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的名作家:内心煎熬常备鼠药,曾想写“身背数条人命”的故事

南都即时
原创2017-08-15 21:05

22年前,浙江湖州织里镇发生一起抢劫杀人案,一间小旅馆的老板、老板娘和孙子以及一名旅客被残忍杀害,凶手逍遥法外。

2017年8月11日,该案两名犯罪嫌疑人分别在安徽和上海落网。令人惊讶的是,身为嫌疑人之一的刘永彪,竟是芜湖小有名气的“农民作家”、中国作协成员,还在当地办了多年写作培训班,教书育人。

随着案件告破,人们这才发现,当年那双挥舞凶器夺人性命的手,和后来写出获奖文学作品、为学生认真批改作业的手,竟属同一人。

IMG_5367.JPG当年的案发现场。

残忍的凶手

1995年11月29日凌晨,湖州市织里镇晟舍村,响亮的警报划破了冬夜的宁静。

发生命案的“闵记饭店旅馆”是一家饭店兼旅馆,一楼吃饭,二三楼总共有4个客房。当时,织里镇的童装产业日益兴旺,小旅馆的生意也颇为兴隆。

民警赶到现场发现,老板闵某生、旅客于某峰死于旅馆的203房间,老板娘钱某英和孙子小闵死于202房间。

四名死者身上血迹斑斑,有刀伤,也有用钝器击打伤……经法医鉴定,4名受害人均被被钝器击打头部致死,作案手段十分残忍。

湖州警方立即成立了专案组,全力侦查。

专案组根据现场犯罪轨迹和痕迹推断,这是一起抢劫杀人案。根据走访调查等情况,专案组发现,2名男性旅客有重大作案嫌疑:他们在该旅馆住宿一晚,案发后不知去向。

公安机关认真细致开展现场勘查,提取到了包括毛巾、指纹、鞋印等大量痕迹物证,并对犯罪嫌疑人进出轨迹、作案过程及案犯特征进行了准确刻画和现场重建。然而,限于当时的侦破条件和科技手段,案件一直未获突破性进展。

2017年,湖州市公安局再度重启该案侦破工作,成立了专案组,全力以赴开展案件侦破工作。在多方努力下,通过复杂的DNA家系比对和排查,刘永彪(男,1964年出生,安徽南陵县人)被警方锁定。

8月11日凌晨,专案组在安徽南陵将刘永彪抓获。随后,该案的另一名犯罪嫌疑人汪某明(男,1953年出生,安徽省南陵县人)在上海被抓获。

22年后,两名凶手终于落网。两人现在一个是知名作家,一个是上海某投资咨询公司的法人代表。

据警方披露,两人是南陵同乡,也是好友。他们当年均为贪图钱财而作案。“作案前,两人都没钱了,而汪某之前在织里打工过,所以商量到湖州织里来搞钱。”

1995年11月28日,他们住进“闵记饭店旅馆”2楼的一个三人间客房,次日就如愿以偿等到了住进来的第三个客人——来自山东的客商于某峰。刘永彪和汪某明偷钱不成,反被发现,就下手将于某峰残忍杀害。

随后,他们又打起了老板主意,以退房名义把老板骗到房间里,再次杀害;他们之后来到隔壁老板房间,将老板娘和她13岁的孙子杀害。随后抢走了手表等物品,逃之夭夭。

IMG_5365.JPG刘永彪珍藏的与莫言的合影。

小有名气的作家

刘永彪至今珍藏着一张他和莫言的合影。

“1990年在北京鲁迅文学院读研修班期间,经常与莫言在一起。好多照片遗失,就这一张,还是在杂志上复印下来的。”他在QQ相册里如此回复朋友。

案发时,刘永彪31岁,是一名爱好文学的青年,在一所学校任校刊主编。在犯案的前一年,他写的短篇小说《青春情怀》发表于1994年第4期的知名文学期刊《清明》上。

案发后,凶手刘永彪隐匿,以作家身份开始了新的生活。公开资料显示,刘永彪曾用笔名刘浪、彪子、一沙等,发表文学作品200多万字。

2005年,刘永彪的中短篇小说集《一部电影》由作家出版社出版,给他带来了极大声誉——2009年被安徽省授予2005—2006年度安徽省“社会科学文学艺术出版奖”三等奖,此奖项被业界称为“安徽文学奖”,是安徽省最权威的文学类评奖。

刘永彪也成了芜湖市第一个获得该奖的农民作家。

此后,刘永彪陆续出版散文集《心灵的舞蹈》、电影剧本《门与窗》以及28万字长篇小说《难言之隐》。

2013年7月,中国作家协会曾发布公报,当年被批准加入该协会的安徽省13名作家中,刘永彪名列其中。

刘永彪被捕后,办案民警曾问他,是否把案件的一些情节写到你的作品里面去?他回答,“这哪敢写,从没写过。”

但其实,在他的创作中还有一些蛛丝马迹可寻。

2011年5月,刘永彪在QQ日志中写道,“早在看那些推理(侦破)小说和影视剧时就产生了一连串灵感,有写一个可向影视方面发展的小说的强烈愿望,题目也初步拟定为《身背数条人命的美女作家》,是写美女作家杀死多人而不能破案的。作为文学作品,主要是写任性与社会环境的相互因果的,我认为这篇尚在构思中的小说有大量符合影视剧要求的悬念、场景、动作(也会有有意为之的设置)。”

南陵当地草根作家李琳琳和刘永彪是在2005年认识,当时他们一起参加南陵县作协的会议,之后作协成员有时会一起聚餐聊天。“我们私下交往不多,但感觉这个人有些格格不入。有时大家在一起吃饭聊天聊得好好的,他就忽然开始抬杠或挖苦人,表情很凶。”

李琳琳告诉南都记者,刘永彪常把“我就是个农民”和“我就是穷”挂在嘴边,感觉他骨子里对自己的农民身份是很自卑的。但另一方面,刘永彪对于作为作家的自己又非常自信,甚至自负,“一说到作品,他就非常傲气和要强,认为自己的作品非常好,不容置喙。”

李琳琳说,去年南陵县作协要求成员重新登记,刘永彪没有登记,之后成员建微信群他也没有参加,这一年来,刘永彪几乎没怎么参加县作协的活动。

她上一次见到刘永彪就是在其被捕的几天前,“他在街对面骑着自行车,我也没打招呼。他神色没什么异常,一如既往的冷着脸。直到新闻报道,我们才知道他的那段经历,微信群里都炸开了锅。”

psu.jpeg

△刘永彪在讲授写作技巧。

尽职的老师

落网前,刘永彪已在南陵县开办多年“名人写作辅导速成班”。李琳琳还曾受他所托,代其在“南陵在线”论坛发布招生信息。

在招生广告中,刘永彪主打的卖点是“职业作家零距离授课”。他自称“毕业于中国唯一专门培养作家的高等学府——鲁迅文学院”,“作品获安徽省人民政府文学奖”,“全县唯一获芜湖市教育局、芜湖市文联等四家官方机构联合颁发的写作专业‘优秀园丁’证书。”

这个辅导班开设在校学生课程和社会青年课程,前者讲授小学、初中、高中各年级课堂作文以及初考、中高、高考满分作文,后者“招收有志成为秘书、文员、记者、辩护师、企、事业单位文案策划师及文学创作高手的各界人士”。

8月14日,大学生艾琪(化名)刷微博时才发现,那个22年前灭门案的凶手竟是自己小学时的作文老师。

艾琪告诉南都记者,她读小学时曾在刘永彪的写作辅导班学习三四年,直至2008年小学毕业。

“当时上的人还挺多的,基本都是小学生。”艾琪说,“我最开始上的时候,他还刚起步,地方也挺偏僻的,等我毕业了,培训班已经搬了三次家,地方越来越好,人也越来越多。”

艾琪回忆,她就读时都是周末上课,有上午班有下午班,一个班有三四十个学生。“就他一个人教,教我们作文怎么写,怎么理清思路什么的,都是比较基本的东西。”

让她印象深刻的是,每学期结束,刘永彪都会发一本册子给学生,“里面都是学生自己本学期最好的作文,挺用心的,有时候还会跟当地的开发商合作办小型的作文比赛什么的,不过主要就是自己的辅导班学生。”

艾琪告诉南都记者,当时上课时,她觉得刘老师人还不错,“因为我上的时间很长,所以我跟他算比较熟的,后面我上课他都只收我半价的学费,应该就两三百元。他对于上的时间长的学生都有优惠。”

艾琪回忆,刘永彪平时上完课就回隔壁的休息室抽烟,“话不算多,但比较谦逊。以前觉得他整个人精神状态有点萎靡,不是很精神。对他的过去或家庭,他从没提过,我只知道他有个女儿,我也只见过一两次。”

IMG_5366.JPG

△刘永彪。

待审的囚徒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2017年8月上旬,警方经过基因技术鉴定、物证比对和走访调查后,将目标聚焦在南陵县弋江镇中洲村。

8月10日晚,刘永彪被警方锁定。

8月11日凌晨一点,专案组民警在刘永彪的家中将其抓获。现场视频显示,被带走时,刘永彪并没有反抗,他说了一句:“我在这里等你们到现在。”

据参与抓捕行动的专案组民警陈红跃透露,当晚带走刘永彪时,他交出一封还没来得及给妻子的信。“信里说,“今天公安人员来采了我的血样和DNA,我就知道22年前我的鲁莽行动终于有结果了,也终于可以结束这么多年来的精神折磨。”

刘永彪告诉警方,案发头10年,每天夜不能寐,惶惶不可终日,到了后10年开始麻木,但内心受着煎熬,所以家里备着老鼠药,想着哪一天就了结了。

“我办了几十年案子,形形色色的人都遇到过,但是作家杀人,还是第一次碰到。”湖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政委严关炳说。

刘永彪曾在QQ个人说明中这样介绍自己:“个人取得成功但不伤害任何人,走自己选择的路不后悔。”

莫大的讽刺是,他不仅用残忍的手段夺去了多条人命,也给这些受害者的亲友带来永远无法愈合的伤口。

没人知道,如今身陷囹圄,他是否有一丝悔意。

但不论怎样,等待他的都将是法律的审判。

采写:南都记者 刘苗

编辑:刘苗

48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刘苗2.49亿
南方都市报记者
本作品著作权归南方都市报社所有,如需使用需经书面授权。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
好嘢听新闻报料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