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一所中学强制学生刷脸入校:“不服从管理”将被通报批评

南方都市报APP • AI前哨站
原创2020-11-25 17:11

学生不服从管理、不刷脸进学校要被通报批评?近日,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实验学校(以下简称“北航实验学校”)一则关于人脸识别闸机的通知,受到社会关注。


校园新规:学生不服从管理将被通报批评

“学生每天进出校门必须在闸机进行人脸识别。刷不成功的主动告知值班老师,记好班级姓名。若不服从管理,不刷脸进入将通报批评。”

南都记者从北航实验学校多位老师和家长处获悉,为加强校园管理,学校于近期发布了这则通知。

然而,南都记者了解到,在启用人脸识别闸机、将学生人脸照片导入识别系统前,学校并未征得每一位学生家长的授权同意。一些家长不知道学校什么时候采集了孩子的人脸照片,也不了解这些信息会在学校存储多久。

有老师透露,北航实验学校用于人脸比对的照片主要有两种来源,一种是学生档案中原本存储的照片,一种是为了运行人脸识别闸机专门收集的照片。

按照未成年人保护法、民法典、网络安全法等现行法律要求,未成年人的个人信息处理(包括收集、存储、使用、加工、传输、提供、公开等),既要遵循合法、正当和必要的原则,又要征得未成年人本人的同意。未成年人不满十四周岁的,还须征得其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的同意。

未成年人信息本就有特殊之处,而人脸识别涉及到的个人生物识别信息,又属于个人敏感信息。相较于一般的个人信息,个人敏感信息的相关处理规定更加严格。

国家标准《信息安全技术 个人信息安全规范》(以下简称“规范”)提出,收集个人生物识别信息前,应单独向个人信息主体告知收集、使用个人生物识别信息的目的、方式和范围,以及存储时间等规则,并征得个人信息主体的明示同意。

北航实验学校的做法,显然不符合上述要求。


记者探访:学生普遍刷脸 学校尚未回复

南都记者梳理公开资料发现,今年4月,北航实验学校首批学生返校复课。当时,学校就已在北门和西门两处规定进校地点安置了人脸识别设备。9月学校正式开学后,新的闸机也正式启用。

800x534_5fbdcfb23df85.jpg

今年4月,北航实验学校首批复课学生刷脸入校。图自网络。

11月25日一早,南都记者来到北航实验学校西门人脸识别闸机处。正是上学时间,闸机外有老师和保安值班,学生们普遍刷脸入校。

WechatIMG709.jpeg

北航实验学校西门处闸机。图/AI前哨站。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招标采购管理中心官网今年8月发布的公示信息显示,校门口闸机设备的最终确定成交结果单位为北京正世科技有限公司,成交报价近10万元。

公示网页中还有一份文档附件,题为“北航实验学校门口闸机采购项目技术需求”。文档显示,学校对人脸识别闸机提出了三方面的功能要求,具体包括“学校保安可通过记录来查看进出人员”“备份的数据可保存在服务器上,可一键式恢复数据”“方便快捷的将学生信息批量录入到人脸速通门管理平台上”,等等。

屏幕快照 2020-11-25 上午11.34.37.png

北航实验学校人脸识别闸机采购项目技术需求。图自网络。


人脸识别进校园并非新鲜事。早在去年,就有“中国药科大学使用人脸识别考勤”等一系列案例引发社会热议,其中也不乏争议之声。

事实上,教育部科学技术司司长雷朝滋曾在去年9月接受媒体采访时作出表态:“(对于人脸识别技术应用)我们要加以限制和管理。现在我们希望学校非常慎重地使用这些技术软件。”他强调,对于学生的个人信息,尤其是个人生物识别信息,“能不采集就不采,能少采集就少采集”。

近年来,未成年人的个人信息保护问题不仅在中国备受政府和民众关注,在全球也是监管热点。

去年8月,瑞典数据监管机构(以下简称“DPA”)对当地一所高中开出第一张基于欧盟《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的罚单,金额为20万瑞典克朗(约合人民币14.8万元)。

这所高中之所以被处罚,是因为试行人脸识别系统期间记录了22名学生的出勤率——瑞典DPA经过调查,认定学校对学生个人信息的处理不符合GDPR的规定。

值得注意的是,学校声称已经事先获得了学生的同意。但瑞典DPA指出,学生处于学校的管理之下,他们的“同意”可能并不是基于独立意志作出。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现实压力,无疑也是中国家长和学生们面临的难题。

什么样的行为属于“不服从管理”?人脸识别闸机给学校带来了多大的管理便利?谁有权限查看、使用学生的人脸照片?系统的数据安全由谁负责?截至发稿时,北航实验学校尚未作出回复。


采写:南都记者冯群星 潘颖欣 实习生张弛

编辑:李玲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南都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