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云社剪18米《深圳画卷》夺全国大奖,听深圳狱警讲述背后

南方都市报 • 深圳大件事
原创2020-11-19 22:04

提起深圳监狱,哪怕是土生土长的深圳人也未必知晓它的确切位置。而高墙、电网和冷冰冰的氛围,则是不少人通过影视作品所留下的对监狱的第一印象。诚然,作为执行刑罚、惩罚和教育改造服刑人员的场所,监狱必须确保安全稳定和刑罚威慑的力度,但同时,做好教育改造工作、保障服刑人员的合法权益,也时刻彰显着人性的温度。

作为深圳法治城市建设的重要一环,位于坪山的深圳监狱于1996年动工建设,并于2000年4月12日正式收押罪犯。现任深圳监狱第五监区副监区长的张朝佳正是在监狱收押罪犯的那一年参加工作,坚守管教一线至今,一干就是20年。

近日,南都专访张朝佳,听他为我们讲述深圳监狱20年间的建设发展历程以及高墙之下,那些鲜活、有温度的故事。


afc5f8f1b6076308e95d8410079fe7ff.jpg


选择

二十年前首批进驻监管区,

“摸索教育改造工作的路子”

2000年从深圳警校毕业,张朝佳以第一名的成绩如愿考入深圳监狱,成为一名监狱人民警察,圆了儿时的警察梦。当时,从深圳市内坐大巴,翻过碧岭山盘山公路,全程颠簸近两个小时的路程,第一次来到位于坪山深惠交界附近的深圳监狱,张朝佳的第一印象就是“偏远”。

“给家里打电话,人站着收到的是惠州的信号,躺在床上才能找到深圳的信号。”张朝佳回忆初到单位时的情形仍记忆犹新,彼时的深圳监狱,刚刚建设完成,各项基础设施也仍在调试和完善的过程中。

然而客观条件上的困难,没有阻挡他们这一批深圳监狱干警的工作热情。2000年4月12日,经过前期的筹备工作,深圳监狱正式收押罪犯,迎来了首批154名服刑人员。张朝佳随后与一众来自省内监狱的警察、军队转业人员和大学毕业生便承担起了第一批服刑人员的教育和管理工作。

对一个新监狱来说,一切都是从无到有,他们建立起了深圳监狱教育改造工作的基本制度,制定了基础教学计划和教学大纲。张朝佳说,“每一个人都同时扮演着警察和教师的双重角色”,摸索着适合深圳监狱教育改造工作的路子。


故事:

帮一服刑人员与癌症晚期父亲会面

其打开心结积极改造获减刑

张朝佳最初的岗位是管教员,直接接触服刑人员进行管理、教育,而业内对于管教则用“四像”来形容,即像父母、像朋友、像老师、像医生。

张朝佳解释说,“四像”指的就是像父母一样唠叨教育、像朋友一样听他们倾诉、像老师一样传授文化知识和道理、再像医生一样解决他们或多或少存在的心理困惑。归跟到底,管教就是要跟各型各色的服刑人员打交道,处理好他们的问题,帮助他们完成教育改造。

而与服刑人员打交道,自然不是一件易事。以身试法、走上犯罪道路的人,或多或少存在着心结,只有打开这些心结,才能帮助他们从过往的灰暗角落走出,真正蜕变成一个守法的公民。

张朝佳回忆此前管教过得一名服刑人员小高,是一名盗窃累犯,入狱时带着在社会上沾染的坏习惯,“个性很强,不太服从管教。”一次小高与家人的会见过程中,妹妹告诉小高父亲罹患癌症晚期的消息,并向深圳监狱申请能够让小高与父亲见最后一面。

张朝佳与同事了解情况后,特意为小高申请了亲情会见,父子俩不用隔着玻璃面板说话,而是可以坐在一起面对面交流。会见当天一早,小高辗转一夜向管教提出从自己劳动账户中提取2000元钱给父亲尽孝的想法。张朝佳跑上跑下,终于赶在会见前,把这笔费用申请了下来。

看着小高把钱亲手递给父亲,父子俩手握手坐在一起交谈,“我们真心替他感到欣慰。”张朝佳回忆道,望着走远的父亲的背影,小高的情绪也终于没有崩住,哭着跪倒在地。一个多月后,小高的父亲离世,而小高则积极参与教育改造,“由于表现突出,今年正在申报第二次减刑了。”

张朝佳说,即使曾经是再穷凶极恶之人,只要心存孝念,总是还有机会重回正轨。


探索:

监狱里面办职业技能培训学校

帮服刑人员拿到职业证书

事实上,类似小高的故事还有很多,张朝佳认为,只有通过文化知识和中华传统文化中的优良品德,润物细无声地对服刑人员产生潜移默化地影响,才能真正地帮助这些“扣错了扣子”的人“重新扣好扣子”。

而这样的教育改造理念,则是深圳监狱建立至今一直坚守的发展方向。2003年,经过3年理论与实践的探索,深圳监狱的教育改造工作渐成体系,经深圳市教育局批准,深圳监狱内成立了深圳正航学校,致力于服刑人员的专门教学。

张朝佳介绍,时至今日的正航学校借助社会力量共同办学,可以提供小学到初中的扫盲教育以及包括汽修、电气维修、叉车、电工等等形式多样的职业技能培训,甚至还可以直接参与职业技术等级考试,获颁证书认证,帮助服刑人员回归社会后有一技之长更容易重新融入社会。

2470dd5bbb2fbabbb1e9d6fe4f7b726c.jpg

《深圳画卷》以深圳地标景点为创作原型,长18米,全部由服刑人员手工创作完成。

特色:

文化艺术教育开启一扇窗

剪纸作品走出高墙获全国殊荣

深圳监狱也致力于通过文化艺术教育帮助服刑人员重新树立优良的品德。“文化艺术更容易敲开服刑人员的心房。有的服刑人员刚来的时候性格暴躁怪异,但当他长时间沉浸在文化艺术创作的氛围之中时,往往容易发现自己被蒙蔽的优点,情绪也平和了起来。”张朝佳说。

2018年2月底,张朝佳调任七监区副监区长,负责管教工作。彼时的七监区有一个特色剪纸兴趣班叫做“剪云社”,但只有4、5名服刑人员参与其中,张朝佳觉得“单靠兴趣难以维持对剪纸的热度,也许专业的技能培训和他人的认可更能够激大家的参与感。”

于是,张朝佳请来了深圳剪纸协会的副会长吴老师负责对“剪云社”的专业指导,并在监狱内推广服刑人员的剪纸作品。“办公室需要装饰吧,把剪纸作品裱起来挂上,有外来参观考察的,也可以把剪纸作为纪念品带走。”张朝佳说,“剪云社”的名声就这样慢慢地在监狱内传播开去,规模也越做越大。

随着剪纸技术的纯熟,“剪云社”的成员们不仅仅停留在简单地模仿阶段,而是跨越进入了艺术创作的阶段。2018年8月份开始到10月中,历时55天时间,由“剪云社”成员们合力创作的18米长纯手工剪纸作品《深圳画卷》,在深圳非遗周全国剪纸文创成果展上荣获全国一等奖。


温度

教育改造“有力度也有温度”

服刑人员的认可让他倍感欣慰

坚守管教一线20年,张朝佳在自己的业务领域默默耕耘,不仅深受单位领导的信任和同事们的认可,也曾先后荣获个人三等功 3 次,嘉奖 2 次,优秀公务员 5 次。个人荣誉的背后,张朝佳也从头发浓密的年轻小伙变成了发际线上移的监狱民警老兵,他却笑着说“这是监狱民警的标配。”

对张朝佳和他的同事们而言,来自服刑人员的认可和感谢,让他们倍感欣慰。“曾经有一个刑释人员专门从上海骑单车回深圳监狱看望我们。还有一个刑释的人员创业开厂做了老板,连续几年包车到监狱门口接刑释人员入厂上班儿。”张朝佳说。

张朝佳说,监狱在确保刑罚威慑力度的同时,在教育改造工作、保障服刑人员的合法权益等方面,也时刻彰显着人性的温度。而监狱民警身在其中,就是要拿捏好“力度”与“温度”的分寸,“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但是必须要做到、做好,希望每一个走出监狱大门的刑释人员都能成为一个有能力自食其力的守法公民。”


声音

参赛前的想法是能走出监狱跟社会上的作品比一比就是成功了,真没想到能获得这么高的认可。这次获奖经历也对参与其中的服刑人员触动很大。而如今,风筝制作、景泰蓝工艺画、舞狮子等等传统文化技艺兴趣班,也逐渐设立,成为了深圳监狱文化育人的一大特色。——张朝佳

采写:南都记者 程昆

编辑:陈欣

1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南都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