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封杀华为背后:谁能撼动安卓垄断地位,华为新系统能突围吗?

反垄断前沿
原创2019-05-23 04:45

遵从美国政府禁令,谷歌已经停止与华为的部分业务往来。5月19日,路透社援引消息人士称,除了开源许可范围外,谷歌将不再与华为开展需要转让硬件和软件产品的业务。

这意味着华为将无法获取最新的 Android 版本操作系统,日后推出的新手机也无法继续使用Google Play Store(应用商店)、Gmail、YouTube等服务。

失去谷歌服务,华为海外新机恐成“废铁”。 

一名安卓开发者告诉南都记者,华为虽然可以继续使用开源的Android系统,但没有谷歌移动服务(GMS)的授权,不仅上述谷歌服务无法使用,也将影响华为手机上Facebook等大型应用的正常运行。

不难预估,谷歌暂停服务将对华为海外市场产生怎样的影响。围绕该事件,谷歌Android系统在智能手机市场的霸主地位也受到了诸多讨论。

事实上,谷歌构建的安卓王国早已引起监管部门的担忧。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邓志松告诉南都记者,近年来,世界范围内有不少针对谷歌滥用安卓操作系统开展的反垄断调查案件。基于安卓操作系统在世界范围内具有的市场支配地位,谷歌已成为各国反垄断执法的重点关注对象。

遭谷歌断供,华为海外用户担心手机成废铁

5月16日,美国政府将华为列入出口管制“实体清单”,要求未经许可,美国公司不得向华为出售产品和服务。

一纸令下,谷歌停止了与华为的合作。5月19日,据路透社报道,谷歌将不再与华为开展需要转让硬件和软件产品的业务,但在开源授权范围内的除外。谷歌还将停止就安卓和谷歌服务为华为提供技术支持和协作。

谷歌“断供”华为的消息一出,迅速成为中外舆论关注的焦点。

针对此事,谷歌回应称,“我们正在遵守这一命令,并审查其影响。”操作系统 Android方面也透过Twitter发布声明,在遵守美国政府全部要求的前提下向用户保证,在现有华为设备上,谷歌应用商店等服务将继续运行。

屏幕快照 2019-05-22 下午4.14.25.png

Android的声明。

所以可以确定的是,华为能继续使用开源的Android系统,已经购入或正在使用华为设备的用户不受影响,鲜少使用谷歌服务的国内用户也未受波及。

但是,这一举措将对华为及广大海外用户产生巨大影响,尤其是华为的第二大市场欧洲,可能因此受到重创。

一名国内资深的安卓开发者田维术向南都记者介绍,整个安卓系统可以分为最底层的操作系统内核、硬件抽象层 HAL、系统框架层 AOSP、谷歌移动服务GMS(Google Mobile Service)以及应用程序。

AOSP是 Android 开源项目,提供调度资源能力以及应用软件的运行环境等功能。而谷歌不再支持华为的是谷歌移动服务,比如 Google Play(应用商店)、GCM(消息推送)、Gmail邮箱、Google 地图、YouTube视频,Google Music音乐等。

ApVY-hpfycet0180812.jpg

谷歌旗下产品。

“它们相当于系统里面的基础设施。” 田维术说,在国外安卓应用商店基本只有 Google Play,谷歌暂停服务,意味着华为用户将无法下载和使用主流App。

不仅如此,据田维术介绍,在Google Play上线的应用程序,包括Facebook等大型的第三方应用通常需要加入GMS组件。如果缺少 GMS 组件,将出现直接闪退或无法运行的情况。

如此一来,“华为手机将变成一块‘废铁’。”他说。

重新造轮子的成本很高 安卓王国难撼动

据悉,美国政府针对华为的禁令将于今年8月正式生效。5月20日,美国商务部宣布“华为禁令”暂缓90天,理由是华为及其商业伙伴需要时间来升级软件以及处理一些合同义务问题。

“影响挺大的。”5月21日,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应遭谷歌“断供”的消息时表示,谷歌是非常好的公司,双方正在想办法讨论“救济”措施。

此前一天20日,华为向媒体发布的一份声明指出,安卓作为智能手机操作系统,一直是开源的。华为有能力继续发展和使用安卓生态。

华为的“救济措施”之一,或许包括公司早已在着手研发的操作系统。最新消息,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透露最快今年秋天,最晚明年春天,华为自己的OS(操作系统)将可面市。

余承东向媒体表示,华为OS是面向下一代技术而设计的操作系统,目前已经打通了手机、电脑、平板、电视、汽车、智能穿戴等产品,并将其统一成一个操作系统。

对于华为的新系统,很多人翘首以待,但它是否能完全替代安卓系统,或许有待观察。毕竟,要做系统容易但打造生态很难。

田维术向南都记者分析,谷歌对安卓生态的控制力并非纯技术控制,更多体现在GMS,海外Android平台发布的App严重依赖GMS,而要使用 GMS 的系统必须通过 CTS 测试(兼容性测试)。

此外田维术表示,虽然谷歌的Android系统是开源的,任何人都可以在此基础上定制应用程序,但是代码需要维护。如果开发者要提交补丁修复漏洞,能修改或者合并代码的核心维护者绝大部分来自谷歌。

据南都记者了解,谷歌会定期更新 Android 系统,增加新功能并修复安全性问题。当新系统代码趋于稳定后,谷歌会将代码发布到AOSP;随后各种芯片厂商比如高通、三星和华为据此进行芯片/硬件的适配,确保自家的芯片在新系统上能正常运作;接下来,各大手机厂商根据谷歌发布的版本对源码进行进一步的修改,加入特色功能和定制应用并确保新系统整体稳定运行;最后再执行谷歌提供 CTS 测试,检验是否符合 Android 规范。

由始至终,在谷歌构建的安卓王国里,谷歌是一家独大,紧紧掌控整个安卓生态。而要改变现状并不容易,因为“大家重建‘轮子’的成本很高。”田维术说。

谷歌多次因滥用安卓系统的市场支配地位被判罚

事实上,不只是华为,一些大型公司也在尝试自研操作系统,比如三星Tizen、微软Windows Phone、诺基亚MeeGo等,但效果不尽理想,由此也反映了谷歌安卓系统的不可替代性。

正是因为安卓系统不可撼动的市场地位,这些年谷歌在多个国家遭遇了反垄断调查。

长期从事反垄断业务的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邓志松向南都记者介绍,早在2013年,韩国公平交易委员会(KFTC)曾针对谷歌要求采用安卓系统的智能手机制造商预装谷歌搜索,而启动了反垄断调查。今年以来,印度竞争委员会和意大利市场竞争监管机构也先后对谷歌滥用安卓系统的市场支配地位行为开展反垄断调查。

从最终结果看,谷歌有过多次被判罚的案例。2016年,俄罗斯反垄断局因谷歌安卓系统捆绑策略对其处以4.38亿卢布(767万美元)罚款。2018年,欧盟委员会对谷歌安卓在手机操作系统领域的滥用行为处以43.4亿欧元(50.6亿美元)罚款。

为何谷歌频频被各国的反垄断监管部门盯上?

邓志松认为,谷歌的安卓操纵系统在世界范围内具有市场支配地位,市场份额一般占到全球移动操作系统市场的90%以上,再加上谷歌在各国安卓系统的商业策略是一致的,比如要求设备厂商预先安装谷歌搜索和浏览器等,谷歌因此成为各国反垄断执法的重点关注对象。

此外,邓志松还观察发现,由于世界范围内各国反垄断法的实体内容并无不同,通过高通、国际海运卡特尔等多个跨国反垄断案件可知,各国反垄断执法具有联动性,针对同一经营者的相同或类似违法行为,各国反垄断执法通常同时或相继开展反垄断调查。

具体到中国,邓志松表示,谷歌安卓操作系统在中国的市场份额虽然没有确切数字,但可能也超过我国《反垄断法》推定市场支配地位的50%的门槛,谷歌在其它国家收到有关手机操作系统的垄断指控,或许也同样存在于国内市场。

因此,在邓志松看来,虽然谷歌的搜索及其他服务在国内不能使用,但不排除谷歌安卓系统在中国遭遇反垄断监管挑战的可能性。

采写:南都记者李玲

编辑:蒋琳

12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本作品著作权归南方都市报社所有,如需使用需经书面授权。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
好嘢听新闻报料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