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额网贷纠纷井喷!广州一公司两年在法院起诉3000件

咩事
原创2019-07-12 08:53

网络借贷平台作为一种新型金融方式,随着互联网和民间金融的发展迅速兴起。小额网贷凭借着无抵押、低门槛、办理快的三大特点,成为了许多借贷人的首选。但“易借”不等于“易还”,小额网贷的背后往往暗藏陷阱。 

南都记者从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获悉,随着网贷行业发展,近年来小额网络借贷纠纷激增。以广州某科技公司为例,2018年至2019年,由其在天河区法院起诉的网贷纠纷已高达3000件。其中2018年为200件,2019年至今已起诉2800件。 


无金融许可证放贷 

属超范围经营,法院判决借款合同无效 

31岁的何某是被告的网贷者之一,他从一款名为财滚滚的手机网贷APP上借款1800元。何某通过手机网贷APP与上述某科技公司分别签订了《财滚滚居间服务协议》和《借款合同》,约定借款期限为28天,借款年利率为21.9%,若未能按时还款,则需支付日罚息为1.2‰的违约金。在扣除利息、助贷服务费、账户管理费和信息管理费后,何某实际到手1623.21元。因何某迟迟未能还款,某科技公司于是一纸诉状将何某告上法庭,要求何某归还本金,并根据法定年利率24%支付利息。 

经过审理,天河区法院认为某科技公司无金融许可证放贷属于超范围经营,借款合同无效,判决何某仅应返还本金1623.21元。 


网贷公司一人分饰两角 

变相分解高息,实际利息率高达35.2% 

法官表示,该案中,虽然何某跟某科技公司签订了居间服务协议和借款合同,但实际上却是某科技公司一人分饰了居间服务者与出款人两个角色。这种做法变相将高利息分解为账户管理费、服务费等各种费用,何某实际要支付的利息率高达35.2%,早已远超年利率24%的民间借贷法律法规标准。且某科技公司作为网贷APP的开发管理者,自身并无金融许可证,其向不特定人群发放贷款的行为属于超范围经营。因此,双方签订的借款合同无效,其要求按照年利率24%计算利息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网贷纠纷“扎堆”进法院 

消耗大量司法资源 

天河区法院表示,“追债难”众所周知,网贷平台的债务更是以批计算,因此网贷纠纷往往以“扎堆”、“批量”的形式进入法院,少则数百件、多则上千件。网贷纠纷虽然金额小、案情简单重复,但送达难、执行难,拉长了审判周期,消耗了大量司法资源。

由于网络的开放性,网贷业务遍布全国,不少人利用网贷平台无法核实资料正确性的漏洞,在填写资料时有意留下不实电话、地址,95%的被告下落不明无法送达;而网贷无抵押的特点也导致此类案件实际执行率极低。 

法官提醒
小额网贷背后风险重重

天河区法院的法官介绍,为促成借贷,众多网贷平台以发布广告、夸大宣传、线下拉客等方式宣传,且极度放宽贷款门槛,无需抵押也不查看收入情况,借贷者基本上仅凭身份证即可借贷。由于“小额贷小额还”,借贷者极易被蒙蔽而忽略高利息率。网贷平台或与借贷者明确约定高利息、高手续费,或以居间协议将高利息分解为各项费用,无论哪种方式,借贷者实际要承担的利息率都会远超国家规定的年利率24%标准,还贷压力巨大。 

以天河法院为例,受理的校园贷纠纷系列案与小额网贷纠纷案的利息率均高达30%至40%。一些无证网贷平台更是伺机而动,他们通常弱化或不提核心的资质证明等材料,借款人或出借人对此无法也无从考证。 


统计数据
我国90后过半有网贷行为 

近日,汇丰银行、海尔消费金融、融360的一份统计数据认为,我国90后超一半有网贷行为,目前90后、00后群体的负债率高达1850%,在消费贷款群体中占比达43.48%,“以贷还贷”用户占比近三成。年轻群体的超前消费愈演愈烈,一些人若收入无法满足,便毅然选择网贷,更有甚者采取“以贷还贷”、“恶意骗贷”的做法来维持消费。 

而社会商家的各色宣传和网贷平台的夸大广告,使得青年群体在追逐生活品质、跟风潮流的号召中享乐、攀比心理渐长,滋生不良消费观。一些人法律风险意识不强,持“网贷平台借款不合法、不用还、无不良后果”观念的大有人在,忽略逾期还款的严重后果,回避拖欠还款的道德和法律风险。为逃避网贷平台催收还款,不少人还采取登记错误信息、不接电话、故意拖延等手段,社会诚信遭受考验。 


采写:南都记者 吴笋林 通讯员 钟晓丹 

编辑:史明磊

2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本作品著作权归南方都市报社所有,如需使用需经书面授权。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
好嘢听新闻报料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