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星就这样遇上“李鬼”:实测发布虚假企业招聘,竟如此轻松!

南都即时
原创2017-08-03 19:41
关注

微信截图_20170803175749.png李文星大学毕业照。

23岁的山东大学生李文星,从东北大学毕业后,通过“BOSS直聘”平台接到一个OFFER,然后去了天津“入职”。

悲剧的是,他最终在天津市静海区一处水坑被发现。

李文星极有可能误入传销组织,并最终失去了生命。有业内人士指出,“BOSS直聘”暴露了网络招聘‘挂靠’的潜规则。

对此,南都记者调查发现,不少招聘类的App存在招聘主体审核不严等漏洞,如果拥有与一家企业相同的邮箱后缀,只需要点击“挂靠”就可以“冒用”该企业来发布招聘信息。

这也给了“李鬼”们“招人”,乃至害人的机会。

青年李文星之死

李文星出生于山东省武城县的一个贫困家庭,是家里唯一一个大学生。两个月前,李文星通过互联网招聘平台“BOSS直聘”,收到了“北京科蓝软件系统有限公司”的录用书。

微信图片_20170803182857.jpg▲5月19日,李文星收到“北京科蓝软件系统有限公司”的“聘用通知函”。

5月20日,他离开北京住所,前往天津报到。

李文星的妹妹李文月透露,从小成绩优异的哥哥一直是全家的希望,2012年,李文星以630分的成绩考上东北大学。

在她的印象里,哥哥很要强,曾因担心家庭困难,向父亲提出不上大学,但最终被父亲拒绝。

微信图片_20170803182913.jpg▲李文星的大学毕业证书。

7月14日18时55分,李文星的遗体在天津市静海区一处水坑内被发现。此前,一向与家里人保持联系的李文星,曾表露出种种反常迹象,态度冷淡、频繁失联、多次借钱。

据媒体报道,7月8日,他曾打电话跟母亲说,“谁打电话要钱都别给。”他的家人当时认为,李文星一定是被骗到了传销组织里。

8月3日,南都记者从天津市静海区委宣传部了解到,根据天津市静海区公安分局提供的消息,7月14日发现遗体后,经法医对尸表进行检查,未发现有外伤。在死者口袋内发现一张身份证,显示人员为李文星,次日通知李文星的家属对尸体进行了辨认。几天后,尸检结果出来,认为李文星符合生前溺水死亡特征。

微信图片_20170803182902.jpg▲7月14日下午,李文星在天津市静海区一处水坑内被发现。

7月22日,警方送检后的遗体火化,李文星叔叔“用双肩包把孩子骨灰背回了山东德州”。

8月2日晚,天津市公安局静海分局发布消息称,已对事发现场进行走访排查、调取监控录像,并对李文星的关系人展开核查。根据李文星随身携带的传销笔记,警方认为他极有可能误入传销。

网络招聘背后暗藏黑洞

事发后,李文星通过“BOSS直聘”应聘,并走入“死亡之门”的过程,引发舆论轩然大波。

南都记者采访发现,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打着大公司、大企业的名号,以“月薪丰厚,平台发展潜力大”等为诱饵,在网上广撒虚假招聘信息,待有人上钩后,其传销、诱导贷款、培训贷,甚至诱导进行其它违法犯罪活动的目的便暴露出来。

一些涉事未深的大学生,也为此付出了极大代价。

微信图片_20170803190448.png微信图片_20170803190628.png▲多位网友对“BOSS直聘”和“北京蓝科软件系统公司”提出质疑。

微博网友@pinnsvin 称,2016年12月,他就曾在“BOSS直聘”上投了一份与java后台相关的工作。一个名为“百利应科技有限公司”的企业很快联系了他,简单聊了之后,对方要求其天津面试。

与李文星经历相似,对方先是约她到市区见面,之后又让他坐公交到某个地点等朋友回来接。

@pinnsvin说,最后到的这个地方“人烟稀少”、“周围都是荒地”,他的手机很快被没收,还被拖到了一个铁皮房后面,完全被监视起来。在里面待了11天,他被打过,被威胁过要交钱或者向家里要钱,每天都有“老师”给他和同龄人灌输传销的思想。

不过,他的结局是幸运的。警察来了,他成功出来了。

除了打着互联网公司的名义拉人进入传销组织,一些“黑中介”也通过互联网发布虚假招聘来敛财。

一名曾做过“黑中介”的人士告诉南都记者,中介公司通常把办公地点设在写字楼,少数设在居民楼,并配有两三名客服,五六个业务员(也称咨询顾问)。团队内部分工明显,首先由业务员在58同城、赶集网等招聘网站及兼职App发布招聘信息,求职者联系客服后,客服通常会以面试、咨询、填简历等名义,要求求职者到办公室,由业务员进行“交流”,每成功让一名求职者交费办证,业务员有相应提成。

这些招聘信息往往有高薪承诺,然而,这些招聘信息很多都是捏造的,只是“黑中介”来通过这种方式捞钱。只有少部分中介公司会提供真实的招聘信息,但其中大多不符合求职者的求职期望。

来自河南的董平(化名)年初第一次到北京求职,他在某招聘平台上投了很多份简历,7天后收到一家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新媒体职位的工作。他很快通过面试,被要求到单位报到,并交了伙食费2400元。

按照对方发来的地址,他被一辆车送到了怀柔郊区,去的路上他就感觉不对劲,留了个心眼记下车牌号和经过的地方。董平告诉南都记者,到了之后,一个男的一直在他们身后跟着,钱也被他们拿走了。

好在趁对方不备,他最终也逃了出来。

董平告诉南都记者,之所以会放松警惕,是因为在异乡求职,等待了那么多天都没有消息,“内心完全是生存的煎熬”。

“如果求职平台能够把关审核严一点,也许李文星的事就会扼杀在摇篮之中。”董平说。

有大学生曾被骗得“一干二净”

河北邢台的蒋伟明(化名),去年在老家家里高中毕业,然后在北京上了计算机培训班,打算今年跳槽。他告诉南都记者,今年5月,他在“BOSS直聘”上收到一个自称是某上市公司的人事邀约面试。接着,面试的确是在该上市公司完成的。

回到家后,他在“BOSS直聘”上接到另一个也自称为这家上市公司的人事通知,告诉他被录取了,让他直接去天津分公司报道。

没想太多蒋伟明就去了,第一件事是先去宿舍放东西。然而,宿舍是在一个非常偏僻的城中村,他回忆,当时自己就想去分公司参观一下,但对方给出各种理由没去成。他开始害怕,晚上就有好几个同事来找他喝酒,谈了很久直到第二天早上六七点,他想出一个借口说去买烟,一个同事还非得跟着一起去。最后,他借上厕所的时间跑了。

蒋伟明顾不得行李,坐上离开的公交车。他告诉南都记者,当时公交车司机告诉他,那是一个传销窝点。他后来打电话给一开始面试的公司,对方告知根本没有天津分公司,也没有说要录用他。

他十分疑惑的是,“BOSS直聘”上联系他的第二个人事,是怎么知道他的面试情况的。

蒋告诉南都记者,他有一个同学也进去这家“公司”,但不像他这样幸运。他的同学被关了两个月,在里面没少挨打,同学父亲感觉他进传销了,天天给他打电话,组织怕出事就把他放出去了。

这只是大学生求职受骗的冰山一角。

南都记者联系上北京一家求职旅馆的老板王伟(化名),他说一年下来,在他的旅馆投宿找工作的有上千人。

据王伟介绍,就在前两天,他就曾遇到一个大学生“被骗得一干二净”。这位大学生从大连一家艺术学校毕业,一直想做明星,于是来到北京,然后在58同城上投了简历。

随后,有公司给她打电话说需要一个经纪助理,去新疆拍戏。公司说这个戏比较重要,要交保密费才能进剧组。王伟一听就觉得是她上当受骗了。“就是刚刚走进社会的大学生最容易上当受骗”,王先生说,“因为他们太单纯了,没有社会经验”。

王伟告诉南都记者,大学生受骗的套路跟其他人没有太大区别,一般是高工资引诱,然后入职前被收取不同名号的费用。“大学生容易眼高手低,有的冲着当明星,有的冲着高工资,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定位。”王伟解释,“来北京的大学生里,普通大学实习生的工资一个月最多三四千,非要给自己定位六七千,就容易上当受骗。” 

一位于去年毕业于河北廊坊师范学院的大学生李小超告诉南都记者,去年他原本应聘的是经理助理的工作,承诺工资6000元,面试后培训一周却教的都是K线图、刀锋理论等炒股知识。一周后,他被告知需要实操成为操盘手,公司要求他自己出10000美元去完成操盘、盈利等考核。他没有那么多钱,所以就走了。

回忆起自己大学毕业意外丛生的求职经历,他觉得大学生容易上当受骗事出有因。他分析到,第一,大学生容易心急,急于求成,迫切找工作;第二,对各种工作缺乏实质性的认识;第三,没有社会经历,对人情世故不精;第四,相信世上有馅饼。

一张名片就可完成招聘平台认证

对于李文星事件,“BOSS直聘”CEO赵鹏8月3日对南都记者称,“我们意识到自2015年初以来,平台执行的“只发一个职位,资料合规,可以先发;不触发举报,可以招聘”这一机制,存在很大的问题。不能及时更新这个策略,是我们的问题。从8月3日凌晨开始,全面进行了调整,对于所有招聘者执行事先审核认证的流程。”

赵鹏表示,他们已第一时间报警并联系家属,希望提供帮助,将积极配合有关部门和家属,找出真相,让坏人受应有的制裁。

8月2日,北京科蓝软件系统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经公司核查,在“BOSS直聘”上给李文星发入职聘用书的招聘方“北京科蓝”系他人恶意冒充,公司没有“人事部薛婷婷”和“人事行政部王文鹏”两名员工。8月3日,南都记者致电李文星收到的入职聘用书中“联系人王文鹏”的电话,显示对方“已停机”。

而在百度贴吧上,有网友曾在5月27日透露,“北京科蓝软件系统公司有诈”,电话面试一下就通过了,工作地点也在天津。

为了弄明白骗子是怎么在“BOSS直聘”上操作的,南都记者8月3日下午登录“BOSS直聘”,发现该软件有“我要招人”和“我要求职”两个通道,其中“BOSS版”的可以企业运营者身份登录。

微信图片_20170803191035.png

▲“BOSS直聘”App中显示,通过任意一种方式即可完成认证。

其中,该网站的验证方式分为四种——“名片认证”、“工牌认证”、“在职证明认证”和“营业执照认证”,任选一个就可进行。

微信截图_20170803192232.png▲“BOSS直聘”App中通过名片认证的界面。

南都记者找来一张”营业执照“进行认证,很快就通过了审核,而对方没有来电或以其他方式进行人工验证。

此后,南都记者又在另一家知名招聘网站上传一份“营业执照”,不到一小时,在没有来电的情况下就通过了审核,随后系统显示可以编辑职位进行发布,还能看到几十位求职者的照片、工作履历等信息。

微信图片_20170803191046.png▲在另一家招聘类app上,记者完成认证后轻松查看到各类求职者信息。

随后,南都记者用另一个电话号码也在该网站上注册,当输入与上一个企业帐号相同的邮箱地址后缀时,这家网站的系统提示是否“挂靠”,当点击“挂靠”后就可以直接通过审核,整个过程并无人工电话与记者核对。随后,记者通过这个帐号,直接发布了两个职位,与职位信息匹配的求职者信息则已经可以浏览查看。

这家招聘网站的客服对南都记者表示,“挂靠”这个功能的确存在,也有可能被并非本公司的陌生人利用并发布招聘信息。“如果发现这种情况,可以向我们举报。”客服对南都记者说。

至于能否彻底避免这种“被挂靠”的可能性,上述客服表示这是成型的模块,目前只能通过运营者帐号“踢出冒充者”。

“骗子也IT了”

国内一家运营招聘网站的创始人郭丰(化名)对南都记者透露,李文星遇到的事情,极有可能就是通过“BOSS直聘”中的“挂靠”功能,假冒“北京科蓝软件系统有限公司”的名义来进行招聘的。

“这种‘挂靠’招聘的方式已经存在很久,招聘网站之所以允许用户挂靠,主要是想简化认证流程,提高用户体验,增加流量,尤其是不少招聘网站拿到了风投,对用户活跃度、流量业绩等要求越来越高,网站也有无奈之处。但这样的一个后果就是容易被陌生人‘挂靠’后发布虚假招聘信息,导致类似李文星的悲剧发生。”郭丰说。

据介绍,目前存在于各个招聘网站的“挂靠”,是基于“需要认证”的前提,而在其他分类信息网站,基于个人身份的招聘者都可以发布信息,监管更难。

“招聘网站其实完全可以把同一家企业的不同HR进行前置审核,也就说这个企业每多一个HR,就进行电话多方核实,这样可以大规模避免虚假招聘的发生,但这样做成本会高很多。”郭丰解释。

据郭丰介绍,传销、骗培训费、服装费等招聘骗局一直存在。以前是在报纸上发广告,如今除了通过制作虚假营业执照,在网上发布招聘帐号发布信息外,也有通过购买简历等方式来寻找”猎物“的。

“移动互联网时代,骗子更多是以文化公司、IT科技公司等名义吸引求职者,骗子也IT了。但像李文星这样的出人命的案例还是比较罕见,这也给公众揭开了招聘行业的另一面。”郭丰说。

采写:南都记者 申鹏 王琦 实习生 苏海伦

编辑:饶丽冬

本作品著作权归南方都市报社所有,如需使用需经书面授权。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3002731。
40
阅读 8803
热门评论
打开南都自媒体,查看全部评论>>
TA的文章

最新南都独家内容,请扫小程序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