柜员机太高,窗口无手语服务,这些残障人士向央行行长寄了一封信

南都原创
原创2019-05-16 23:21

5月16日,广州市越秀区中山一路。在第29个全国助残日前夕,来自广东、四川等地的几位残障人士和残障家属通过向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寄信的方式,呼吁整个社会关注银行等金融机构无障碍设施和服务现状。 

残障人士朱明建表示,今年4月18日,他曾向广东省地方金融监管工作局以及广州、深圳、佛山、河源、东莞等21城市(县级)政府金融工作局各邮寄了一份银行机构提供无障碍服务的建议信,建议各地金融工作局责令辖区内及乡镇金融银行机构提供无障碍通道、坡道、盲道进行改造和文字语音等多种服务。 

根据残障朋友的反馈,目前无论是乡镇、小城市还是大都会,各大银行无障碍设施大多亟待完善。今年4月下旬,南都记者曾经跟随残障朋友亲身体验,即便是广州也还有很多不如人意之处。 

1.JPG

遇到路面不平整,轮椅通行极其不便。
残障人士去银行不便造成深深恐惧感 

南都记者了解到,广东残障人士朱明建、广东残障运动员谭劲胜、东莞残友叶飞、广州残友刁慧雯、四川成都残友朱雪萍、四川达州残障人士家属魏翠兰同时在广州通过EMS专递致信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希望易纲能够来广东、四川亲自体验一下残障人士坐轮椅到银行取款的感受。5月16日下午,他们在邮局寄出了“有关诚挚邀请中国人民银行行长体验轮椅取款服务的邀请函”。 

残友递交的邀请函里,直接道出了许多残障人士的现实遭遇:“由于日常生活关系,本人需要经常到银行办理业务。然而由于银行台阶高高低低,很多时候只能叫朋友扶着自己走上高高的台阶。每次去银行,我常常遭遇摔跤、语言沟通困难、两腿发软、头晕目眩的状况。这些痛苦本人是深有体会,至今想起甚至都会有深深的恐惧感”。 

近年来,为满足有特殊需求的人员获得银行无障碍服务的权利和便利,从法律法规、制度体系建设完善到实际层面的落实推进,均取得极大的进步。但不可否认的是,对于庞大且需求各异的残疾人群体,生活中去银行办事“完全无障碍”还远远没有达到。 

今年4月18日,残障人士朱明建向广东省地方金融监管工作局、广州、深圳、佛山、河源、东莞等21城市(县级)政府金融工作局各邮寄了一份银行机构提供无障碍服务的建议信,建议各地金融工作局责令辖区内及乡镇金融银行机构提供无障碍通道、坡道、盲道进行改造和文字语音等多种服务。使无障碍环境建设条例在城市、农村金融机构落实。 

实际上,这只是朱明建提出无障碍服务建议的举动之一。2018年助残日期间,他曾经向银监会、全国31省市银监局、广东各市银监局以及农村乡镇银行发出100封建议信,主题如上。他的建议,已经得到不少地区的回应。

2.JPG

面对高高的台阶,不少残障人士“会有深深的恐惧感”。
无障碍环境的欠缺,老城区新城区都存在 

《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保障法》第七章专门讲“无障碍环境”。其中明文规定,国家和社会应当采取措施,逐步完善无障碍设施,推进信息交流无障碍,为残疾人平等参与社会生活创造无障碍环境。 

2018年7月,中国银行业协会正式发布《银行无障碍环境建设标准》(下称《标准》),从无障碍外部环境、内部环境和信息无障碍三个方面为银行建设无障碍环境、改造无障碍设施和提升无障碍服务能力推荐了建设参数、技术方法和管理要求。现实环境却表明,许多银行无障碍通道、轮椅坡道、室外盲道、低位服务以及视力残疾人信息无障碍设施等等均不尽如人意。 

今年4月20日,朱明建和朋友曾邀请南都记者一起体验城市银行机构的无障碍环境以及服务情况。当时的无障碍环境体验者包括:朱明建,来自广东和平县,是一名语言、肢体残疾人;叶飞,聋哑人,来自东莞;坐轮椅者欧阳,中国肢协无障碍委员会督导员,前残疾人运动员。 

当日下午,朱明建和“盟友”们约定在农讲所地铁站出口集合。欧阳早早的在地铁C出口等着大家。“其实不光是银行,城市其他公共区域的无障碍环境都不是很乐观。”他指着眼前的地铁口表示,这个地铁口虽然设有无障碍升降机,但入口距离地面高差两级台阶,却没有配备无障碍坡道,这对于轮椅使用者来说实属“鸡肋”,在无人帮助的情况下根本无法使用。 

而在马路另一端的A出口,有一小段并不显眼的坡道。欧阳注意到一名推着婴儿车的女士在使用坡道进站时需要将婴儿车前端稍稍抬起,这个细节让欧阳推断,A出口的坡道并没有达到无障碍设计标准。记者陪同欧阳体验了一下,坡道底部高出地面且坡道角度较大,加上身后没有预留的冲力空间,如果没有像欧阳一样的运动员功底,这个坡道对普通乘轮椅者来说并不顺利。 

这次的体验路线从德政北路到文德路,对沿途的包括银行、自助银行机在内的公共服务机构所无障碍设施进行测评。欧阳说,自己生活在附近,需要前往银行办理业务时感受到这些地方对残疾群体不是很友善。在前往集合点的地铁上,朱明建收到了一名残友的图片分享:天河体育中心附近一家银行没有配备轮椅坡道,虽然在银行门口标有无障碍标识。这说明,无障碍环境的欠缺不仅仅发生在历史较老的城区,一些新区新建的公共设施同样有缺陷。 

3.JPG

求助电话并非24小时有人接听。
听障人士:银行窗口应配备手语服务 

体验第一站是德政路上的中国工商银行德政中路支行。这家银行规模比较大,门前有7级台阶,台阶中间贴着“小心台阶”和“小心地滑”指示牌。然而对于行动不便的肢体残疾人来说,它像是无法逾越的门槛。朱明建表示,正常人轻而易举的7级台阶,对他来说就有随时摔倒的可能,更不用说轮椅使用者。 

记者注意到在台阶栏杆旁挂着一个无障碍指示牌,上面标有“如需帮助,请联系”并附有一个固定电话号码。欧阳尝试拨打这个号码,但由于银行工作人员已经下班,这个号码没能接通。欧阳说:“如果这里是为残疾人提供无障碍服务的电话,就应该24小时有人值班”。 

聋哑人叶飞也有自己的考虑,他觉得银行提供的无障碍服务不应该仅限于轮椅,还应当照顾到听力语言障碍群体。叶飞通过手机的备忘录打字给南都记者:“我经常去银行邮政网点办理各种业务时无法和工作人员交流,需要朋友陪同之下翻译手语才能办理。”他呼吁银行一类的窗口单位应该配备手语服务或者手写板。 

记者于几天后的工作日再次拨打了工商银行德政中路支行无障碍指示牌上的号码,接通后记者跟工作人员确认银行可以提供服务,将轮椅者抬上阶梯,为听力语言障碍者服务主要依靠手写,暂无手语服务。 

4.jpg

门前的台阶,让残障人士犯难。
柜员机太高,坐轮椅者犯难 

体验第二站,中山四路上的农业银行中山四路支行,与人行道之间有阶梯,无障碍坡道缺失。ATM机设有电子安全门,但是安全门的解锁按钮过高,欧阳尝试了一下但没能触碰到。朱明建帮忙拉开安全门,然而里面的情况让欧阳手足无措:在柜员机前的角落里还摆放着一个垃圾桶,以欧阳所使用的轮椅宽度,无法到达柜员机前操作使用。 

第三站是文德路口的汇丰银行。位于文德路与中山四路交界处的汇丰银行门面呈扇形,在靠近文德路一面的门面配有标志齐全的轮椅坡道并和扶手。“这个就做得很好了。”欧阳说,不过要是严格来说坡道两侧应该高出2厘米左右,以便柱拐杖时不会发生拐杖滑出坡道而摔倒的情况。

测评的终点站,文德北路的东方文德广场。由于所在路段是下坡路,所以东方文德广场内的水平面要整体高于马路,自西北向东南,建筑与道路之间的阶梯高度呈递增的趋势。 

东方文德广场面向文德路的骑楼里有两家银行机构。农业银行文德北路支行因为处在文德广场骑楼中部,与地面的台阶高度已经超过10厘米,要想进入使用必须“舍近求远”从前面10米处的一个三面缘石坡道进入骑楼廊道再去到银行。 

建设银行东方文德广场支行接近下坡路的顶端,因此建筑与道路之间的台阶高度差很小,尚可让轮椅通行。好不容易顺利来到柜员机前,欧阳又犯难了:“这个柜员机太高了,我需要把自己支撑起来才能插入银行卡,在输入密码时根本看不到键盘,只能盲打。” 

“另外,符合银行无障碍环境标准的ATM机应该下部留有宽750毫米、高650毫米、深450毫米的回转空间,从而为乘轮椅者膝部与脚尖部的移动留足空间。”欧阳补充说。 

5.jpg

残障人士写信邀请中国人民银行行长体验轮椅取款服务。

“我们希望和普通人一样畅行无阻”

近几年,广东一些城市在无障碍环境的建设和改进是卓有成效的。叶飞告诉记者,在广州、东莞的城市广场、公共洗手间,基本已经实现了无障碍环境;大部分公交车也配备了轮椅位和活动的轮椅坡道。但是在县城、农村的无障碍环境进程缓慢。 

在普通人眼里,残疾群体是少数的一部分。然而事实上,这个群体相当庞大。南都记者查询到,据第二次全国残疾人抽样调查数据,广东有540万残疾人,占全省人口的5.86%。广东省残疾人口总数在全国排第四位。银行无障碍设施的推进需要持续的“进行时”。 

“残疾人也有行路权,我们也希望能像普通人一样在日常生活中畅行无阻。”欧阳说出了他的心声,“中国约有8500万的残疾人群体,但大家为什么觉得在生活中没有遇见多少?原因还是无障碍环境不够完善,残疾人行路感到困难。” 

遇到心水的商店,不会被台阶拒之门外;想要方便时,不会因为公厕不便而提前回家。在欧阳看来,公共场所的无障碍设施应该在工程验收时严格执行。因为在紧急情况发生时,完善的无障碍环境不仅仅是为残疾人提供便利,更是残疾人的“生命线”。 

采写/摄影:南都记者 马辉 实习生 卓文逸 

编辑:任国庆

17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本作品著作权归南方都市报社所有,如需使用需经书面授权。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
好嘢听新闻报料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