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医平均年薪25万!广东投500亿元强基层,经验将向全国推广

咩事
原创2019-09-10 22:31

90后年轻医生梁辉武如今是广州市花都区花山镇永乐村卫生站的一名村医,日均接诊10来个村里的病患,然后就是服务村里的慢性病患者,开展公共卫生服务,协助上级医生进行重型精神病管理……忙归忙,但村医的收入还挺有竞争力,只要通过了考核,年收入能达到税前25万元的水平。这样的收入激励,加上家庭就在花都,此前梁辉武毅然辞去了佛山大型三甲医院的职务,来到花都这个最基层的医疗点服务3000多名父老乡亲。

1.JPG

在广东,类似梁辉武这样的村、居级医疗机构的医生还有很多。他们享受政府财政兜底的一类公益事业单位的编制和保底薪酬,又同时享受着二类事业单位灵活的薪酬机制。

“从2017年至2019年,广东各级财政投入500亿元用于基层医疗卫生服务能力建设,全面补齐基层医疗的软硬件短板。”10日上午,国家卫生健康委在广东省广州市花都区召开深化基层医改新闻发布会,广东省卫健委主任、党组书记段宇飞表示,在完成村镇医疗机构的硬实力之余,广东也重视提升基层医疗软实力,每年县级医院订单定向培养1400名大学生、设立基层全科医生特设岗位并给予每岗每年6万元补助、将村医补贴标准提高到每村每年2万元等。这一系列举动,让更多的医学生们愿意扎根基层,也让更多的医学人才“引得来、留得住。”

2.JPG

10年间,村居基层医生收入翻了几倍 

在新一轮医改之前,以村、居和街、镇级为单位的基层医疗机构的生存境遇堪称尴尬。在区、县级医疗机构的病患都被大医院虹吸的背景下,这些基层机构真的可谓门可罗雀。

因为没病人,所以收入低;因为收入低,所以人才流失;最后因为人才流失看不好病,病患更不愿意来,更没病人。在车轱辘似的死循环中,基层医疗机构不论村医或是街、镇卫生院,别提发展,就连人员的经费都发不出来。“在10多年前,当时的平均年收入也就在6万元左右。这样的收入水平根本没有竞争力可言,医学人才队伍势必不稳定,会流失。”广州市花都区卫健局曹扬有着清晰的记忆。

情况从2008年开始启动新一轮医改时慢慢改观。当时花都区推出了财政兜底的农村地区一元钱看病计划。小病小痛,一元钱就能看病、拿药。遇到需要肌肉注射的,加一元就能完成。项目一坚持就是10多年,收费水平一直稳定在一元钱看病、一元钱肌肉注射的“良心”价位。“区级财政每年为这个项目的支出总额在3000万元左右,包含补贴的药费差价、基层医务人员的人员经费。关键是农村居民获得了医疗服务,有了很好的获得感。”曹扬表示。花都一元钱看病项目,村里的老小开始慢慢的接受这一简、验、便、廉的就医模式。

发展到了现在,梁辉武所在的村医站,年门诊量也能突破5000大关,少给上级医院输送5540个基础病患。如果放眼全区,类似的村有100多个,放眼于全广州、全广东,类似的村居数量更是成千上万。那解决大医院的门诊数量,得以千万计。

而村医的待遇也开始慢慢提高,从项目启动后的政府补贴村医,到2017年集中招考基层医生后,考试通过的梁辉武等村医,是镇级医院(一级)的正式编制医生,年收入加上补助已涨到了近25万元。


兜底归兜底,激励机制拒绝养闲人

如果单单只是财政兜底,失去了激励机制和考核,类似的基层医疗体系势必走不出大锅饭、养闲人的窠臼。

段宇飞坦言,在财政兜底的初期,不少基层医院的医务人员是存在这样思想和行动的。因为财政已经将他们养起来了,遇到病患,他们就会往上级医院推。对他们个人而言,干多干少一个样,多看病人并不能增加收入。

“动力不足、活力不够是基层医疗卫生保障的普遍问题。”国家卫生健康委体改司副司长庄宁在发布会上表示,广东省围绕调动基层服务积极性、提升基层服务能力、优化服务模式,采取有效措施,取得积极成效。特别是在基层落实“两个允许”,推进财政对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按照公益一类予以保障,收入分配按照公益二类管理和运行,有效解决了基层动力不足、活力不够等问题。

段宇飞透露,从2017-2019年,广东各级财政投入500亿元用于基层医疗卫生服务能力建设,全面补齐基层医疗软硬件短板。除了硬件建设,广东还千方百计为基层引才育才。实施基层卫生人才填洼计划,培养一批“下得去、留得住、用得上”的专业管理和业务骨干人才。设立基层全科医生特设岗位,省财政按每个岗位每年6万元安排补助。将村医补贴标准提高到每村每年2万元,乡镇卫生院医务人员岗位津贴提高到每人每月1000元。

而这些补贴、津贴,是需要完成考核的。段宇飞表示,广东在建立保障与激励相结合的运行新机制。落实“两个允许”,在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全面推行“公益一类财政保障,公益二类绩效管理”,完善基层机构绩效工资制度,将“两个允许”细化成“六个允许”,进一步调动基层医务人员积极性。同时推行灵活的人事管理政策,实行“县招县管镇用”,鼓励建立“人才池”制度,编制和人才可在全县统一调配和流动。深化职称制度改革,欠发达地区基层医务人员取得中级职称后连续在基层工作满10年的紧缺专业卫生技术人才,直接认定为副高级职称。推行基层卫生机构院长目标管理责任制考核,赋予院长用人权、做事权、分配权。

正是在这一套体系下,梁辉武要完成全村3000多名村民的基本就医服务,还要管理好村里的上百名高血病人、数十名糖尿病人的随访。还要进行建立居民健康档案,健康宣教,妇女保健、儿童保健、计划免疫、肿瘤死因随访、精神障碍病人管理和慢病病人管理等。这部分考核占据到了梁辉武收入的40%。

采写/摄影:南都记者 王道斌 通讯员 粤卫信

编辑:任国庆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本作品著作权归南方都市报社所有,如需使用需经书面授权。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
好嘢听新闻报料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