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曲目安排错意外走红的钢琴家:已拒重奏邀请,做表情包的人有才

南都即时
原创2019-07-09 19:56

音乐是时间的艺术。6月25日,在莫斯科参加今年柴可夫斯基国际音乐比赛(以下简称“柴赛”)的中国青年钢琴家安天旭对此深有体会。他是本届柴赛钢琴决赛唯一的中国选手。在工作人员排错曲目的意外情况下,安天旭遗憾地在第一个和弦慢了一拍。

在脸上略过几许愕然和复杂的神情之后,他调整心情,镇定地将曲目演奏完毕,展现出应有的水平和控制力。随后,网络流传着安天旭“诧异”的表情包。安天旭笑道,没有想过自己会走红,“制作表情包的人挺有才的,看了之后我也笑了。”

1562658946(1).jpg

这个被誉为古典音乐界的“奥林匹克”的世界赛事,出现排错曲目这样的重大失误,是极为罕见的。事后,俄罗斯国家学术交响乐团行政署对前述工作人员做出停职的决定。

随后,经柴赛钢琴比赛评委会一致决定,评委会主席德尼·马祖耶夫正式邀请安天旭在赛事最后一天重新演奏他的决赛曲目。“我相信主办方的严肃性和公正性,他们有诚意地试图弥补,我感觉他们还是很负责任的。”安天旭说,由于体力难以恢复和重奏精神压力会更大,他拒绝了主办方的邀请。

WeChat_201_clip.gif

6月27日,第十六届柴科夫斯基国际音乐比赛落幕,安天旭获得了钢琴组第四名以及组委会为其颁发的“勇气与控制力”特别奖,这已经是2002年以来,中国选手在柴赛钢琴组取得的最好成绩。

安天旭1999年生于河北,五岁学习钢琴,后进入中央音乐学院学习,现就读于美国费城柯蒂斯音乐学院。柯蒂斯音乐学院老师刘孟捷表示,“经过10天艰苦的比赛,他进入了决赛。尽管出了意外,他还是在这样的压力下发挥出了非凡的音乐才能。”

16岁那年,安天旭考上了美国柯蒂斯音乐学院,与钢琴演奏家郎朗、王羽佳成为校友。入学当年,该学院钢琴专业在全球范围内仅招生3人。

在与南都记者的交谈中,他展现出的成熟与谦逊,远超过一个20岁的青年。他并不认同这种网络走红的方式,“还是要努力练琴,我希望有一天大家是因为我的琴技而认识我的。”

对话安天旭

南都:请描述一下曲目被排错时的情形?

安天旭:莫斯科时间6月25日晚上,我原本是先演奏柴可夫斯基的《b小调第一钢琴协奏曲》(简称“柴一”),再弹奏拉赫马尼诺夫的《帕格尼尼主题狂想曲》(简称“帕狂”)。接着报幕员先按照我想要的顺序报了,并且他是用俄文和英文都报了。之后,他只用俄语重报了他认为正确的顺序,即先演奏“帕狂”,再演奏“柴一”。我不懂俄语,所以当乐队起奏我听到是“帕狂”的时候,我吃了一惊。因为这首曲起奏之后,很快就要弹第一个音,它需要我反应的时间太短了,我那时候手都还没放上琴键上。因此,当我弹下“帕狂”我需要弹的第一个音的时候,已经比原来在谱子上写的时间晚了一拍。

南都:这么高规格的赛事,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失误?

安天旭:比赛前一天就已经和柴赛组委会的工作人员沟通过了我想要演奏的正确顺序,还有一份白纸黑字的确认书。理论上协奏曲谱子放置的顺序,一定就是我演奏的顺序,而上面摆放的是“帕狂”的谱子。我想,一个是报幕员有失误,一个是摆谱人员可能也有失误。

南都:你是怎么处理的?

安天旭:音乐是时间的艺术。它一旦开始,你要是叫停,从现场的效果上来说,对于评委和观众来说是一种很尴尬的事情。所以我当时做出的选择是继续演奏,当做没有发生。当我做出选择后,就要很坚定地执行下去。

南都:第一个和弦晚进了一拍,这意味着什么?

安天旭:不管说是出于什么原因导致的这个事情,你失误了就是失误了,尤其是一个曲子,我们讲万事开头难,失误又出现在了开头,可以说是一个重大事故。某种意义上,这个失误直接影响了名次,但我也只能说,如果没有意外,发挥现场的效果可能会更好,具体名次我没有资格说。

南都:你为什么拒绝了主办方让你重新演奏的邀请?

安天旭:面对这个邀请,我确实有过一点思想斗争。就像跑完一次马拉松一样,一次性弹两首协奏曲,体力上不能完全恢复。另外,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如果演奏第二遍,大家可能就会觉得你一定要比第一次弹得更好,你会成为一个更大的焦点,这样我会承载着更大的精神压力,在这种巨大压力下,不见得说就一定能弹得更好。

南都:你怎么看待主办方的态度?

安天旭:首先我对组委会没有任何的负面情绪。其实我个人我很感激比赛,柴赛被誉为古典钢琴比赛中的奥林匹克,是我们整个行业之中公认的最高规模的赛事之一。这种规格的比赛,我是第一次参加。因此能够进入决赛,进入协奏曲轮,这本身是评委和观众对我个人的才华和能力的一种认可,所以其实我很感谢他们。事后,评委会主席、钢琴家德尼·马祖耶夫亲自邀请我,请我重弹,这已经是一种有诚意去弥补的表现。

南都:因为这次意外,你变成了网络红人,你怎么看?

安天旭:我是属于性格老实沉闷的那种人,顾着埋头练琴。我觉得网上有些人制作表情包真的挺有才的,我看了之后我也笑了,但是我对自己的要求还是要努力练琴。像我们练古典音乐钢琴的,我们都练得很刻苦,都是童子功。我是希望有一天大家是因为我的琴技认识我的。本质上来说,我还是希望为国争光。

微信图片_20190709155311.jpg

南都:钢琴演奏对于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安天旭:我更多是把钢琴演奏当成一种工作,就是说责任。我从来不认为自己天赋有多高,我对钢琴有一定的兴趣,再加上我觉得做人还是一定要干好一件事情,生而为人,要有社会价值。

采写:南都记者 苏海伦

编辑:张亚莉

25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本作品著作权归南方都市报社所有,如需使用需经书面授权。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
好嘢听新闻报料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