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高学历家长的“指导”,老师不妨淡然

南方都市报APP • 南都评论
原创2021-03-18 00:01

据新华社《半月谈》报道,这几年,高学历家长越来越多,部分家长将自己的经验和观念“套用”到孩子的校园教育中,点评和质疑教师授课内容,让一部分教师陷入困惑:家长总来指导教学,课都不知道怎么上了。

这可真是风水轮流转,主角流年换。之前听闻家长们把老师的话当圣旨,把老师布置的作业当最高指示,检查朗读背诵,辅导功课习题,最后家长签字,都一丝不苟。当然,家长们首先在乎的是自己的孩子,但对老师的态度那也叫一个毕恭毕敬。所以身为老师,我内心还是有些窃喜的,虽然我从没享受过这等待遇,但“与有荣焉”。

现在看到家长指责批评老师教育做法的新闻,还是感觉压力山大。昨天还在战战兢兢的家长,今天就成了指手画脚的专家,品头论足的上级考察部门,动不动就要对教学内容、教学方法与组织形式、作业设计等横加指责,似乎特别在行,你不接受都不行。嗯,他们还说得铿锵有力,让你感到无形威压。家长都这么优秀了吗?

真让人感叹,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以教学行政班、年级、学制为标志的现代教育,尽管诞生时日并不算久,也在不断的摸索改进中,但它毕竟是工业化时代的产物,打上了多快好省的功利烙印,是所谓“最不坏”的教育制度。凡存在必合理,九年甚至十二年义务教育,是符合孩子身心成长与发展规律的一种学制。当然它的缺陷也是客观存在的,比如学生的个体差异性问题,尽管有各种各样的实验班,因材施教、分层教学的理念也体现在很多学校和老师身上,但总体而言,只要行政班模式还在,差异性就永远无法解决。

在我这种老眼光看来,教育可不单单只是传授知识这么简单,更是对人全方位的熏陶与渐染,因为每个人的成长都是一个全面的系统工程,任何缺失都可能导致万劫不复,这样的悲剧真的不要太多。

即便是知识、除了陈述性知识外,还有程序性知识、体验性知识。比如你得学会与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容忍不同的声音;如何交朋结友,区分友谊的不同性质;如何面对失败看待成功,在主角与旁观者之间从容转换;如何区分从善如流与坚持自我,认识理性与敬畏;如何处理分享秘密与独自进行精神探索的关系……与道德完善无关,与知识领悟无关,各种情感体验和自我认知,应该是比求知更重要的财富。

一句话,教育其实就是等风来,顺其自然,静待花开。所以,面对这些自身非常优秀的家长的点评和质疑,我一声叹息,对待教育,何必那么功利?你的孩子在同龄人中智力基础都已经足够优秀了,他迟早都会脱颖而出,你又何必这么急吼吼呢?这不是典型的教育焦虑又是什么?

作为老教师,我见识了太多的性格不健全者,留下过太多的教育遗憾。我经常思过,如果多鼓励一下、再严苛一点,学生的积淀与体验再丰满一点,或许他的人生会有不一样的轨迹。我不认为教育万能,但各种活动的引领,和老师恰如其分的点拨,的确能让成长的缺憾少一点再少一点。而这些,恐怕不是父母这样的角色所能承担的。□ 瓜哥(作者系中学教师)

编辑:张子庆

12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南都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