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如何发展电子政务?利用“大”“小”数据推进公共管理

南方都市报APP • 南都指数
原创2021-10-03 17:42

问数湾区

我们的世界是一个数据丰富的环境,如何利用这些数据为决策提供信息?国外电子政务发展,数字化进程怎样,有哪些探索,有哪些经验值得分享?9月28日,香港城市大学公共政策系主任、教授何达基做客“问数湾区”系列对话,开讲“电子化政务的机遇和挑战”。据其透露,大数据的挑战不仅仅是收集大量数据,雇用大量工程师或统计学家来运行复杂的算法, 当中还需要治理、法规、和行政统筹能力的提升,才能有效地将多样的数据分析结果与行政数据相结合。成功推行后,政府机构可以优化资源分配和管理活动,实现更好的成本效益、效率、响应能力、法律合规性和公平性。

mmexport1633235562016.jpg

香港城市大学公共政策系主任、教授何达基做客“问数湾区”系列对话。

利用数据推进公共管理是电子政务重要环节

“问数湾区”是由中山大学数字治理研究中心、数文明科技、南方都市报联合推出的系列活动,旨在通过讲座、圆桌讨论、论坛等形式推动湾区的实践者和研究者们进行交流,追踪湾区数字治理发展的新动态,探寻湾区数字治理创新与提升的路径和方向。

在9月28日系列对话中,何达基教授主要从大数据和丰富的数据环境、数据分析的应用和机遇、公共组织面临的数字化挑战、经验教训等五个层面,结合自身对电子政务领域研究,详细阐述国外地方政府的经验、问题、探索。他说国外电子政务发展遇到的问题,在国内也会遇到,国内电子政务一些好的做法,也值得国外参考。这也是此次讲座的初衷,希望分享好的经验,推进电子政务发展。

电子政务,离不开大数据。政府有丰富的数据来源,包括行政记录和文档、网络交通的记录、社交媒体的内容、通讯数据、传感器收集的数据、手机APP数据、智能电表等等。何达基教授介绍,电子化政务一个重要环节就是怎么利用数据分析,来推进公共管理、优化政策制定。他以美国绩效审计为例,讲述如何通过结合不同的福利支出账户、受助人地址、社会保障记录、死者姓名等,发现发放救灾资金中的欺诈与滥用行为。另外,通过分析联邦政府医疗开支和对地方政府、医疗机构拨款数据,还有接受医疗保险资金的医院和医生的全国数据,政策分析人员发现数千亿美元的资金浪费和滥用,从而提出更好的监管和绩效财政管理的措施。

电子政务发展不能避免资源有限与优先取舍的难题

不过,由于部门可能用不同的软件和数据格式,收集数据的过程也有可能有出错或有数据空白,政务电子化和数据分析工作,很多时间、精力要先花在数据整合和清理的工作。同时,钱不够、人不够,专业知识不够,新科技的使用不够,也是电子化、数据化的痛点。

“不同部门互相支持协作是非常重要的因素”,何达基教授说,他以前的学生很多都是地方官员,他们非常头痛的是如果共享部门掌控的数据,由于部门怕展示错误或局限,有时会有阻力。部门之间怎么协调互助,并共享和公开数据,不只是数据和技术问题。电子化政务,要关注数据质量,注重数据的全面性、一致性、和不同数据来源的互联程度。而且,有了这些数据,还需要想怎么利用,很多时候需要跨部门团队来做分析工作,并理解结果的含义,才能帮助政策的制定和推行。另外,数据分析要有仔细谨慎的研究设计和方法,要考虑数据来源的局限和偏差,千万不能把数据关联看成因果关系,不然,大数据分析可能会误导决策。

电子化政务的发展不能避免资源有限和优先取舍的难题,因为数据量大,储存数据要有一些代价或成本。例如,美国很多地方有治安问题、种族冲突问题,为了问责的需要,大部分的警察都佩戴小录像机,警车前后面也有录像记录,警察对市民有什么举动等等,都要有录像。这些都是电子化政务的好措施,但问题是这些录像数据庞大,应存多久?谁承担这个成本?另外,数据收集方面,地方政府也存在很大争论。例如手机数据,什么数据应该收集,有什么数据不应该收集, 又比如街头车辆数据,车牌是否应该收集起来等等。

“怎么收集、储存、清理、分析、和共享数据,怎样公开和报告分析结果等,背后都有很多法律、行政能力构建、和政策因素”,何达基教授说,每个国家、每个地方都有不一样的考量和限制,这些问题在国内外都一样,这不单单是技术和硬件的问题。

建议把权限和风险管理作为电子化政务重要一环

何达基教授在讲座中特别强调,有效利用大数据以外,传统的“小数据”也很重要,例如随机抽样调查、实地调研等, 尤其针对电子化比较薄弱的群众,这些数据还是需要收集,并在政策制定和管理过程中必须考虑的。

谈及数据管理问题,何达基教授表示,谁应该拥有数据?有权使用数据?有权理解和看见使用的算法?另外,谁应该为技术进步买单、如何买单? 这些都是值得深思的数据治理问题。目前,大多数数据分析应用程序都专注于优化效率、有效性、合规性以及成本效益。在其看来,在电子化政务里面,必须也考量什么人有什么权利,还有公平和问责问题,这些都是公共管理和治理关心的问题。

他同时建议,必须把风险管理作为电子化政务重要的一环。怎么减低风险,谁来负责?这些考量会因不同的政治和社会背景而异,“可能性跟可行性不一样,可行性跟可接受性也不一样,能做什么跟该做什么也是不一样的考量”。

在圆桌对话环节,中山大学数字治理研究中心主任、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副教授郑跃平就“湾区数据流动”与何达基教授进行交流探讨。何达基教授说要做好湾区数据应用方面的法规协调,处理好湾区数据治理、数据流动问题,郑跃平也提到,现在湾区数据流动更多在部门,通过管理机制优化,推动跨部门、跨层级之间的数据流动,期待数据在跨城市、跨区域甚至跨制度实现流动。在确保数据安全合法合规,有效保护公众、企业隐私信息安全的前提下,推动粤港澳三地之间的数据有效、高效、安全流动,赋能湾区治理协同以及经济社会联动创新发展。

新主海报 (2).jpg

出品:南都大数据研究院

采写:南都记者 袁炯贤

编辑:袁炯贤

2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袁炯贤3713W
南方都市报记者
南都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