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新会美达锦纶股份有限公司员工冯卓斌工亡调查

南都江门
原创2018-08-29 17:27
微信图片_20180829162455.jpg
南都讯  昨天(8月28日)一则《我的儿子死在了广东新会美达锦纶股份有限公司,请还我公道!》网文在微信朋友圈广泛传播。该文称,2018年5月31日凌晨4点30分,广东新会美达锦纶股份有限公司萃取塔爆炸,24岁员工冯卓斌在毫无防护设备的情况下被指派到6楼的萃取塔检查,后被8%己内酰胺的热水烫伤98.5%,先后辗转新会人民医院、江门市中心医院和广东省人民医院救治,不幸于7月24日下午3点50分死亡。该文认为广东新会美达锦纶股份有限公司在是否及时报警送医、是否如实告知烫伤实情(是否含8%已内酰胺)等方面存在问题,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昨日下午,广东新会美达锦纶股份有限公司负责人接受了南都记者采访,随后又发布了关于这起事故的详细通报。该负责人表示,事发后,公司聚合车间及公司负责安全生产的领导一共4人受到处分,并全面检查了公司安全生产操作规则。

新会区安监局认定这是一起意外事故的调查处理情况,并回复至江门市12345政府服务热线。目前,新会人社部门认定冯卓斌属于工亡。

南都记者根据冯卓斌家属发布的网文、广东新会美达锦纶股份有限公司负责人讲述及通报内容,以及新会安监部门调查处理情况,以及家属和公司提供的材料,还原了这起事故的经过,冯卓斌救治的始末,以及市民关心的五个问题。


1、萃取塔是否发生爆炸?

2、是否被及时送医?

3、广东新会美达锦纶股份有限公司相关人员是否如实向医生反映情况?

4、冯卓斌在救治过程中,广东新会美达锦纶股份有限公司是否尽到了义务和责任?

5、冯卓斌抢救无效死亡后,家属和公司是否谈过赔偿金?

 

QQ截图20180828164942.png

事故现场萃取塔(左)萃取塔顶端是开口设置(右),溶液从此处喷出

萃取塔是否发生爆炸?

新会安监部门认定是意外事故,未有证据证明属于爆炸事故


家属:2018年5月31日凌晨4点30分在广东新会美达锦纶股份有限公司因萃取塔爆炸,美达锦纶公司的生产设备非常残旧,生产环境恶劣,我儿子在毫无防护设备的情况下被指派到六楼的萃取塔检查。

美达锦纶:冯卓斌是聚合车间的一名普通操作工。2018年5月31日凌晨4点29分,冯卓斌在检查六楼萃取塔后,与值班班长有一分钟的通话,他提到“装置有水冒出来”(萃取塔装置顶部是开口的)的异常情况。萃取塔没有发生爆炸

新会区安全监督局:2018年5月30日12时左右,由于负责蒸汽供应的发电厂设备出现问题,逐渐停止对广东新会美达锦纶股份有限公司供汽,因此该公司聚合车间生产线全部停车。5月31日零时50分左右,发电厂恢复蒸汽供应,广东新会美达锦纶股份有限公司聚合车间生产线组织开车,当班工作人员按日常工作安排进行开机生产作业。4时20分左右,主控室监控设备显示8线萃取塔排水流量比正常偏低,随后值班班长王某安排操作工冯某(冯卓斌)到六楼8线萃取塔顶部检查水位情况。4时29分,冯某用手机致电王某,汇报称发现萃取塔顶部有热水外溢流出,双方通话约1分钟结束。当天早上9时左右,该公司安委会副主任薛某将事故情况上报至圭峰会城安全监管局,陈局长、黎副局长立即前往医院了解情况,并督促厂方全力救治伤者,依法对该事故开展自查和落实整改防范措施。广东新会美达锦纶股份有限公司根据有关要求,对该起事故的经过作出了调查和分析,并落实了对萃取塔加装超声波料位计、修改萃取工序的操作规程、增加配备安全防护用具、完善相关安全管理制度及安全教育培训等整改防范措施。冯某经过两次转院后,7月24日因病情持续恶化经救治无效死亡,薛某当天再次将有关情况上报至圭峰会城安全监管局。 根据上述情况,随后几天,我局执法大队分别前往该公司聚合车间主控室和8线萃取塔进行实地勘查,并调阅该公司的事故现场照片、生产工艺流程、化学成分说明等相关资料信息,同时对该公司的安全负责人、班组长、操作工、设备主管等多名相关人员制作询问笔录,核查事故发生的原因。经综合对比分析,广东新会美达锦纶股份有限公司对事故的调查情况基本属实,该事故是由于萃取塔热工艺水意外喷溢所造成,未有相关证据证明该起事故属于爆炸事故。 

 QQ截图20180828165453.png

冯卓斌与同事通话记录、同事打120记录 

微信图片_20180828165837_副本.jpg

送医是否及时?

新会人民医院5月31日记录显示是凌晨5点收诊


家属:我儿子在毫无防护设备的情况下被指派到6楼的萃取塔检查,然后被8%己内酰胺的热水烫伤98.5%,但美达锦纶公司并不是马上送到医院治疗,而是开会后再送到医院原本开车15分钟路程可以到医院治疗,结果需要1小时20分钟才到达医院

美达锦纶:5月31日凌晨4点29分,冯卓斌与值班班长通话大约一分钟,没有表达受伤的事情。我们理解为凌晨4点29-30分钟,他还没有受伤。凌晨4点40分,有两名同事听到冯卓斌在三楼卫生间一边冲水一边呼叫,了解情况后,同事打电话给值班经理说冯卓斌被烫伤了。我们理解是,冯卓斌打完电话后,即4点30分到40分之间,萃取塔顶部外溢的热工艺水突然喷出,导致他被热水烫伤。4点40分许,值班班长打120。4点55分左右,新会人民医院救护车到达。救护车将冯卓斌送到医院急诊中心,收诊时间是5点。所以,从报120、救护车来到和送医的时间记录来看,不存在送医不及时的情况。

新会区安全监督局:4时40分左右,两名操作工谭某和冯某宜巡查工作完毕,准备从四楼乘电梯回二楼主控室时,听到冯某(冯卓斌)叫唤,并在三楼洗手间处发现冯某在用自来水冲洗身体。事故发生后,当班人员立即拨打120急救电话并汇报公司相关领导,120救护车将冯某送到新会人民医院救治。

 QQ截图20180828170613.png

新会人民医院、江门市中心医院入院记录材料

是否向医生反映了实情?

新会人民医院记录“包含少许弱碱成分”江门市中心医院记录“8%乙内酰胺”


家属:到达新会人民医院后,医院医生询问烫伤的是什么东西,美达锦纶公司负责人再三强调是热水,致使医生按照热水烫伤的方式治疗,这是导致我的儿子死亡的重要原因!有常识的人都知道,被大面积烫伤,首先需要清楚被什么东西烫伤才能够有效治疗,但是美达锦纶公司负责人明明知道萃取塔里面的不仅仅是热水,而是8%的己内酰胺溶液(备注:己内酰胺,重要的有机化工原料之一,经常接触可致神衰综合征,可引起鼻出血、鼻干、上呼吸道炎症及胃灼热感等),这是后来我儿子转院后身体出现极度严重状况的时候再三要求,他们才敢说出来的。 

美达锦纶:公司相关人员陪同去了新会人民医院,根据医生的提问做了回答,医生问什么,他们就如实回答什么,医院的材料也有记录。不存在隐瞒实情的情况。

 

美达锦纶是否为救治尽力?

预付243万元作为救治资金


家属:在新会人民医院治疗的第二天,因为我儿子的情况严重,而且新会人民医院的治疗设备和技术无法满足,我很害怕我儿子会就这样死了,我们再三要求美达锦纶公司转移到江门市中心医院治疗,但是他们因为治疗费用的原因拒绝我们的要求

美达锦纶:事发当天,公司领导班子有的在外地出差,在电话里沟通,要“不计代价,全力抢救”,6月1日领导班子开会,专门讨论了这个事情。我们也安排专人陪护,与家属沟通,作为责任方,我们提供了足额的医疗费,全力支持医院请专家诊断救治。整个救治过程中,共预付243万元作为救治资金(其中215万元电汇预付给医院作为医疗费,28万元现金用于外购抢救药品和家属住宿开支等)

微信图片_20180828165923.jpg

 在救治过程中,公司还两次发动组织员工在新会和广州献血和血小板(原计划从广州红十字医院治疗,后转入广东省人民医院),其中,有30多名员工到广州市血液中心捐献全血和血小板。

 

赔偿问题谈的怎样?

家属和公司就赔偿问题谈过两次


南都记者采访了解到,冯卓斌生前是广东新会美达锦纶股份有限公司聚合车间一名操作工。根据公司人力资源部门的资料显示,他是2017年12月入职成为正式员工。

“他是公司基层操作工人,是美达的一员,入职时间不长,但工作兢兢业业。”广东新会美达锦纶股份有限公司负责人表示,公司自1984年创立至今,第一次发生这种亡人安全事故,事发后,聚合车间及公司负责安全生产的领导一共4人受到处分,并全面检查了公司安全生产操作规则

我们与家属也就赔偿金问题谈过两次,政府部门已经认定这是一起工亡事故,从人道主义角度考虑,公司愿意提供适当的慰问金,工亡赔偿金按照法律法规和地方标准进行赔偿。”该负责人说。

  

昨天下午,广东新会美达锦纶股份有限公司向南都记者发来一份《广东新会美达锦纶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公司员工工伤事故的情况公告》 ,全文如下:


 广东新会美达锦纶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公司员工工伤事故的情况公告

 本公司及董事会全体成员保证信息披露的内容真实、准确、完整,没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

 

近日,微信公众号“儿子在天堂”发布《我的儿子死在了广东新会美达锦纶股份有限公司,请还我公道!》的文章,今天(2018年8月28日),员工家属在广东新会美达锦纶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门口滋事,公司已将相关情况报告当地公安部门,并已妥善处理。公司现就公司员工工伤事故的具体情况公告:

一、 事故经过:

2018年5月30日12时新会粤新热电有限公司供应本司的蒸汽因设备故障停供,聚合9条生产线全部停车,至31日零时50分恢复蒸汽供应,各生产线按正常程序开车。5月31日凌晨约4时20分,8线重新开车过程中,因8线萃取工序的萃取塔排水的流量偏低,并且萃取塔高水位浮球没有报警,当班值班长安排冯卓斌检查8线萃取塔顶部水位状况,4时29分收到冯卓斌在现场电话告知值班长:萃取塔水位超出,塔面有水外溢流情况,双方通话长约1分钟结束,在此间没有听到冯卓斌提及到危害到身体的情况。当时电脑控制画面上的高水位浮球也无异常报警信号,值班长立即调节减少萃取塔入水阀门和输送切片工艺水阀门,减少萃取塔入水量。

约4时40分许,当班两名操作工在四楼电梯口处听到冯卓斌的叫喊声,发现冯卓斌在在三楼洗手间用自来水冲洗,才知道冯卓斌在检查过程中被萃取水烫伤的情况。当班人员立即于4时 44分、45分分别拨打“120”呼救救护车,4时55分救护车到达现场,接送冯卓斌到新会人民医院治疗,5时许到达医院。根据治疗情况,经伤者家属、公司与主治医生商议,于6月6日下午转到江门市中心医院治疗;于7月2日转到广东省人民医院抢救治疗。

二、事故造成原因分析:

1、因萃取塔内的高水位控制浮球失灵无报警,萃塔水位超出正

常范围,当萃塔水泡之间的水柱压力小于气泡压力时形成沸腾,导致高温工艺水从萃取塔顶部喷出。

2、冯卓斌在检查时已发现萃取塔顶部出现热水外溢情况,未能意识到可能发生的危险性,未能及时采取远离现场措施,在遇到突发性危险时躲避不及。

三、事故责任结论:

本次发生萃取塔喷水是投产30多年以来的第一次,这次发生的主要原因是意外性引起的,间接原因也有伤者安全意识不足的问题,属意外导致的工伤事故。

四、事故防范措施:

1、事故发生后,公司当班人员于4时 44分、45分分别拨打“120”呼救,5时救护车将伤者送达到新会人民医院进行救治,以尊重和抢救伤者生命为首要任务,开展全方位的各项投入工作。并成立了由工会、安委会、党群办、高分子材料公司等部门组成工作小组负责。

2、严格遵守国家安全生产法的有关规定,落实完成向上级部门上报事故情况及申报工伤认定工伤。

3、按事故“四不放过”处理原则,落实对事故调查及各项操作规程的修订和防范措施,并对事故相关责任人进行处理。

五、医治经过:

1、在冯卓斌治疗期间,公司高度重视,由工作小组负责,以尊重生命、以人为本的要求,全力做好伤者的抢救救治工作,共预付243万元作为救治资金(其中215万元电汇预付给医院作为医疗费,28万元现金用于外购抢救药品和家属住宿开支等)。治疗期间,小组成员24小时随时候命,在新会人民医院治疗期间,每天24小时派员驻守,先后共派出81人次赶赴新会、江门、省院,全力配合各级医院医生做好伤者的抢救工作,积极协助医院及家属,做好医院与上级医院、专业转院机构的沟通联系工作,先后联系了省红十字会、省人民医院、中山大学附一院烧伤科专家共5人次进行会诊。及时外购抢救药物,特急特办办理所有费用开支的,包括住院押金转账划款、专家出诊费、外购用药、外购营养液、外购必需品、家属食宿费等,保证了治疗、抢救资金到位。

2、在整个治疗过程中,公司积极与家属、医院进行协调沟通,做好家属安抚工作。伤者每次施行手术,工会都派专人负责跟进并陪伴家属。在伤者急需用血情况下,工会先后发动员工组织了37名员工到江门、广州捐血站捐全血、血小板,保证治疗期间抢救用血,体现了救死扶伤的仁爱精神。                      

3、公司竭尽所能,配合医院全力做好抢救工作,配合外购用药、邀请专家和转院工作。

冯卓斌医治无效于7月24日下午3时40分死亡,治疗总费用1988273.61元。

六、后续商议:

冯卓斌家属共9人于7月26日前来公司协商赔偿,因家属情绪激动协商赔偿未果。

7月30日新会区安监、圭峰会城安监、圭峰会城劳动所、司法所介入调查和调解,家属向公司索要450万元的赔偿金,公司未予接受。    

8月7日公司会同家属到圭峰会城安监领取工亡确认书,并向家属讲解工亡赔偿政策。

8月9日圭峰会城安监再次组织双方协商,家属向公司提出250万元的赔偿金,未果。

七、公司态度:

1、全力救治,以生命为前提,垫付全部医疗费用。

2、此次事件属工伤意外。

3、公司积极配合家属处理工伤赔偿事宜,在相关工伤赔偿金之外,公司出于人道主义,给家属适当慰问金。

4、建议双方聘请律师参与。合情合理处理事宜,决不能影响公司生产经营正常开展。

5、随时与区和街道安监、公安等部门保持联系,妥善处理好整件事后续事宜。

 

 

广东新会美达锦纶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

                                   2018年8月28日


 


采写:南都记者 曾育军 罗忠明 罗韵姿  实习生冯绮雯 梁慧清




编辑:罗忠明

135
本作品著作权归南方都市报社所有,如需使用需经书面授权。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
好嘢听新闻报料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