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污需要协同,不能以邻为壑

南都评论
原创2019-06-16 23:20

2018年6月至今,河北邯郸市永年区通往“邻居”河北邢台沙河市的3条道路,先后被设置了限高、限宽。路面限制影响了永年区高新建材园区内企业货车的通行。一家企业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道路设限后,企业无法进入几公里外的沙河市,也没有办法上高速,“被困住了。”

在公路上设置限高和限宽,给交通人为增加障碍,近乎“以邻为壑”的现象让人吃惊。沙河市为什么要这么做?沙河市委回应媒体采访称,永年区大型货运车辆多存在超载超限、苫盖不严、抛撒遗漏,大量路面未硬化,扬尘情况非常严重,沙河市政府向永年区政府发送了请其对该路段进行修缮治理的函件,但一直未得到回应。为贯彻落实《河北省扬尘综合整治专项实施方案》,推进开发区扬尘治理工作,沙河市开发区因此在该路口设置限宽,限制重型车辆通行,但不影响小型车辆和附近居民的出行。

为治理扬尘,所以要限制“邻居”重型车辆通行,这一幕似曾相识。

本月初,河南上蔡县一个空气质量监测站距离当地村民刘女士家的麦田较近,有关部门担心她用收割机割麦会造成扬尘,进而影响空气质量监测数据,于是禁止其用收割机,要求只能用手割麦。媒体曝光后,此事引发社会舆论和上级部门的关注。近日河南驻马店市领导多次发声,要求纠正污染防治工作中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

用收割机割麦会造成扬尘,所以禁止农民用收割机;重型车辆在路上跑起来会造成扬尘,所以希望用限高限宽的办法禁止其行驶。虽然一个是针对辖区内的居民,一个是针对邻近地区的车辆,其本质却毫无区别。治污利国利民,但如果因为小轿车会产生尾气就干脆禁止人们使用汽车,能否站得住脚呢?现在,前者被界定为“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后者又会得到一个什么样的评价应该是不言而喻了。

污染防治工作中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不但让公众对治污的目的产生困惑,而且其严重危害已然显露。

交通的人为设限让仰赖重型车辆运输的企业陷入困境,多个村的村民眼看农用收割机等大型机械难入而徒呼奈何,就连消防车救火也被限高杆阻拦在外,延误了宝贵的救援时间……更重要的是,假若这种以邻为壑的办法被各个地方所效仿,纷纷“堵路”、“筑墙”,结果又会如何?

当然,回到具体的语境中,沙河市的诉求也需要听取。

媒体报道,2018年,按照空气质量综合指数排名,邢台位列倒数第二,当年全省空气质量较差的后20个县市区,沙河市排名倒数第一。背负环保压力的沙河市希望相邻的道路能够满足重型车辆通过的基本要求,要求从辖区经过的重型车辆不能超载超限、抛撒遗漏,应该说都合情合理。

沙河市提出了合情合理的诉求,作为邻居,永年区做出了什么样的回应?目前双方各执一词。其中之是非曲直,只有交由上级主管部门去调查了。但就“堵路”这一行为而言,按照河北省生态环境厅的回应,《河北省扬尘综合整治专项实施方案》立足于改善大气环境质量,但是没有规定可以在道路限高、限宽,阻止货运大车通行。河北省生态环境厅进而指出,邢台沙河市称,“为贯彻落实《河北省扬尘综合整治专项实施方案》,推进开发区扬尘治理工作,而设置限高、限宽措施”,是错误地将扬尘治理与道路限高挂钩。

两地的政府也许还可以继续各执一词地僵持下去,但这种僵持的后果已经摆在那里,而且拖得越久,后果就会越严重。而即使马上结束僵持,交通恢复正常,仍然需要继续会商找到解决深层矛盾的办法。

“空气会串门,治污要联手”,正是基于对协同治污的认识,在全国层面,京津冀协同治污机制已经建立并正在发挥作用。而在同一省内,治污如何协同和联动,怎样让建立起来的协同机制具备强大约束力,希望沙河市和永年区的这一次纠葛能够提供一些镜鉴。

编辑:张子庆

本作品著作权归南方都市报社所有,如需使用需经书面授权。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
分享成功

关注南方都市报公众号
获取最值得一读的好新闻

查看更多独家报道
好嘢听新闻报料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