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儿童就医难?专家:优先考虑“非编转正”,设儿科系单独招生

咩事
原创2019-07-11 23:15

民生论坛现场.jpg

民生论坛现场。

“孩子发高烧,儿科门诊要挂到一周后,最后挂急诊也等了5个小时才看得上病。”对许多家长来说,孩子生病去医院就诊,是一个艰难的历程。尤其二胎政策开放之后,新生儿数量将持续增加,儿科医疗服务压力愈发增大。 

7月10日下午,民盟广州市委就“破解儿童就医难”为主题在天河区文化艺术中心召开民生论坛,来自主管部门、行业前线的嘉宾从各自领域出发,讲现状析难题,与出席论坛各方进行交流研讨,就破解儿童就医难问题“支招”。有专家建议,适当增设儿科医生编制,优先考虑“非编转正”,本科可设儿科系单独招生,为医生供给提供保障。 


建议一
儿科医生扩编制,优先考虑“非编转正” 

医生是事业单位人,有编制的医生意味着有“铁饭碗”。但受限于编制数量,很多儿科医生还是非编人员。这种与有编制人员同工不同酬的现象,对本来薪酬不高的儿科来说,无疑增加了儿科医生短缺的可能。同样,医院业务量大幅增加,床位紧张,出现医务人员严重短缺的现象,就满足不了群众的医疗需求。 

对此,广东省人民政府参事王则楚建议,“应适当增加儿科医生编制,优先考虑非编制儿科医生转正,解除医务人员的后顾之忧,得以全身心的投入工作,更好地惠及百姓。” 

广东省人民政府参事王则楚.jpg

广东省人民政府参事王则楚。

在王则楚看来,政府编制办可根据全市儿童人口数量和各级医院的现状,逐渐增加儿科医师编制。并在职称晋升等方面给予政策引导,让更多的人愿意成为儿科医师。卫生部门要以新一轮医院等级评审和医改为契机,在体制机制上增加儿科医师的编制规模。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儿科主任陈德晖同样表示,应该制定相关“转编”政策,解决长期致力于儿科事业编外医护人员的“身份”。“对于从事儿科专业不小于10年的中级职称医护人员,制定相关积分政策可自行申请‘转编’,并可设立规定:申请转编的医护人员转编后仍需在原单位及原岗位工作10年以上,这样有利于儿科医生产生职业归属感,同时能继续在原岗位上发光发热。”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儿科主任陈德晖.jpg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儿科主任陈德晖。


建议二
适当提高儿科医生社会地位

广东省卫计委原巡视员廖新波看来,“儿科医生荒”一定程度上是制度使然,待遇、薪酬水平的严重不均衡促使他们不得不离开。“在广州市内,同样是儿科医生,不同的定位就有不同的报酬,例如二级医院与三级医院的儿科主治医师收入就堪称天壤之别。” 

广东省卫计委原巡视员廖新波.jpg

广东省卫计委原巡视员廖新波。

就儿科而言,为了有更好的前途,医生就要从基层医院往高级医院走,因为只有更高的平台才能锻炼自己,才有更多的病人,才有更多收入。“这种情况同样造成市民对基层儿科信任感降低,一看病纷纷往大医院走。”趋于从众心理,认为越是人多的地方就是好地方,质量就越有保证,这就加剧了基层儿科医生的创收压力,导致儿科医生尤其是基层儿科流失严重。 

廖新波表示,要为基层儿科医生谋出路,既然进大医院难,就不一定要进大医院。对此,廖新波提出两点建议:一是提高儿科医生的社会地位,医生在提高自身医术的争取尊重的同时,社会也应该主动给予充分的尊重;二是培养全民的健康素养,让市民意识到不是只有大医院才能看病。 


建议三
构建合理医生薪酬体系 

“儿科医生缺口大,无论门诊数还是住院人次,儿科医师承担的工作量都是其他医师的两倍还多,然而儿科医生的收入与工作量并不成正比,而提高医生待遇是解决儿科医生不足的根本办法。” 

针对于此,陈德晖表示,只有建立合理的医生薪酬体系,让医生自由流动,才能调动医生参与改革的积极性。各地在财政上给予儿科扶持政策标准不一,条件可行时可直接对儿科医务人员给予一定补贴。 

现场观众.jpg

民生论坛现场观众。


建议四
本科增设儿科系单独招生

中山大学中山医学院病理生理系副教授,博士生导师陆立鹤,针对儿科医学人才培养供给侧改革提出设想:第一,对于本科招生专业改革,要求各医学院校增设独立于临床医学系的儿科系,单独招生,保证本科层次的儿科人才培养;第二,对于研究生招生专业改革,可适当增加儿科专业研究生招生指标,保证高层次的儿科人才培养。 

“医学院应该下到基层,培养基层全科医生,提高基层儿科诊疗水平,从而缓解大医院就医压力。” 


采写:南都记者 董晓妍 实习生 孙沛淋 通讯员 陈迪明 

图片:通讯员供图

编辑:史明磊,廖艳萍

3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