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籍阿Sir庄定贤:被爆头受辱不下火线,全身心投入守护香港

南都即时
原创2019-08-22 02:13

“对于香港警察而言,我们正在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我们所能做的就是一如既往地执行任务,认真完成使命,达到安全稳定的目的。”

作为如今香港警队中为数不多的“西方面孔”,庄定贤(David Jordon)时常因执行警务出现在公众视野。他生于新加坡,曾服役于英国皇家海军。1992年,在英国完成学业后,因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加入了香港警队。

1566399554.png

从警27年,这位英籍阿Sir始终奋战在香港警队前线。2014年,在处理非法“占中”的行动中,时任高级警司的庄定贤是警队的主要指挥官之一。当时,他遭暴徒袭击头部,血流满面,但仍坚持奋战在第一线,人称“爆头警司”。2016年,他升任总警司,担任大埔区指挥官,后调任香港警察机动部队总部校长。

英籍身份从未让他觉得置身香港警队之外,警察的使命更让他拥有强烈的归属感。自6月香港“反送中”游行以来,作为警察机动部队校长、速龙小组总指挥的庄定贤始终坚守一线,在多次示威者冲突中担任现场指挥官。

“面对示威者的极端暴力,我们已经非常克制。在我们行动前,我们容忍了破坏行为,我们容忍了主干道的堵塞,这对一个国际都市的警队而言,是一种难以想象的宽容。”

在恪尽职守的同时,他也逐步成为示威者和媒体聚焦的警方“代表”,更因其“英国籍”的身份而遭叵测者污名,甚至因此“牵连”妻子和13岁的女儿。但曾血流满面也不后撤的“爆头警司”今日仍坚守如初,他要和他的速龙小组一起,守护这座他“全身心投入的城市”。

一线奋战的警队指挥官,示威者攻击的可耻外国势力

“我所观察到的是,和平示威往往迅速演变为暴力事件,由部分激进分子带头进行暴力活动。他们只关心攻击警察局,袭击只是在维持秩序的警察,或者主动阻塞道路,造成混乱。”庄定贤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道。

6月12日,大量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的示威者占领金钟及中环等街道,以阻止香港特区立法会恢复草案二读辩论,后示威者进攻立法会,有人向警察投掷砖头及铁枝。警察随后发射布袋铅弹、催泪弹。

6月19日,有香港媒体报道,6月12日晚添美道立法会大楼方向的防线由外籍总警司陶辉(Rupert Dover)负责带队,当晚执行的“速龙小队”由警察机动部队校长、外籍总警司庄定贤全权主理,并“起底”两位英国籍警官,公布其正面清晰照片。二人因此成为示威者的新抗议目标。

6月21日,示威者在围堵政府机构后,重新集中于湾仔警察总部外包围该大厦。他们围堵警察总部的各个出入口,还有示威者在警察总部外用胶带遮盖外围的闭路电视。据《泰晤士报》报道,在封锁警署期间,有抗议者带有陶辉和庄定贤的照片,并在照片上写着“香港警察的耻辱”,在此前的抗议活动中,也有示威者在这两位英国籍警官的照片上写下“血债”字样。

6月23日,“港独”分子黄之锋在社交平台上转发《泰晤士报》的报道,将英国籍警察称为“黑警”、“可耻外国势力”,更将其类比“八国联军”。此后,庄定贤在7月21日、7月28日、8月4日、8月18日等示威冲突中被多家香港媒体曝光现场正面照片及个人从警经历。

8月20日,庄定贤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他的个人信息在很多网站都被曝光,“用现在的话来说我被人肉了。我13岁的女儿在学校被她的体育老师灌输,她应该对她父亲做的事感到恶心。”

庄定贤还透露,警员们的家人及住所也受到示威者和激进分子的攻击,“事实上,他们(暴徒)专门针对警察的亲属子女,这是卑鄙的。”

面对愈演愈烈的香港暴力示威活动,庄定贤虽为指挥官却一次不落地出警前线,这张“西方面庞”无数次“代表”香港警队登上媒体焦点图、成为示威者攻击的对象。

对此,庄定贤表示,“作为一个穿着制服的警察,你可以针对我个人或我的工作。但是如果你针对我的妻子和我的孩子,我认为这是不能接受的。如果你的目的是想要从事暴力行为,你永远可以找到借口。”

处理非法“占中时被爆头,血流满面不下火线

“我对警队这三个月的处理方式感到自豪,我相信我们这三个月所表现出的来自警察、警队和整个警局的克制与耐心都是非同寻常的。”这是2014年香港警队处理非法“占中”后,庄定贤对自己工作的总结。

当时,在香港警队处理非法“占中”的行动中,时任高级警司的庄定贤肩负重任,成为警队的主要指挥官之一。在冲突现场,他遭遇暴徒袭击头部,导致血流满面,但他轻伤不下火线,仍然坚持奋战在危险的第一线,由此获得了“爆头警司”这个绰号。

“我经常感受到不仅来自我周围同事的支持,而是整个警队的同心协力,我们都以维持法律和秩序为目标。”这并不是庄定贤第一次应对此类冲突。在加入香港警队后,庄定贤曾在保护证人组、港岛冲锋队和警察机动部队任职。在2005年的韩农示威中,他因处理过程中的优秀表现,还获得了香港警务处处长的嘉奖。

2014年,庄定贤在冲突现场受伤流血的事迹被各香港大媒体报道,满面鲜血嘴角微笑的照片也被许多人记住。尽管在示威冲突中被袭击受伤,庄定贤认为警察不过是在执行日常任务,去维护香港这个全世界最安全稳定的地区,“值得记忆的是,尽管大家对此次事件的关注点都在占领运动和警方在这些特殊区域的秩序维护,但另外99.9%的香港社区与市民,依旧是在没有犯罪威胁的环境中照常生活。”

庄定贤表示,他在香港生活的时间比其他任何一个地方都要长,他已经全身心地投入到这座城市中,“因为我有在这里出生的孩子,我希望看到他们有快乐的童年。我希望我作为一个警察,可以尽我所能地为我生活的地方服务,让大家拥有一个远离犯罪的和谐家园。”

防暴排头兵速龙小组和它的英籍指挥官

自6月香港“反送中”游行以来,作为警察机动部队校长、速龙小组总指挥的庄定贤始终坚守一线,在多次示威者冲突中担任现场指挥官。

速龙小组(即特别战术小队Special Tactical Squad)是一个跨部门的临时编组精英部队,于2014年成立,专门应对大型冲突的管控、捕拿和热点处理,需要时召唤集合,人数和任务不等。

在过去两个月金钟、沙田、元朗等地的示威冲突中,庄定贤多次下令向靠近警戒线的抗议者发射催泪瓦斯,同时速龙小组也在平息骚乱中使用了橡胶子弹、布袋弹、胡椒弹等防暴武器。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庄定贤表示,“激进分子越来越频繁地使用暴力和破坏性的手段来制造混乱。有些媒体用一两张照片宣称警察过度使用武力,却只字不提一场暴力事件可能长达三四个小时,现场的情形可能对警方极度危险。”

据法新社报道,在1997年香港回归前,香港警队中大约有900名外籍警员,且主要是英籍。他们当中的许多人被鼓励留下来协助过渡,并被要求精通粤语。目前,香港警队大约还有60名外籍警察,最后一批于1994年上岗,预计将在2028年左右退休。

今年52岁的庄定贤就是这仅有的60名外籍警察之一。如今他在港生活27年,家业生根此心安处,他乡早已成为故乡,伴随所有的宠辱得失和一个警察的尊严,定格在这座他口中“最安全最稳定”的城市。

“我只是众多维护香港社会和平稳定的警察中的一员。我们的所有行动就是为了保护绝大多数的香港市民,他们不支持目前的暴力行为,他们想要继续平静的生活,他们希望停止混乱的局势。而这就是我们的职责所在。”

采写:南都特派香港报道组

编辑:张亚莉

更多报道请看专题:港事传真

8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本作品著作权归南方都市报社所有,如需使用需经书面授权。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
好嘢听新闻报料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