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天眼”项目总工程师南仁东病逝:为这口“大锅”付出后半生

南都即时
原创2017-09-16 21:33

南仁东在FAST射电望远镜工程上(图片来源:国家天文台).jpeg

南仁东在FAST射电望远镜工程上。图片来源:国家天文台

自1994年提出大口径射电望远镜的构想,到2016年9月25日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FAST建成启用,中科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FAST项目总工程师兼首席科学家南仁东,为此付诸了后半生的全部心血。

在世界最大射电望远镜FAST正式启用一年后,南仁东因肺癌突然恶化,于北京时间2017年9月15日23时23分病逝,享年72岁。

现在的中科院国家天文台,是2001年在中科院北京天文台的基础上成立的,南仁东自1992年开始担任该天文台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他一生最大的成就,就是发起、建设了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FAST。

9月16日,中科院国家天文台射电天文研究部首席科学家、FAST项目副总工程师李菂告诉南都记者,从2015年开始,南仁东的身体就不太好了。FAST总工程师助理兼反射面系统副总工姜鹏向南都记者介绍说,“南老师的丧事一切从简。”

从300多个候选洼地里选址

1968年,南仁东自清华大学无线电系真空机超高频技术专业以优异成绩毕业后,回到吉林省通化市无线电厂工作。

十年之后的1978年,他进入中科院研究生院攻读硕士研究生,成为天文学家王绶琯的门下弟子。毕业后,他留在当时的中科院北京天文台工作,并跟随王绶琯攻读博士。1992年,他晋升中科院北京天文台研究员,并任博士生导师。

在南仁东的学生和同事们看来,他20多年来只做了一件事,就是建设新一代射电望远镜。上溯到1993年,国际无线电科学联盟大会在东京召开,与会科学家们提出,在全球电波环境继续恶化之前,建造新一代射电望远镜,接收更多来自外太空的讯息。南仁东就向同事们提出,“我们也要建设一个”。

作为FAST工程的发起者及奠基人,自1994年开始提出利用喀斯特洼地建设射电望远镜FAST的工程概念起,南仁东就一直负责FAST的选址、预研究、立项、可行性研究及初步设计,目标是建成具有“中国天眼”之称的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

选址.png

南仁东参加早期的大窝凼选址。图片来源:国家天文台官网

FAST的选址要求特别严格,要找到一个能放下超大反射面的天然大坑,还要符合FAST建设的诸多要求,非常困难。建设这个射电望远镜的地方,需要有一个数百米大的被四面山体围绕的山谷,而且山体还要挡住外面的电磁波。

为了找到能满足建设条件的位置,从1994年开始,国家天文台专家就利用遥感等技术在全国范围内海选合适的区域,并多次到西南等地区现场考察。南仁东带着300多幅卫星遥感图,几乎踏遍了西南山区所有洼地,有些荒山野岭连条小路都没有。

最终,南仁东选择了贵州省平塘县金科村大窝凼的喀斯特洼坑,这个洼地刚好能盛起差不多30个足球场面积的FAST巨型反射面。这附近5公里半径之内没有一个乡镇,距平塘县城约85公里,距罗甸县城约45公里,适合FAST需要的无线电环境。

南仁东曾对到访FAST建设基地的人员介绍,这是从300多个候选洼地里选出来的,从洼地的地形地貌、工程地质、水文地质等多方面满足了考虑。在他看来,这里是地球上独一无二、最适合FAST建设的台址。

在提出建设FAST的构想之初,为筹集足够资金,南仁东简直成了一名推销员,无论国内外的大会小会,他逢人就推销这个射电望远镜项目。他曾自嘲,“我开始拍全世界的马屁,让全世界来支持我们。”

新华社.png

群山之中的FAST工程。图片来源:新华社

因FAST成果被推荐为院士候选人

功夫不负有心人。

随着国际科研形势的推进,2001年,FAST预研究作为中科院首批“创新工程重大项目”立项,并得到中科院和科技部的支持。

2007年7月,国家发改委批复了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立项建议书,原则同意将FAST项目列入国家高技术产业发展项目计划,FAST工程进入可行性研究阶段。2008年10月,国家发改委批复了FAST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FAST工程进入初步设计阶段。

2011年3月,FAST工程正式动工建设,到2016年9月25日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FAST建成启用,历时5年之久。南仁东作为FAST项目首席科学家、总工程师,负责编订FAST科学目标,全面指导FAST工程建设,并主持攻克了索疲劳、动光缆等一系列技术难题,为FAST工程的顺利完成作出了卓越贡献。

FAST被誉为“中国天眼”,是具有我国自主知识产权、世界最大单口径、最灵敏的射电望远镜。利用这一世界最大的单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人类有望观测脉冲星、中性氢、黑洞等等这些宇宙形成时期的信息,探索宇宙起源。

FAST项目副总工程师李菂说,“南老师的执著和直率最让我佩服。担起首席科学家和总工程师各种职责,推动了世界独一无二的项目。”

也正因为他在FAST建设方面的贡献,南仁东进入2017年中科院院士增选初步候选人名单。在2017年8月1日中科院公布共157人的院士增选初步候选人名单中,年龄最小的是39岁的清华大学教授颜宁,最大的就是72岁的南仁东。

根据《中科院院士增选工作实施细则》规定,每次增选,每位院士最多推荐3名候选人,被推荐的候选人年龄一般不超过65岁。不超过65岁的候选人需要获得3名或3名以上院士推荐,且至少有2名院士所在学部与该候选人被推荐的学部相同方为有效。

对于65周岁以上的院士候选人,需要6名或6名以上院士推荐,且至少有4名院士所在学部与该候选人被推荐的学部相同方为有效。作为中科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FAST工程总工程师兼首席科学家,南仁东在72岁进入院士增选候选人名单,这也是对他在天体物理领域科研工作的莫大认可。

喜欢抽烟、也喜欢画画

南仁东是最早在国际天文学会担任分部主席的中国天文学家。也是一位卓越的综合技术专家,在天文科学和天文技术方法领域造诣深厚,培养了大量的科学及技术人才。

在FAST工程建设地上,留着胡子、带着工程帽的南仁东,看起来就像是个农村大爷,皮肤黝黑的他夏天习惯穿着大裤衩骑自行车,只是鼻梁上的眼镜为他增加了些学究气息。

工作中的南仁东非常拼命,为了给自己减压,他特别喜欢抽烟。他的学生在接受采访时说,“如果碰到一件事情特别难,南老师会沉默,抽烟很厉害。那个时候,去他的办公室要戴防毒面具。”

FAST总工程师助理兼反射面系统副总工姜鹏对南都记者说,最近几年生病后,他工作时间就有所调整了。

生活中的南仁东还非常喜欢画画,且有不少上乘之作。在他的学生看来,南仁东的画作具有专业水准,“南老师在美学层面造诣比较深,我们FAST徽标是南老师自己设计的,南老师的PPT配色,也都是自己调出来的。”他的学生说。

姜鹏认为,在FAST项目里,有人不懂天文,有人不懂力学,有人不懂金属工艺,有人不会画图,有人不懂无线电。“这几样你能懂一两个就算不错了,但偏偏南老师几乎都懂。这个庞杂巨大的射电望远镜项目就像是为他而生的。”

南仁东的病逝,对FAST项目来说是非常巨大的损失。

9月16日下午,FAST项目副总工程师李菂对南都记者说,他正准备到外地出差。“南老师过世后,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采写:南都记者 吴铭

编辑:毛淑杰

82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本作品著作权归南方都市报社所有,如需使用需经书面授权。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
好嘢听新闻报料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