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情况?深圳房协连续两任秘书处负责人,公开举报会长

南方都市报APP • 南都地产
原创2019-12-13 11:40

NA13_NA13_0290.jpg 

2019年9月17日,一封关于协会会长身份造假、会费使用违规等诸多信息的公开信,在深圳市房地产业协会(以下简称市房协)多个微信工作群流传。发信人则是协会秘书处,公开信发出后不久,深圳市房协官方声明指公开信内容不实,并对发表不当言论的秘书处秘书长及相关人员做出停职处理,同时启动调查程序。

9月20日上午,深圳房协八届二次理事会召开,此次会议的主题是提请解聘时任秘书长王某(化名),约30分钟的会议很快结束,会议文件显示,此次会议经无记名投票表决通过了解聘时任秘书长王某的议案,同时经会长提名等流程,由会长助理许驭波暂时主持协会秘书处工作,两个月后,许驭波也在市房协微信工作群公开举报了会长吕晋川。

作为“社证字第00001号”的深圳市第一家行业协会,市房协如今站在了风口浪尖,被公开举报的会长身份财报造假,以及多次未按协会章程召开理事会等问题,至今仍未有官方定论。深圳市社会组织管理局表示此前已介入核查相关情况并约谈会长,面对南都记者多次采访,市房协会长吕晋川则回应称,“政府已经在检查中,等到结果再面对媒体。”

深圳首家行业协会 会员过千家覆盖知名房企

深圳市房地产业协会成立于1989年,是深圳从事房地产开发、与房地产相关的咨询以及房地产研究的企事业单位组成的非营利性行业组织,在房地产行业颇具影响力,其官网公开信息提及,协会有会员单位过千家,而诸如佳兆业、星河、天健等地产知名企业,皆是协会成员。

今年1月,深圳房协召开会员大会暨第八届换届选举大会,深圳房协第七届理事会会长吕晋川成功连任,担任第八届会长。深圳房协官网发布的协会新闻中提及,时任协会秘书长王某在会议上汇报了2019年的工作计划。

深圳房协章程显示,秘书长为专职,实行聘任制,副会长、秘书长均在会长领导下开展工作,秘书长对理事会负责,行使的职权包括主持办事机构开展日常工作,组织制定实施年度工作计划等等,并可列席理事会、常务理事会会议。

深圳房协官方组织架构信息显示,秘书处下设综合事务部和行业服务与信息部,对应上级机构则是会长办公室,而作为房协的秘书处,在日常工作与会长的交流沟通应当颇为密切。

前秘书长发公开信举报会长 房协声明指系不实言论

今年9月秘书处发出的公开信反映了多条事项,而核心则指向现任会长吕晋川,涵盖其会长身份造假、“一言堂”等多方面情况,诸如公开信“第四项”内容,指会长吕晋川“破坏《条例》《章程》相关规定“,具体则包括指称会长擅自改变秘书处组织架构,解散秘书处综合部,剥夺理事会赋予秘书长的日常管理职能,并“私设会长办公室取代秘书处”并进而“架空秘书处”。

值得关注的是,公开信除了举报协会内部管理方面问题外,还涉及会长吕晋川身份合规情况,在公开信举报的多条事项中,首条即是指会长“身份造假、玩弄规则”,并提及在2015年1月换届选举时,时任协会专职副会长兼秘书长的吕晋川,涉嫌伪造某地产公司常务副总裁身份,获任第七届会长,而2019年1月的换届选举,吕晋川则是以协会全资子公司“深房联企(深圳)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简称深房联企公司)的总经理身份参与,并当选为会长,但公开信指称该子公司从未履行缴纳会费的会员义务,并非协会会员单位,其负责人应无“会长候选人”资格。

就举报信内容,南都记者向房协时任秘书长王某核实确认公开信确为秘书处发布,其也系举报的联合署名人之一。在该公开信发出后,深圳房协当天也发布《关于秘书处个别员工微信工作群发布不当言论的声明》,指秘书处个别员工以秘书处名义在协会微信工作群、理事会群、监事会群发布不实言论,使用不当表述,对协会会长名誉和协会声誉予以诋毁,在房地产行业内容和市场上造成恶劣影响,协会已第一时间对涉事相关人员作出停职处理,并在协会内外部启动调查处理工作,同时将事件情况通报政府主管部门。

深圳房协声明中明确提及,已对不实消息发布者及相关人员下发停职通知书,同时保留通过一切法律途径来捍卫会长及协会合法权益的权利。

会长助理主持秘书处 工作两个月后也举报会长

前述市房协声明发出后不久,9月20日,深圳房协召开八届二次理事会,相关文件显示,会议经无记名投票,表决通过了《关于提请解聘深圳市房地产业协会秘书长的议案》,同时大会宣布由会长助理许驭波暂时主持秘书处工作。

两个月后,主持秘书处工作的许驭波亦在协会微信工作群等公开举报会长未按协会章程行事等多项问题。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许驭波介绍,其从事地产行业二十来年,此前与市房协交集不多,今年4月在朋友的居中介绍下与会长吕晋川交流沟通后,才到房协担任会长助理职务。

在许驭波看来,市房协覆盖深圳大多数的地产及中介企业,是原本地产行业出身的他可以施展拳脚的平台,“来之前不清楚会长与前任秘书长王某的矛盾,”许驭波说,“与会长交流了很多协会未来发展的方向前景,想帮助协会发展壮大。”但就任会长助理之后,实际情况事与愿违。

“今年5月份时,前任秘书长与会长的矛盾逐渐公开化,就任会长助理后,并没有实际处理业务工作的机会,更多的是处理会长跟前任秘书长的矛盾,”许驭波说,像是在为会长“办事”,“都是非业务的事,没有正规的业务工作,但不管怎么样,还是把一些该做的工作去做了。”

今年11月2日,许驭波微信收到会长吕晋川的通知,其提供的微信截图显示,吕晋川表示“想了很多”,鉴于“协会现在风雨摇曳”,让许驭波“回避一下”,“有缘以后再续”。11月20日,许驭波在微信工作群公开举报会长多项问题,11月22日,市房协下发与许驭波解除劳动关系的通知书。

投资公寓被质疑未经理事会决议

实际上,9月20日解聘前秘书长王某、同时将许驭波推上主持秘书处工作的市房协八届二次理事会,许驭波亦是会议的主要参与者之一,不过他告诉南都记者,这次理事会也不符合协会章程。

“会长在开始前两天自己联系了五六十家会员单位,召开前一天下午让员工打电话联系会员,”许驭波说。虽然当时市房协公开发布文件中的表述是“参会人数符合章程规定的理事会参会人数要求”等,“实际上参会人数没有达到120人,不符合章程的要求,还存在参会人重复签名等情况。”

许驭波向南都记者提供了当次理事会议的签到表,上面有多处特别标注,其称特别标注的参会人即是签到存在问题,并表示已就此将相关材料向深圳市社会组织管理局递交反映,“也希望相关部门来找我核查调查。”许驭波另表示,该次会议“会长还特别强调文件不要强调到底多少人”,“只是写符合与会者人数就行。”,其同时提供了会长吕晋川微信工作聊天截图作证。

此前的公开信中,曾提及深房协全资子公司深房联企公司拿市房协会费投资长租公寓存在未经理事会决议等问题,许驭波亦指确存在问题。“我参与经办(此事),”许驭波介绍,深房联企公司做长租公寓的资金来源于协会的收入,“做长租公寓按章程一定要经过理事会,但这个决议实际上召开的是’副会长会议’,程序上肯定有问题。”

许驭波提供的装修合同显示,深房联企公司这个位于宝安的公寓项目装修款达四百多万,他在公开举报中亦有表述,指项目“未经理事会决议……共计转移协会资产约八百万……涉及侵害理事会员单位权益……”

回应——

市房协会长吕晋川:相关部门已经在检查中

就公开信举报等情况问题,南都记者曾向市房协去函采访,并多次联系会长吕晋川。此前针对前秘书长等人公开举报,吕晋川回应“正在走内部流程,协会按章程办事”。近期南都记者再次联系采访,吕晋川表示“政府已经在检查中,等到结果再面对媒体”。

市社会组织管理局:
已约谈协会会长,正在调查了解

南都记者就此亦向市社会组织管理局去函采访,市社会组织管理局此前回复称已经约谈协会会长,就公开信反映内容事项正在调查了解中。近期南都记者再次联系采访,市社会组织管理局相关人士表示,就该局职责范围内的工作正在调查中。


采写:南都记者 徐全盛

编辑:黄露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南都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