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后父亲难以进食!“增肥救父”男孩:不能说月饼好吃,怕他羡慕

南都即时
原创2019-09-15 23:19

今年路子宽一家人的中秋节,没有在河南老家的气氛浓。他们是在北京的医院度过的。期盼患病的子宽爸爸路炎衡早日康复,这才是一家人生活的重心。

节前,有好心人来到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清河院区给路子宽送来了豆沙蛋黄月饼。路子宽隔着探视窗举起月饼,通过通话机祝在舱内养病的父亲中秋节快乐。“月饼可好吃了,但爸爸现在饭都吃不下。一说味道,他又该羡慕了。”他说。

2012年,路炎衡被查出患有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2018年病情恶化。2019年年初,路子宽和父亲路炎衡配型成功,其时他的体重只有60多斤,未达到给父亲捐献造血干细胞的身体标准。近半年来,他通过暴饮暴食使体重从60多斤猛增到90多斤。他的故事感动了众多网友。

捐献干细胞后,子宽也恢复了正常的饮食,从一日5顿改回一日3顿,他觉得舒服多了,“终于不用吃撑了。”

WechatIMG64.jpeg

一家人在北京期盼着路炎衡早日康复。

不能让爸爸知道月饼的味道

 9月9日至11日,路炎衡和路子宽这对父子经历了人生中重要的时刻。路子宽的骨髓干细胞和外周血干细胞缓缓地输入至路炎衡的体内。10日,路炎衡在朋友圈里说,“重启生命,重获新生,感谢儿子为我付出那么多。”

11岁的路子宽,他是“前瘦子”和“现胖子”。为了达到给父亲捐献骨髓的身体标准,过去的半年,他每天吃5顿饭,从60多斤增长至90多斤。

捐献完干细胞后,子宽觉得自己“任务达成”了。前些天,有好心人来北京人民医院清河分院探望路子宽一家,并带来了6个豆沙蛋黄月饼。子宽尝了尝觉得味道不错。9月13日,中秋节这一天,他拿着月饼跑到父亲休养的舱外,隔着探视窗通过通话机,他手舞足蹈地祝病床上的父亲节日快乐。

 “他不能说太多话,什么都吃不下。”路子宽跟南都记者说。在窗外,路子宽也只是扬了扬月饼,没告诉父亲味道,“说了他又该羡慕了。”术后的路炎衡的一日三餐,是妻子李金鸽送过来的。但身体情况不允许他吃很多——手术预处理的化疗药把他的口腔黏膜和胃肠道黏膜都损坏了。“他闻到饭的味道就想吐。”李金鸽说。

对于路子宽一家人来说,心思基本都不在过节上。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李金鸽和路子宽的姑姑看到一位术后半年严重排异的病人抢救无效,两人难过地哭了。

路炎衡采用的是半相合骨髓移植,术后不久的他,血细胞尚未大量增长,目前未见排异反应。家人期待着他接下来能顺顺利利。李金鸽感激好心人的帮助,这次50多万的手术费是热心人士捐赠的,只不过后续的费用可能会更多。

WechatIMG67.png

路子宽在探视窗外看望父亲。

救父后减少食量,“终于不用吃撑了”

在路子宽臀部上方,采集骨髓留下的针眼又大又粗。除了骨髓干细胞,路子宽还要采集外周血干细胞,“分了两天采集。第一天采了5个多小时,第二天采了4个多小时。”李金鸽说,“孩子真是受罪了。”

路子宽并不觉得这是痛苦,“为了救爸爸嘛”。休息几天后,路子宽身体好些了,就是头还有点晕。路子宽说,在医院他没哭过,其实他没有那么坚强,“我只是觉得我没事儿。”李金鸽回忆,抽干细胞的时候,孩子使用的是局部麻醉。路子宽也显得服帖,“医生不是说全麻风险大么,我配合。”他说。

“完成任务”之后,路子宽也慢慢恢复了正常的饮食。以前一天吃5顿饭,现在是一天3顿。吃胖给他带来很大的负担,走路时大腿内侧会因为摩擦变得又红又肿。现在,孩子大多时候是吃些土豆和白菜,配少量米饭。“现在舒服多了,终于不用吃撑了。”子宽说。

在河南老家,路子宽的奖状都贴满了墙。这次向学校请长假来北京,他有些担心学习跟不上。李金鸽说,儿子从一年级开始就是班长,学习成绩一直在前几名。“老师说让孩子把身体养好再回去,到时再给他单独补课。”

在离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清河院区一公里远的地方,路子宽一家租了一个小区房。每天凌晨四五点,李金鸽就起床忙活了——在医院,路炎衡一日三餐的时间都安排得很早。奶奶也在,她负责照顾好路子宽。

李金鸽说,估计要等到孩子他爸出舱之后,子宽才能回河南上学。好心人给路子宽送来了故事书。在出租房里,没有学习和功课,他一头扎进《汤姆·索亚历险记》,已经看了三四十页了,他喜欢汤姆·索亚这个小英雄。

采写:南都记者 苏海伦

 

编辑:刘苗

2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本作品著作权归南方都市报社所有,如需使用需经书面授权。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
好嘢听新闻报料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