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丹下一站去哪儿?进娱乐圈只是搞“副业”,投身商海早有布局

南方都市报 • 南都体育
原创2020-07-04 18:12

pic_606839

2016年林丹出战里约奥运会,这也是他最后一次征战奥运赛场。新华社图片

7月4日,当国家羽毛球队在成都进行队内对抗赛的时候,林丹宣布了自己退出国家队的消息。作为跟姚明、李娜、刘翔等其他运动项目同期的球星代表,林丹是很多人的青春,真正开启了羽毛球项目商业化的先河。

在职业化程度较低的羽毛球,双圈大满贯和超级偶像林丹是不可复制的IP,曾代表了这个项目最大的运动员商业价值。如今走下国际赛场,他的去处同样值得关注。

一、尤尼克斯的十年之约

谈及林丹的商业化,绕不开羽毛球品牌尤尼克斯。

2013年,林丹完成了奥运会男单卫冕,世锦赛第五冠的壮举,成为羽坛历史第一人,商业价值也达到了顶峰。由此,不少品牌找上门,其中尤尼克斯开了最诱人的10年一个亿的天价合同。

最终,2015年在总教头李永波等人的多方游说下,身为国家队赞助商的李宁不得以做出让步,林丹最终以个人身份与日本运动品牌尤尼克斯签约,成为国羽历史上第一个单签赞助商的球员。

此后,尤尼克斯的商业开发围绕林丹推出了战拍、战衣、战靴等系列爆款产品,另外还重点打造了以林丹、李宗伟、陶菲克和盖德四大男单为噱头的“王者之志”,每年在全球开展各类的表演赛和业余比赛。

5360x3304_10dd863fac02c915e40e21331da919

2018年12月1日,盖德、陶菲克、林丹和李龙大(从左至右)亮相韩国仁川,参加2018“王者之志”羽毛球表演赛韩国站系列活动。新华社图片

如今,林丹在“五年之痒”选择挂拍,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情,尤尼克斯显然也已经意识到这一点。近期,尤尼克斯推出多款新色球拍和球星限量公仔盲盒,但是从各类宣传渠道可以看到,当年叱咤风云的“超级丹”显然已经不再是永远的C位,取而代之的丹麦新星阿萨尔森、日本当家主力桃田贤斗、西班牙“女皇”马林和泰国“一姐”因达农等四位来自不同国家的世界冠军。

里约奥运会之后,林丹状态下滑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年龄增长带来的体能不足和伤病困扰,使得曾经的“超级丹”已经无法适应日趋激烈的羽坛男单竞争。

但是,为了尽力兑现当初立下的Flag——“合约签到比2020东京奥运还要久”,“超级丹”马不停蹄地参加多站低级别比赛争取积分,和师弟石宇奇争夺东京奥运的参赛资格,结果创下全年8站国际巡回赛一轮游的尴尬纪录。

在李宗伟因鼻癌泪别赛场、新冠肺炎疫情导致东京奥运会延期多种因素的背景下,林丹退役,商业价值有所折损,也很可能改变尤尼克斯对这位大满贯的营销方向。

二、转战娱乐圈难度大

球场失意,球场之外的林丹一直都在不遗余力地维持热度。

早在2015年,他就是开始在《报告!教练》,《来吧!冠军》等不少节目露脸,上热门网综“吐槽大会”,去年还登上“蒙面唱将猜猜猜”唱情歌。

WX20200704-175755@2x.png

7月2日,湖南卫视的综艺《运动吧少年》宣布,林丹将出任运动领队的消息,一同加盟的还有傅园慧、张继科等也在退役边缘的运动员。

不少媒体预言,林丹在退役后很可能转型进入娱乐圈,但是由于之前“出轨门”带来的影响,再参照前队友、“国羽F4”之一的鲍春来挤破头却始终不温不火的前车之鉴,娱乐圈对于林丹来说,大概率还是“副业”。

三、“超级丹”的生意经

尽管林丹并未表明未来去处,但是从其多年前就开始的投资布局来看,林丹征战商海的可能性比较大。

天眼查显示,林丹以法人、股东及高管等不同形式直接、间接关联的企业高达11家,且都拥有实际控制权,其中林丹担任法人的1家,参股5家,担任高管3家。其中林丹唯一担任法人的是上海创领体育策划工作室,100%持股。

image001.png

该工作室主要是经营Intimate by LINDAN的高端男士内衣品牌,当年凭借一组尺度颇大的宣传海报引发广泛关注,但是时过境迁,如今其官方天猫旗舰店已经不见踪影,成都太古里实体店也已经倒闭。

除此之外,林丹还和妻子谢杏芳还通借助两家位于深圳前海的投资公司完成了在母婴行业和羽毛球的两条线的投资布局。

股权穿透显示,林丹夫妇先通过深圳新创投资有限公司持有广州杜芬国际30%的股份,进而通过星羽(广州)产业投资有限公司入股广州杜芬健康产业有限公司,实际持股比例为59%。

公开资料显示,广州杜芬健康产业有限公司为2019年12月3日林丹谢杏芳与广药王老吉成立的合资企业,是“世界羽毛球冠军谢杏芳感悟灵感于宝宝的诞生而参与打造的孕婴童用品品牌”,归属于林丹参股20%的另一家公司万国城(广州)国际商贸有限公司。

谢杏芳退役后一直以杜芬创始人的身份出席各种商业活动,林丹也时常站台出席。

image002.png

在羽毛球方面,两人通过深圳单戈文化投资有限公司这一持股平台成为深圳超级丹体育教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羽林(深圳)体育产业有限公司及丹辉(广州)体育文化有限公司三家公司的大股东,从三家公司布局也可以看出其大本营基本是广深为主的大湾区。

值得一提的是,前两家企业均位于深圳前海区,这也印证了此前林丹与深圳市宝安区进行密切接触,将其个人俱乐部落地的传闻,但媒体资料显示,超级丹体育俱乐部目前已经入驻华南师范大学附属外语学校、华美英语实验学校等广州地区学校。

体育明星退役后创业不是新鲜事,包括姚明、郑洁、李娜等人都致力于推广篮球和网球,现役的易建联创建的薪火阵营也开展得如火如荼。在羽毛球领域,退役后创业的例子不少,比如前国羽队长蔡赟创办了“超氧”品牌,还一直活跃于公众号、抖音等自媒体。

虽然羽毛球在中国的运动人口还算强大,但体育从来都是慢生意,从46号文发布以来,中国体育产业的发展并未迎来跨越式发展,而新冠肺炎的到来无疑给襁褓中的中国体育教育行业当头一棒。

在此背景之下,“超级丹”的品牌和商业操作能在市场能引发多大的波澜,仍还有待时间检验。

南都记者 汪雅云 实习生 林嘉鸿

编辑:姚天明

19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南都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
文中提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