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王毅记者会提到的法国作家:写书是为了加入与谎言的战斗

南方都市报APP • 南都即时
原创2021-03-18 12:08

“法国作家维瓦斯写了一本书,名为《维吾尔假新闻的终结》。他用自己两次亲赴新疆的经历,讲述了一个繁荣稳定的真实的新疆。” 3月7日,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在两会记者会上表示,所谓新疆地区存在“种族灭绝”的说法荒谬绝伦,完全是别有用心的造谣和彻头彻尾的谎言。他同时还提到了一位名叫马克西姆·维瓦斯(Maxime Vivas)的法国知名作家、时政评论家、记者和他的著作。

在外长记者会上被提及之后,近日,维瓦斯在接受南方都市报、N视频记者采访时表示,他感到“很惊喜也十分荣幸”,希望这会鼓励中国的出版商购买版权,以中文和其他语言在中国出版该书。谈起写书的缘由,他表示,尽管遇到一些阻碍,但当部分媒体的谎言越来越“频繁”和“夸张”时,他还是决定写这本书来加入“战斗”。

南都记者了解到,维瓦斯年近八旬,曾于2016年、2018年赴新疆考察,并历时4年完成了此书。在书中,维瓦斯明确表示,正是从未去过新疆的人在制造假新闻,在杜撰抄袭中以讹传讹。

“在书中对中国持客观态度是危险的。”事实上,维瓦斯曾多次对中国进行客观、公正的报道,也曾因此受到诽谤、攻击和威胁。不过,这些困难都不曾让他担心。“如果《维吾尔假新闻的终结》能够在中国出版,中国人民就会理解,为什么王毅先生阅读了我的书,并在如此重要的新闻发布会上提及这本书。”维瓦斯说。

微信图片_20210318104746.jpg

维瓦斯。受访者供图

南都:近日,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在全国两会记者会上提到你和你写的书《维吾尔假新闻的终结》,你怎么看?

维瓦斯:我很惊喜也十分荣幸,非常感谢王毅先生。我希望这会鼓励中国的出版商向我的出版商购买版权,以中文和其他语言在中国出版该书。这样,读者们就可以在书店找到我这个了解、热爱中国的外国人所写的关于新疆真相的书。

南都:你曾在接受采访时提到,写这本书时感到很犹豫,因为你知道将“独自一人”在法国讲述这里的真相。能否和我们谈谈你当时的顾虑?是什么原因令你下定决心撰写这本书?

维瓦斯:在两次中国新疆之旅之后,我发现新疆和法国媒体、政治人物描述的并不一样。我曾经犹豫是否要写这样一本书,因为我知道我将面临各种阻碍。当部分媒体不断地说谎,而且越来越频繁、夸张时,我决定写这本书来加入这场“战斗”。

南都:《维吾尔假新闻的终结》出版前,你遇到了什么阻碍?是如何克服的?

维瓦斯:我认识的九个出版商,其中一些出版过我的书,在阅读稿子之前就拒绝了我:他们只要知道书里的大概内容就会回绝我。

微信图片_20210318104755.jpg

幸运的是,法国学者索尼亚·布雷斯勒(Sonia Bressler)去过新疆,回国后,她和我一样,对法国媒体的谎言十分反感。为了回应这些谎言,她创建了一家出版社,名叫 “丝绸之路”。我跟她谈过我的书, 她也知道我是谁,她甚至还没读我的书就决定出版。

南都:你在书中明确表示,正是从未去过新疆的人在制造假新闻,在杜撰抄袭中以讹传讹。经过两次亲身走访,你认为偏见和谎言产生的原因是什么?

维瓦斯:欧洲支持美国,欧洲的媒体也是如此。在所有涉华问题上,欧洲媒体一致批评中国,这有助于美国(而不是欧洲)在较量中保持其世界领导地位。

“一带一路”倡议使美国非常担忧,欧盟在此问题上,与美国站在同一战线。这很荒谬,因为即便美国的霸权受到这一宏大项目的威胁,欧洲还是可以从“一带一路”倡议中获益的。此外,中国已经获得了欧洲多个港口的股份并签署了谅解备忘录;中国已与多个国家和地区签署自贸协定,自贸伙伴遍及亚洲、欧洲、拉丁美洲、大洋洲和非洲。所有这些都没有美国的参与。

据我的了解,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欧洲发生了种族灭绝,导致600万犹太人丧命;20世纪初,美国范围内的印第安人口已从1492年的500万骤减至25万。而1978年至2018年40年间,新疆地区维吾尔族人口已从555万增长到1168万,约占自治区总人口的46.8%。

我认为,如果有种族灭绝,那也是在美国、欧洲、德国这些地方!

南都:你走访过中国的哪些城市?有什么印象?

维瓦斯:2008年,作为游客,我参观了北京,还有西安的兵马俑。2010年,在西藏,我参观了拉萨和甘孜等多个城镇和村庄。我曾在2016年和2018年两次到访新疆,访问了当地的城镇和村庄,包括乌鲁木齐和喀什。2008年至2018年间,我见证了中国的高速发展,也看到了小乡村如何在促进现代化的同时,保护古建筑。

南都:除了《维吾尔假新闻的终结》,2010年,你曾以媒体人的身份与其他几位法国记者一起去了西藏,并撰写出版了《达赖喇嘛:并非如此禅》一书,向世人展示真实的西藏。你是否曾因为谈论新疆、西藏话题而遭受威胁或陷入非议?

维瓦斯:在这本关于西藏的书中,我受到了达赖喇嘛组织和没有读过这本书的人的批评和诽谤。有人指责我批评佛教,但事实并非如此。我对达赖喇嘛可怕的、蒙昧的、倒退的政权提出了批评并辅以相关证据。2011年8月,当我正要在一个电视节目上谈论西藏和达赖喇嘛的时候,我还被赶了出去。

至于我写新疆的书,部分媒体依旧对我表现出敌对的态度。还有著名媒体篡改了与我的电话采访内容,发表不实信息。

幸运的是,我对访谈录了音,并在我的网站Le Grand Soir和脸书(Facebook)发布了完整版。然而,我身边的人,甚至是我的家人,都不理解我的立场和我所面临的斗争。

南都:近日,一位法国学者因为两年前接受中国采访时对新疆的相关问题发表偏正面的观点而遭到法国舆论“批斗”,导致被迫辞职,你如何看待这件事?你有过类似的担忧吗?

维瓦斯:我已经退休了,所以我不怕失业。我每年写一本书,说我想说的话。但是,我却受到诽谤、攻击和威胁。一些组织四次威胁要起诉我;关于维吾尔族的书让亲美媒体难以忍受:他们对我的采访总是充满陷阱,他们暗示我太天真或被中国人收买;我的文学经纪人负责把我的手稿交给出版商,他告诉我,由于我涉及政治的作品,出版商拒绝出版我的小说。

我早就预料到现在的状况,所以这些困难都不曾让我担心。让我挂心的是,如果这本关于维吾尔族的书籍《维吾尔假新闻的终结》能够在中国出版,中国的人民就会理解,为什么王毅先生阅读了我的书,并在如此重要的新闻发布会上提及这本书。再次向他致以感谢!

南都即时出品 策划:王佳 统筹:向雪妮

采写:南都记者 吴佳灵 实习生 曾玥

编辑:张亚莉,向雪妮

更多报道请看专题:焦点全球问答
各方回击涉疆谎言系列报道

18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南都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