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控人无偿捐股,这家公司股价又站回1元生死线,三度逃脱退市

极光财经
原创2019-09-17 00:07

从今年6月以来,*ST华业(600240)已连续三次拉响面值退市警报,但每一次都有利好消息吸引大批资金入场拉升股价,遭退市风险压顶的*ST华业一再获得喘息机会。

9月15日晚间,连续16个交易日跌破面值的*ST华业抛出一则自救计划:实控人拟将名下一家医药公司的半数股权“无偿注入”上市公司,以解除当下的债务危局。9月16日,*ST华业以涨停收盘,重回1元面值,还有19万手买单封在涨停板上,让退市的倒计时周期得以延长。

不过,*ST华业百亿债权“黑洞”尚未填完,加上监管对公司立案调查的结果未出,资产注入是短暂的股价兴奋剂还是救命良方?

南都记者注意到,今年以来,A股已经诞生包括华信退、雏鹰退、*ST印纪、*ST大控在内的四只面值退市股,为了保壳,雏鹰退以猪舍等实物与他人合资设立公司开展生猪养殖业务,意图盘活资产,*ST大控董事长甚至卖房增持自家股票,但终究未能“改命”。

联讯证券一位研究总监告诉南都记者,一般濒临面值退市的公司会选择靠增持或者重组注入资产刺激股价,短暂摆脱危机,但一般增持都是杯水车薪,重组的风险也很大,散户盲目跟风容易把自己套进去。

“不死鸟”的保壳路

*ST华业三度濒临面值退市边缘,被市场誉为“不死鸟”,2000年上市的*ST华业一度也是一只强劲的股票,因“萝卜章”事件导致财务危机发酵,2018年那份亏损60多亿的年报被会计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走上保壳之路。

资料显示,*ST华业是我国首批成立的专业房地产开发企业,2015年向医疗健康转型,经过多年发展形成房地产、医疗健康、金融和矿业四大业务板块。去年9月,一笔公司应收账款出现逾期并触发子公司西藏华烁履行差额补足义务,累计金额8.88亿元。公司随即成立债务追偿小组,对此事进行深入调查后发现,子公司从恒韵医药受让取得的101.89亿元应收账款均不存在,相关文件上公章均系伪造,*ST华业面临部分或全部账款无法收回的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恒韵医疗实控人李仕林此前一直处于失联状态,收购的百亿债务涉嫌造假直接让*ST华业陷入债务危机,2018年9月27日以来,股价连续暴跌,从6.5元跌至1元,期间还曾三次陷入面值退市危机。

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有关规定,如果公司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不包含公司股票停牌日)的每日股票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上交所有权终止公司股票上市。

南都记者梳理发现,6月6日至6月27日,*ST华业连续15个交易日低于1元,第一次拉响了面值退市的警报,不过随后资金进场,连拉3个涨停,股价于27日站上1元关口;

一个月过后,*ST华业再次面临危机,7月26日至8月13日,其连续12个交易日低于1元,但随后股价翻红止住跌势;

然而一个星期后,8月22日至9月12日,*ST华业又连续16个交易日低于面值,直至9月16日当天,受资产注入利好消息刺激,股价重新收回1元,三度暂时摆脱面值退市危机。

资产注入能否逆天改命?

9月15日晚间,*ST华业披露公告称,公司实控人周文焕及西藏恒久投资有限公司(简称“西藏恒久”)除同意将重庆思亚医药有限公司(简称“重庆思亚”)50%股权无偿注入上市公司外,另外50%股权则由公司及金融债权人共同设立的有限合伙企业平台接收。

公开资料显示,重庆思亚原是“西藏恒久”和重庆艾琪干细胞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艾琪干细胞”)共同投资的公司,主要经营范围是医药及医疗器械的批发和销售,旗下控股和参股十多家医药子公司,多数均是医药产业链的企业,西藏恒久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周文焕实际控制的公司。

2019年7月,重庆艾琪干细胞为抵销对西藏恒久的债务,将持有的重庆思亚股权过户给西藏恒久,西藏恒久即持有重庆思亚100%股权。因重庆艾琪干细胞系由李仕林实际控制,其涉嫌利用合同诈骗资金投资,重庆市公安局冻结重庆思亚下属14家子公司部分相关股权。

后经*ST华业方面的申请,重庆市公安局同意解除重庆思亚下属14家子公司股权冻结,支持华业资本债务重组。对于在退市边缘徘徊的*ST华业而言,实控人的这一举动可谓“雪中送炭”。

联讯证券一位研究总监告诉南都记者,一般濒临面值退市的公司会选择靠增持或者重组注入资产刺激股价,短暂摆脱危机,但一般增持都是杯水车薪,重组的风险也很大,散户盲目跟风容易把自己套进去。

比如*ST大控,董事长卖房增持也无法挽回跌停板的命运,9月12日,已经连续15个交易日均低于面值的*ST大控股价被死死按在0.79元/股上,这意味着,即使接下来的四个交易日公司股价连续涨停,也不会再站上1元生死线。

资产注入能否真正解决*ST的危机?

从半年报数据来看,*ST华业实现营收9910.5万元,同比下降96.4%,亏损达27亿元,而去年同期为盈利9.8亿元,值得注意的是,其净资产为-25.06亿元,目前正处于资不抵债状态。

9月5日,*ST华业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交了破产和解申请书,通过包括但不限于以股抵债、留债展期、引入战略投资者融资等方式实现与债权人的和解。不过,公司破产和解申请能否获得法院裁定受理存在不确定性。

中信证券投行人士告诉南都记者,这类濒临面值退市的股票由于股价低,市值少,类似增持等手段很难保壳,除非进行有效的重组或者直接卖壳,让其他股东有机会撤退,*ST华业实控人虽然进行了资产注入,短期内刺激股价,但目前该资产未审计,若测算出来能让*ST华业净资产转正,随着“萝卜章”事件账款的追缴,*ST华业有可能被拉出泥潭。

南都记者发现,*ST华业在公告中发布了四则风险提示,包括因实控人自身债务问题,重庆思亚股权能否注入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尚未对重庆思亚进行审计评估,其资产价值存在重大不确定性等等。

采写:南都见习记者 叶露 校对:夏凡

编辑:彭彬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叶露461W
南方都市报记者
本作品著作权归南方都市报社所有,如需使用需经书面授权。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
好嘢听新闻报料去APP