广东扶贫济困日活动,2017年捐赠3亿元支持地方扶贫。

在社会公益领域,2016年马化腾承诺捐赠1亿元腾讯股份注入正在筹建的基金会,并以集团名义向腾讯公益基金会捐赠2.5亿元;而今年荣膺榜首的何享健则以个人名义向和的慈善基金会捐赠20亿元现金及所持美的集团的1亿股,用于支持公益慈善事业的发展。


5(3).jpg

广东民营企业家捐赠多投向教育、扶贫、社会公益领域。

3(4).jpg

马化腾近五年捐赠额超过14亿元。

发起国内首个非公募基金

最早走上捐赠规范化之路

通过扶危助教、参与社会公益,广东民企以实际行动在履行着社会责任,助力国家实现脱贫攻坚;而仅从慈善事业进程而言,广东民企在推动职业化、专业化程度亦发挥着重要作用。

民间捐赠或者说民企捐赠之所以经历较长时间的复苏期,其最重要原因是要理清捐赠的合法性。多年从事企业社会责任研究的暨南大学管理学院教授沈洪涛介绍,“民企捐赠的钱,到底是属于个人的钱还是企业的钱?个人慈善如何与企业慈善区分开?上市企业的资金使用更是要谨慎!”据她分析,广东民企履行社会责任需要在更高层面去思考,尤其是职业化、专业化的运作。

早在2000年,为使捐赠更有效、可持续地运转,比尔·盖茨及妻子梅琳达·盖茨就创建基金会,通过“慈善基金+投资信托”的方式维持运转,一方面建立资助项目的挑选评估机制,一方面还可通过投资信托实现资产保值、增值。

2004年,《基金会管理条例》的出台为中国非公募慈善基金打开了施展的空间,随即广东就诞生了中国首个国家级非公募基金。

2005年,广东香江集团捐赠5000万,注册成立香江社会救助基金会,聚焦教育、扶贫、救灾等领域。据统计,目前已累计对外捐赠超过10亿元,受益群众超300万人。

两年之后,中国互联网第一个全国性非公募基金会——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成立。其发起的人人公益网络捐款平台,将公益成功转变为一种新的社交方式。

此后数年,时代地产、雅居乐、碧桂园、美的集团等相继发起成立各自的公益慈善基金会,成为广东慈善事业不可或缺的正规军和生力军。

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出台,宣布中国慈善事业开始步入法制化阶段。

面对巨大的捐赠善款与物资,如何监督承诺履行与捐赠使用,引发公众极大关注,促使各类尤其是官方慈善机构必须更为开放、透明。

2(4).jpg

广东民营企业相继成立自己的慈善基金会。

广东“首善”们的慈善特点

何享健1.jpg

何享健

家乡情怀最浓烈

 捐赠多投向顺德

2014年和2018年,何享健在胡润慈善榜单中成为“广东首富”,2018年更是登顶“中国首善”。过去五年,何享健总捐赠额近80亿元,捐赠资金主要投在广东顺德,大力资助文化、养老、教育等项目,体现其对本土地区的高度关注和回馈乡梓的朴素情怀。

在令其冲上“中国首善”的一笔捐赠中,何享健以个人名义向和的慈善基金会捐赠20亿元及所持美的集团的1亿股,价值达74.6亿元。

该基金会由美的发起成立。其官网展示的完整的捐赠体系包括和泰安养中心、顺德社区慈善信托、顺德双创基金会、顺德和园、善耆养老家园、和艺术专项基金等。每个项目要么落户顺德,要么面向顺德,可谓榜单中家乡情怀最为浓烈的“首善”。

此外,何享健先生极其重视培养子女和孙辈参与慈善。其子何剑锋表示,价值观才是最好的传承,美德才是最大的财富。

今年,在美的成立50周年的庆典上,美的宣布捐赠1670万元用于美的黄龙村结对共建新项目,推动顺德基层治理和乡村振兴;捐赠1亿元用于支持政府脱贫攻坚,标志着美的向政企结对的精准扶贫模式展开新的探索。

许家印1.jpg

许家印

儿时日子过得苦 

扶贫始终是首选

2015年的“广东首善”许家印近五年的慈善捐赠金额接近58亿元。

关于捐赠初心,媒体援引最多的是他的成长经历。据介绍,许家印自小是奶奶一手带大,日子过得清苦。他曾在多个场合描述:自己带到学校的馒头和地瓜饼过了3天长毛了,舍不得扔,洗掉霉菌继续吃。

贫穷的经历给许家印的生活烙上了深深印痕。梳理许家印的慈善脉络,不难发现,在捐助的慈善领域中,扶贫始终是他的首选。

2015年,恒大开始结对帮扶毕节市大方县,无偿投入30亿元。2017年5月3日开始,恒大将帮扶范围从大方县扩大到毕节全市,再投入80亿元,整个毕节市共无偿投入110亿元扶贫资金。

产业脱贫、易地搬迁扶贫和就业扶贫是恒大精准扶贫祭出的三大利器。其中,针对乌蒙山区的自然条件和社会状况,恒大投入57亿元,打造西南地区最大的蔬菜瓜果基地和最大的肉牛养殖基地,打造中药材和经果林等特色产业。

在解决上下游方面,恒大引进79家上下游企业,形成了“龙头企业+合作社+贫困户+基地”的帮扶模式,建立起长效持久的脱贫机制。

据统计,恒大成立22年以来,已累计捐款113亿元。至今已帮扶毕节市30.67万人口实现初步脱贫,到2020年还要帮扶72.46万人稳定脱贫。

马化腾陈一丹.jpg

马化腾 陈一丹

用技术赋能慈善 

让全民参与扶贫

“首富”马化腾及其拍档陈一丹所构建的慈善模式,更多地体现了腾讯互联网企业的技术赋能特性。

2007年,腾讯成立公益慈善基金就牢固树立了扶贫助困的理念;而其更大价值在于,在互联网时代,构建了一个全民参与慈善的网络平台。今年腾讯基金会和腾讯研究院联合发布《互联网+助力扶贫》报告,提出腾讯未来将运用“互联网+”的力量助力扶贫的“造血”和“输血”模式。

值得注意的是,凭借其客户粘性和流量优势,腾讯公益捐助平台已成为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公众慈善筹款平台,通过提供创新性的用户参与方式,让庞大的平台能量为扶贫事业带来极高的转化效能。

数据显示,腾讯公益平台占比达90%的扶贫助困类项目,均能够在最短时间内得到最为精准的救助。截至今年6月,腾讯公益上已有逾1.6亿人次网友捐出善款,为数千家公益机构的4万多个公益项目贡献力量。其中,扶贫类公益项目筹款约35亿元。

腾讯基金会方面,截至6月份,已累计金额为15.81亿元。比起马化腾、陈一丹自身的捐赠,这样的互联网筹款平台带来的将会是一个全民参与的“互联网+”特色扶贫之路,也为腾讯在技术赋能领域中开辟了新的商机。

沈洪涛认为,企业履行社会责任不是简单的做好事和捐钱,而是用商业活动去解决社会问题。要用精确管理来将社会责任上升到企业战略层面,通过技术创新来解决实际的社会问题,从而为企业自身发展找到新的经济增长点。


南都“念兹在兹·民企力量”系列报道回顾

11个广东人里就有一个老板!广东民营经济你不知道的56789


大疆何以独占鳌头?华为为何直追苹果?揭秘广东民企内功修炼秘籍


腾讯上半年人均薪酬41万!造饭碗、增民富,民企贡献力了解一下


DCGA0807_meitu_12222.jpg

统筹:南都首席编辑 黄海珊

采写:南都记者 卢凯阳

    实习生 李毅斌 陈锐杰

编辑:刘兰兰

制图:林军明

制图数据来源:

2014-2018胡润慈善榜

编辑:黄海珊

记者
点击头像查看记者作品
卢凯阳
佛山新闻部记者
本作品著作权归南方都市报社所有,如需使用需经书面授权。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3002731。
慈善上海广东中山大学从化顺德
6
阅读 48506
热门评论
打开南都自媒体,查看全部评论>>
继续阅读

最新南都独家内容,请扫小程序码

好嘢听新闻报料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