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搬广告语引发“不正当竞争”诉讼,天眼查向企查查索赔520万

商业数据
原创2019-08-12 22:03

近日,天眼查运营商将企查查运营商诉至法院,原因是天眼查认为企查查使用了自己首创的“查公司,查老板,查关系”广告语,属不正当竞争行为,要求后者立即停止侵权,并赔偿经济损失520.45万元。海淀法院已受理此案。

随着上述诉讼的曝光,企业信息查询平台领域再次引发关注。据了解,目前国内主流的企业信息查询平台有天眼查、企查查、启信宝,三者都诞生于2014年,都是通过对公开数据的整合和加工,进行可视化信息呈现。

“对于企业信息查询平台现在面临的竞争困局,后续的资金支撑非常重要,但是最关键的还是打造差异化的产品,”艾媒咨询CEO张毅告诉南都记者。

有业内人士认为接下来行业内部还会面临洗牌,同类企业最终只会留下第一名。此前,互联网打车、共享单车、社区团购也经历了激烈竞争,最终行业内都只留下了头部平台。


照搬广告语引发“不正当竞争”诉讼

据了解,近来年,天眼查、企查查、启信宝为了抢占市场,竞争已进入白热化阶段。上述三家公司还不约而同在地铁、电梯间等位置铺设广告,这也导致了营销上的同质化。

根据此前曝光的天眼查起诉书显示,该公司在北上广深等全国各城市,投入近两亿资金,通过地铁广告、微信推送、影视植入等方式,大范围地宣传和推广,使其广告语“查公司,查老板,查关系”深入人心。据媒体报道,企查查在2019年投放的电梯广告已覆盖100个城市。而启信宝同样也在地铁、电梯间等位置大量投放广告。

有意思的是,企查查也使用了“查公司,查老板,查关系”广告语。除广告本身相似外,天眼查和企查查的广告投放位置也高度相似。两者都在地铁、电梯间“霸屏”,甚至有网友爆料,某地地铁中,企查查的广告紧邻天眼查。

这也成为天眼查起诉企查查的导火索。根据海淀法院网2019年7月发布的案件快报披露,天眼查认为企查查使用了自己首创的“查公司,查老板,查关系”广告语,是不正当竞争行为,要求其立即停止侵权,并赔偿经济损失520.45万元。目前,海淀法院已受理此案。按照天眼查的说法,“520万元是目前为止最低额度的估算,不排除随着更多证据出现,会追加赔偿金额”。

1565599750072.jpg

天眼查、企查查的广告对比

1565599760939.jpg

 “天眼查公司为‘查公司,查老板,查关系’这一商务用语投入了巨大的创意、宣传和维护费用,在广大的消费者群体中深刻的植入了对其产品特点的独特印象,这一用语已经和天眼查公司有了不可分割的商业联系,应当属于天眼查公司的合法权益。”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兼知识产权学院常务副院长张平表示。


企业信息查询市场“三足鼎立”

有统计显示,2016年国内企业信息查询平台曾多达四十多家,但此后逐渐发展成天眼查、企查查、启信宝“三足鼎立”的局面。

从用户数据来看,2017年以来三家平台的月活跃用户数都在稳步提升,但根据QuestMobile数据显示,2019年6月,天眼查的月活跃用户为985万,启信宝156万,企查查则为103万。据了解,天眼查还通过在华为P30全系预装天眼查APP,以争夺C端用户。

1565599691650.jpg

但从用户行为数据来看,企查查的人均单次使用时长仍稳居第一。QuestMobile数据显示,2019年6月,企查查人均单次使用时长为6.8分钟,天眼查和启信宝分别为5分钟和3.7分钟。有业内人士分析称,可能是因为天眼查的用户群相对更加宽泛,近年来还吸引了一大批求职、“吃瓜群众”等非专业人群,这些非核心人群的使用时长拉低了天眼查的整体人均使用时长。

 1565599709435.jpg

从融资情况来看,根据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以来企查查获得过六轮融资,天眼查获得过三轮融资,而启信宝只获得过一轮融资。

但交易金额最大的一次发生在2017年,当年3月21日,天眼查获得1.3亿人民币投资,投资方包括国家发改委和财政部等五大部委共同设立的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融资额为1.3亿元。

纵观三家平台的投资方,都还没有头部基金进入。张毅分析认为,主要在于市场空间不够大,天花板比较明显,“对一些大的风投机构而言,它要求的回报,以及对市场的空间要求还是比较大的。但是目前来看,这几个平台还不满足。”


细分领域的市场争夺

据悉,天眼查、企查查、启信宝都诞生于2014年。天使投资人、互联网专家郭涛表示,“它们数据的来源和展现的形式等都很像,都是把采集的数据做了聚合的展示”。

但南都记者发现,这三个平台各有侧重,天眼查和企查查还都开设了企业问答。

1565599723870.jpg

天眼查、企查查、启信宝三家平台的界面

除查询企业的基础信息外,三家平台也都切入了信息流领域。2018年1月,天眼查正式上线“商业头条”功能,通过数据挖掘和机器学习,以图文、快讯的方式推送给用户商业信息。目前,企查查、启信宝也在首页设置了信息流功能,给用户推送行业新闻。不过,南都记者发现,目前天眼查会根据用户的查询历史,有针对性地给用户推送信息,从而实现用户在一个APP内完成商业信息获取“闭环”。

1565599737464.jpg

天眼查、企查查、启信宝的信息流界面

对于这三款看起来高度同质化的产品,郭涛认为接下来行业内部还会面临洗牌,留下的只会有一个,“这些数据都是从第三方的数据来的,很轻易就可以查询到,行业内后面可能会再面临一个大规模的洗牌。”


如何突破商业查询市场的天花板

“从深层次来看,天眼查与企查查之间的诉讼,本质上还是企业信息查询市场面临的市场规模问题。”张毅表示,“如果这个水池里鱼很多,随便一踩都能捞到很多鱼的话,其实没有必要在这个阶段去斗来斗去”。

据了解,企业征信是一个小众的市场,而在企业征信这个小众市场内,又分为企业信用评级、企业大数据、企业信息查询等细分领域。

南都记者获悉,企业信息查询平台的C端用户主要分为专业用户和普通大众。专业用户包括中高端商务人士、金融审计从业者、法律从业者、媒体从业者等;普通大众使用企业信息查询平台,主要包括求职应聘、诉讼维权、购买理财产品、婚恋交友等场景。有业内人士分析称,专业用户付费意愿较高,但数量有限;普通大众用户虽然多,但使用场景非常低频,付费意愿也较低。

除C端市场竞争激烈外,上述三家平台也都在B端开展业务。据悉,企查查已经直接进入相关企业服务领域,以“权查查”、“企服服”等新品牌面向用户,尝试开拓商标代理、记账代理等业务扩大商业布局。天眼查则以合作的方式“赋能”相关领域,于2018年3月推出针对企业的天眼查Inside服务。据2019年5月天眼查披露的数据,其Inside已经与超过2700家大中型企业达成战略合作,包括中国人民银行、中国石油、58同城等。目前,天眼查还获得了央行备案企业征信牌照,也是行业内最早获得央行备案企业征信资质的公司,而企查查则获得了央行企业征信机构备案。

但B端的竞争激烈程度并不输C端。易观发布的报告显示,2017年我国信用服务市场规模仅为37.3亿元。而在这个并不大的市场,已聚集大量玩家。有媒体统计,截至2019年6月末,在人民银行各地分支机构备案的企业征信机构达130家,其中甚至还包括外资征信巨头企业。美国企业征信巨头邓白氏、个人征信巨头益博睿先后在2017年、2018年通过央行企业征信备案,目前两家企业在中国主要都是做的B端业务。

 1565599773448.jpg

数据来源:易观

“益博睿征信在中国市场深耕多年,但目前在中国市场一年的营业额也就1-2亿。”有知情人士透露,B端不仅市场竞争激烈,而且空间也有限,给予天眼查、企查查、启信宝三家可发挥的空间其实有限。但另一方面,C端市场也在培育期,需要天眼查、企查查、启信宝三家企业共同努力,避免在现有市场里同质化、恶性竞争,尽快找到各自的特点,实行差异化发展。


采写:南都见习记者 汪陈晨

编辑:田爱丽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本作品著作权归南方都市报社所有,如需使用需经书面授权。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
好嘢听新闻报料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