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恒CEO范渊:个人信息泄露渠道,内鬼堪比外部黑客

南都原创
原创2016-12-24 08:53
关注

  日前,南方都市报"记者700元买到同事开房记录"报道在社会各界引发强烈关注。公安部在回应南都报道时表示,此案是由相关单位内部人员与社会人员相互勾结所为。曾为国庆60周年、2010上海世博会、世界互联网大会以及G20杭州峰会提供网络信息安全保障的杭州安恒信息技术有限公司CEO范渊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个人信息泄露情况非常严重,100人中仅有5人信息未被泄露;从泄露渠道而言,"内鬼"堪比外部黑客的比例。对此,要采取不同措施加以防护。

绝对控制1_副本.jpg

【对话】

"相较于外部黑客攻击,内鬼的比例更大"

  南都:南都记者采访的700元购买同事开房记录的报道,证明是有内鬼参与。今天上映的电影《绝对控制》中披露了IT黑客对于个人信息的巨大威胁,屏幕前的IT黑客通过非法入侵窥视着主人公一家的生活,日常细节和不为外人所知的私密生活在新科技手段下无所遁形;从您做网络安保的经验来看,个人信息一般都是由哪些渠道泄漏的?比例是怎么样的?

  范渊:过去十年,是信息化和互联网应用快速发展的十年,也是数据价值逐步被大众了解,在正面和反面不断被强化利用的十年。

  "每个数据都是有用的资产",我们的身份证号、家庭住址、电话、QQ和各类账号信息,泄露情况都非常严重。据统计,100个人中,没有个人信息泄露的比例小于百分之五。

  信息有两大泄漏途径,一是黑客的攻击,黑客通过注入漏洞等方式将后端数据导出,不法分子再将数据进行整理和买卖,有的用于广告,有的则用于欺诈。

  另一类则是和外部黑客攻击旗鼓相当的内部数据泄露,也被称作是"内鬼"。"内鬼"出现在各行各业,涵盖范围非常广。例如,医院内部将数据卖给医药代表;我们也会发现,有好的车牌号刚释放出来就立刻锁定,这就涉及到交警车牌库的信息泄露;教育考试院的数据库也被黑客攻击,不仅考生的个人信息泄露,甚至不法分子通过修改志愿和分数进行诈骗;还有金融、社保、电商的软件开发人员在软件开发过程中故意"留后门",盗取数据。

  据统计,"内鬼"的数量和黑客攻击各占一半,甚至有说法认为"内鬼"的比例更大。需要特别强调的是,"内鬼"不一定指的是内部员工,第三方软件开发、维护人员,有一定权限可以在内网进行操作和查询的,都是属于"内鬼"的范畴。

"要采取针对性手段,做到内外兼防"

  南都:针对两种渠道的个人信息泄露,避免出现《绝对控制》中个人信息泄露的严重后果,如何从法律和技术层面进行防范?

  范渊:近年来,网信办、公安部也在不断出招应对。从法律层面而言,举例而言,2007年出台的《信息安全等级保护管理办法》,将信息系统的安全保护等级明确划分为五级。公安部所推动的这项等级保护,对重要系统要进行定级和保护,这是非常基础且重要的工作

  明年将实施的《网络安全法》也明确规定网络运营者和数据的拥有者,有责任和义务对数据保护负责,这同样是非常巨大的进步。

  从技术环节来说,这两类泄露渠道的防范在技术上有很大差别,需要非常完整清晰且具有针对性的手段,从整体上把控各种泄露的风险,做到"外防黑客,内防内鬼"。

  从外部防护而言,需要通过云防护等几道防护措施,做好监控和预警。内控就更加复杂,"内鬼"有权限接触到这些信息,如何辨别操作过程中是否有泄露信息?目前,安恒明御系列的数据库防火墙、数据库审计、堡垒机、日志审计,是在数据安全防护领域内应用非常广泛的"四件套"。通过这四套组合拳,彻底解决管理和技术上的难题,相比传统DLP方案这套软件解决单个安全设备防御孤岛的难题,这个"四件套"有机协同工作,自动实现数据交换情报共享,这套软件记录能准确的检测数据库的进出访问行为,谁在什么时间、做的什么事情都能记录下来,通过内置的数据库漏洞策略、智能学习、模式匹配及数据挖掘进行综合分析,实时判断并通过数据库防火墙进行拦截。

绝对控制2.jpg

大数据时代要做好顶层设计

  "网络安全的防护,越到后来,代价越高。等数据泄露就为时已晚了。"要在早期开发测试阶段把关好安全问题,通过"四件套"加强防护,从外部安全服务和内部人员管理上做常态化、全生命周期的管理。

  我们正在逐步迈向大数据时代,而大数据更会成为黑客攻击的目标,所以我们需要明确职责,做好顶层设计。

  南都:目前由多少政府或企业有采取例如"四件套"这样的防护措施?效果如何?

  范渊:我这里并没有很准确的数字,但目前百分之二十的政府可能都上了这个系统,但是还是不完整,陆陆续续在往前走。

  很多机构和政府部门每年都会进行常态化的渗透测试,模拟黑客攻击行为判断数据是否容易泄露,这是很有效的外防黑客的手段,在G20期间也有使用。通过这种模拟渗透测试,以及常态化的监测和实时防护,能够对外部黑客攻击进行防范。但目前来看,有问题的系统还是很多,情况确实不乐观,个人信息防护任重道远。

  南都:有业内人士指出,希望由国家牵头搭建具有公信力的第三方平台,把各自的数据放心地放在里面进行处理。您如何看待这个设想?

  范渊:建立一个大数据库确实是未来趋势。但对于黑客而言,攻击的目标更明确了。"只要有数据,就会成为目标。"所以需要在平台设计时同步考虑加强安全防护。

  目前,就提供网络安全产品服务的行业来说,能够提供完整的外防内控服务的还是比较少,但随着人们网络安全意识的提高,以及互联网快速的发展,这个行业将不断呈现欣欣向荣之势。

  见习记者 王秀中 南都记者 陈磊

本文版权归南方都市报社所有,且为未见报内容。欢迎转发分享给朋友。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如需获得转载授权,请点击购买授权

阅读 107710
热门评论
打开南都自媒体,查看全部评论>>
TA的文章

南都原创

南都原创文章都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